>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九百三十二章 先阻道后压佛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九百三十二章 先阻道后压佛

    结束了,就这么结束了!

    这场战斗来得莫名其妙突然之极,结束得也相当突然。

    感受到那股被严重削弱的邪异气息从地下迅离去,李公甫摇了摇头没有趁胜追击的想法。

    “刚才那位,好象也是异类修士!”

    白素贞此时已经恢复了小半法力,站直了身子风姿卓越贤淑典雅,沉吟片刻突然说道:“只是走错了路子,入了魔道!”

    “哼,算他逃得快!”

    旁边的小青心中大松口气,嘴上却是不饶人:“要是再斗下去,看姑奶奶怎么收拾它!”

    “别被收拾就成了!”

    李公甫好笑,没理会小青姑娘赫然色变的脸色,转头看向白素贞,好奇问道:“这厮的修饰,比之白娘子如何?”

    伸手阻止小青胡乱插话,白素贞眉宇间透着丝丝忧郁,摇头苦笑:“说实话,比我要强上一筹!”

    “那又如何?”

    小青不满娇哼,扬声道:“还不是被姐姐打跑了?”

    对于这位睁眼说瞎话的手段,李公甫也不去理会,点了点头轻笑道:“这次,还要多谢两位及时出手相助了!”

    “李捕头客气了!”

    白素贞并不居功,摇头道:“就算没有我们姐妹,以李捕头的实力,想要对付刚才那位应该也不难吧?”

    话中却是意有所指,以她的眼力自然看出来了,李公甫刚才并没有使出全力,不然那位修炼邪法的甲胄大汉肯定更加凄惨,甚至能不能全身而退都两说。

    “情况可能比想象中复杂!”

    李公甫晒然一笑,摇了摇头直言道:“我感觉,刚才那厮不过是被推出来的靶子罢了,不然数百江湖好手的精气神结合,威力又岂止那么一点?”

    “说不定,是那位邪法练不到家……”

    白素贞轻笑不语,小青却是忍不住开口表意见,只是话到半途突然神色一变,猛的朝府城方向望了过去。

    “是玄门中人!”

    白素贞脸色跟着微变,她本就修的玄门正法,瞬间感应到了数里之外,七道散浓郁玄门灵光的修士,正高向他们这儿移动靠近。

    “两位如果不想与他们见面的话,先离开也可,等我将后续事情处理妥当后,再回城交流也不碍!”

    李公甫眉头微皱,瞬间感应到白素贞和小青身上的气息波动加快,显然她们对来人还是相当忌惮的,顺势开口道。

    “那就麻烦李捕头了,小青咱们走!”

    白素贞也没客气,她本来就是异类修士,尽管同样修炼的是玄门正法,却是对人间的玄门修士颇为忌惮,能不照面就不照面。

    哼!

    小青显然对这样的逃避行径有些不爽,却也没多说什么,没好气瞪了李公甫一眼,瞬间身化青色流光,与白素贞所化白色流光冲天而起,远远绕了一个大圈子朝杭州府城飞去。

    这位白娘子,还真是够谨慎的!

    “妖孽,哪里逃!”

    可惜,两人的动静引起了数里外玄门修士的注意,顿时一声震荡数里的爆喝传出,数道五颜六色的流光冲天而起,气势汹汹想要拦截白青两色流光,结果自然度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白青亮道流光消失在天边。

    李公甫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轻笑着撇了撇嘴,对新来的玄门修士没有丝毫好感,就这点能耐也敢出来降妖除魔,别被妖魔给除了就好。

    从地上捡起扔在一旁的沉重腰刀,扫了眼光秃秃却是血腥气息弥漫的十里坡,李公甫摇了摇头没有丝毫留恋,大步流星朝着府城方向赶去。

    “站住,你们是什么人?”

    行至半途,刚刚上了十里坡附近的官道,便听到捕快小三儿的大喝,还有几人不满的解释:

    “无量天尊,吾等乃太清观一脉修士,感应到前方不远处有妖邪气息肆虐,所以急匆匆赶来探看!”

    “让开,否则叫妖邪跑了,祸害了旁人你们可就罪孽大了!”

    “你们这是干什么,好端端的为何封路拦人,莫不是与妖邪有染吧?”

    “……”

    封路的捕快也不是好惹的,见到这帮道装打扮的男女老少如此嚣张,顿时将在十里坡积存的怨气爆了出来。

    “什么玩意,有本事你们就直接飞过去啊!”

    “还不是你们这帮所谓的正道修士没个屁用,就知道胡吃大气,才叫邪魔外道有了肆虐之机!”

    “老子就是不让,你们又能拿老子怎么样?”

    “……”

    李公甫大步流星走了过去,离得老远便哈哈大笑,声若惊雷滚滚,一下子就将正在路口争执的两方的注意吸引过来。

    “李头儿来啦,那妖邪怎么样了?”

