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度三百一十三章 恢复记忆?

《武侠世界大穿越》 度三百一十三章 恢复记忆?

    村中突然来了位仪表不凡的中年道士,四处探问郭杨两家的情况!

    消息像风一样传遍整个牛家村,林沙自然第一时间听大耳中。←,

    纵观整个南北两宋,上流社会对道家都十分尊敬,就算出了林灵素那样的角色,依旧不会阻挡权贵们对长寿长生的渴望,

    所以,尽管突然出现在牛家村的中年道长身份不明,好象跟被官府定义为‘勾结反贼’的郭杨两家关系不明,却依旧受到村民的热情招待。

    “不知道长名号,又是所为何来?”

    小私塾开课后第二日中午,丘处机正在郭杨两家残破院子外黯然徘徊,突然听得身后一声轻喝猛然回头,原来是村中小私塾的小先生。

    “贫道全真丘处机……”

    丘处机难掩神色悲伤,微一辑首回答道。

    “原来是北地道门高士长春子!”

    林沙微微吃了一惊,而后迅速恢复过来沉声道:“道长不在北地纳福,缘何跑来小小牛家村?”

    全真教可是北地第一教派,创派祖师王重阳,正是林氏朝英深情怨恋的那位抗金义士王某,相传得到唐时楼观道遗传,结合儒释道三教部分教义自成一家,开创北地第一道派全真教!

    而全真七子个个都是道学精深之辈,在北地光受平民百姓以及王公大臣的欢迎,时常可入高墙深院之中替人说道讲玄。

    而丘处机作为全真七子之一的长春子,名头在江南虽不如北地,普通百姓可能不得而知,但作为苏州林氏核心成员却是听过其名头,是个十分了得的角色。

    今日一看果然如此!

    不说那一派仙风道骨的不俗仪表,单就一身武功便在村东开酒馆的曲灵风之上,实在是个不好招惹的强悍人物。

    不过郭杨两家的突然罹难却是他心中一根刺,不弄清楚实在不甚甘心,尽管心头对丘处机戒备非常,却依旧硬着头皮迎难而上。

    “贫道与郭杨两位壮士有旧……”

    丘处机眉头微微一皱。神色间带不喜回答,他十分反感林沙的质问语气。

    “不知道长可否告之,与郭啸天还有杨铁心到底是何关系?”

    林沙确实寸不不让,咄咄逼人冷声问道。

    “小小书生问得太过。贫道与谁交往难道还要向你汇报不成?”

    丘处机脸上恼怒一闪而逝,眉头轻皱不答反问。

    “道长见谅!”

    林沙轻轻一笑脸色波澜不惊,不紧不慢沉声道:“小子与郭啸天还有杨铁心两位以及两位嫂子关系不错,不过只是月余不见便已是天人相隔,心中郁郁想要弄清楚事情经过。郭杨两位兄长与小子喝酒之时却是从没提到过道长大名!”

    “这个,贫道也其实去年深冬才与两位壮士相识!”

    丘处机老脸微红眼中尴尬一闪而逝,沉重点头一脸郁郁。

    “这么说,年底突然杀到欲将郭杨两家一网打尽的官兵,是为道长而来?”

    林沙眼睛一眯,眼中射出两道凌厉目光冷冷道。

    “小子休得胡说……”

    丘处机勃然变色一脸铁青,目光灼灼看向林沙满是不善。

    “嘿,骚到道长的痛处了么?”

    林沙脸色微沉嘴角一撇,毫不犹豫与丘处机对视讥讽道:“年前临安城可是发生一件大事,有江湖高手刺杀了一位朝廷大臣不知与道长有何联系?”

    “那人正是贫道!”

    丘处机一脸正色大义凛然道:“这人名叫王道乾。是个大大的汉奸。去年皇帝派他去向金主庆贺生辰,他竟与金人勾结,图谋侵犯江南。贫道追了他十多天,才把他干了。”

    “嘿,说得比唱的还好听!”

    林沙心头掀起惊涛海浪,不理会丘处机难看之极的神色,脸上不动声色冷笑连连:“惩治官员自有朝廷法度,何需道长‘以身犯险’?”

    “嘿,什么狗屁朝廷暗弱无能……”

    丘处机一脸不屑冷声道。

    “够了长春子道长!”

    林沙一声怒喝打断了丘处机的不屑言语,脸色难看怒声道:“既然道长如此看不起大宋朝廷。为何千里遥遥替朝廷‘除害’?”

    他将除害两字咬得特意咬重,一脸冷笑毫不客气凝视丘处机。

    “贫道不愿我汉人百姓受那战火折磨……”

    丘处机脸上怒色一闪浑身气势大振,一身宽大道袍无风自鼓凛凛生威,眼神冰冷怒扫林沙一眼不爽道。

    “嘿嘿。既是如此为何不干脆在北地动手,非要在临安朝堂所在显露身迹,不会是想扬名江南吧?”

    林沙脸上毫无惧色,暗地里身子崩紧作好随时大打出手的准备,嘴巴却是毫不客气打断了丘处机的自辩一脸不屑。

    不等丘处机作出激烈反应,他继续冷声道:“听闻全真教在北地势力庞大。出入权贵豪门之家如家常便饭,莫说途中没出手之机这等蒙人之语!”

