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二百八十一章 大驾光临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二百八十一章 大驾光临

    张三丰百岁诞辰这日,武当上当真热闹之极……

    先是昆仑与崆峒两派高层上山祝寿,而是一大帮江湖有名有姓的门派高手纷纷上山拜寿,到得后来紫霄宫中连给客人坐的椅子也不够了。↑,

    此时的武当掌门宋远桥只得派人去捧些圆石,密密的放在厅上。各派掌门、各帮的帮主等尚有座位,门人徒众只好坐在石柱上。斟茶的茶碗分派完了,只得用饭碗菜碗奉茶。

    武当七侠又不是傻子,哪看不出这些门派高手虽然分散而来,却是暗中眉来眼去互有勾连,来者不善啊!

    七侠只稍微一想,便知道这些江湖来客此行明为拜寿实则逼宫,顿时心头怒火熊熊恨不得将这帮心思不纯的家伙全部赶走!

    可惜来者是客,武当贵为正道泰山北斗之一,也做不出这等无礼之事,免得有损武当威名。

    今天可是张三丰百岁诞辰的大好日子,七侠可不想因为这帮江湖人士的搅局,而出现让人不愉快的事情。

    当然,七侠虽然不满却也夷然不惧,不说武当七侠个个实力出众,除了少林之外其余门派的掌门也不敢说一定就胜得过他们。

    第三代弟子也逐渐成长起来,单单江湖二流好手便有十来位,此时的武当可以说兵强马壮达到了一个小盛之境。

    紧接着,又有娥眉六位弟子上山拜寿,紫霄宫里又是一番热闹。

    紫霄宫里的气氛有些古怪,但人声嘈杂七侠忙得脚不沾地也顾不了这么许多。各路宾客络绎而至,转眼已是正午。紫霄宫中绝无预备,哪能开甚么筵席?

    派里火工道人只能每人送一大碗白米饭,饭上铺些青菜豆腐。武当七弟子连声道歉。但见众人一面扒饭,一面不停的向厅门外张望,似乎在等甚么人。

    宋远桥等细看各人,见各派掌门、各帮帮主大都自重,身上未带兵刃。但门人部属有很多腰间胀鼓鼓地,显是暗藏兵器,只峨嵋、昆仑、崆峒三派的弟子才全部空手。

    宋远桥等都心下不忿:“你们既说来跟师父祝寿,却又为何暗藏兵刃?”又看各人所送的寿礼。大都是从山下镇上临时买的一些寿桃寿面之类,仓卒间随便置办,不但跟张三丰这位武学大宗师的身分不合,也不符各派宗主、各派首脑的气势。

    只有峨嵋派送的才是真正重礼,十六色珍贵玉器之外。另有一件大红锦缎道袍,用金线绣着一百个各不相同的“寿”字,花的功夫甚是不小。

    张三丰人老成精哪能看不出问题,一直板着脸直到娥眉弟子到来,这才稍稍露出笑颜。以他跟娥眉祖师郭襄的关系,自然格外看顾一干娥眉弟子。

    等大厅上众宾客用罢便饭,火工道人收拾了碗筷。武当四侠张松溪便朗声说道:“诸位前辈,各位朋友,今日家师百岁寿诞,承众位光降。敝派上下尽感荣宠,只是招待简慢之极,还请原谅。家师原要邀请各位同赴武昌黄鹤楼共谋一醉,今日不恭之处,那时再行补谢。敝师弟张翠山远离十载,今日方归,他这十年来的遭遇经历,还未及详行禀明师长。再说今日是家师大喜的日子,倘若谈论武林中的恩怨斗杀,未免不详。各位远道前来祝寿的一番好意,也变成存心来寻事生非了。各位难得前来武当,便由在下陪同,赴山前山后赏玩风景如何?”

    他这番话先将众人的口堵住了。声明在先,今日乃寿诞吉期,倘若有人提起谢逊和龙门镖局之事,便是存心和武当派为敌。

    这些人连袂上山,除了峨嵋派之外,原是不惜一战。以求逼问出金毛狮王谢逊的下落,但武当派威名赫赫,无人敢单独与其结下梁子。倘若数百人一涌而上,那自是无所顾忌,可是要谁挺身而出,先行发难,却是谁都不想作这冤大头。

    众人面面相觑,僵持了片刻。昆仑派的西华子站起身来,大声道:“张四侠,你不用把话说在头里。我们明人不作暗事,打开天窗说亮话,此番上山,一来是跟张真人祝寿,二来正是要打听一下谢逊那恶贼的下落。”

    这一下引来一番口水大战,眼见气氛越发紧张有控制不住之势,少林方丈空闻带着空性以及空智,并一干精英弟子赶来拜寿。

    之后少林一干人等与武当七侠又因龙门镖局被灭一事,以及愈岱岩伤在少林金刚指力之下开口互喷,气氛一时紧张到了极点。

    少林空智率先发难要求与张三丰切磋,而后引来少林群僧与武当六侠的约斗。张三丰担心心爱弟子受伤,便要他们以武当护教大阵‘真武七截阵’对战。

    殷素素临危受命,结果声音被愈岱岩听出,正是导致他全身筋骨被废的罪魁祸首,顿时事情又生变故。

    张翠山受到极大打击,满脸悲痛抽剑便准备杀死妻子替三侠报仇。

    可就在这时,一道洪亮嗓门由远及近传入紫霄宫中……

    “张真人张老道,明教林沙上山拜寿来啦!”

