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三百九十四章 喷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三百九十四章 喷

    ps:喷一喷更健康,继续码字

    林沙一行在洛阳待了三天时间,而后便收拾收拾准备继续南下。∈♀,

    可就在这时,从金国国都一路尾随而至的江南七怪,以及丘处机与马钰两人同时找上了门。

    郭靖见到七位师傅自是喜不自禁,而丘处机和马钰在见到林沙后,经过王处一介绍得知林沙真实身份,顿时一个脸黑难看一个满脸喜色。

    尤其当丘处机听闻王处一在赵王府的遭遇后,顿时勃然大怒一掌将身前桌子拍成碎木,怒不可歇要找杨康那逆徒算帐。

    可让丘处机震惊的事情远不止如此,当他看到头发花白的杨铁心之时如遭雷击,多年‘老友’相见自是格外激动兴奋。

    “好了,咱们该出发继续南下了,说不定什么时候海捕公文就发过来了!”

    林沙见丘处机一副欲言又止的摸样便心生不喜,不顾礼仪直接开口插话催促道:“有什么事路上再说不迟,这里毕竟还是金国境内!”

    “对啊对啊,咱们还是快点离开为好,到了江南地界什么话不能说?”

    黄蓉多机灵啊,一看林沙如此举动便知另有深意,二话不说跟着起哄道。

    江南七怪开始时还有些不喜,怎么他们一来就要走,这不是明晃晃的打脸么?

    可从郭靖口中得知,那位看起来有些熟悉的高大青年,就是十几年前有过数面之缘的林沙林相公,顿时便将欲脱口而出的不满咽了回去。

    对于林沙,七怪的印象不可能不深刻,单单十几年前其武功便已深不可测,这么多年过去了谁知道其真正实力有多恐怖?

    加上这些年七怪与林沙多有书信往来。彼此之间也算是朋友关系,自然不会在这时候拆台。

    丘处机有些不满,却在马钰和王处一的劝慰下不得不闭口,跟着一起离开了洛阳城。

    “杨兄你可知晓……”

    渡过黄河准备分别之际,丘处机终于没能忍住一把拉住杨铁心的胳膊说道。

    “丘道长慎言!”

    以林沙的实力,方圆三丈内的丝毫动静都瞒不过他的耳目。见得丘处机如此顿时心生不悦冷哼出声。

    “不知林相公此话何意?”

    丘处机强忍心头不爽,回头凝视林沙神色一片漠然。

    “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有些事情不是你一个外人有资格和理由插手的!”

    伸手拦住想要开口反击的黄蓉,林沙轻轻一笑淡然道。

    其他人听得一头雾水,王处一跟马钰露出若有所思之态,丘处机则是勃然色变愤然道:“此事因丘某而起,丘某自然责无旁贷!”

    “好一个责无旁贷!”

    林沙轻轻一笑摇了摇头,回身望向默然不语的马钰,轻声道:“马掌教。不知你意下如何?”

    “这个……”

    马钰恍然,神色迟疑很有些犹豫不定。

    “林相公……”

    王处一满脸为难,看向林沙的目光中竟有企求之意。

    “这是丘某跟杨兄弟之间的事情,就不劳林相公费心了!”

    丘处机沉默片刻,突然开口冲着杨铁心道:“有些事情没理由瞒着杨兄弟,他有权知道真相!”

    “林相公,丘道长你们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明白?”

    杨铁心心中一突。看了眼脸色淡然的林沙,又揪了眼一脸不岔的丘处机。以他多年行走江湖的经验,知晓可能有大事发生,而且还是事关自己的大事。

    顿时心生忐忑不知所措,脑中却隐隐有个大胆猜测……

    “不就是老杨妻子之事?”

    林沙摇了摇头一脸淡然,摆手道:“等到了南边这事我自会跟老杨说清楚的!”

    “林,林相公……”

    杨铁心闻言心头剧震。身子一阵颤抖满脸不可思议望向林沙,一脸吃惊嘴巴张得老大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义父义父您怎么了?”

    穆念慈一把扶住杨铁心摇摇欲坠的身子,满脸急切惊道。

    “看到没,就老杨这样的心理状态,这事还是压后再说吧!”

    林沙摆了摆手。看向丘处机沉声道。

    “不行,这事丘某非得说清楚不可!”

    丘处机却是来了脾气,脸色一板大声道。

    “走走走,咱们找个僻静点的地方说去,堵在路上也不怕人见了笑话!”

    林沙没有接话,目光在周围的路上身上一扫,摆了摆手率先向码头小镇镇外走去。

    “林沙哥哥等等我!”

