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二百八十九章 棘手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二百八十九章 棘手

    张三丰满脸凝重,回头与林沙目光相触轻轻点头……

    他撕开张无忌背上衣服,只见细皮白肉之上,清清楚楚的印着一个碧绿的五指掌印……张三丰再伸手抚摸,只觉掌印处炙热异常,周围却是冰冷,伸手摸上去时已然极不好受,无忌身受此伤其难当可想而知。

    “无忌孩儿……”

    殷素素爱子心切,见得此景顿时泪如泉涌一把将昏迷中的张无忌抱在怀里再也不肯撒手,同时连连向张三丰凄切哀求:“求张真人救救小儿性命,我可怜的无忌孩儿啊……”

    “素素不要慌乱,玄冥神掌虽然歹毒又不是没有救!”

    林沙急忙上前轻声安慰,同时感受了下张无忌身上的冷热交替,心中也不右暗暗震惊,果然江湖之大无奇不有。

    “林叔叔此话当真?”

    殷素素眼睛一亮,满脸期盼好象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看来林叔叔的话没分量啊,张老道你说!”

    林沙自嘲一笑摆了摆手,将张三丰让了出来,谁让人家一副仙风道骨看起来就比林沙这么一位雄伟壮汉可靠呢。

    见殷素素一连着急,他轻笑着说道:“没事没事,我体内的龙象内力只能强身健骨,治疗无忌的伤势只能靠张老道了!”

    众人目光齐齐转向一脸凝重的张三丰,心头不由跟着一沉殷素素更是急道:“张真人……”

    “放心吧殷姑娘,短时间内无忌没有生命危险!”

    张三丰先宽慰了殷素素一句,而后皱眉道:“我只道三十年前百损道人一死,这阴毒无比的玄冥神掌已然失传,岂知世上居然还有人会这门功夫!”

    宋远桥惊道:“这娃娃受的竟是玄冥神掌么?”

    他年纪最长,曾听到过“玄冥神掌”的名称,至于俞莲舟等,连这路武功的名字也从未听见过。

    张三丰不答,林沙却开口说道:“没错,就是玄冥神掌!”

    “小友见识过?”

    张三丰闻言吃了一惊。猛然拍了一下额头苦笑道:“老道糊涂了,之前小友在紫霄宫中可说过玄冥二老的,莫非……”

    “张老道,还记得十年前娥眉金顶一事么?”林沙不答反问。

    “记得。如何不记得?”

    “那日我下得娥眉之时,遭遇三大江湖一流高手偷袭,另有弩弓手十余位,其中两人使的就是玄冥神掌!”

    林沙眼中杀机闪现满脸狰狞:“后来我多方打探才知,汝阳王府有两位高级供奉。名号就叫做‘玄冥二老’,本来想收拾了这两厮的,可是之前一直坐镇西域抽不开身,派其余高手过去又不是其对手!”

    “师,师傅,无,无忌怎么了?”

    就在这时,张翠山悠然醒转,看到张三丰怀里抱着的儿子眼中喜色一闪,转而又见儿子昏迷不醒顿时大急断断续续开口问道。

    “五弟醒了!五哥醒了!”

    宋远桥和莫声谷同时惊呼出声。一脸喜色满是开怀神色。

    “哼!”

    见张三丰脸上也露出一丝喜色,林沙不满怒哼出声,一把拉住急欲查看丈夫伤势的殷素素,指着张翠山的鼻子怒骂道:“张翠山你个没用的弱夫,出了事就想着自己一了百了,你想过还有妻儿么?”

    “我,我,我,咳咳……”

    张翠山脸孔涨得通红,我我我了半天也没说出句辩解话来。只一个劲的剧烈咳嗽,好像要把肺都给咳出来似的。

    “翠山……”

    “张老道你别说话!”

    林沙一脸不爽,看都没看旁边脸色难看又尴尬的武当门人一眼,怒喝道:“你真以为一了百了就什么事都没了。想想你师百岁寿诞百发人送黑发人的凄凉,还有俞岱岩以后还不得内疚一辈子,你又致你妻儿于何地,他们以后还有脸在武当生活么,武当张五侠当真好侠气好担当!”

    一番话说得屋里众人纷纷变色,不说张三丰如何失望。就是宋远桥等几师兄弟也是脸色难看,刚才一系列突发事件搅得他们焦头烂额没心思理会其它,可是现在经林沙一提醒顿时反应过来心情复杂无比。

    林沙说得不错,张翠山在师傅百岁寿诞来这一手是为不孝,如果他真死了俞岱岩确实得内疚一辈子是为不义,还有他这一死倒是潇洒,留下孤儿寡母艰难生存是为不仁不慈,他这一手当真失败之极。

    “嘿嘿,你以为以死谢罪就是挽回武当颜面么?”

