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九百三十五章 万般算计皆下等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九百三十五章 万般算计皆下等

    听了李公甫的说法,两位府衙大佬顿时愣住了……

    对啊,他们怎么就忘记了,这样涉及修士的事情,根本就不是地方衙门能够解决得了的,没闹出巨大的伤亡和灾难就已经相当不错了,哪里还能要求他们做得更好?

    他们隐约知晓,朝廷确实有这么一个部分,专门针对修士和异人所设。

    顿时,心中的担忧和不安全部消失不见,说不出的轻松惬意。

    “哈哈,李捕头说得没错,这事只要上报朝廷就好,跟咱们其实没多少关系的,真是自己吓自己啊!”

    周府尊和钱通判互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苦笑和郁闷,不过他们的心情倒是不错,一个沉重担子突然离身感觉好不轻松。

    李公甫见机告辞离开,后面的事情自然不用他这个有实无名的府衙大佬之一出面,他还有其它的事情处理呢。

    回到签押房,这里的气氛明显比以往沉闷许多,李公甫懒得跟他们罗嗦,直接道:“事情我已经跟两位大人说清楚了,后面的事情有两位大人处理,跟咱们已经没什么关系了!”

    呼!

    一阵凌乱的呼气声几乎同时响起,宽敞的签押房甚至刮起一阵小小旋风,一干参与了这次诡异事件的捕快齐齐松了口气,就连没有参与此事,却察觉气氛不对的捕快和文书也暗暗松了口气。

    尽管那帮刚刚回来的同僚什么口风都不露,但一贯会察言观色的留守公差,心中却一点都不轻松,直肯定有大事生。

    “此事到此为止,千万不要泄露出去,一旦在外头引起不好风波,两位大人也是不会介意杀人立威的!”

    待签押房的气氛彻底松缓过来,李公甫脸色一肃冷声警告道:“你们自己心中清楚就好,响鼓不用重锤,真要出了事不要怪我没有早早提醒!”

    说完,也没理会一干捕快公人诧异不安的神色,转身离开了府衙,他心中还有一个巨大疑团没有得到解答,总有一种不安和不爽的心绪缭绕,连家都顾不得先回,他直接赶赴南城香火不错的城隍庙。

    “顾雍,给我出来!”

    从侧门直接步入城隍庙偏殿,这里已经算是城隍庙的后方,根本就没信众过来,空旷寂静得紧。

    嗡!

    一道闪耀神光立时闪现,城隍顾雍满脸苦笑现身,急忙拱手道歉:“李捕头,实在抱歉……”

    “不用说这些废话,我只要一个合理解释!”

    李公甫懒得多说废话,直接要城隍顾雍给个解释,尼玛杭州府城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作为当地城隍不可能一点感应都无。

    结果就是,到了那位魔修肆虐之时,李公甫都未得到丝毫提醒。

    不然的话,任那魔修手段通天,李公甫都能教他在人间混的道理。

    “如果我说,我也是刚刚才知晓这些事情的话,你信是不信?”

    顾雍苦笑,说出的话却是叫李公甫变了脸色,没好气道:“这就要看城隍大人遇到什么事了,李某人也不是那么好蒙骗的!”

    “老实说,在外来江湖好手大量涌入府城前,我就接到了西极鬼王的邀请,前往西极鬼域做客!”

    顾雍苦笑,只得无奈解释道:“回来的路上,却是遇到了魔修拦路,我跟他战了数日不分胜负,就在前不久那位魔修突然撤离,我就知道事情不好,果然回来之后就得到了府城生大事的消息!”

    “西极鬼王,什么来路?”

    李公甫半信半疑,脸色稍稍变得凝重,开口问道:“不会是什么无名之辈啊?”

    “嘿,西极鬼王在阳间可能名声不显,可在阴间却是大名鼎鼎!”

    顾雍苦笑,没有理会李公甫意味深长的冷笑,缓声解释道:“至于它的集体来历我也不清楚,只知道是阴间资格极老的一位鬼王,实力和手段都相当厉害,又跟地府有很深牵扯,所以……”

    “这解释,看起来没什么破绽啊!”

    李公甫悠然开口,没理顾雍不悦的脸色,点了点头笑道:“姑且信之吧,至于以后还能不能像之前那般配合,就得看城隍的表现了!”

    “这个,我自然清楚!”

    顾雍脸色沉重,点了点头淡然道:“我刚才基本上已经摸清了城外那位魔修的来历,是通天神教的人,至于具体哪一位就不清楚了!”

    “通天神教?”

    李公甫眼睛微眯,好笑道:“竟敢打玄门三清之一的旗号,难道他们就不怕上清通天教主出手灭杀么?”

