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二百二十五章 齐聚(求打赏)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二百二十五章 齐聚(求打赏)

    找死!

    察觉到身后袭来的凛冽寒芒,林沙怒吼出声手中刺出短枪遽然爆发一股震荡巨力,枪剑相击直接将措手不及的令狐冲震飞出去。

    而后猛然扭身跨腰脚下一个斜跨,险之又险避过身后挥来的匹练刀芒,空着的左手带着呼啸气劲向后横扫,砰的一声正正砸在欣喜笑容凝固在脸上的田伯光胸口,这厮瞬间喷出一口鲜血身子象断线的风筝一般,惨叫着倒飞出去直接掉落思过崖,只听见一声高过一声的惨叫在山间来回传荡。

    “你,你竟然杀了田兄?”

    令狐冲奋力从地上爬起,顾不得擦拭嘴角血迹,一脸愤恨望向林沙怒道。

    “看看,看看,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堂堂华山大弟子竟然跟一个采花贼称兄道弟,要是消息传到江湖上整个华山都要跟着蒙羞!”

    林沙持枪冷笑,站在山洞洞口位置没有进去。

    “我不跟你逞口舌之勇,看剑!”

    因为田伯光的死,令狐冲显然心情极为恶劣,根本没有理会林沙的嘲讽直接挺剑飞刺。

    “嘿,真真不自量力!”

    林沙冷笑,手中短枪划过一道优美弧线,锋利枪尖轻轻点在令狐冲手上长剑剑尖之上,猛然爆发一声砰然炸响直接将令狐冲震飞了出去,瞬间还喷出几口殷红鲜血。

    “小朋友不觉得手段太过狠厉了点吗?”

    林沙这次打算好好教训教训令狐冲这没有是非之分的小子,刚刚踏前一步身形猛然顿住,清晰感受到自己被一股凌厉气机牢牢锁定,而后一道苍老声音悠悠在洞内飘荡。

    “太师叔!”

    令狐冲挣扎着艰难从地上爬起,虚弱的喊了一声脸上一片潮红。

    “风—清—扬!”

    林沙一字一顿喊出来人名字,缓缓转身向声音传来方向望去。

    刚才他已将洞内环境看得清清楚楚,洞内空荡荡的没有任何装饰之物,地下有块光溜溜的大石,不远处的石壁左侧刻着“风清扬”三个大字,是以利器所刻。笔划苍劲,深有半寸劲力非凡,林沙心头当即一震,只觉一股凌厉剑意扑面而来呼吸都不由一滞。

    只见光秃秃的思过崖崖顶上。不知何时已多了一位身材瘦高,满脸金纸之色的矍铄老者,虽站立不动却有如未出鞘的绝世宝剑,锋芒暗隐却有咄咄逼人。

    “小朋友,咱们终于见面了!”风清扬脸色古井无波。只说了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是啊,咱们终于见面了!”

    林沙咧嘴一笑,眼神凌厉闪烁熊熊战意,体内热血似乎都在奔腾咆哮。

    “小朋友可否给老夫一个面子,饶过令狐冲一次?”

    风清扬幽深目光在满身狼狈的令狐冲身上一转,暗了暗沉声说道。

    “风太师叔……”

    令狐冲一脸不可思议又满是尴尬,感觉自己实在不孝之极竟然劳烦风太师叔帮忙给自己求情。

    “哈哈,风清扬你作为东方不败之前的江湖第一高手,这个面子我还是要给的!”林沙哈哈一声大笑,转头望向令狐冲目光冷厉严峻。厉声道:“令狐冲,看在风清扬的面子上这次放你一马,收拾收拾立刻返回玉女峰,要是再犯刚才的原则性错误,我不介意直接将你逐出华山派!”

    “你……”

    令狐冲气得浑身发抖胸闷脑热,怎么看林沙那张俊脸就怎么不舒服。

    “令狐小子还不快走,眼下这位小朋友可是暂时主持华山事务,真要被他逐出华山,你那迂腐师傅也不会说什么!”

    风清扬有些头疼说道,对令狐冲这个剑法天赋极佳的后辈小子。也有了一丝不满情绪。

    自从感知林沙是和他同一等级的高手后,风清扬一直关注林沙在华山时的一举一动。因为两人都是世间绝顶高手,常常能于数里之远感受到对方的存在,所以刚才才会有那么一通莫名其妙的对话。

    只是没想到。林沙不仅实力强得不象话,就连教徒弟的本事也是一流,起码能甩那位‘君子剑’岳不群十几条街不止。

    短短半年时间,华山派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派中弟子的实力都得到了暴增式飞涨。如此情景让风清扬既感惊异有快慰不已。怎么说他的时代华山派乃当仁不让的五岳盟主,实力直逼少林武当!