    林沙继续毒舌攻击,挥舞手臂大吼:“错了,而且还是大错特错,人家只会认为张三丰无能妄称江湖第一人,竟然连徒弟都户不住,武当声誉又如何保存?”

    “师傅,师傅我,我,我……”

    张翠山脸色煞白一片没有丝毫血色,满脸愧疚都不知道如何面对师傅张三丰了。

    “哎,翠山以后可不要这么冲动了!”

    张三丰暗暗叹了口气,有些话他不好说,宋远桥等人也不好说,林沙这个外人说出来却正好合适,虽说话难听了点却很有道理啊。

    宋远桥等人默然不语,显然也抱有同样心思。

    刚才还不觉得,认为张翠山够义气为了维护师门声誉不惜自杀,可现在看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武当声誉可能因他被狠狠摸黑一把。

    “再说谢逊的事儿……”

    林沙可不想放过打击张翠山的机会,这次他是及时赶到出手相救,要是下次他不在殷素素身边,这位张五侠脑子又突然不清醒,想正义一把再来个自杀谢罪,那还不如叫殷素素跟他提前和离的好,当然他也知道这事不靠谱。

    “我只能说一句,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张五侠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林沙毫不客气讥讽道:“你当明教数十万教众都是死人啊?”

    这话说得太不客气,不要说张翠山变了脸色,就连宋远桥等人都微微变色,只有张三丰依旧一副波澜不惊的摸样,林沙骂得越狠张翠山接受的教训就越大,省得以后动不动就拿剑往脖子上抹。

    “单一个天鹰教就能跟江湖各大门派战成个不分上下,明教还有五行旗十来万铁骑,光明顶数天地风雷上万精锐,五散人控制的数万义军,还有十来支由明教直接或暗中支助的义军呢!”

    扫了一眼震惊无语的武当门人,他嘿嘿一声冷笑不屑道:“别看现在明教四分五裂了,可谢逊的明教的威望还是不小的,起码五行旗,光明顶,五散人都会给他几分薄面,就算他被哪家门派找到又如何?”

    “不要灭门的话,尽管胡来试试?”

    林沙用一句霸气侧漏的话,结束了此番打击之旅,扫了眼满脸关怀担忧的殷素素,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无奈道:“素素啊要记得你是有娘家人的,给叔叔挺起腰杆来,张翠山以后要是还这么糊涂,你尽管告知你林叔叔,我亲自来教训这家伙!”

    “林沙小友给点面子吧!”张三丰苦笑开口。

    “哈哈不好意思,一时说得痛快没收住!”

    林沙哈哈一笑,轻松岔开了话题,指了指依旧昏迷不醒的张无忌道:“还是先把这孩子的伤势控制住的好!”

    张三丰脸色凝重,双臂横抱无忌,在厅上东西踱步,沉吟着说说道:“要想控制伤势不难,可要想完全治好却不容易。除非……除非我师觉远大师复生,将全部九阳真经传授于我。”

    “张真人你一定要救救我孩儿……”殷素素再次痛哭出声。

    “师,师傅,这,这是真的么?”张翠山身子猛地一震,哇的一声喷出一大口鲜血,脸色煞白气息微弱惊问。

    “五弟……五哥……”

    一众武当门人惊呼出声,林沙却是不耐一指弹出,直接点了张翠山睡穴让其昏睡过去,不满道:“先着紧替孩子救治要紧,唧唧歪歪就会添乱!”

    一干武当弟子无言,上先查看张翠山只是一时心急,身体有点虚并无其它意外,便放下新满脸沉重看向张无忌,师父这句话,便是说无忌的伤势很难治愈了。

    众人沉默半晌。俞莲舟道:“师父,那日弟子跟那玄冥二老之一对掌,此人掌力果然阴狠毒辣,世所罕见,弟子当场受伤。可是此刻弟子伤势已愈,运气用劲,尚无窒滞。”

    张三丰道:“那是托了你们‘武当七侠’大名的福。以这玄冥神掌和人对掌,若是对方内力胜过了他,掌力回激入体,施掌者不免受大祸。以后再遇上此人,可得千万小心。”

    这时无忌忽然睁开眼来,叫道:“爹爹,爹爹。我痛,痛得很。”紧紧搂住张三丰,将头贴在他怀里。

    “你爹爹还在,你娘也在……”

    林沙听得眉头大皱心生不忍,踏步上前以龙象真气灌入张无忌体内,虽不能化解玄冥神掌阴寒掌力,也无法缓解张无忌身上疼痛,却是可以增强其体质能够抗得更久一些。

    接着摇头道:“娥眉九阳功在我手上,武当九阳功张老道在你手里,差的就是少林九阳功了。可惜我体内经脉受损无法修习金钟铁布衫,否则要论阳刚内力也不输于九阳神功多少……”(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