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三百一十七章 嘉兴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三百一十七章 嘉兴

    既然选定了以后修炼的内功心法,林沙也不迟疑直接进入练功状态……

    丹田里还有一丝昨日晚上修出的《素心功》真气,他直接将其搬运至右手食指位置,使出《一阳指》的运劲法门直接将其全部激射出去。

    说起来,从林朝英的藏书中找到的这本《素心功》秘籍,也是明显的道家武学,修出的素心真气中正平和偏向女子阴柔一脉,当然其级别和层次跟九阴九阳以及《纯阳无极功》相比,以林沙的眼光来看倒也不失一门中等层次道门内功。

    而林朝英的练功笔记中也有所记载,她当初被隐居太湖的一位道门女观相中,作为传人传授其武功知识,而其也是天资卓绝之辈,能在短短数十年时间内,倚靠《素心功》这么一门中等层次的道门武功,成为和王重阳齐名不分上下的绝顶高手,其练武资质之高可想而知。

    想想也是,林朝英怎么说都是出身苏州书香大族林氏,尽管当初时局动荡其父认为练一门武艺防身不错,却也不可能将好好的嫡家小姐,交由一个男人教导武功,老男人也不成!

    内家拳的修为境界到了丹劲,实力更是达到化劲颠峰,体内主要经脉早已畅通无阻,修起道家内功来自是事半功倍。

    这不,驱散了体内刚刚修出的一丝素心真气,林沙转而按照《纯阳无极功》的修炼方法搬运内力,很轻松将丹田里暖融融的热气引入十二正经之中,按照《纯阳无极功》的内力修炼之法轻松运转九个小周天。

    到了这时,他停止继续运转修出的纯阳真气,将之搬运至丹田之中好好蕴养,而后睁开眼睛轻轻吐了口气。

    感受到丹田中那道活泼泼暖洋洋的纯阳真气,比之刚刚度入十二正经时几乎壮大了好几圈,不仅极其精纯性质还十分中正平和,几乎不用担心它有可能暴起发难走火入魔,同时精神振奋头脑清醒异常。道家神功果然有其特异之处!

    如此,区区不足半个时辰时间,虽然真气量少得可怜,他却已是名副其实打通十二正经的内家高手。放眼江湖也是一流角色。

    如果他想的话,甚至能一鼓作气运使体内那一道纯阳真气游走奇经八脉,在武学境界上更进一步是为超一流高手!

    不过他并没有这犯傻胡来,内功修炼无外乎就是一种炼精化气的过程。

    精从何来?

    五谷杂粮中的精纯能量,通过经脉运行的方法纯化成‘精’。而后在运行过程中转化为‘气’,并且通过小周天运转纯化精粹。

    也就是说,最好的状况就是吸收多少五谷杂粮精华,便转化多少‘气’出来。

    内功修炼之中的三个小周天,六个小周天以及九个小周天都是如此而来,一般经过这些小周天运转,体内的五谷精华就转化得差不多,就是有所剩余也不过是些不易转化的杂质而已。

    不是不能继续运转小周天,可等体内五谷精华被消耗一空后,真气在经脉运转期间壮大就是直接吸收身体元气了。危急关头还能用上一用,平时这么弄的话简直就跟自杀没两样。

    人体正常运转也需要消耗精气,普通人身上也都有精气只是不显而已,修炼内功后真气替代了精气,只需少量便可维持人体正常运转。

    这也是内功高手在体内真气耗尽后当即生机尽失的原因,所以一般内家高手无论真气浑厚与否,都会在丹田中保留一丝以维持身体生机运转,一旦最后保留都消耗怠尽便只有死路一条!

    别看林沙一天起码吃了数十人分量的食物,单是补充内家拳实力达到化劲颠峰所需消耗,便用去绝大多数。剩下的也只够初生纯阳真气在十二正经运足十个小周天而已,他可不会拿身体健康开玩笑。

    之后他也没做其它活计,直接翻身躺下呼呼大睡。

    第三天又忙活了大半上午,预备要带走的东西已全部装车。林氏族长以及其嫡亲家属也都做好了出行准备,这时城外林村族人过来探问什么时候启程,林氏族长也不拖延直接表示午时一过立刻出发。

    就在苏州林氏族长家准备出行避祸的几天准备期间,城中疫病进一步蔓延扩大范围,北城贫民区感冒发烧的人数又增加了近百,官府为了控制疫情派出兵丁封锁了整个北城区。任由里面的贫民如何哭喊哀嚎坚决不放一人离开,但凡有敢闯者格杀勿论,短短三天时间便有数十受不住疯狂冲击关卡的贫民被击杀当场!

