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惊人发现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百七十四章 惊人发现

    林沙又不是傻子,没有好处或者说符合他心中好处标准的事,他才不会自寻烦恼替衡山派出头……

    别看他在衡山期间象个愣头青似的,连连为衡山派出头打抱不平,那也是有他乐意还有极大的好处可得。△

    以他和衡山刘氏一脉的良好关系,群玉院与东方姑娘一战,已经足够还清之前欠下的人情,毕竟他救了刘正风和定逸的性命,连带着也救了大票衡山和恒山两派精英弟子的性命。

    要不是后来与莫大私下有过约定,尽管他十分看不惯嵩山派的蛮横霸道,也是不会在金盆洗手仪式取消当口与嵩山派三大太保大打出手的,真以为他是个热血青年闲得慌么?

    得罪了嵩山派倒不是什么大事,以他表现出的强悍实力,嵩山派明里绝对不敢做什么的。

    可据他从现代电视剧上所知,左冷禅手底下很有一些隐藏高手,其中不缺乏赫赫有名的江湖一流好手,要是玩阴的他虽然不惧却也嫌麻烦。

    当然比起衡山派给的好处来,这些麻烦都不是事!

    ……

    “放心就是,有你这样的绝顶高手坐镇,衡山派也能安心许多!”

    莫大点头微笑,很是诚恳说道。

    “嵩山派的人手撤出去没?”

    林沙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话风一转好奇问道。

    “撤走大半还留下了一部分!”

    莫大一张苦脸看不出什么名堂,一双浑浊老眼中却是精芒连连闪烁。

    “他们还真是胆大,关系都闹成这样了,还敢明目张胆留人监视!”

    对于嵩山派如此霸道的行事风格,林沙只想喷一句爆发户就是爆发户,一朝得势便什么手段都敢拿到台面上来。

    “左盟主做事有些太过急切了,这次嵩山派可被小友你坑得不轻!”

    想起当日嵩山三大太保灰溜溜离开的场景,莫大嘴角忍不住露出一丝微笑。

    “嘿,野心太大实力膨胀得太过厉害,就有些目中无人了,也不想想少林武当会不会轻易放嵩山派更进一步?”

    林沙嘿嘿一声冷笑,没理会莫大脸上的震惊,话锋一转突然问道:“刘前辈的情况怎么样了,心结还没彻底解开么?”

    “哎,刘师弟实在是……”

    说起这个莫大又是一脸苦瓜,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了。

    “嘿嘿,刘前辈为了知己真是什么都舍得啊!”

    对于刘正风,林沙也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这厮绝对是江湖中的异类,对音乐的痴迷已经达到了一种病态的程度,对音乐上的知己那更是看重万分,比什么家族什么江湖名望不知大到哪里去了。

    也就是莫大拿衡山派传承逼迫,又拿曲洋的性命威胁,这才逼得这厮不得不忍痛取消金盆洗手,不然只怕九头牛都别想拉他回头。

    可就是如此,逃过一劫的刘正风心里也不痛快,等送走了欢欢喜喜的儿子上任后,什么家庭什么门派中人全都先抛在一边,带着把古琴就跑衡山附近的林子里会曲洋了。

    莫大差点没被气个倒仰,因为刘正风突然取消金盆洗手仪式,得罪了一大票京胡豪杰,就算大家看在衡山派的面子上不想过多计较,可该有的表示都不能少了不是?

    结果老刘不管不顾自己带着把古琴跑了,留下个烂摊子让性格有些孤僻的莫大先生收拾,要不是刘门米为义拿得出手有点能力,只怕莫大跟刘正风这对师兄弟真要翻脸了。

    其实师兄弟两个本来就没多少共同语言好不?

    刘正风仰仗先人遗荫家中较为宽裕,经过多年经营说刘家乃衡山第一土豪都不为过。而莫大却家境贫寒出身底层。

    本来朋友都有通财之谊,何况是师兄弟?

    但莫大作为江湖成名高手却很有些不自在,与刘正风真没多少共同兴趣爱好,一般没有大事基本不会登刘府大门。

    当然这也是他的一种自保手段,最近几年左冷禅野心越发膨胀,嵩山势力太枪就是其余五岳剑派加在一起都不一定是对手,此时爆出衡山顶梁柱般的莫大和刘正风不和,对于减轻衡山派身上压力还是很有效果的。

    得,莫大跟师侄米为义忙着帮刘正风擦屁股,这个暗中保护之人便义不容辞落到林沙身上。

    当然林沙也很是好奇传得神乎其技的《笑傲江湖曲》到底是个什么摸样,不料这一趟却让他有了个惊人发现。

    在衡山城外一处密林深处,有山有瀑布有水潭更有茂密树木,曲洋跟刘正风便在瀑布水潭前的一块大石上摆开架势演奏起一曲美妙的《笑傲江湖曲》!

    先是铮铮琴声响起甚是优雅,过得片刻有几下柔和的箫声夹入琴韵之中。七弦琴的琴音和平中正,夹着清幽的洞箫更是动人,琴韵箫声似在一问一答十分美妙。

    林沙瞬间便陷入美妙的音乐世界中,闭上眼睛轻轻享受音乐带着心灵的安宁和喜乐。

    忽听瑶琴中突然发出锵锵之音,似有杀伐之意,但箫声仍是温雅婉转。过了一会琴声也转柔和,两音忽高忽低,蓦地里琴韵箫声陡变,便如有七八具瑶琴、七八支洞箫同时在奏乐一般。琴箫之声虽然极尽繁复变幻,每个声音却又抑扬顿挫,悦耳动心。

    又听了一会,琴箫之声又是一变,箫声变了主调,那七弦琴只是玎玎珰珰的伴奏,但箫声却愈来愈高。突然间铮的一声急响,琴音立止,箫声也即住了。霎时间四下里一片寂静,唯见明月当空,树影在地。

    林沙的心神跟随着美妙曲声起起伏伏好不自在,一会高山流水一会金戈铁马,一会宁静悠远一会热血沸腾,一会心神安乐一会潸然泪下,那美妙的曲调像是有魔力般牵引着他的心神起伏不定激情澎湃。

    等悠扬的古琴声和悦耳的笛子声消散好久,林沙才从这种奇妙的状态中清醒过来,惊讶发现内家拳化劲境界似乎在这短短时间更进一步,对身体的掌控更多了一分圆润自如,心态平和灵台清明似乎境界都有不小提升……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