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九百三十四章 法海的千年怨念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九百三十四章 法海的千年怨念

    不说李公甫带着一干饱受惊吓的捕快小弟,急匆匆返回府城休整汇报,再说十里坡不远的官道上……

    之前被李公甫狠狠敲打了一通的太清观修士,以及以法海为的佛门修士顺利汇合,只是气氛却并不怎么轻松愉快。

    被人狠狠扫了面子么,心情能好得起来才怪!

    这次丢人真是丢大了,不管是太清观的修士还是佛门修士都觉得颜面无光,相对无言许久后才联合前往那处邪修闹出动静的地方探了过去。

    没人出反对意见,就是实力最强,已经接近罗汉果位的法海都是如此。经历了之前的耻辱之事,他们的心态彻底改变过来了,再也不敢大大咧咧不将对手放在眼里,万一阴沟里翻船了怎么办?

    拿股邪修的邪恶气息,甚至能激荡数百里传到镇江,可见那位邪修的实力之强,无论佛道两方都不能保证真的干得过对方。

    到了十里坡后,他们都被山坡上那将泥土全部染红的鲜血痕迹惊住。

    这要杀死多少人,才能做到这一点啊?

    更叫两门修士惊心的是,死了这么多的人,不说尸体到哪去的问题,怎么连一点的怨气都不存在?

    再回想之前那帮捕快的话,山坡上的血都是来杭州府城的江湖人士所有,他们的血肉也都被那位强大邪修吞食,估计,也许,可能连灵魂以及怨气都全部吞掉了。

    这是多么疯狂的举动啊,其间的因果业力之大简直不敢想象,邪修就是邪修不知道体悟天心,肆无忌惮简直就是找死啊。

    能够佛道两门修士,来到之前山神庙所在,此时只有一个深不见底的地洞之时,被周围弥漫的浓郁魔气惊住。

    “魔气,好浓郁的魔气,这是魔修散逸的魔气!”

    太清观领头老道惊得不轻,手中法诀一掐顿时一道清光横扫,突然空气中弥漫无数漆黑魔气,还有丝丝触目惊心的殷红血气缭绕其上。

    “魔血结合,是为大凶!”

    法海脸上的神色也相当难看,一双大眼猛然瞪圆,射出两道湛湛佛光,直接伸入那处深不见底,魔血之气却最为浓郁的地洞之中。

    嗤嗤嗤……

    好似冷水掉入沸油中一般,原本平静的地洞陡然‘活’了过来。

    道道肉眼可见的魔气和血气汹涌而起,与法海眼中射出的佛光激烈交锋,出嗤嗤嗤的刺耳摩擦之音。

    腾腾灰色雾气,从深不见底的地洞之中升腾而起,瞬间就将外人窥探的目光全部隔绝在外,让在场佛道两门修士震惊的是,他们的意念之力都被一股浓郁魔血之气挡开,甚至有缠绕其上想要污染的迹象。

    刷刷刷……

    一干佛道修士如避蛇蝎子迅后撤,满脸惊疑看着那处雾气升腾的地洞所在,脸色都是前所未有的凝重和震惊。

    好强烈的魔气,好浓郁的血气,魔血结合那处地洞简直成了九幽入口一般,对于佛道两门修士都是极为可怕的存在。

    “阿弥陀佛,此地不详必须封印才能不波及常人!”

    法海一手金刚禅杖一手紫金钵盂,周身佛光缭绕好似罗汉降世,虚空之中禅唱之音隐隐,张口念诵金刚佛经,一道道金色佛字脱口而出,在空中来回飘荡,待一篇金刚经文念诵完毕,大片金色佛字组成一个巨大封印领域,犹如泰山压顶一般轰的一声将那处深不见底的地洞封印。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一干佛门修士齐齐合什行礼,脸上隐现佛光,丝丝佛光飞入封印之中,使得法海制造的佛门封印越加稳固牢实。

    “无量天尊,大师高高深的佛法修为!”

    太清观领头老道震惊不已,不过瞬间便已恢复正常,手中浮尘一扬道道清光缭绕,微微一笑悠然道:“老道献丑,欲再加一层防护!”

    说着,手中浮尘连连挥舞,没有理会一干佛门修士难看的脸色,口中连吐道家真言,娇踏罡斗接引天上北都星辰之光,突然之间白日竟隐隐显出北斗七星,丝丝缕缕星光从天而降,在老道的指挥下迅结成一道北斗七星镇压法符,带着凛然之威贴在佛光缭绕的地洞口。

    “隐!”

    浮尘一甩,贴在地洞口的隐隐星光镇压之符突然消失不见,一同消失的还有佛门封印之阵。

    “道长好手段!”

