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三百零六章 童生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三百零六章 童生

    “多谢小公子救命之恩!”

    小客船上被救两女子好一阵惊魂未定,等船灵活的在太湖驶出来远,看不见那两条强人小渔船这才放松心情,小心翼翼走到林沙身前道谢。

    “没事没事,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林沙两边略带婴儿肥的小脸颊兴奋得通红,心脏砰砰砰狂跳不止,手心和背心满是汗水,第一次跟大人打斗还胜了心情相当之兴奋。

    村子里确实有不少同龄人,可林沙跟他们根本就玩不到一块去,跟不要说寻常的打架斗殴了。就是地位最高的族老孙子,在他这个‘神童’面前都得客客气气的,哪有什么需要动手的矛盾冲突可言?

    “扑哧!”

    那小姐摸样的姑娘见林沙心思完全不在她身上,心不在焉小脸肥嘟嘟摸样可爱之极。顿时扑哧娇笑出声,少了几分拘束多了几分亲热,忍不住拉长了嗓门调侃道:“小公子这是害怕那帮水匪报复么?”

    “打都打了现在才害怕,迟了吧?”

    林沙下意识回答,顿时引来两姑娘连声娇笑,他顿时手足无措涨红了脸,有些不好意思道:“唐突两位小娘子了,不知两位小娘子怎么被水匪盯上?”

    其实他更想说,小娘子你真厉害,寒冬腊月跑来太湖上吹冷风,不难受么?

    当然他很识趣这话没有出口,尽管他对男女之事一窍不通,却也隐隐感觉一旦说了这话,估计两位在水匪手里娇娇怯怯犹如受惊小兔的小娘子,估计是要发飚的!

    “……”

    果然,两位小姑娘脸蛋微红低头不语,显然这话题说到她们心中的尴尬处。

    “那不知两位小娘子家在何处,小生这就送小娘子回去!”

    林沙撑着竹竿好不郁闷,心道哎哟喂两位小娘子行行好,这大冷天的在太湖上飘感觉真不好受哇。

    “小公子将我们送到陆家码头就成!”

    那小姐显然也知道在太湖继续飘荡下去不是啥好选择,急忙开口说道。

    “哦。那倒是距离不远马上就到!”

    林沙点头,陆家可是嘉兴大族,族中产业遍布整个太湖地界,他倒是知道最近的陆家码头在哪。心中有了底立刻加快了手上动作。

    不过两三盏茶功夫,林沙便驾着小客船抵达最近陆家码头,顿时又是好一阵混乱。直到上了岸他才 知晓,不小心救下的两位姑娘可是陆家嫡支小姐和其贴身丫鬟,之前胆大包天不带人手便驶船出去游荡太湖。结果就倒霉了。

    陆家码头管事感激涕零,尤其当听说小姐被太湖水匪捉住,是林沙小少年出手救了人后,那副感恩戴德的摸样就差跪底磕头了。

    林沙客套了一阵便拱手告辞,没理会陆家小姐好奇的眼神,也没将自家姓名告之对方,那样好象有点挟恩图报的意思,他做不出那种事来。

    返回林村的路上,他那热血沸腾的脑子逐渐清醒冷静过来,暗道一声不好这回当真惹祸了。

    太湖水匪可不是那么好得罪的。一旦被那二当家查出是他所为,整个村子都得遭灾受难,所谓民不与官斗,官不与匪斗就是这个道理。

    人家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亡命之徒,苏州林氏可是有产有业的书香世族,虽然不怕太湖水匪也不愿意轻易招惹这帮亡命之徒。

    在路上他想了很多,回到林村后第一时间找到族老,将情况原原本本看族老是个什么意见。

    “什么,你打了太湖水匪的人?”

    族老大惊失色脸色煞白,轻捻花白长须的手猛一哆嗦。扯下数根保养得极好的花白长须也顾不得了,瞪大老眼急声问道:“林沙你没伤到哪吧?”

    林沙心中一暖,摇了摇头轻笑,不愿让族老太过担心故作随意道:“放心吧族老。那几个水匪太过大意被小子都弄进水里,小子抢了小客船便跑没受伤!”

    “哎呀你这小家伙……”

    族老都不知该说什么是好,怪林沙多管闲事吧这是见义勇为值得提倡的好事,鼓励这小子做得好吧又开不了口,谁都知道得罪了太湖水匪不是开玩笑的。

    “那你有什么想法么?”

    无奈之下族老也只得如此询问,林沙既然主动找上门来。以他平日里的沉稳表现,肯定心中已有了想法不如问问先。

    “这几位太湖水匪中有位身份不低,旁人喊他二当家!”

