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三百一十九章 冲突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三百一十九章 冲突

    两日后上午时分,林沙悠悠然出了林氏田庄,直往不远处的嘉兴城而去……

    在城门口见得一干逃难来满脸疲惫郁郁的百姓,他叹了口气心情沉重的排队进城,到得闹市见城中居民人物温雅,虽然贩夫走卒,亦多俊秀不俗之人,街面上叫卖之声不绝于耳,一股喧嚣繁闹之气扑面而至,心中暗暗点头心胸为之一畅。》。》

    突然间前面蹄声急促,一骑马急奔而来。市街本不宽敞,加之行人拥挤,街旁又摆满了卖物的摊头担子如何可以驰马?

    林沙心头不悦忙往街边一闪,转眼之间只见一匹黄马从人丛中直窜出来。那马神骏异常身高膘肥,竟是一匹罕见的良马。

    林沙多世经历纯种汗血宝马都骑过,呕哪里会将这等次几等的良驹看在眼里,只是在大宋地界猛然看到如此宝马有些吃惊而已。

    再瞧那马上乘客顿时忍俊不禁同时心头暗生恼怒,那马如此神采骑马之人却是个又矮又胖的猥琐汉子,乘在马上犹如个大肉团一般。此人手短足短没有脖子,一个头大得出奇却又缩在双肩之中。

    就这摸样,怎么也不是什么权贵子弟之流,不说于闹市纵马疾驰有多不妥当,难道他就不怕如此张扬行事,惹来一贯喜爱出风头的官二代们觊觎?

    至于这胖子何许人也,估计就是江南七怪中的马王神韩宝驹了,真是个嚣张霸道爱惹祸的性子!

    说也奇怪,那马在人堆里发足急奔,却不碰到一人亦不踢翻一物,只见它出蹄轻盈纵跃自如,跳过瓷器摊跨过青菜担,每每在间不容发之际闪让而过,闹市疾奔竟与旷野驰骋无异。

    好骑术!

    周围路人发声喝彩,那矮胖子听得喝彩,转头四顾一脸得色。林沙忍不住嗤笑出声。只见这厮相貌实在不敢恭维,满脸都是红色的酒糟粒子,一个酒糟鼻又大又圆,就如一只红柿子粘在脸上。

    可就在这时。街头两个小孩游戏追逐横过马前。那马出其不意吃了一惊,眼见左足将要踢到小孩身上,街上路人无不惊呼出声脸色煞白一片。

    “小心!”

    林沙目呲欲裂怒吼出声,身形由极静到极动不过瞬间功夫,全力运使武当‘梯云纵’轻功。身子好似一道轻烟吹拂而过,不过刹那功夫便已弯腰矮身将马蹄下两惊呆小孩抱起飞窜而出。

    “起!”

    那骑马矮胖子大喝出声一提缰绳跃离马鞍,那马身上一轻倏然跃起,在两个小孩刚才所在位置高高飞越而过,那矮胖子随又轻飘飘的落在马背,显示了一手极为精湛的控马之术。

    “站住!”

    可惜林沙却一点欣赏之意都无,将手上两吓呆了的小孩轻轻放下,身子一纵便追上高高跃起踏落地面的疾驰骏马,右手闪电般伸出抓住缰绳,硬生生将黄膘骏马拉得人立而起停在原地不停喷气嘶吼。

    “什么人。竟敢找韩大爷的茬?”

    那矮胖子勃然大怒,从马背上飞身而起,手中金色软鞭像长蛇一般,带着凌厉气劲直卷林沙下盘而至。

    “不自量力!”

    林沙嘴角挂上不屑冷笑,飞身而起双腿连环舞得如风车也似,连绵腿影密密麻麻将韩宝驹周身上下完全笼罩。

    砰砰砰……

    韩宝驹脸色狂变急忙挥鞭阻挡,可哪还来得及身上连中数脚,给直接踹飞了出去,要不是林沙脚下留情没有下很手,只这几腿就能要了他性命。可就是如此也将他踢成了滚地葫芦哀嚎连连。

    “休得伤我兄弟!”

    就在这时,临近的酒楼之中突然飞出几道人影,当先一人手持铁秤,身形如箭直点林沙上身要穴。

    身后一人手中屠牛刀寒光闪闪。带着凄厉锐啸风声狠狠劈下。

    “雕虫小技尔!”

    林沙嘴角含笑一指点出,不偏不依正正点在那铁秤秤尖之上,只见那五短身材面皮白净的使秤之人闷哼一声,身子好似柳叶般向后倒飞。

    轻松解决一位,右手瞬间化指为掌,反手啪的一声拍在砍来屠牛刀刀面之上。只见那身材高大胖硕持刀之辈不由自主原地打了个圈,被林沙一脚踹在腰侧翻身倒地。

    “住手!”

    “住手!”

    就在这时,一男一女两声大喝传来,韩小莹与南希仁冲出酒楼飞扑而上,韩小莹身形轻快飘逸手中长剑快绝异常,瞬间扑至林沙上呢前刷刷几剑刺出。

    南希仁手中黝黑扁担沉重异常,带着呼啸风声直扫林沙下盘而去。

    “来得好!”