    黄蓉狠狠瞪了丘处机一眼,身子一晃便向林沙追去。

    江南七怪好一阵面面相觑,他们常年混迹市井都是人精,就是在大漠待了十八年,这种骨子里的精明也没消失,反而随着时间沉淀越发老辣。

    从林沙与丘处机话中透露出的意思,他们不难猜测这两位铁定知道杨铁心妻子的消息,而且这个消息对于杨铁心而言并不是什么好事。

    不然林沙为何一再打断丘处机的话头?

    之前当他们知晓杨铁心的身份之时也吃了一惊,这位可是他们与丘处机赌斗另一位的亲爹啊,当时还十分客气的见了番礼。

    七怪早就心生疑惑了,当年丘处机派弟子尹志平前来大漠报信,说是找到了杨康下落,并收其为徒教导武功。当时还让他们七人好好紧张了一会,老大柯镇恶更是放下颜面写信向林沙请教教徒之法。

    按说既然丘处机找到了杨康下落,应该第一时间告之杨铁心才是。怎么说人家都是亲生父子,牛家村惨案他们也不是不知道,看杨铁心一副饱经风霜的衰老摸样,估计这对父子肯定没有见过不然现在杨康铁定就跟在身侧。

    既然杨康的身世很有些难言之隐,那就不要说出口的嘛,可临着就要分别了丘处机又是这么一副摸样,当真让七怪疑惑不解到了极点。

    “师弟,既然林相公知晓这事,那就听林相公的意思就是!”

    看着江南七怪跟杨铁心父女走远,马钰刻意放缓步子劝说道。

    “是啊师兄,我当时在国都之时便准备开口却被林相公阻止,后来想想也确实不太合适,还是等到了江南由林相公解释不迟!”

    王处一也跟着劝说道,他心中对丘处机的行为是很不理解的,既然之前走了那么久都没说出口,这都要分开了说个什么劲啊?

    “不行,这事因我而起,怎么能假手他人?”

    丘处机却是吃了秤砣铁了心,根本就听不进劝坚决道。

    马钰和王处一对视苦笑,这事真就难办了,所幸林沙脾气还算不错,没有一言不和便动手伤人的霸道,不然这次事情只怕难以善了。

    杨康和包惜弱的事情他们都清楚,正因为清楚才理解林沙的做法。

    随便哪一个有血性的男人,得知自家婆娘以及亲生骨血被另一个男人霸着,都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可以杨铁心的能耐,跟金国赵王完颜洪烈根本就没得比,上门找麻烦就等于送死,除非有绝顶高手愿意护持,不然就是他们全真教全力出手都压不住完颜洪烈的滔天怒火。

    ……

    “老杨,本来我想等到了牛家村之后,再将事情跟你说清楚的,不过现在看来是不可能!”

    郊外一处远离官道的空阔地带,林沙一行便立于此处,此时林沙正一脸严肃看向神情恍惚的杨铁心。

    “林相公,有什么事情直说就是,杨某人还顶得住!”

    杨铁心脸色苍白,声音虚弱说道。

    “杨兄弟……”丘处机站在一边脸色难看,这时忍不住开口出声。

    “住口!”

    林沙脸色一厉,目光如电横扫丘处机一眼,浑身凛然气势爆发铺天盖地朝丘处机笼罩而去,冷哼道:“丘道长你还有脸喊什么杨兄弟,要不是你郭杨两家就不会搞成现在这副摸样!”

    丘处机脸色煞白额头冷汗淋漓,被林沙散发的滔天气势牢牢锁住难以动弹,直到这时他才知晓与林沙之间实力的差距好似那天与地的距离。

    “两位道长不必担心,我只是不想让丘道长开声而已!”

    见马钰和王处一一脸急切,林沙淡然一笑开口道。

    说完,也不理会这两位的脸色,看向丘处机一脸不屑,冷声道:“再看看丘道长之后做的好事,明明十几年前就找到包嫂子以及杨康,不想着将他们母子救出那地方,还任由他们继续住在王府!”

    江南七怪和郭靖听得目瞪口呆,心头一股叫做八卦的火焰熊熊升腾而起,没想到林沙一开口就是劲爆之极的猛料。

    至于杨铁心,此时已是目光涣散身子发软,心头却好似一万头多足神兽狂啸而过,一时凌乱到了极点。

    包惜弱还没死,他的亲生骨肉也活在这世上,可是他们现在竟然生活在王府之中???

    蓦然,他回想起在国都那天比武招亲的雪天,那顶红呢子大轿中传出的熟悉声音,以及那一声声‘王妃’,顿时只觉头晕目眩耳中轰鸣一片。

    既然说开了林沙也没啥顾忌,连连冷笑:“要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老杨跟你有多大仇呢,让你牵连得家破人亡不说,就连老婆孩子都被别人给占了去……”(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