    “那还用说,肯定被李头儿干掉了!”

    “李头儿威武,我就知道会是这样!”

    “……”

    捕快们顿时马屁如潮,他们可是经历了之前的恐怖场面,李公甫的武艺之强简直骇人听闻,竟能跟那大肆吞食血肉的妖邪斗个旗鼓相当,这份本事在他们看来已经凡脱俗了。

    “哼,一帮阿谀奉承之辈!”

    就在这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突兀响起,原本热闹的景象顿时一静,一干捕快笑容都僵在脸上,回头恶狠狠怒瞪开口那厮,真恨不得将这家伙的嘴巴撕烂了,丫的你想拍马都没机会呢。

    “哦,这位小道士怎么称呼?”

    李公甫看向开口的年轻道士,眯缝着眼睛好奇问道。其身上玄门正宗的清气缭绕确实已经入了门,可惜比之白娘子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啊。

    “哼,贫道一舟子,乃太清观门下嫡传弟子,此行却是为不远处那位妖孽而来!”

    那年轻道士一脸傲气,冷笑道:“不知这位部头派人封路拦截,是何用意?”

    其余的六位道士男女老少都有,一个个身上玄门青光缭绕,只是程度或强或弱罢了,此时正一脸看好戏的表情,显然都没将李公甫和一干捕快放在眼里。

    “滚!”

    李公甫才懒得跟个垃圾多说废话,直接爆了句粗口,冲着身边捕快没好气道:“这年头真是叫人弄不懂,什么垃圾货色都敢跑出来蹬鼻子上脸!”

    没理会气得浑身颤抖的年轻道士一舟子,嗤笑道:“还降妖除魔,就这点本事别出来丢人现眼了,别到时候妖魔没降成,自己倒成了妖魔口中的血事!”

    “混蛋,你说什么?”

    年轻道士一舟子的修养功夫很不到家,闻得李公甫如此不屑言论,顿时勃然大怒拔剑出鞘,在一干捕快的惊呼声中化作一道剑虹电射而至,剑虹森冷锐气逼人,隔得老远李公甫和身边一干捕快就觉脸颊一阵生疼。

    “一舟不要伤人性命!”

    直到一舟子拔剑出手,已经杀到李公甫身前,那位领头的老者这才悠然开口,明显是故意所为。

    “李头儿小心!”“贼子好胆!”“竟敢公然袭击公差!”“……”

    一干捕快惊呼连连,眼睁睁看着叫一舟子的道士拔剑化虹电射而至,此时想要做出反应已是来之不及。

    “雕虫小技尔!”

    李公甫连眼睛都没多眨一下,轻笑出声突然抽刀而起,腰刀瞬间化作一轮圆月银光,竟是后先至瞬间破除一舟子的剑虹,而后凌厉刀势依旧不减凶猛气势,带着狠辣无情的决意电闪而出。

    “啊……”

    一舟子明显就是温室里培养出来的花朵,被突然得变故和反转惊得目瞪口呆,脸上得意洋洋的神色僵住,目光之中满是惊恐之意,感受到迎面挥来刀光之中的狠意,惊得吓呆了一动都不敢动一下。

    “刀下留人!”

    太清观的领头老道,显然没料到李公甫如此厉害,竟能在间不容之际拔刀反制,眼见同伴一舟子就要丧命于狠毒的刀光之下,立时爆喝出声,右手食中二指并拢成剑虚空一点。

    咻!

    一道清色玄光电射而出,迎风便涨瞬间拉长成为一道细长剑光,度快若闪电竟是险之又险在李公甫的大刀砍中一舟子前,重重撞在那雪亮狠毒的刀光之上。

    当!

    一声震耳欲聋的金铁交鸣巨响传出,一舟子当其冲顿时闷哼出声脸色白,身子软软倒地两耳流出丝丝触目惊心的血迹。

    李公甫却是收刀而立,满脸冷笑戏谑道:“如何,还想要在本捕头跟前耍威风么,不管什么手段我都奉陪到底!”

    一股浩荡霸道透体而出,一刀在手犹如山岳顶天立地,气势雄浑威势惊人,竟是压得对面的太清观道士脸色青白交替不敢言声。

    威势若此,武道修行已至化境矣!

    “是我等孟浪了,还望李捕头不要见怪!”

    太清观的领头老道脸色一阵青红交替,最后只得无奈低头服软。、

    不服软不行啊,李公甫的拳头太大,他们自忖承受不起。

    “哼,真是一帮欺软派硬的家伙!”

    李公甫不屑撇嘴,弄得一干太清观道士好不尴尬,心中羞怒之极却又无可奈何。

    “阿弥陀佛!”

    就在一干太清观道士,被李公甫弄得颜面尽失好不尴尬之时,突然从官道另一头,传来一声高宣佛号之声,声若洪钟惊人之极,震得众人耳朵一阵嗡嗡作响,却是使用的佛门狮子吼功夫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