    “小子你休逞口舌之利,贫道如何行事还轮不到你一小小书生置喙!”

    丘处机勃然大怒声如雷霆,猛地踏前一步袖袍一甩右手成爪闪电般探出,直取林沙肩头而去。

    “嘿,这就恼羞成怒了么,说不过就要动手全真七子不过如此!”

    林沙冷笑出声,左脚猛然后退一步身子微弯犹如绷紧的弓弦,右拳犹如攻城巨锤般轰隆打出。

    啪!

    一声脆响传出,丘处机措不及防之下右爪被一拳轰开,林沙身子一矮一直犹如离弦之箭疾射而出,夹杂狂猛劲风双拳如流星坠地左右连环轰出,招招不离丘处机雄腹要穴!

    “好小子,没想到你竟是个深藏不露的好手!”

    丘处机怒极反笑咆哮连连,脸色铁青双手成掌如穿花蝴蝶般连连挥舞,瞬间便在身前布下一道掌影防御,感应着手上传回的强猛劲道脸上又惊又怒连连大喝:“小子你师从何门何派,可是朝廷鹰犬?”

    “不管师从何人,能打翻你这个道岸貌然的全真道士就成!”

    林沙双手不停挥舞,按照脑海所遗拳法中最为凶猛的炮拳运劲之法连环轰出,感受着拳上不时传回的巨大反震劲道心中暗道厉害,嘴上依旧不依不饶讥讽嘲笑:“全真七子不过如此尔尔!”

    “小小年纪便如此伶牙俐齿,长大后必然是个油奸耍滑的贪官污吏,看来留你小子不得了!”

    丘处机心头怒火熊熊,感觉脸上火辣辣烧得慌,又惊又怒之下体内真气全力运转,出手招数慢慢变得沉重凌厉,一掌挥出竟然幻出两道凌厉掌影,正是全真教掌法之冠的《三花聚顶掌》!

    砰砰砰……

    林沙一时看不出两道掌影中谁虚谁实,周身上下又被凌厉掌势笼罩抽身不得,一狠心一咬牙挥拳直接于之撞上,顿时砰砰砰的气爆轰鸣之声不绝于耳。

    苦也!

    林沙心中却是暗暗叫苦不迭,《三花聚顶掌》不愧全真教第一掌法之名,每一掌都带着极强力道以及劲力,每一次拳掌相撞都震得林沙身子颤抖体内气血沸腾,被丘处机使出的连绵掌影震得连连后退憋闷异常。

    丘处机脸上露出满意神色,施展全真金雁功身形飘荡如南归大雁,忽东忽修忽左忽右令人捉摸不透,一双大手幻化无数掌影犹如天河倒悬,铺天盖地将林沙全身笼罩不留丝毫破绽,端得是出手如风秘籍如雨。

    喝!

    一连与丘处机对碰十来记,林沙硬生生后退了十来步,体内气血翻涌查点控制不住,胸膛一口逆血沿着喉管直冲喉咙而去,嘴里泛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不知为何他此时心中不仅没有丝毫害怕情绪,反而很是兴奋激动双眼逐渐布慢密密麻麻的可怖血丝,脑袋跟着充血五感瞬间变得更加敏锐,耳朵微微颤动竟好似听到体内血液流动的轰隆隆沸腾咆哮。

    精神一个恍惚肩头硬生生挨了一掌,他再也没忍住‘噗’的喷出一大口逆血,身子被肩头传来的强猛力道推得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右脚猛然后撤‘蓬’的一剩声深深探入泥地之中,体内气血瞬间运转至极限,福至心灵拧身扭腰一拳轰出。

    砰!

    丘处机抬掌相抗,只觉一股明暗交替的古怪劲道从掌上汹涌而至,手掌筋肉一阵阵撕扯剧痛传来,疼得他好一阵呲牙裂嘴苦痛难忍,高大的身子也随着汹涌澎湃的巨力砰砰砰连连后退。

    林沙这边也不好受,丘处机的内力何等深厚,一股脑顺着手臂经脉蔓延而上,势如破竹轻松杀至小臂肘关节处,真气一路肆无忌惮横冲直撞大搞破坏,林沙疼得眼泪都快掉出咬牙拼命震动手臂肌肉。

    轰隆!

    随着他受伤手臂肌肉突然有意识的连连颤抖,不仅轻松将涌入体内经脉中的异种真气震散驱出体内,这一刹那像是打破了某个莫名封锁一般,他脑中像是炸雷翻滚轰隆隆作响,一道闪电划破迷蒙天际,瞬间一股庞杂记忆流从脑海深处冲刷而过。

    现代的高楼林立,兴奋无忧无虑的童年,没有烦恼的十来年上学生涯,大学期间突闻家中噩耗的颓然,为挽救家庭毅然辍学进入黑市拳坛,凭借一股子不服输的坚强毅力连战连捷,倚靠一手简单散打成为拳坛知名人士,最后画面定格在与那位突然冒出的暗劲高手同归于尽的片刻……(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