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三百零八章 莫名的试探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三百零八章 莫名的试探

    戟影翻飞气劲纵横,攻势凌厉守御严密,身随意动戟随人走,杀气凌厉好一门纵横杀场的凶厉戟法。+◆

    枪势连绵气爆凌厉,点点寒芒如梨花闪现夺人眼球,点扎扫震挑无比饱含凶厉杀机,招招夺命式式惨烈不愧为杨门战场杀枪!

    可惜了两门杀场武艺!

    林沙一边大声叫喊一边在心中暗暗可惜,以他练拳多年的眼力也看得出,郭杨两人虽然基本功扎实,却是完全没有练出这两套战场武艺的精髓。

    身上没杀气,招式转换间也不够圆润自如,没有一往无前敢于同归于尽的凌厉凶狠……

    总之毛病不少,不过放在普通人之中已经算是了不得的高手了。

    难怪两人仅仅依靠打猎,便能活得滋润在牛家村处于富裕阶层。

    只是让他感觉十分古怪的是,看到杨铁心使枪之时,他心中突然生前生起一种强烈冲动,想要一把夺过杨铁心手上长枪自己耍上一回。

    真是奇了怪了!

    强行压制住这股强烈冲动,他心中满是疑惑。

    “要是有马的话,两位的战场武艺将会更加强大犀利!”

    林沙轻笑着出声夸赞,同时也不忘善意提醒。

    “哈哈已经很不错了,马匹可不是我兄弟俩能够消受得起!”

    杨铁心一脸郁闷好似为自个的怀才不遇恼火,郭啸天却是哈哈一声大笑豪爽的摆了摆手,一脸不以为意。

    确实,无论是北宋还是南宋。宋人都极度缺马,当年的辽国和西夏。眼下的金国都牢牢控制战马这等战略资源,卡主宋人的脖子根本就发展不起成规模和建制的骑兵队伍。马匹的价格更是一路上扬高得离谱,哪是区区两位猎户能够享受得起,就算他买得起也养不起啊。

    郭啸天与杨铁心也是因着林沙的童生身份,才刻意与之交往。可当他们知晓林沙练拳多年,也拥有一身不俗武艺之时,惊叹之余难免更加亲近几分。

    宋代扬文抑武的风气十分严重,仁宗时期狄青那么牛掰一人,也因为受到文官集团的排挤打压甚至诬陷郁郁而终,可知宋代的文武分立达到什么程度。

    林沙这么一个神童级别的小秀才。竟然也打得一手好拳法,这让郭杨两人吃惊之余也欣喜不已,立即便将林沙视为同道中人。

    说起来,郭杨两人也是整个牛家村唯二学过武的人,同时因为两人出身来历有相似之处,两家又挨着一起住这才好得跟兄弟似的,人生寂寞无知己啊。

    要不然以杨铁心那动不动就得罪人的火暴脾气,一般人还真接受不了,一次两次还可忍受。时间长了是个人心中都会生出怨气。

    有次郭啸天醉酒,杨铁心又恰好不在他顿时向林沙倒起苦水。

    几乎每次跟杨铁心去集市出售野物,杨铁心都会闹腾出点事端出来,单是为了个杨铁心擦屁股。他每回都得掏出少则十来枚,多则差点半吊钱作为赔偿,收入大为缩水数年时间总共损失银钱不下五十贯!

    宋时铜钱的购买力不差。五十贯足够一家五口在临安城里好好生活一两年的,就林沙出门游学时身上也不过带了四吊钱而已。

    他只是微笑聆听啥话都没说。他能说什么?

    要郭啸天跟杨铁心直接断绝联系从此老死不相往来,性情憨厚重情重义的郭某人可做不出这种事儿来。有什么苦闷只能憋在心里自己承受。

    跟郭杨两人混熟后,他也没少在两家蹭饭,乡下人也没那么多讲究,一来一往便跟郭啸天的妻子李萍还有杨铁心的妻子包惜弱混了个脸熟,平时在村子里撞见也能有说有笑打个招呼。

    李萍是传统的农家女子,勤劳朴实本分和乐,跟丈夫郭啸天一般有股子憨劲,老实得紧不像那些长舌村妇般喜欢嚼舌根,平时话不说却手脚麻利令人不由自主心生好感。

    包惜弱却是邻村某位老秀才之女,从小也算娇生惯养,性子平和温顺善良得过分,连地上蚂蚁都不愿轻踩的主,长得也是颇为娇美很有股子江南水乡女子的温婉柔顺,更有一种楚楚可怜的娇弱气质。

    不过林沙却不喜欢这一类型的人,无论男人女人都一样实在太过娇弱,平日里除了窝在家里养养鸡绣绣花竟是啥重活都不干,全部落在杨铁心身上好似城里的大家闺秀般做派。

    也不知道包惜弱是不是自持父亲乃是有功名的读书人,跟村人关系冷淡疏离得很,还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林沙可是她认可的第二个朋友,第一个朋友则是整天像个老妈子一样帮着忙前忙后的李萍大嫂。

    当然心中不喜归不喜,林沙面子上还是很客气的,只是去过几次杨家做客后他便有些腻味,从此以后便以单身男子不便为由没再去过。

    让林沙意外的是,小小的牛家村竟然还有一家小酒馆!

