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二百六十章 碾压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二百六十章 碾压

    “不可能!”

    灭绝脸色铁青断然否决,看向林沙的目光中满是愤恨。

    呛呛呛……

    一众娥眉弟子跟着脸色大变,二话不说纷纷抽出佩剑,顾不得畏惧林沙的强悍实力,一个个目光含煞满脸坚定。

    古人看重传承更甚于性命,林沙如此行径简直就是在挖娥眉派的墙根!

    至于说要娥眉向明教公开道歉也是不可能的,娥眉丢不起那人!

    “哼,真是冥顽不佞!”

    林沙眼睛微微眯缝,脸上和煦笑容跟着消失不见,看向娥眉一干弟子门人的目光中,满是不耐跟恼火,手臂一展缓缓向一干娥眉门人走去。

    “林沙止步!”

    就在一干娥眉弟子满脸惊慌,准备与林沙拼个同归于尽之时,突然一道洪亮声音由远及近传了过来。

    咻咻咻……

    道道破空声响起,从山下方向数道迅疾身影一跃而起,身如大鸟几个纵跃间飞到一众娥眉弟子身前,满脸肃然手持长剑盯着林沙。

    “你们是……”

    来人全是三四十岁的精壮汉子,一个个身穿道袍样服饰,浑身气势凛然精气内敛,眼中精光闪闪锐利之极,一看就知道是江湖上难得一见的一搂高手!

    “华山华成厉!”

    “华山周成东!”“华山冷成辊!”

    “崆峒关能!”“崆峒宗维侠!”“崆峒唐文亮!”“崆峒常敬之!”“崆峒胡豹!”

    八条精壮大汉一一报出名姓,声音如滚滚炸雷在娥眉金顶响起,一时气势惊人让人不敢小觑分毫。

    “华山诸位师兄,崆峒诸位师兄,感谢两派的援手之恩!”

    一干娥眉弟子脸上露出喜色,灭绝更是扬声感激道。

    “灭绝师太不用多礼,咱们六大门派理应共同对外,明教贼子都打上门来了,咱们要是再不知道联手对抗那就是傻子了!”

    华山华成厉朗声大笑,一身内力相当浑厚浑身气势极为惊人。

    “哈哈。真是没想到!”

    林沙仰天哈哈大笑,看着突然出现的华山以及崆峒高手冷笑连连,不屑道:“你们这两家缩头乌龟终于有胆子探出脑袋,真是可喜可贺!”

    哈哈……

    他话音刚落。顿时身后爆笑声响成一片,就连娥眉那票男女弟子,都有忍俊不禁憋红了脸的。

    林沙这话当真毒辣,像是拿剑只戳华山崆峒两派高手的心窝子一般,简直是要人命啊。

    谁不知道。林沙一行路过青陕之时,无论崆峒还是华山连屁都不敢多放一个,眼下林沙直接打上娥眉金顶,这两派高手便巴巴的跑来做好人,其用心真真让人怀疑不耻。

    “你,你,你,魔教贼子休逞口舌之利!”

    华山掌门华成厉一张粗矿脸膛涨得通红,手中长剑直指林沙微微颤抖,林沙这话真是太过毒辣他都没脸反驳。只得使出正派中人惯用的口头禅掩饰心中尴尬,看向林沙的目光当中满是愤恨。

    “华掌门跟这厮客气什么,咱们一起上!”

    崆峒来人脸皮甚厚,一点都没为林沙的讥讽恼羞成怒,为首的关能大喝一声便准备玩群殴战术。

    没法,不说崆峒派身在青海,于江湖正道六大门派中距离明教光明顶最近,感受到明教的威胁也最为严重。

    青海又是密宗红教黄教以及黑教的势力范围,密宗虽说因为地广人稀的缘故人数一直不多,可护法高手着实不少。个个都是江湖一流甚至超一流好手,崆峒派要维持自己门家所要付出的努力和代价实在太大。

    经受的挫折跟打击多了,脸皮自然就厚实起来,虽说还比不得城墙。可对于林沙无关痛痒的讥讽可以轻松无视。

    这也是后世崆峒势头落下去后再也没起来的缘故,一个江湖大派无论地盘,人口还是财政缺一不可,崆峒派就吃亏在这上头。

    “掌门,跟个魔教贼子罗嗦什么,咱们直接动手灭杀了就是!”

    “就是。这小子是个硬点子,咱们一起上干翻他!”

    华山另两位来援高手周成东以及冷成辊急忙大叫出声,手中异乎寻常的竟然持刀而不是持剑。

    在场众人谁都不是傻子,灭绝师太的武功虽然一般,可架不住她手中有神兵加持,能够发挥的战力起码都是一流颠峰好手,可眼下看来根本就不是林沙这贼子的对手,他们可没把握一对一能打得赢。

    “上!”