    声音洪亮犹如雷霆滚滚,在紫霄宫大殿来回激荡,震得一干江湖好手耳膜嗡嗡作响气血翻腾好不难受。

    好深厚的内功!

    数百江湖好手人人变色满脸敬疑,少林三闻,娥眉弟子以及崆峒五老则脸色难看之极,他们听到了一个极不愿意听到的名字。

    少林三闻还好,娥眉弟子以及崆峒五老真有转身就走的冲动,尼玛要是知道这尊大神要来武当,打死他们也不会轻易过来。

    “是林叔叔!”

    殷素素一脸欣喜,没有理会张翠山递至跟前的锋利长剑,一脸欢愉转头看向紫霄殿门口,脸色神采飞扬好象一下子鲜活过来。

    张翠山待了一待,手上动作一停脑中立刻浮现出一个名字:明教光明右使林沙!

    之前在冰火岛时,无论是金毛狮王谢逊还是他妻子殷素素,谈及明教故人之时都少不了这位光明右使林沙,在他们口中这位简直就是明教的顶梁天柱架海金梁,传奇一般的角色。

    而且在他下山调查龙门镖局别灭门一案前,他师傅刚跟着位大打一架,百招之内不分胜负,其武功之高简直骇人听闻。

    “哈哈林沙小友实在太过客气,你能来武当便已蓬荜生辉!”

    张三丰仰天哈哈大笑,声浪滚滚远远传出,内功之深厚之精纯骇人听闻。

    “哈哈,张老道你不怪我不请自来就好!”

    那道洪亮之极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宫中一些修为高深之辈心头再次震动,如果之前那道洪亮声音还在山下的话,这次声音却是从山腰传来,好快的速度好惊人的轻功!

    “哈哈怎么会,贵客临门老道高兴还来不及?”

    张三丰神情愉悦状似开怀,大手一摆起身笑道:“远桥,莲舟还有翠山你们跟我前无迎接贵客!”

    说着,他没理会紫霄宫中一干江湖好手震惊的眼色,大步流星向门口走去,宋远桥,俞莲舟与张翠山不敢怠慢,先熄了找殷素素麻烦的心思,跟着师傅前去迎接这位闻名已久的超级高手!

    其中要属俞莲舟的心情最为复杂,遥想十年前娥眉金顶一战,是他自拜师武当以来败得最惨的一次,被林沙一拳给轰飞了出去,说出去真有下没脸见人!

    “五弟,不要跟弟妹生分了去,来的这位可是个眼里不揉沙子的,见你欺负弟妹肯定得发飚!”

    一边向外走一边回头,冲着神色恍惚的张翠山告诫道。

    “是啊翠山,先把素素的事情放一边!”

    张三丰脚下一顿,难得严肃冲着张翠山道:“这位林沙小友最是护短,要是知道你欺负素素的话,只怕为师都得再跟他大打一次!”

    “师傅,那三哥……”

    张翠山吃惊不小,满脸担忧道。

    “先放一边吧,这么多年都过来了,哎!”

    张三丰脸色一黯,叹了口气无奈道。

    “师傅,明教右使林沙真这么厉害?”

    宋远桥见师傅神色黯然,急忙出声询问岔开了话题。

    “哈哈,这个自然是真的!”

    果然,说起这个张三丰脸上黯然神色一收,郑重道:“这些年为师与他多有书信往来,单从其见识来看最少已经突破先天!”

    “什么?”

    这下轮到宋远桥,俞莲舟跟张翠山吃惊了,有张三丰这么一位震硕古今的大宗师作为师傅,他们自然明白‘先天’意味着什么,已经与后天高手完全拉开了差距,到了另一个崭新层次,就如张三丰一般。

    ……

    “哈哈,张老道十年不见风采依旧不减当年!”

    上得武当紫霄殿所在山峰,林沙跟在迎宾弟子身后大步流星向紫霄宫走去,见到候在门口的张三丰眼神一凝,脚下动作不变一脚下去便前行两三丈距离,好似缩地成寸一般越过迎宾弟子向张三丰走去。

    “小友也是不遑多让,让老道我十分惊喜啊!”

    张三丰眼中疑惑一闪,而后哈哈大笑着迎了上去,一把抓住林沙的手臂轻摇了摇,而后侧身带着林沙向寂静一片的紫霄宫走去,嘴力还不忘道:“客气什么,小友能来老道便高兴……”(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