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百九十四章 抵达(求订阅打赏)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百九十四章 抵达(求订阅打赏)

    ps:订阅打赏推荐有多少要多少,尽量努力再更一张,书友们看我日更一万五的份上请多多支持

    岳不群脑袋浑浑噩噩的,也不知道怎么回到营地的。,百度搜索巫神纪阅读本书#最新章节

    作为华山派掌门,虽说现在败落了可门中典籍一直都保存完好,葵花宝典跟辟邪剑谱到底怎么回事,整个江湖估计除了南少林没谁比他更加清楚。

    是啊,林沙说的没错,既然〈葵花宝典〉出自南少林,可为何江湖上一点风声都没传出来

    岳不群是个心思多疑的枭雄,之前没往这方面考虑也罢了,如今林沙郑而重之提出来立刻引起他的怀疑,这里头的漏洞实在太多太大。

    闽省南少林作为禅宗最大分支之一,实力底蕴只在嵩山北少林之下,实乃佛门一等一等武学圣地。

    既然〈葵花宝典〉出自南少林,以少林一贯喜欢收集武学秘籍的秉性,肯定有复印版本存在,可是这么些年却是听都没听说过。

    另有一桩让岳不群怀疑之处,为何其它拜访南少林的江湖好手没有发觉〈葵花宝典〉的存在,偏偏华山两位祖师一上门拜访遇上,而且华山派正是从此之后气剑分离甚至最后的败落都与此有密切联系

    遥想两位祖师还在之时,华山正是如日中天蒸蒸日上之势,实力堪堪比拟少林武当,可却因为突如其来的气剑之争迅速衰落

    越想心中疑惑越多。越想越是心寒发冷,这里面涉及的门派哪一个不是正道魁首,而华山派却是最后的失败者

    “南北少林。还有武当呵呵”

    从利益角度出发,便能轻易发觉幕后推手的身份,可是明白了又如何

    人家用的是堂堂正正的阳谋,谁叫华山派那两位祖师中招了呢,只能怨自己不够警惕中了圈套而不自知。

    再说现在华山风雨飘摇经不起任何折腾,稍一不慎便有灭门之祸断绝传承之危,算心中恨得咬牙切齿却也无可奈何。

    不提岳不群一副失魂落魄摸样。窝在临时营地的帐篷中左思右想脸色连连变幻,一会满脸怒容一会又是咬牙切齿狰狞可怖。慢慢舔抵受伤的心灵。

    林沙一回到临时营地,立刻成了整个营地的中心,众多仰望巴结的存在。

    没法,他之前在面对黑衣蒙面马匪突袭和嵩山派交涉之时。表现得实在太过强势,一身功夫更是达到江湖绝顶之列,堂堂的嵩山三大太保被呵斥得犹如灰孙子一般却屁都不敢都放一个。

    放在以前,不要说亲眼目睹了,是想都不敢存了这样的疯狂念头。

    王氏兄弟像两只受惊的小兔,远远躲在一边又是羡慕又是害怕望着被林氏三口子以及一干镖师趟子手围着的英挺青年,心中说不出的懊悔和郁闷。

    早知道林沙这样厉害,他们王家还玩什么小手段啊,利用妹妹妹夫的关系直接巴上去多少。有了林沙的支持和威慑。是嵩山上那两家门派再强势,也得顾忌一二给几分薄面,可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他们倒是想凑上去巴结讨好一番。可思及脸上红藓又不得不畏缩退下,要是人没巴结成反倒因为他们的尊容惹来林沙的厌烦,那他们真是只有撞墙的份了。

    “林沙你可真厉害”

    林平之跟在林沙身边活像个跟屁虫,递茶倒水好不殷勤。

    “得了吧,想要达到我眼下这水平,你起码还得再努力十年”

    林沙呵呵一笑很自然享受林平之的殷勤。轻笑着实话实说道。

    “对了提醒你一句,〈华山基础心法〉很适合你。最好能将它练至大圆满,这对你实力提升很有帮助”

    “为什么啊,华山派内功虽然没有少林武当那么多,却也不缺少中高层心法”林平之端着茶碗的手一顿,而后若无其事问道。

    “〈华山基础心法〉传承自南宋之时的天下第一教全真心法,实乃道家一等一的筑基功法,练至大圆满内功自然而然达到江湖一流颠峰之境,再配合纯熟的外门功夫,是对手江湖绝顶高手打不过跑还是能跑得了的”

    对待林平之,林沙像对待弟子一般,什么都说得清楚明白,至于最后如何选择不关他事了。

    说实话,林平之的武学天赋真的很一般,林沙可以肯定是把〈独孤九剑〉放在他眼前也学不了,这是天分的问题强求不得。

    所幸从一开始,林平之跟着他练外功,只需勤奋努力会有所成,现在林平之一身外功放眼江湖也是二流中的好手,不会让其在一干华山派一干弟子面前感到自卑,只要心态不出问题以华山派的底蕴迟早都能成材

