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百零四 惊退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百零四 惊退

    readx;

    “你看我象人象鬼?”

    林沙不声不响站在一干衙役身前,堵住他们的前行之路,没好气得翻了翻白眼,手中细竹竿轻轻戳了戳脚下松软的地面。

    “哥,哥,肚,肚,饿,咯肚,肚,饿……”

    原本坐倒在地号啕大哭的小屁孩,见到林沙顿时哭声一止,在地上打了个滚踉跄着起身,揉着肚子一脸可怜的嚷嚷道。

    “乖,等会哥就给你做好吃的!”

    林沙回头,冲着小屁孩露出大大笑脸。

    “小子,土匪劫村时你没在村里?”

    既然是人那就好办了,老何顿时胆气一壮腰杆挺得笔直,一双贼眉鼠眼上下仔细打量了林沙一番突然问道。

    “自然,我当时上山采药!”

    林沙扭过头来微微一笑,说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

    “村子里的尸体是你清理的?”

    老何眼神闪了闪,‘居高临下’继续问道。

    “是的,这天气要是不早点清理,可能要爆发瘟疫!”

    林沙态度依旧不温不火,语气平静得让人诧异。

    “那村里遗留的财货,都被你小子收拢了?”

    洪班头没老何的耐性,此时他已从惊恐当中清醒过来,看都懒得多看林沙这小子一眼,伸长了脖子向篱笆院子里望去。

    都不用林沙回答,篱笆院子里玩泥巴的小屁孩,眼巴巴等了会见林沙还没动作,委屈的嘟起了小嘴,从怀里扒拉一串铜钱甩得‘哗啦啦’作响。

    一干衙役眼睛都亮了,不管眼前小子有没有将村子里遗留的财货收拢,起码这小子手里肯定有些存货!

    “怎么,几位官老爷差姗姗来迟,就是为了村里遗留的财货?”

    林沙脸色‘突’的一冷,目光锐利缓缓扫过一干衙役。

    以他的经验,哪能看不出衙役眼中的贪婪,心头更添几分恼怒!

    “咳咳,小子你胡说什么呢?”

    洪班头老脸一红,轻咳出声睁着眼睛说瞎话:“我等奉县尊大人之令,前来此地查看土匪袭村情况,这不想找你问个清楚么?”

    “小子多什么废话快点让开,洪老大跟他解释什么?”

    老何有点恼羞成怒,刚才他竟然被一个半大小子的眼神给吓住了。

    “小子,知道他是谁吗,县衙的洪班头!”

    “小子识相的就快点让开,不然有你好看的时候!”

    “还想不想在县里混了,小子你胆儿真肥!”

    “……”

    其余衙役见老开了头,林沙又是个半大小子没丝毫威慑力,顿时纷纷跳脚鼓噪起来,歪眉斜眼撇嘴呲牙恐吓道。

    有那性子急切的,已经冲了出来准备把林沙推开。

    啪!

    林沙手中细竹竿化作一道残影,狠狠抽在性急的衙役腿上,顿时一声凄厉惨叫传来那厮翻身就倒,捂着左腿在地哀嚎翻滚。

    “这里不欢迎你们,给我滚!”

    林沙横眉立目,浑身煞气环绕脸色冰冷,喉咙里发出一声好似野兽般的沙哑低吼。

    毕竟是做过开国之君的人,一旦放开身上气势当真非同小可,起码以洪班头为首的衙役根本抵挡不住,纷纷脸色大变连连后退,一脸惊疑不定不敢与林沙对视,心中狂呼这小子好重的威势啊!

    冷场,一半大少年与近十位身高体壮的衙役对峙,竟然形成了诡异的冷场局面,当真希奇古怪得很。

    身处其中的衙役却不这么认为,他们被林沙刚才突然爆发的惊人气势吓住了,自忖就是在县官大老爷身上,也从没感受过如此惊人气势。

    不自觉的,他们竟然想到了山精野怪,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小,小子,你是什么人?”

    过了好半晌,洪班主感觉这样下去不行,丢脸事小失了威信以后就没法约束手下这帮油滑小弟了,尽管心中十分害怕,还是吞了吞口水壮着胆子问道。

    “村里人!”

    林沙手中细竹竿一扬,不耐烦道:“走不走,不走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怎么个不客气法?”

    不等洪班头开口,老何便硬冲冲怒道:“小子谅你小小年纪不知事,知道袭击官差是什么罪名么,那可是杀头的大罪!”

    说着,还不忘恶狠狠做了个砍头动作。他人老心细,看出眼前少年确实不是山精野怪,胆子顿时就大了起来。

    “对对对,小子你最好识相点,不然下次可就不是咱们几个出面,而是直接出动军队了!”

    老何一开口,其余衙役顿时反应过来,眼前半大小子可能是个愣头青,不妨吓唬吓唬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就是,小子你可要想清楚了,你还有身后那小娃娃好不容易逃脱土匪残杀,可不要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

    “真等衙门动真格的,你一小小孩童,又哪里是衙门官兵对手?”

    “……”

    威胁恐吓一阵,见林沙依旧沉稳如山不动分毫,几位年轻些的衙役忍不住了,互相打了个眼色大喝出声猛然扑了出去。

    咻咻咻……

    林沙眼中冷芒一闪,手中细竹竿化作道道残影,点刺拨扫抽等等枪法招式一一使出,只眨眼功夫便将这几位不知死活想搞突然袭击的衙役掀翻在地翻滚哀嚎,脸色一冷厉声喝道:“你们到底走不走,我耐心有限下次出手可就不会这么简单了!”

    说着手腕一抖,细竹竿‘刷’的一下插入脚下松软泥土中,直直没入一尺半!

    咝……

    其余眼冒凶光蠢蠢欲动的衙役齐齐倒吸一口凉气,都从同伴眼中看到了震惊和害怕,没想要眼前半大小子看起来瘦瘦弱弱的,竟然还是个功底不弱的练家子!

    “小子你……”老何暗自心惊,张口还想再争取一下。

    “哪那么多废话,再不走我可要动手了!”

    林沙烦了,察觉到身后小屁孩躁动不安心里就更加不爽,手中细竹竿猛然突刺,在半空化做点点梨花,咻咻咻的气爆之声带着狂猛劲风,直刮得洪班头等衙役脸颊生疼眼睛都差点睁不开。

    “走走走,我们走!”

    洪班头心头骇然,额头冷汗滚滚感受到眼前少年的不耐,再不敢多放半个屁,忙不迭转身就跑。本来还打算先抓住里头那小屁孩做威胁的想法抛到天外,那小子的武艺枪法当真了得,他没没信心一帮衙役小弟有能耐抵挡得住,别到最后偷鸡不成蚀把米可就划不来了。

    其他几位还站着和躺地上哀嚎翻滚的衙役一见,顿时一个个面如土色连滚带爬灰溜溜跟了上去,一个个惶惶如丧家之犬,只恨爹娘少生了一条腿似的。

    不过眨眼功夫,刚才还耀武扬威的一帮衙役就跑得不见踪影。

    “看来必须得离开了!”

    林沙收起细竹竿摇了摇头,打开篱笆紧闭竹杆门,一把将扑来的小屁孩抱起,心中暗暗下了决定……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