    只是可惜华山一次内部大火并。剑宗和气宗纷纷损失惨重,最后就剩下岳不群和宁中则夫妇俩苦苦独撑大局。看着华山派凋零不堪的摸样,风清扬每每心中难受却又无可奈何,眼下见华山一派欣欣向荣之景,对于林沙这位外来大功臣自然优容客气得很。

    更别说现在林沙可是名正言顺暂管华山大局,以他透露出的强横实力,就是风清扬都忌惮不已不愿轻易得罪,要收拾令狐冲这么一位满身毛病的弟子真是小儿科而已。

    “这,弟子这就收拾东西返回玉女峰!”

    令狐冲听得一愣,而后心头一沉屁都不敢多放一个,老老实实快速收拾了自己的生活洗嗽用具,跟风清扬打了个招呼后立即头也不回下崖而去。

    “哈哈,小朋友不要见怪……”

    风清扬尴尬说道,心中对令狐冲越发不满。

    “没什么,少了这么个闲人,正好可以和风老你好好交流武学!”

    林沙淡然一笑,令狐冲是位面主角又如何,还不是被他虐得惨不垃圾,连屁都不敢多放一个,以他此时的武功还有江湖地位,真没兴趣跟他多做纠缠。

    “只要小朋友有这个兴趣,我老头子自然奉陪!”

    难得遇到一个同等级高手交流,风清扬也是高兴万分,尤其林沙表现出的实力特征,与其完全不是一个路数,这就更有借鉴意义。

    别以为风清扬老了老了就没了追求,所谓武当无涯没有最高只有更高,实力到了风清扬这等地步,已经很难再有突破,可一旦突破就是另一番武学天地,传说中的先天境界,任何绝顶武者都有对天线的向往和崇拜,可惜很多人都是不得其门而入。

    “哈哈,当年风老以一套《独孤九剑》纵横江湖:刚才令狐冲所使便是其中招式吧!”

    林沙虽说的是疑问句,语气却是相当的肯定。

    “不错不错,令狐冲确实学了老夫几式《独孤九剑》,不过可惜还没融会贯通,内功修为也差劲了点!”风清扬也没否认,轻轻点头一脸笑意,只是说道内功修为时不经意间皱了皱眉。

    “嘿嘿,我在华山也待了这么长时间,这小子的情况也了解一二,还是脾气太过随意懒散了,又喜欢喝酒对身体造成持续伤害,除非有特殊奇遇否则他的内功进益,只怕比之几位师弟要差上许多!”

    林沙自然明白风清扬对华山的感情,玉女峰上的一切都难以瞒过他的耳目,有些事情说起来自然不用藏着掩着。

    当然,他不会说出令狐冲以后的奇遇,一身内功修为就像坐了火箭一般,短短数年时间便成为江湖超一流高手,位面主角的待遇就是不一般。

    “小朋友你说不错,老夫也深为此担忧!”

    风清扬皱眉点头,而后眉头舒展摇了摇头轻笑道:“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有些事情也是强求不得!”

    林沙默然不语,说老实话他很不喜欢令狐冲这样的性格,太过懒散随意行事全看本性,对于时间规则没有多少顾忌,常常自己痛快了却让关心爱护的长辈头疼帮忙擦屁股,一次两次甚至三四次都无所谓,可是次数多了谁都受不了不是?

    “不说这些有的没的,小朋友你的武功走的是力量一途吧?”

    风清扬转移了话题,眼中带出满满的好奇。

    “确实如此!”

    林沙也没隐瞒,直言自己先是将横练铁布衫修至登峰造极之境,而后内力自生才转修内功心法的,如此一来体内十二正经轻松便全部贯通,内力修为也是一日千里,这才有了如今一身强悍实力。

    “小朋友果然天赋异秉,练铁布衫都能练出这等成就出来!”

    风清扬感叹了句,眼珠子一转故意问道:“不知小朋友对华山剑气之争是怎么个看法?”

    “没什么看法,不过都是武功修炼的途径而已,到了最后不还是要‘殊途同归’么?”

    林沙对这样的理念之争实在没啥兴趣,什么剑宗气宗最后还不是都得练剑练内功,也没见他们把两者完全分开?

    “哈哈,小朋友说得对!”

    风清扬哈哈一笑状极欢愉,轻捻了捻颌下长须不住点头:“不错不错,武学之道到了最后不过‘殊途同归’四字而已,可惜啊许多人到了现在都看不明白这个浅显道理!”

    “嘿嘿这位隐藏得够深的,出来吧!”

    就在这时林沙突然嘿嘿冷笑出声,目光凌厉向山洞后方望去,轻笑道:“我已经发现你了,藏头缩尾不过小人行径而已,想必这位应该不是这样的货色吧?”

    哼!

    一声冰冷异常的冷哼声在耳边响起,而后山洞顶部悬崖一位红衣飘飘的绝色丽人缓缓而落……(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