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三百零七章 牛家村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三百零七章 牛家村

    江南好,

    风景旧曾谙。

    日出江花红胜火,

    春来江水绿如蓝。

    怎不忆江南?

    临安城外牛家村最近突然来了位小秀才,看着身量有十二三岁,可其脸上的稚嫩还有婴儿肥,又让牛家村淳朴的村人觉得这位小秀才还不满十岁!

    小秀才名唤林沙,听说是苏州那边的神童,小小年纪便已是在官府学案登记备录过的童生秀才,以后省试中举院试成为进士老爷也大有希望。

    因此,当小秀才来到牛家村,跟村里里正言说要在村里办个小私塾,充个教书先生时立刻大开方便之门。

    牛家村上下二十来户,凡是家中有男丁的全部出动,在牛家村祖祠旁边建了座明三暗六的木房院子,正堂充当学堂之用,两边厢房用作书房和卧室。

    而后村中凡是家里有适龄孩子的,送上一些家里种的蔬菜以及鸡蛋,便将自家孩子送到学堂念书识字。

    林沙也没要求太多,小私塾建起使时便已言明,只想在临安府找个落脚之地,有温书自学的空间就成,有空之时便可教村子孩童念书识字。

    临安作为整个南宋帝国的核心,就像后世的帝都一般无论啥都贵,以林沙的清白家底却是住不起的。

    来之前村中族老以及几位头面族人给了些盘缠,族长也私底下给了点钱,这些让他衣食不愁赶赴临安不难,想要长期定居却是不可能。

    林沙同学也是有自尊心滴,族长倒是隐晦表示可以支助其在临沙游学所需。不过却被他直接拒绝了。

    他总感觉欠族长一家的人情太多太大,内心里不想再继续亏欠下去。人情债可不好还啊。

    而临安城里权贵云集富商大贾多牛牛毛,尤其南宋海贸发达经济繁荣。有钱人更是多不胜数,聚集的文人士子也是个十分庞大的数字。

    林沙虽然在苏州薄有文名,小小年纪便取得童生资格,以后前途不可限量,但那也是以后的事情。

    以他的年龄,还有脸上的婴儿肥看着就不怎么靠谱,想在临安城找份体面的吃饭活计可不容易。

    作为清高的读书人,他自是不愿意跟着商贾搅合到一起,做帐房做其它一些上不得台面的活计。也不愿屈身富贵人家充当其子弟的伴读角色,城里的书院也上不起只能望而兴叹,想在平民区开家启蒙小私塾人家又不信任他这样的。

    总之在临安城游荡了一圈各种不顺,苏州籍文人士子倒是见了不少,人家也对他这个林家的后期之秀十分客气,好吃好喝还带去高级会馆潇洒,他虽噌了不少饭局却很反感这样的事情。

    得,看来临安城是混不下去了,他便把目光放在周围的村镇上。

    城里读书人密度高村镇却不同。有的富裕村镇读书人数量也不少,有的稍微偏僻贫穷一点的村镇,甚至整村整村都找不出一个有功名的读书人!

    他来临安目的是游学又不是享受的,先跟城里苏州籍文人打好招呼。提前弄到各大书院或者大儒讲学的日程表,只要不耽搁听学的时日就成,至于他平时是住在城里还是城外关系不大。

    于是。他在临安城外附近寻找落脚地之时,于牛家村附近市集上正好遇到两位雄壮大汉之一正与人大吵大叫。

    这厮倒是生得仪表堂堂高大威猛。就是脾气似乎有些古怪,林沙混进看热闹的围观群众之中。耳中便听道这家伙一脸愤怒大吼:“我堂堂杨家后人怎会做出坑骗之事,一口价三十文要买就买不要多说废话!”

    “你这人什么态度,我买东西还不兴挑拣一下啊?”对面是位精瘦男子,虽说身高体型都差了一大截,却是气势不弱语气不爽。

    “爱买就买不要打搅我做生意!”

    那雄壮大汉却是一脸不屑,一副我不想与你多谈的架势,气得那瘦削汉子转身就走嘴里还不干不净骂骂咧咧。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这位兄弟脾气火暴了点诸位不要见怪啊!”

    雄壮大汉身边的同伴,一位身材同样高大雄健,却是长着一副粗眉大眼憨厚相的汉子急忙拱手打着圆场,可惜效果却是差强人意。

    围观群众对那位长得相貌堂堂却脾气不好的雄壮大汉指指点点,从众人口中林沙得知这人叫杨铁心,是不远处的牛家村中庄户,仗着祖上有几分威名就不知好歹,把把乡邻放在眼里。

    要不是他那好兄弟郭啸天为人厚道名声不错,一味替杨铁心善后扫尾的话,只怕杨铁心早就在市集混不下去,哪还能如此嚣张大喊大叫?

