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二百四十七章 前兆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二百四十七章 前兆

    谢逊走了,悄无声息的走了,只留下一封寥寥几句的书信……

    林沙苦笑,心说狮王你要走就走,怎么就把唯一儿子留给他这么个小少年照顾呢?

    没错,谢逊临走之前,特意将被成昆震伤了心脉的儿子,郑重托付给林沙帮忙看顾,他则好心无旁骛找寻一流甚至绝顶武功秘籍。⊙。⊙

    当然,照顾奶娃子的奶娘丫鬟之类的谢逊早已准备妥当,只需林沙帮忙看顾不出什么乱子就好。而且白眉鹰王和青翼蝠王那边也打好了招呼,至于紫衫龙王还是个未嫁女子不好参合这样的事,谢逊倒是没有跟她多说什么,只是请她有空的时候去看看孩子就好。

    至于他为什么放心将孩子交由林沙这么个小少年看顾,而不是拜托结拜的其他三位法王,那就只有他自己心中清楚了。

    光明顶又是一阵震荡,金毛狮王突然不辞而别,对眼下情势微妙的明教高层而言不知是好是坏,底下教众却是炸了锅。

    谢逊虽然年纪不大,担任法王的时间也不长,坐上副教主之位更只有区区一年出头,可在一干底层教众中威望却是不低。

    不过也就是震动了一阵子,等谢逊在中原某某地某某处现身的消息传回,这次小小风波也就逐渐平息下去。

    ……

    时间一晃而过,转眼间又是半年时光过去。

    乱!乱!乱!

    此时的明教高层就是这么个情况,实在混乱得紧。

    阳顶天阳教主到了现在都没出关,又没有任何消息传出,时间又足足过去一年,这下傻子都知道他出事了。

    这里是武侠世界不是仙侠修真世界,不管武功有多高强都没法做到辟谷。

    阳顶天自从去年宣布闭关以来,到了现在时间已足足过去一年。

    光明顶核心区域就这么大一点地方,尽管阳顶天闭关之处十分隐秘,到现在一干明教高层都没发现丝毫蛛丝马迹,可是粮食和水都有定量。以前阳顶天闭关时隔一段时间便会要外面送水送食物,可是现在都这么久了就算闭关秘室有存货,也坚持不了这么长时间啊。

    于是,以光明左右二使以及五行旗掌旗使为首的实权派高层。很快就动了心思想要再进一步成为那一教之尊!

    高层之间的气氛逐渐紧张起来,慢慢的那层表面和谐面纱也顾不得维持,开始在教中事务上出现了重大分歧甚至争执。

    “正所谓蛇无头不行,阳教主已经一年多时间没了音信,教中总不能没个主持大局之人!”

    这一日几大巨头刚刚在光明顶议事大厅聚首。杨逍便忍耐不住率先说道。

    “杨左使说的正是,不过这个主持大局之人究竟是谁,咱们还得好好思量思量!”范遥也不甘示弱跳了出来,显然对教主之位很是热切。

    按照名教教典规定,教主为一教之尊,如果教主出了事的话,没有指定接班人或者接班人不能服众的话,光明左右两使便是下一任教主的天然继承人,无论从实力还是地位上说都是如此。

    “那两位光明使者认为谁可做这主持大局之人?”

    不待地位与左右光明使地位相当的三大法王发话,巨木旗掌旗使闻劲便毫不客气抢先开口。看向杨逍跟范遥的目光满是挑衅。

    “选个屁啊,阳教主不是定了金毛狮王谢逊为副教主么,直接将外出的谢狮王请回来主持大局就是!”

    林沙坐在末尾一脸不耐,也没客气直接插话说道。

    他早就厌烦了这样的争吵,谁都不服谁什么事都商量不出个结果来,那还说个屁啊直接散伙得了。

    半年时间已足够他掌握锐金旗七成以上人马,毕竟明教是个江湖门牌以武为尊,林沙表现出了强悍的武艺自然吸引得一干锐金旗底层弟兄纷纷投靠。

    庄老大虽说还挂着一个锐金旗掌旗使的名头,其实早已是名存实亡大家心知肚明。林沙也就一举跃升为明教实权派高层之一,因为其一身高强的武艺说话分量可不轻。

    “此事不可!”

    杨逍脸色一变断然否决:“谢狮王离开光明顶半年有余。对教中情况并不十分清楚,就算回来了也不可能直接接手教务!”

    “那杨左使你的意思是,就你最适合做那主持局面之人?”

    洪水旗掌旗使唐林脸色一冷,目光不善瞪着杨逍道。

    “没错。不论是按照教典规定,还是教中实力而言就应该如此!”