    “那我以后不能修习华山派的高深内功了”

    林平之想了想,决定还是听林沙的话,只是心中难免沮丧。

    “谁说的”

    林沙眼睛一瞪没好气道:“等你将〈华山基础心法〉练至大圆满,估计你那一身外功也差不多到了浑圆如一之境,对修炼何种内功配合的要求也不那么严格,到时候自然没那么多顾忌”

    “林沙老大,咱们刚才为何不与嵩山派一起离开”

    得到了想到结果,林平之脸上露出开朗微笑,话风一转提出了新的疑惑。

    “你这是真傻还是在装傻”

    林沙满脸诧异,左右打量了林平之一通,见这小子一脸迷糊不知事的摸样,忍不住冲着坐在旁边的林氏夫妇撇了撇嘴。

    “平之不要丢人现眼,嵩山派对咱们父子没安好心”

    林震南老脸一红,没好气充足和自家傻儿子喝道。

    “平之你可要睁大眼睛,谁是自己人谁是外人要分清楚,免得被别人诓了去还不自知”

    林夫人王氏很是头疼,对自家儿子的天真傻气当真无可奈何,耐着性子提点道:“谁知道那伙黑衣匪徒与嵩山派之间,有没有什么见不得光的勾连”

    “不可能吧,最后那两位逃跑的匪徒不是被嵩山弟子给杀了吗”

    林平之一脸愕然,满是不信反驳道。

    “难道你没听说过杀人灭口”

    没经历过灭门丧亲之痛的林平之,还是一副大少爷脾气太过天真,林沙实在看不下去指点道:“你不觉得嵩山派一行来得太过凑巧了么”

    “可能是他们追得急吧”

    林平之依旧坚持己见:“要不是林沙老大你实力太过强悍,三下五除二解决了这帮匪徒,只怕咱们跟那帮匪徒交上手没多久,嵩山派的人马杀过来支援了”

    “你想得倒美”

    林沙翻了翻白眼一脸无奈,干脆直白说道:“这么跟你说吧,嵩山派那帮家伙巴不得我死,华山派岳掌门最好也吃上大亏丢尽颜面,至于你们一家子最好的结果是被带到嵩山派软禁一世”

    “听我说完你再发表意见不迟”

    见林平之张嘴欲开口说话,林沙急忙伸手阻止继续道:“我对你林家祖传的辟邪剑谱没兴趣,不代表嵩山掌门左冷禅也没兴趣”

    “林沙,你的意思是,当日在福州城外小丘庄突然出现的蒙面高手,可能是左冷禅”

    不等林平之开口,林震南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若纸,眼神中满满都是怨愤突然道。

    “这是你自己猜的,我可什么都没说啊”

    林沙不承认也不否认,其实他到现在早高猜出了那位黑衣蒙面人的身份,正是林平之此时的师傅,华山派掌门君子剑岳不群

    虽然当时老岳蒙着脸,可惜他却没有缩骨功这样的隐身秘技,身上的气息还是很好辨认的。更何况这一路行来他跟老岳切磋多次,早认出了老岳那一身十分雄厚一旦发动起来绵绵密密犹如长江大河般的紫霞内力。

    不过老岳没做什么明面上的坏事,当时也只是想跟在余沧海身后做那捡便宜的黄雀,他也没有拆穿搞得大家都不好过。

    “好了好了时间也不早了,大家都早点休息明天好赶路,尽快抵达开封把病治好,至于其他什么的以后再慢幔琢磨不迟”

    说了一大通感觉也有些疲惫,林沙挥了挥手直接拍拍屁股转身离开,至于林沙三口要说什么悄悄话他没兴趣知晓。

    一晚无事,第二日一行大清早便纷纷起来,将临时营地收拾妥当,又吃了一顿温热早饭,一个个精神抖擞赶车的赶车,骑马的骑马昂首挺胸好不气派。

    倒是林震南夫妇昨天可能与儿子说得太晚,早上起来精神十分萎靡,气血能量的消耗也大了点,一直待在马车里躺着修养。

    倒是岳不群一副国宝眼引人侧目,气息比之往日都要阴郁沉冷,倒是吓得众人不敢轻易靠近。至于王氏兄弟俩除了王家仆役外也没人关注,像是透明人一样毫不引人关注。

    之后的两百来里路程十分顺畅,大部分时间都在坐船,也没有那不开眼的小蟊贼有胆子上来找茬,更没有那些江湖人士出来找死,一路顺风顺水抵达了北宋名都开封城,是不知道这次的看病之旅是否顺当未完待续~搜搜篮色,即可后面章节

    ...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