    “让让,让让,大家都让让……”

    林沙听八卦正听得津津有味,很是好奇这位名叫杨铁心的家伙祖上到底是谁,是北宋年间的天波府杨家还是鄂王岳武穆手下大将杨再兴?

    突然背后人群向前翻涌,林沙要不是从小练拳站桩差点没被挤翻在地。耳中传来围观群众的惊呼叫骂,同时还有一阵痞气十足的吆喝叫嚷。

    “老大就是这小子,在市集上混竟然不给咱们兄弟面子,要他交点‘水费’也不乐意,还把小四儿狠骂了一通!”

    围得密不透风的人群硬生生向两边分开,一伙五六位满身痞气的青皮混混大摇大摆走了进来,其中引头老大旁边小弟一指杨铁心不岔道。

    “恩,姓杨的胆子不小啊……”

    那青皮混混老大一见是杨铁心,顿时脸色难看怒喝出声。

    “是我……”

    杨铁心勃然大怒挺身就要站出,却被身边满脸赶后的同伴拉住话头也被打断,只见那郭啸天满脸堆笑连连拱手:“几位兄弟几位兄弟,我这位朋友脾气实在不好还请担待一二,这里是我俩一点心意请诸位兄弟喝茶!”

    说着,他大手一翻拿出十几枚铜钱,二话不说塞到青皮老大手里连连赔笑。

    “哼,还是郭老弟你识趣,看在老弟你的面子上,今天大爷就放了姓杨的一马,叫那厮把眼睛放亮点要是以后还这么不知死活,大爷可就不会这么好说话了!”那青皮老大垫了垫手中铜钱,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神色,扫过杨铁心时目光阴狠警告道,而后便带着一票小弟嘻嘻哈哈离开。

    “郭兄你……”

    杨铁铁额头青筋毕露,看向郭啸天的目光中满是不岔和失望。

    “哎呀杨兄弟还是消消气,下次可不要再这么冲动了!”

    郭啸天一脸无奈,摇了摇头没多说什么走回自己的摊位。

    当真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世上竟还有这样的傻货,坑人坑己一点都不含糊!

    看了场好戏林沙很有些感叹,对杨铁心和郭啸天两人当真印象深刻。

    一个傻不垃圾看不清自个姓甚名谁,一副老子就是名门之后的傲骄嘴脸,却是生活在社会底层靠打猎维持生计,就这看不起人的表现日子能好过就见鬼了。

    看其一点就爆半分不肯吃亏的脾气,以后铁定得吃大亏!

    倒是那位叫郭啸天的敦厚汉子不错,面相老实又懂得人情世故,为人还十分仗义,是个不错的朋友人选。要不是这位憨厚汉子时时维护扫尾,只怕杨铁心那厮根本就混不下去。

    摇了摇头将这些繁杂思绪抛之脑后,他继续忙活寻找落脚点的事儿,后来选定牛家村作为落脚处,再一次见到杨铁心与郭啸天这两位赳赳大汉。

    这时代的淳朴村人,对读书人的尊重几乎是发自肺腑。

    就连杨铁心这样心高气傲看不清自个几斤几两的主,都跟好友郭啸天主动参与修建小私塾校舍的工程,并且在小私塾开张后时不时送来一点亲手打的野味给小先生尝尝鲜。

    因为林沙每天只教授半天课,在农村除非三岁以下小屁孩子,否则无论男女都是家里的劳力之一,小小年纪便要帮着家里操持家务,或者趁时令合适弄点野菜野果之类的填补家用,却是不可能整天都待在私塾里读书习字。

    而且大部分家长送孩子念书也没有太高要求,只要能认得一些常用字不凿睁眼瞎,又或者能够学会算术作为一门手艺,能够比同龄人有更好的出路帮助家里减轻负担就成,普通的村民也供不起正常的读书人。

    所以林沙的空闲时间不少,以他的水平教授一帮年龄从五岁到十五岁的家伙还是非常简单的。村子就这么大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一来二去他便跟杨铁心和郭啸天这两位不同种地,只靠打猎便在村中活得比较自在的家伙混熟了。

    混熟了之后,几杯马尿下肚这两位的底细便全露了出来。

    没想到这两位祖上还都是名人,杨铁心祖先正是岳武穆手下大将杨再兴,跟北宋时期的天波府杨家也有那么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老实憨厚的郭啸天祖上也是不凡,竟是北宋末年大名鼎鼎的梁山好汉‘赛仁贵’郭盛,虽说名头不如杨再兴响亮武艺却是差不太多。

    两人见林沙对他们祖上感兴趣,顿时更加兴奋一边滔滔不绝述说祖上荣光,一边还取出各自祖传武器给林沙演练他们的祖传武艺……(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