    杨逍一向狂傲不羁,竟然直接点头应承下来。

    “荒谬!”

    殷天正拍案而起,一双白眉耸动目光锐利如鹰,声音低沉却又十分洪亮:“杨左使你也太过目中无人了吧,我殷某人怎么说都是四大法王之一。武功放眼在座除了林沙小子无人可及,这么些年替明教兢兢业业,怎么也该有这个资格才是!”

    “……”

    杨逍自然不甘示弱,表示日常教务本就是他一手处理,做这个主持大局之人理所应当,就算武艺不及你殷白眉也差不了多少!

    哗啦!

    林沙猛然推开身前案几,不耐烦的冲着斗鸡眼似的的白眉鹰王跟杨逍等人道:“两位还是慢慢讨论的好,营中还有要务我就不奉陪了!”

    说着,跟本没理会那两位难看的脸色,头也不回转身就走。

    “告辞!”

    “我们巨木旗那也有事务得处理,先离开一步!”

    “……”

    五行旗一向同进同退,此时林沙隐隐已是五行旗联盟的领袖,见他头也不回转身就走,也没多大心思继续耗下去纷纷起身离开。

    这一次会议,闹到最后自然又是不欢而散。

    ……

    “林沙,你看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要不要把谢狮王找回来?”

    锐金旗林沙营帐,五行旗五位掌旗使,包括一直沉默不言的庄老大都聚集于此,讨论着五行旗的未来。

    没办法,随着以杨逍和范遥为首的核心实力派,以及以殷天正为首的殷派明争暗斗,为了明教下任教主的位置争得不可开交,光明顶上的气氛也越发紧张,杨派与殷派互不相让,随时都有可能打起来。

    五行旗作为明教基础武装力量,人数众多不假,可高手数量实在有限得很,想要插手教主争夺战又没个可支持之人。

    林沙武艺倒是不错,威望也逐渐升了上来,可就是年纪太小才十二岁,而且假如明教时间也太短,五行旗五位掌旗使尽管有心也没法将他推出去竞争。

    “不用白费力气,谢狮王好不容易躲出去,又只能可能在这时候回来顶缸?”

    林沙眼睛微微一眯,毫不客气打断了巨木旗掌旗使闻劲的幻想。

    “那咱们五行旗接下来怎么办?”

    洪水旗掌旗使唐林傻眼道:“如今杨左使跟殷法王争得激烈,眼下着火药味越来越浓,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打起来了,到时候咱们五行旗帮谁都不好!”

    “是啊,等一方获胜腾出手来肯定也容不下咱们五行旗!”

    厚土旗掌旗使颜图满脸忧虑开口道。

    其他几位掌旗使也纷纷开口,就连满脸憔悴的庄老大也说了几句,表示了心中的担忧。总之五行旗五位掌旗使都认为,五行旗此时的处境十分尴尬,无论光明顶上争得厉害的那两派得胜,最后都不会有他们好果子吃。

    此时可是关键事情,五位掌旗使也顾不得脸面不脸面的问题,林沙虽然年纪不大可武功高强,做事又是极为果断干脆,五大掌旗使无论面对杨逍还是殷天正都有些心虚,没法武力不如人只得矮上一头。

    人在危急时刻,往往更加信任实力强劲的强者,眼下情况就是最好表现。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听了五行旗五位掌旗使一番抱怨跟担忧,林沙微微一笑说出了一个惊人建议:“眼下光明顶可能有一场火并,反正教主之位没咱们的份,还是老老实实避开免得碍人眼球遭了忌惮!”

    “可是,可是,可是咱们五行旗的老巢都在光明顶附近,已经数十年了!”

    巨木旗掌旗使闻劲满脸目瞪口呆,一时被林沙的话惊得脑袋空蒙蒙一片,结结巴巴半天才说了一句完整话。

    “是啊林沙,咱们不在光明顶待着又能跑哪里去?”

    洪水旗掌旗使也跟着附和道,脸上全是为难惊愕之色。

    作为明教支持中原义军的主要兵马来源,五行旗跟中原十来支军都有联系,自然知晓中原现在是个什么光景,对于他们来说称一声地狱也不为过。

    “诸位别老把眼光放在中原之地,西边可没有大股精锐元军威胁,地方又混乱混沌得很,以咱们的实力随便占上一块地盘不算难事,到时候是继续听从光明顶命令还是自行其事就是咱们说了算!”

    林沙手一指西方,轻轻一笑说出早就准备好的方案。

    “就这么定了,光明顶的浑水咱们不趟了!”

    五位五行旗掌旗使面面相觑一阵,心思电转不断思索其中利弊,最后竟然是锐金旗几乎被林沙压制得喘不过气的庄老大率先表态……(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