    小酒馆老板曲灵风是个瘸子,他第一次听闻时还有些诧异,感觉这样的名字不是普通乡人能够取得出的,不过等他见到曲灵风时便明白了怎么回事。

    高手,绝对是个高手!

    林沙应郭杨两人之邀第一次来到村中小酒馆,第一眼看到曲灵风时便知道这是个高手。别看这厮瘸了一条腿走路一摇一晃的,可上身却纹丝不动稳健得很,双眼湛湛有神太阳穴高高鼓起,跟林氏族长家护院所言江湖高手几乎毫无二致。

    当然,他也只是惊奇的扫了眼而已,在心中嘀咕了几句便不再关注。无论曲灵风是不是江湖高手都跟他没多大关系,只是以后多注意一点就好。

    可让林沙没想到的是,去曲灵风的小酒馆吃了顿饭后的第三天晚上,正处于迷糊睡梦中的他被心中突然涌起的危机感惊醒,睁眼正好看到一位身手利落的黑衣人越窗而入。

    他脑中顿时一片空白,左手下意识轻一撑床榻,身子刹时腾空而起,趁那黑衣人刚刚越窗而入还未立稳脚跟之际,双腿连环踢出攻势凌厉。

    那黑衣人大吃一惊,双手如穿花蝴蝶般在身前连连挥舞,在深沉夜色中看不清到底如何机巧变化,竟是将林沙踢出连绵攻击全部挡住。

    林沙这时彻底清醒过来心中好不害怕,可迎面一道凌厉劲风刮来已容不得他心存犹豫,右拳击出砰的一声与一只大掌猛烈相击,只觉一股巨力从拳上传来,另有一道奇异劲道直接透入他的经脉血肉之中,强烈的剧痛刺激得他额头瞬间冷汗密布差点昏死过去。

    就在危机关头他受伤剧痛的手臂筋骨肌肉一阵无意识轻微抖动,不仅轻松御掉手上传回巨力,就连一股脑涌入血肉经脉中的奇异劲道也被震散驱离,而后左拳带着一股隐晦的震荡劲道悍然轰出。

    那黑衣人根本没想到林沙‘反应’竟然这么迅速,才刚硬接了他一记饱含五层内力的一掌,不过眨眼间便反应过来一拳反轰而回。

    下意识伸手格挡,却不料林沙这一拳蕴涵隐晦劲道,直接震散了他手掌中的真气不说,还蛮横霸道直接撕扯破坏手掌经脉血肉,剧烈的疼痛引来他一声闷哼,另一只手不管不顾运足十成内力横切而过。

    林沙双臂交叉硬接了这一记,矮小的身子不由自主倒飞出去,那黑衣人并没有继续攻击,顿了一顿转身拉起木窗飞身跃出,待林沙扑在窗前观看之时,外面黑漆漆一片哪还有半分黑衣人影子?

    后来这一夜他都没睡好,一直翻来覆去思索黑衣人的身份。

    虽说打斗时间十分短暂,又是在黑漆漆的夜色中看不真切,可林沙感觉得出那黑衣人好象腿脚有些不便,他第一时间便想到了小酒馆老板曲灵风。

    可他很快又打消了这个念头,三天前两人才第一次见面,根本就谈不上什么恩怨也没有利益冲突,就算曲灵风是位隐藏于乡野的高手,也没必要无缘无故对他出手吧?

    话又说回来,他跑来临安是为了游学,也没得罪什么权贵人物,更没和所谓的江湖中人有过接触甚至冲突,怎么会突然有高手摸到家里来?

    百思不得其解心里存着事,又担心那位黑衣高手杀个回马枪,林沙一直睁眼到早晨,勉强打起精神给村里的学生们上了一堂识字课,中午实在撑不住大睡了一通,连郭杨两人的请客邀请都宛拒了。

    之后几天一直都过得提心吊胆,却是再没有发生有人摸黑潜入的事儿,想想也是正理,他也个无钱无势的小小童生,又能惹来什么觊觎目光?

    后来他也就逐渐放宽了心,该做什么依旧做什么,没将此事太过放在心上,不过私底下却是加强了些戒备小心。

    虽说曲灵风不太可能是那夜黑衣高手,不过体型以及特征实在太过相像,林沙对其心中起了疙瘩,所以此后郭杨两人几次请他去小酒馆吃饭都没答应,只是让他们自行打酒在家里做些家常便饭也就是了,为此还得到郭杨二人勤俭的夸赞,真是让人哭笑不得……(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