    尽管府衙极力封锁消息,但北城区的惨状依旧不径而走,整个苏州城都人心惶惶不可终日,原先还有些迟疑不决的富户这时也不敢留在城里了,谁都不知道疫病什么时候就蔓延全城,到时候除了硬抗别无它法,官府对待瘟疫泛滥区域的手段之无情众所周知,谁都不肯安一家老小的性命赌那虚无飘渺的奇迹!

    林氏作为苏州大族,得到的消息自然更加准确更加全面,除了苏州城内疫病开始迅速扩散之外,城外各乡镇也陆续发现疫病病例出现,整个苏州府都陷入一片恐慌情绪之中,人人自危民心涣散再不走可能来不及了。

    中午午时刚过,苏州林氏族长一家数十两马车一字排开,浩浩荡荡从西城门出了城,而后汇集早已在林村等候多时的旁支族人,凄凄惨惨向嘉兴急匆匆狂奔而去。

    一路上马不停蹄,昼行夜宿几乎没有停顿,数百人马不过短短十天时间,便硬生生从苏州城沿陆路赶到嘉兴。

    走水路倒是更加方便,可惜此时到处一片人心惶惶兵荒马乱的情景,此时太湖水盗竟不甘寂寞跳出来趁火打劫,已有好几家苏州豪富家受袭损失惨重,还有两家更倒霉的直接全家被杀财货被劫掠一空,林氏族长可不敢拿全族老小性命赌运气,反正嘉兴离苏州并不远走陆路也花费不了多长时间。

    一路上与林氏宗族相同情况的队伍有好几支,嘉兴地界官道各处重要路口以及桥梁都设有关卡,大部分苏州逃难百姓都被挡在关卡之外,只有像林氏宗族这样有名有姓的权贵家族,在付出了足够的‘过路费’后才能安全通行。

    尽管林沙已经历多世,可一路上所见惨状依旧让他心生恻然,只能暗叹一声朝廷无能百姓遭难。

    其实以他的眼光和见识来看,只要措施得当苏州城内外地区突然出现的疫病,完全可以得到控制并逐渐将疫情减清,最后消弭于无形之中,可惜的是南宋朝廷的反应速度实在让人无言,生生把一场可以控制的小规模疫情,脱成了波及一府之地的灾难。

    “怎么,心有不忍?”

    林氏族长见到林沙脸色沉郁,微微点了点头轻声问道。

    “没什么,官府不得力而已!”

    林沙摇了摇头,望了眼视线尽头如小黑点般的嘉兴县城,想也没想便将心中想法,包括疫病的控制与防范,以及百姓的安置还有安抚等等措施一一道出,最后苦笑着摇头:“最后却闹到这等田地,真真让人无言得紧!”

    “林沙你是怎么想出这么些法子来的?”

    林氏族长却大吃一惊,满脸不可思议瞪圆了眼睛,哆嗦着嘴唇惊问。

    “古籍上有不少这方面的介绍,各朝代有各自不同的防疫办法,将这些办法结合起来,再视本朝情况斟酌增减,也不难得出这等答案啊!”

    林沙摇了摇头一脸无奈,这话真不是假的,他确实在一些古籍杂记上看到过这些方面的介绍,当然更多的却是现代资讯所得。

    “你小子有这么好的措施,怎么不给朝廷提……”

    林氏族长想也不想就训,训到一半突然卡壳老脸微红再也说不下去。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林沙淡然一笑不以为意,眼睛微眯嘴角挂着讥讽微笑:“如今朝堂韩相当权,我一小小童生递上的建议,只怕连韩相的面都见不到,中途就被扔进哪个故纸堆里,明知不可为还是省省吧,免得自取其辱让人看了笑话!”

    他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一个十岁幼童都能弄出这样好的防范控制措施,那些高坐庙堂之上的官老爷们是吃干饭的么?

    他太了解那些官员的尿性了,要么和光同尘要么大家一起在泥水里打滚,想要鹤立鸡群也得看上头答应不答应?

    林氏族长显然也明白这一点,默然点了点头满脸沉重,说了句这事由我来上书,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好好读书争取尽快考中进士!

    林氏宗族在嘉兴城外有一个大田庄,此次林氏宗族来嘉兴避难,无论族长还是下面混得不如意的族人,都没有给当地豪族以及同族看笑话的心思,连城都没进便直接赶到了田庄,接下来自是好一通鸡飞狗跳人仰马翻,分配住处安置家当费了老鼻子劲,让林沙没想到的是他没进嘉兴好好瞻仰这个射雕世界的知名县城,便有书中出名角色主动上门……(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