    林沙脸色一肃眉头轻皱,竟然让族老感觉莫名压抑比见苏州知州都有官威,只听林沙压低了嗓门沉声道:“这事是小子一时冲动惹起的,为了不给村子惹来灾祸,小子想到临安游学避上一避!”

    族老脸色一阵变幻,他本来想说好的,可是想到刚才林沙无意透露出的强大气场,又硬生生将出口的好自咽回了肚子里,皱眉沉吟片刻便斩钉截铁道:“先不忙着着决定,林沙你等会跟我去趟城里!”

    林沙心头一动,立刻明白了族老的想法,顿时满怀感激连连点头道:“好的,一切听凭族老吩咐!”

    下午,族老带着林沙进了苏州城,直奔林氏宗族族长府邸,见到林氏现任族长也不客气,当即将林沙的情况述说明白,最后满脸忧虑道:“这小家伙不小心得罪了太湖水匪,村子是暂时待不下去了,他自己想去临安游学我又觉得年纪太小,不知族长意下如何?”

    林氏宗族族长虽没在朝廷为官,却是当代大儒名声极大,自然不将区区太湖水匪放在眼里,单单林家养的护院供奉高手就不是普通太湖水匪可比。

    可要是单独为林沙这么个旁支族人大动干戈他也不愿,至于为他配置护卫保镖跟不可能,林沙早有‘神童’之名族长也是识得的,家里清贫得紧哪里又供养得起几位高手护卫?

    “那就留在府里跟嫡支子弟一起读书!”

    林村族老亲自上门的用意族长自然明白,而林沙这么高的读书天赋他也不想白白浪费,只是稍微沉吟片刻便断然说道:“去临安求学可行,但之前林沙你必须考中童生,考中之前一应花消用度全部由族中祭田供给!”

    “小子定不负族长所望!”

    林沙起身满脸严肃保证,那一瞬间流露出的强悍气场也把林氏族长唬了一跳,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便见林沙又转身恭恭敬敬给族老鞠了一躬,恳切道:“族老大恩林沙莫齿难忘……”

    “哈哈小家伙你有这心我就十分高兴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族老急忙伸手扶起林沙,哈哈一笑打断了他的感激之语,有些事情不必说得太过清楚,大家心知肚明就好。

    由此,林沙八岁之时便开始了定居于苏州林氏族长府的读书之旅。

    每日里跟着嫡支几位少爷一起读书学习,有族长这位苏州大儒不时亲自指点,他的学问长进得很快。

    之前便有了良好底子,以他强悍的记忆力熟练背诵五经也不只过花费了短短三个月时间,让一干为此埋头苦读的嫡支少爷们羡慕嫉妒不已。

    因为住在族长府邸,平时也不好出门游逛或者打探什么情况,想要探听消息都得依靠嫡支少爷身边几位长随伴读,能够打探的也就是苏州城里一些热闹八卦。对于林村的消息一概不知。

    只有等清明祭祖之时,他才有机会与林村族老说说话,他最关心的自然就是太湖水匪的事情,他们又没有因为自己的一时热血冲动来村里找麻烦?

    不幸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林沙当日英雄救美暴打的那位二当家所在水寨实力不俗,过了年便查出当日是林沙出的手,也把他的出身来历查了个底儿掉。

    万幸的是水匪大当家还有些头脑,不愿因此事将苏州林氏彻底得罪,便派了心腹手下跑来林村找茬,要林村给足诚意他们才不会继续刁难。

    这可把族老给急坏了,急急给族长递话请他亲自出面,可就在这时嘉兴陆氏大管家突然上门感谢林沙当日的义举,听闻此事二话不说便将水匪索要财物全部包下,替林村解除了麻烦。

    果然好人是好有报的!

    林沙长长松了口气,本打算就此向族长辞别返回林村,却被族长拒绝好好教训了一通,大意无外乎就是要他好好进学不要理会外头事务,他的学问已极高今秋便可直接下场一场,把握还是挺大的不要因俗事误了学业。

    好吧林沙只得老实待在族长府,跟着一帮羡慕嫉妒的嫡支少爷们继续做同学,而后在桂花飘香的金秋时节,与苏州府无数学子一起走进考场,轻轻松松便应付了发解式。

    不久后成绩出来,林沙赫然榜上有名成了大宋千万童生秀才中的一员,在官府学案登记备案,成了大宋朝的准公务员之一。

    回到族长府好好庆祝一番,返回林村又折腾热闹了一回,之后林沙便认真处理了一些家中事务,带着满村族人的殷殷期盼以及各种土仪,包袱款款踏上临安游学之旅……(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