    林沙眼中精光暴闪大喝一声,右手出手如电一指点出,准之又准点在刺来长剑剑面之上,同时左脚上撩轻轻将扫来黝黑沉重扁担挑起。

    韩小莹只觉剑上一股巨力传来,几乎握不住剑柄差点脱手而飞。南希仁也感觉扁担上一股怪异力道传至手中,虎口一震一麻竟是暂时失去知觉!

    “住手!”

    这时,人群外突然传出一道嘶哑嗓音,如炸雷在林沙耳中炸响:“阁下何方神圣,与我等江南七怪为难?”

    “赴会之人,苏州林沙!”

    林沙回头扫视一眼,只见人群中走来一位衣裳褴褛,手持粗大铁杖的瞎子缓缓走了过来,知晓这就是江南七侠老大柯镇恶,身子向后飘飞一丈表示不再出手,淡然道:“看不过这矮胖子闹市纵马疾驰,差点害了两无知小儿性命!”

    “我什么时候……”

    这时韩宝驹从地上摇摇晃晃爬了起来,闻言勃然大怒厉声反驳。

    “老三,这位少侠说得可是真的?”

    柯镇恶脸色一板厉声大喝,手中粗大铁杖在青石地面敲得咚咚作响不怒自威。

    “大哥,以我的马技……”

    韩宝驹一张老脸涨得通红,心中不服不满辩解道。

    “够了老三,错了就是错了!”

    柯镇恶摇了摇头一脸失望,而后冲着林沙刚才所站位置拱手道:“这位少侠我三弟已经知道错了,还请见谅则个!”

    “哈哈误会一场误会一场,我本就是与七位大侠有事商量,所谓不打不相识嘛!”林沙哈哈一笑急忙打岔,他可是知道柯镇恶这厮极为护短,教训完了自家犯错的兄弟,接下来可能就是继续大打出手了,他可没功夫继续玩下去。

    “……也好,咱们先谈事再说其它!”

    果然,柯镇恶嘴角一阵抽搐,一副有话要说却又不得不憋回去的郁闷摸样,轻轻点头道了声好,而后便驻着拐杖头也不回走进旁边的酒楼之中。

    “小兄弟好功夫,前天我和四哥竟都看走了眼!”

    韩小莹轻轻松了口气,冲着林沙冷淡点头,而后扶着呲牙裂嘴的韩宝驹和全金发跟随柯镇恶一同进了酒楼。

    “佩服!”

    南希仁轻轻点头,一把拉起那高大胖子紧随其后进了酒楼。

    “哼,小子你不要得意,等我七兄弟都来了再跟你打过一场!”

    这厮满脸狞恶,凶狠的瞪了林沙一眼怒哼道。

    “一定奉陪!”

    林沙淡淡一笑这才看清了其相貌,却是位身材魁梧,少说也有二百五六十斤,围着一条长围裙,全身油腻敞开衣襟,露出毛茸茸的胸膛,袖子卷得高高的,手臂上全是寸许长的黑毛,腰间皮带上插着柄尺来长的尖刀,瞧模样是个杀猪宰羊的屠夫,估计就是江南七怪中的老五张阿生这个倒霉鬼了。

    他心中毫不为意,跟着进了酒楼只见店中直立着一块大木牌,写着“太白遗风”四字,却是一家酒楼,再抬头看时,楼头一块极大的金字招牌,写着“醉仙楼”三个大字,字迹劲秀,旁边写着“东坡居士书”五个小字,却是苏东坡所题。

    江南七怪显然早就订好酒席,林沙上得二楼便见刚才所见六怪已端坐在一张酒桌之上,还没等他落座便听一阵拖皮鞋的古怪脚步声传来,回头望去只见楼梯口先探上一柄破烂污秽的油纸扇,先扇了几扇,接着一个穷酸摇头晃脑的踱了上来,引得韩小莹等江南七怪除了柯镇恶之外全部起身相迎:“二哥来了!”

    “哈哈,兄弟们都到了,我来迟一步恕罪恕罪!”

    只见那厮一脸似笑非笑,挤眉弄眼一副惫懒神气,全身油腻衣冠不整满面污垢,看来少说也有十多天没洗澡了,拿着一柄破烂的油纸黑扇边摇边行。

    林沙见这人衣着明明是个斯文士子,形状却如此肮脏不禁皱了眉头,心道这厮真不讲卫生,也不怕得了什么传染病。突听那人干笑数声,声音甚是刺耳经过他身旁时,顺手伸出折扇在他肩头一拍。

    嘿!

    林沙心头冷笑,上身不动脚下一个侧滑,身子硬生生横移数尺,轻松避过那厮油腻腻折扇的生化攻击,没理会朱聪惊愕神色轻笑着拉开椅子坐下,扫了眼脸色冷然的江南七怪,开门见山道:“这次找上七位大侠呢,是听说了七位的高义之举,恰巧我又在牛家村开堂教学,与郭啸天和杨铁心又都熟悉,想跟七位说道说道,将其中原由说道清楚免得被人所误……”(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