    法海眼中精光连连闪烁,高宣一声佛号作怒目金刚状,表达了自己的不爽心情后,便大袖一挥沉声喝道:“走!”

    说着,便大步流星朝山坡下的官道而去。

    一干佛门修士默然不语,急急跟了上去,连看都懒得多看道门修士一眼。

    “师叔,他们……”

    之前被李公甫修理了一通的一舟子,好了伤疤忘了疼,指着一干迅离开的佛门修饰背影,就欲开口说出难听的话。

    不仅是他,其余道装打扮修士个个脸色不虞,显然心情也是相当不好。

    “一舟子,不得无礼!”

    领头老道急忙断喝出声,将一舟子的挑衅之语堵在喉咙里,眼睛一瞪没好气道:“难道忘了之前的教训么,他人如何还轮不到你来置喙!”

    “师叔!”

    一舟子脸色一阵青红交替好不尴尬,却是没有胆子继续开口,只得闷闷退到了最后,眼神之中却是满满的不满。

    恩?

    被道门修士削了面子,法海此时的心情也不爽利,要是一舟子真敢胡言乱语,他正好借机修理教训一通,只是可惜那老道士相当警觉,没有给他这个动手的机会。

    只是……

    他突然感应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顿时脸色一变停下脚步,目光深沉仔细感应了一阵,眼中突然射出两道凌厉金光。

    是那条白蛇的气息,没错,一定是她的气息!

    心中一阵恍惚,好象又回到了一千多年前苦修的那处山洞,还有那六颗被偷走的舍利子,心中无名嗔念顿时大炽,就连一双眼睛都隐隐泛着红光。

    “法海师叔,你这是怎么了?”

    法海的异常,瞬间就让身后跟随的佛门修士觉,还以为这位南方禅林有数大德中了魔修算计,顿时上前询问满脸关心。

    “无事,只是心中突然有所领悟,我的因果就在此处!”

    法海回神,轻声说道:“你们先回去吧,我还要留在此处在观察一段时日,等我之因果彻底明了之后,再回返金山寺!”

    “阿弥陀佛,愿师叔早日了结因果,得证罗汉果位!”

    身后僧人低头合什行礼,没有再多说什么以传音入密的手段跟同伴说了几句,他们便直接离开了十里坡返回各自寺院。

    “法海大师不走么?”

    太清观一行也跟着下山,见得法海静立山道一旁不由好奇询问:“莫不是还有其它事情?”

    “贫僧正有因果想要了解!”

    法海轻声回答,之后便默然不语,显然已经没了再开口的意思。

    几位太清观修士自觉没趣,也没胆子探问眼前这位佛门大高手的隐秘,直接下了山坡迅离开此地。

    “白蛇白蛇,我不会放过你的!”

    待到无人之时,法海猛然抬头,一双眼睛射出两道凌厉金光,直直看向白蛇气息消失的杭州府城方向,脸色一阵纠结变幻最后还是没有前往府城一探究竟,只是在心中狠缓缓离开了十里坡。

    ……

    李公甫自然不知晓,他离开后佛道两门修士的举动,以及法海觉了白娘子气息的震惊和愤怒。

    此时他正详细向府衙大佬们,解说了之前的十里坡之事。

    “什么,你说数百江湖好手,竟然被人一口吞下?”

    周府尊满脸震惊和难以置信,脸上神色变幻不定,最后冷声问:“这是真的,李捕头你没有虚言诓骗?”

    “目睹此事的又不止属下一人,大人不信尽可以去询问他们!”

    李公甫不以为意,接到了钱通判递来的放心眼神,轻声提醒道:“眼下,大人应该考虑的是,如何向朝廷汇报,以及应对那些江湖好手的家人朋友的责难,一个不慎可能出现大乱子!”

    “是啊府尊,李捕头说得不错!”

    钱通判在一旁敲着边鼓,提醒道:“要不是李捕头此次出手,只怕此行捕快一个都别想回来,那魔修说不定还会将目光对准府城!”

    他心中也有不满,尼玛这是对待功臣的态度么,要是把李公甫给气走了,以后还有谁能替府衙解决这样的麻烦事?

    周府尊秒懂钱通判的意思,心中无奈苦笑,他哪里不知晓李公甫的重要性,只是一时心急失了方寸罢了。

    “李捕头勿怪,我这也是心急啊,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还不知道朝廷会如何怪罪呢!”

    他也不是好惹的,随手就将钱通判拉下水,暗示这是整个府衙的麻烦,可不仅仅只是他一人的麻烦而已。

    “两位大人,请听书下一言!”

    两位府衙大佬的暗中交锋,李公甫自然是洞若观火,他却没有参与其中的想法,直接开口提醒道:“朝廷应对这样的事情,应该有专门的衙门负责吧,这是非人之罪,两位大人没必要太过担心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