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百零三章 是人是鬼?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百零三章 是人是鬼?

    readx;

    不需要林沙过多烦恼,很快就有人帮他做出了选择……

    这日,突然的一阵人喊骡嘶,打破了小山村诡异的死寂。

    “有人吗,村里还有人吗,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难道都死光了?”

    近十位衙役打扮公人,从村子通往外界唯一的崎岖小路上,大摇大摆走了过来,还不时扯起嗓子冲着村子吆喝两句。

    “头,村子没半点反应,估计都被杀光了!”负责开路吆喝的衙役偷了个懒,吆喝两句便满脸谄媚冲着班头摸样的黑粗汉子禀告道。

    “这不明摆着吗,被那伙凶残山贼偷袭,这村子还能剩小猫三两只就谢天谢地了!”旁边另一位衙役掏了掏耳朵一脸鄙视,转头冲着班头媚笑道:“要不是跟着洪班头,咱们哪能有捡便宜的好机会?”

    “那股山贼当真凶残,半年来屠村灭寨不留活口,手段残暴实力强大,死在他们手上的乡亲不下数百,也不知道上头什么时候派兵来镇压?”

    另一位年轻些的衙役良心未泯,还做不到兴致勃勃大谈发死人财的事儿,只得愤愤不平抱怨了句。

    “这是大人们该关心的事情,咱们这些跑腿的多什么嘴?”

    眼见洪班头眉头一皱脸色不悦,一行年纪最大的老衙役狠瞪了那年轻衙役一眼,没好气道:“咱们能有机会捞点油水补贴家用就不错了,这还得感谢洪班头对咱们的看重,不然有你小子眼红羡慕的时候!”

    洪班头闻言眉头一松,拍了老衙役的肩头一下哈哈笑道:“还是老何会说话,李四你小子多学着点,以后少不了你小子的好处!”

    “……”

    一行衙役嘻嘻哈哈说说笑笑进了村子,完全没把村子里的村民可能死光了当回事,他们此行是来‘侦察匪情’替村子收尸,顺便捞点外快的,这样的事情半年来经历了好几次,早就驾轻就熟心态放松得很。

    “咦不对啊……”

    年纪最大的那位衙役突然惊咦出声,满脸古怪四下探望。

    “怎么了老何,难道有情况?”

    老何的反应顿时引起洪班头警惕,别看他笑得欢其实心中很紧张的,这毕竟是被凶残山贼屠杀过的村子,谁知道会不会有啥不干净的东西?

    “怎么了怎么了老何?”

    “不会还有山贼没走吧?”

    “是不是有什么发现?”

    “……”

    其余谈笑风声的衙役吓了一跳,手忙脚乱抽出腰刀四下环顾,一个个紧张得身子发抖紧紧缩作一团。

    “村子里竟然没有乡民尸体!”

    老何声音颤抖,同样拔出腰刀吞了口唾沫,神色凝重四下探望,脚下却象立地生跟一般动都不动,暗生皱纹的鼻子用力嗅了嗅,脸上神情更添惊慌,颤声道:“血腥味也不对,还有这么热的天竟然没多少腐烂异味!”

    经老何提醒,一干衙役这才发觉情况确实不对……

    他们之前也去过几处被这股凶残山贼屠戮过的村寨,那情景当真惨不忍睹。

    被烧毁的房屋,来不及逃脱烧得面目全非的村人,外头到处都是村人残缺的尸体,各种身体零件撒的到处都是,松软的地面被血水泡得暗红,一股子浓郁化不开的血腥味令人作呕。

    最让他们受不了的,就是村民尸体以及身体零部件长时间暴露在外,经受风吹雨淋烈阳暴晒,那气味真心让人受不了,隔了好几天让闻者都有恶心反应。

    可是他们眼下所在村子,虽然土地同样暗红惹眼,空气中飘荡着淡淡血腥味还有掩盖不住的腐臭味,却还在一干衙役的忍受范围之内。

    更让衙役们惊悚的是,村子里的土地干净得很,并没有各种尸体和散落的零部件四下抛撒。当然仔细看还是能看出一些肉末骨头渣之类的恶心玩意,‘干净’得让衙役们心头发毛,好象被人刻意打扫过一样“

    “洪,洪,洪班头,现,现在该怎么办?”

    所谓江湖越老胆子越小,老何此时已经吓得面无人色了。

    “咱,咱们先查,查看一下……”

    洪班头满脸慌乱,老何话中的退缩之意他如何听不出来,可这次捞外快的机会是他好不容易从县尉那争取来的,可是付出了不少银子,要是就这么灰溜溜回去岂不亏大发了?

    其余衙役一个个面色惊惶满是不愿,可洪班头淫威太甚他们没有勇气反对,只得硬着头皮小心翼翼,近十人缩在一处刀刃向外,象乌龟一样慢慢深入寂静无声的被毁村庄。

    战战兢兢巡查了大半个村子,让衙役们既放松又郁闷的是,村子里大半房屋被烧毁,一路搜寻过来别说财货,就连值钱点的玩意都没留下丁点!

    那帮凶残土匪,也搜刮得太过干净了吧?

    心中的担忧恐惧,逐渐被郁闷恼火取代……

    “咦,这家院子好象没受到波及啊?”

    一行衙役走到牛大爷家的篱笆前,老何再次惊咦出声。

    其余衙役一看果然如此,牛大爷家虽然只有家间土胚茅草房,却是一副没受到多少摧残的样子,起码围在外间的篱笆还保存完好。

    就在这时……

    “咯咯咯……”

    只见一个满脸黑灰,走路摇摇晃晃站不利索的小屁孩,突然从屋子里踉跄着‘跑’了出来,嘴里发出让衙役们毛枯悚然的咯咯轻笑。

    “鬼啊……”

    早就崩紧了神经的一干衙役,也不知是谁凄厉的惨叫出声,手中家伙‘哐铛一下掉落在地,脸色刷的一下惨白手脚发软,其余衙役个个嘴唇发青浑身发抖象被施了定身法般动弹不得。

    “哇哇哇,我要娘我要娘……”

    正在篱笆院子里玩耍的小家伙当即受惊,一屁股坐倒在地惊天动地哇哇大哭,不过一会已是涕泪横流洪水泛滥。

    “你们是什么人?”

    而就在这时,一个十来岁左右的瘦削半大小子,手持一只细竹竿脚下生风冲了过来,一声暴喝震得一干衙役耳朵嗡嗡作响脑中一片迷糊。

    “小子你是人是鬼?”

    还是老何有经验,尽管心中已经害怕到不行,此时依旧壮着胆子颤声问道……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