    华成厉满脸狰狞怒吼出声,随后纵身而起率先向林沙发起猛烈攻击。

    咻咻咻……

    华山另两位高手,以及崆峒五大高手也不甘示弱,飞身跃起向林沙猛扑而去。

    此时的华山派不愧为江湖正道六大门派之一,掌门华成厉一身武艺已达江湖一流颠峰水准,运足功力脸膛紫霞隐隐云霞缭绕,手中长剑挥出道道凌厉剑光竟是悄无声息,正是华山绝学‘希夷剑法’中的凌厉杀招。

    另两位华山持刀高手也不遑多让,虽然脸上无甚异常象显出,可两人一身功利也十分不凡,手中刀法一刚一柔一阴一阳大合道家两仪之道,两人脚踏道家禹步配合默契出手便是一套不凡的两仪刀阵。

    崆峒五大高手也个个非凡,一手剑法诡异难防深得‘奇’‘险’之要,瞬间舞出一片凌厉剑光,组成一道巨大剑网劈头盖脸朝林沙罩下。

    “哈哈一帮跳梁小丑,今日就叫你们见识见识真正的高深武功!”

    面对八位江湖一流高手围攻,林沙怡然不惧仰头哈哈一声大笑,脚踏麒麟步身子犹如脱缰野马不退反进,单凭一双肉掌便悍然冲入两派高手编织的严密剑网之中,一指点开迎面而来的凌厉长剑,反手拍开一把身侧猛袭而至的锋利长刀,一拳狠狠砸在从而天降的长剑剑面之上。

    砰砰砰……

    林沙在两派高手编织的严密剑往之中往来纵横,闪转腾挪身形灵如山中猿猴,或指或掌或拳连连与袭来刀剑相撞,砰砰砰的震耳撞击声连环炸响。

    他手臂筋膜皮肤连连颤动,身上肌肉也以微不可查的频率连连震动,将两派高手附着于刀剑上的真气洪流以及巨力轻松御下,脚下青石地面已不知不觉被踏出连串清晰脚印,所受力道都通过全身筋肉筋骨传递到地面之上。

    反观华山与崆峒两派高手情况却不是很好,尽管他们人多势众气势汹汹,将林沙围在中间一阵狂轰乱炸,好似占了极大便宜一般其实不然。

    手中刀剑虽说每每不离林沙身周,可每次都总差那么点距离跟火候,所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看着光鲜其实对林沙根本就没啥伤害。

    而手中刀剑每每与林沙或指或掌或拳猛然相击,虽说没有任何真气激荡冲突,可刀剑上传回的或刚猛霸道或隐晦阴沉,又甚者或刚或柔的劲道,每每都能震得他们手臂发麻体内气血一阵翻涌。

    真是个怪物!

    这是参与围攻的华山与崆峒两派高手,心**同的念头。

    虽说每次都能以真气压制翻涌气血,可次数多了他们也感觉受不了,胸膛相是压了一口大石似的憋闷得难受,股股气血顺着胸膛直往上冲有喷血冲动。

    “嘿嘿,你们就这点水平么,要是如此我可就要不客气了!”

    林沙闲庭信步一般在刀剑大网中来回窜动,脸上淡然微笑从没消失一副云淡风轻,双手挥舞化作道道残影左攻右击上接下挡无不轻松写意,一副游刃有余的摸样傻子都看得出他还没出全力。

    “可恶,可恶的魔教贼子,吃我华山反两仪刀阵一击!”

    林沙这话实在太过打脸,华山派那两位使刀高手周成东和冷成辊脸上怒色一闪,互使了个眼色猛然纵身前跃,手中长刀一柔一钢左右相绞,带着一股莫名气劲将林沙上身笼罩,两刀之间气息相连刚柔变化无端令人难一捉摸。

    “嘿嘿,就先拿你们两个练手吧!”

    林沙怡然不惧,华山两大使刀高手玩的刚柔变化在他眼中犹如小儿科一般,右手绷直猛然前探一指刚猛劲道将反两仪刀阵中的柔刀磕飞,左手闪电般一抓将抓住反两仪刀阵中的刚刀刀刃,手腕手臂肌肉筋膜轻轻颤抖将刀上传来刚猛巨力抵消,右腿一记凌厉之极的虎甩尾重重抽在华山冷成辊腰间,直接将这家伙抽得吐血倒飞了出去。

    “贼子受死!”

    此时华山掌门华成厉飞跃而至,手中长剑使出希夷剑法中的杀招大音希声,长剑无声无息却又带着凛冽杀气直指林沙头颅。

    “哈哈华山剑法我也会!”

    林沙哈哈一笑眼中瞬间闪过一丝缅怀,右手食中二指并拢成剑,一招华山基础剑法中的‘有凤来仪’使出,带着一股高贵堂皇之意,不偏不倚正正点中华成厉手中长剑剑面。

    叮!

    指端蕴涵的明暗两劲如潮水般汹涌而出,顺着精钢长剑迅速向华成厉握剑手掌而去,只听华成厉猛然闷哼出声,握剑手掌虎口迸裂鲜血淋漓,再也握不住手中长剑脱手而飞。

    “掌门小心,我来助你!”另一位华山高手周成东怒吼出声,不顾双方之间的巨大差距挥刀而上……(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