    顾雍的脸色相当古怪,悠然道:“通天神教的教主,正是通天圣人啊!”

    “不—可—能!”

    李公甫冷笑,直接道:“城隍大人也不用把我当傻子玩,通天圣人什么身份实力,岂会跟一帮魔道修士参合在一起?”

    顾雍没有生气,脸色显得十分古怪,好笑道:“如果我说,通天神教的创教高层,都是当初的截教弟子的话,李捕头还会这么认为么?”

    李公甫:“……”

    离开城隍庙的时候,李公甫心绪还没能恢复平静。

    竟然涉及到通天教主和截教余孽,嘿嘿这事情就好玩了,不知道佛门那帮家伙,是下狠力清剿呢,还是跟通天神教的魔头玩双机?

    同时也感觉相当古怪啊,怎么好象截教的事情,好象稍稍有点实力的修士,都知晓呢?

    他之所以知晓这些,自然是前世的记忆带来的便利,而城隍顾雍没有丝毫怀疑,显然这样的消息已经彻底在修士群体扩散。

    通天教主真是惨啊,道统破败到如此境地,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不知为何,虽然通天教主贵为圣人,他却一点敬畏之心都无。

    不要说只是区区一个圣人名号,就是他本人显圣,他觉得自己也一点都不畏,真是古怪的自信啊。

    至于城隍顾雍的解释,他只是相信了一般,这厮肯定还藏着几手没说,不过他也不甚在意。

    两人本来就合作关系,没有必要一定要给对方面子,这种合作关系随时都能解除,不过眼下两人还没到撕破脸皮的地步,而且之前的合作也相当不错,所以这样的联盟还得继续维持下去。

    两人都有这样的意愿,所以虽然生了十里坡惨案这样的惨事,双方却是心照不宣没有点破,他们都还需要对方的消息渠道和权力帮忙。

    只是,以后再有什么大事生的时候,可不能一味的等候来自城隍庙的消息,不然再来几次他可受不了。

    ……

    李公甫离开之后,城隍顾雍并没有急着返回神域,而是继续待在偏殿,脸上露出思索之色。

    突然,神域入口开启,一片闪耀神光抛洒,隶属于顾雍的判官显出身形,直接来到顾雍身边愤愤道:“李公甫那厮太过无礼,大人为何如此迁就?”

    “你不懂!”

    顾雍摇头,脸上神色逐渐变得凝重,缓声道:“这位的命格相当奇特,二十岁之前不过普通,最高也就是一个县衙捕头的位份!”

    “可是二十一过,他的命格就生了巨大改变,直接变得叫本尊都看不清楚,特意跑了地府请教了西极鬼王,依旧看不清楚!”

    “这怎么可能?”

    判官一脸震惊,半晌说不出话。

    要知道命格天定,所谓‘风水好改命格难易’,不管什么生灵只要出世,其在天道之上的命格就被固定,除非遇到什么大机缘大气运之事,才稍稍有那么点可能改变。

    而像李公甫这种,命格彻底改变的现象,也只有在远古洪荒时代才履有生,到了现在已经基本上没听闻过。

    “所以,本尊怀疑这位李捕头,乃是强力大神转世啊!”

    顾雍苦笑,摇头道:“再说,这位的武力之强叫人心惊,就是本尊也没把握能打得过对方,就算使用了幽冥神通一样如此!”

    “原来,是这样啊!”

    判官久久才恢复过来,点头笑道:“大人是想利益其身上的磅礴气运么?”

    “呵呵,我倒是想如此,可惜这样的事情不容易做成啊!”

    顾雍摇头苦笑,摆了摆手没了说话的兴致,道了声‘回吧’,城隍神域门口洞开,两人的身影逐渐消失在闪耀神光中。

    ……

    正在回家里的路上,李公甫突然心头一动,有一种被算计的感觉突兀升上心头,不过片刻便又消失不见。

    “咦,怎么会突然有被算计的感觉呢,难道有人在算计我不成?”

    李公甫只是喃喃自语一声,却并不是很在意,到了他眼下这等实力,说诗话除非天上的仙佛一级高手出手,否则谁来了他都不惧,至于小小的算计更是不在话下。

    一切伟力归于自身,神通俱足简单尔。

    不管想要算计他的是府衙同僚,还是所谓的通天神教,又或者是刚刚才见面的城隍顾雍他都不在乎,谁要是忍不住跳出来一拳灭之即可,他有这个实力也有这样的自信。

    看到不远处的李府,李公甫脸上露出一抹温和笑容,心头繁杂思绪瞬间清理一空,他没有将外头麻烦事带回家中的习惯。

    家,在他看来就是心灵的港湾,不想港湾受到外界纷扰的污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