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四百一十六章 北上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四百一十六章 北上

    暮春时节天青气爽,花开娇艳草木青翠,四野一片生机勃勃。

    河北通往金国国都的官道上,行人商旅络绎不绝好不热闹。

    郭靖与杨铁心两人骑着骏马混在商旅人流之中,打扮朴素一点都不起眼。

    “杨大叔,到了国都之后咱们如何行事?”

    两人骑马,下意识的沿着官道边缘行走,距离最近的行人商旅都在数丈开外,加上人声车声还有马蹄声嘈杂,倒是怕被人偷听了去。

    “先找个地方住下,然hòu 慢慢找机huì 接触王府!”

    经过一年多安定生活的调养,杨铁心脸色红润精神熠熠,身上那股子饱经风尘的苦闷早已消失不见,不过眉宇间的阴霾确实依旧浓郁。

    “只怕不容易吧?”

    郭靖饶了饶头,在烈阳书院一年时间的学习也不是白费的,心中自有计较对于杨铁心的做法并不看好。

    “不容易也要做!”

    杨铁心神色一暗,而后满脸坚定沉声道。

    话说他足足忍耐了一年之久,过年之后实在忍受不住对妻子和亲生儿子的思念,没有理会林沙和江南七怪等人的劝阻,便打算独自一人前往金国国都,看有没有可能将妻子和亲生儿子抢出王府。

    所幸郭靖过了年之后也要返回蒙古,打算把他娘李萍接回老家牛家村安享晚年,便跟杨铁心为伴一同北上。

    本来江南七怪也想着同行,不过却被杨铁心婉言拒绝。

    正如当初林沙林相公所言那般,这是他杨家的家务事,江南七怪虽然热心却是外人,杨铁心的自尊不允许自家的丑事让外人一再插手。

    所谓家丑不可外扬,之前是没办法他也是措手不及。才让江南七怪以及林沙等人知晓了杨家的丑事,那是无可奈何也就罢了,可是杨铁心绝对不允许外人继续插手他杨家的事情。

    要说道关xì ,林相公跟杨家的关xì 比江南七怪要近得多,没见林相公什么话都没说,只是交代了一下与金国国都丐帮分舵的联络方式。叮嘱他量力而行不要冲动之类的么,这才是朋友该表现出的态度啊。

    至于郭靖就不同了,他是义兄郭啸天之子,也就是杨铁心标准的义兄之子,算是自家人出手帮忙是应该的。

    而且郭靖和杨康还在娘胎之时,便被指为兄弟,如今兄弟认贼做父,郭靖出手拉兄弟出火炕理所应当。

    至于全真教丘处机嘛,杨铁心跟林沙做了一年多时间的乡邻。不知不觉受到影响对其十分不喜。

    正如林相公所言,既然是故人遗孤,你不想着将他们救出王府,反而还让杨康坐实了小王爷的名号,让其认祖归宗的难度人为增加了百倍不止。

    别说什么是为其娘俩好这样的虚话!

    包惜弱本就出身不高,父亲只是乡间童生秀才而已,虽说从小没吃过苦可什么好日子也没享shòu 过,而且她还有一手刺绣的手艺。只要全真教愿yì 收留安置在势力范围,想要生活下去却是不难吧?

    可结果呢。包惜弱与杨康倒是过上衣食无忧的好日子,他杨铁心想要夫妻团员父子相聚却是千难万难。

    他又不是傻子,走南闯北十多年见过看过的事情实在太多,之前只是一时激动热血冲头,等慢慢冷静下来后便明白想要与妻子团圆,与亲生儿子相认却没那么简单。

    这世上有血脉亲情一说。却也有生恩不如养恩的说法。

    他杨铁心有什么,之前十几年一直在江湖上卖艺,虽然有那么点积蓄可放在富guì 人家眼中却屁都不是。

    在牛家村倒是有一套青砖黑瓦的小院子,可相比金国赵王府的金碧辉煌,估计连王府的马概都比不上。

    还有生活条件那也是天差地别。回到牛家村后他受邀成了烈阳书院的武学师傅之一,每日都有数贯月俸还有不少福利,衣食无缺比之乡间小地主也不差分毫,可是比起王府的奢侈生活真没得比。

    他尽管很有信心养活妻子和儿子,可妻子和儿子毕竟在赵王府居住近二十年,多年来形成的习惯难以改biàn 。

    妻子包惜弱倒还好,听闻其在赵王府后院按照当初的杨家院落另建了个小院子,整日里居住在这间简陋的小院子中,想要适应简单的生活不难。

    问题还是在他亲生儿子杨康身上,这小子从小便锦衣玉食生活奢侈,想要一下子改biàn 过来,对天粗茶淡饭的生活甘之如饴,就连杨铁心自己都不信。

    可恨的是,定居牛家村一年以来,丘处机来过一次跟他说起了杨康的事情,那一口一个逆徒听得他心情极不痛快,要不是顾忌对方身份他都有抄起扫把赶人的冲动了。

    合着什么好事都是丘道长做下的,坏事就是别人的了?

    杨康眼下的情况,要不是当初丘处机袖手旁观,又哪会有眼下这么多的麻烦。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他见过听说过的不孝子多了去啦,要是杨康在他这个亲生父亲和完颜洪烈这个养父之间做出选zé ,杨铁心真没把握能胜得过金国堂堂赵王!

    还是林相公的话最有道理,杨康从小生活在那么个环境,身边来往的无不是金国顶级权贵子弟,根本就不是什么江湖中人,想要拿江湖道义那一套来约束杨康,最后只会鸡飞蛋打什么都别想得到。

    杨铁心又不是傻子,恰好烈阳书院中就不乏权贵子弟,经过他一番有心观察,无论行事做事还是考lǜ 事情的角度,都跟江湖草莽完全不同,这也是他一直耐得住心中焦躁,直到现在才赶赴金国准备冒险认亲的主要原因。

    按林相公的话说就是,连亲生儿子杨康心里想的什么都不清楚,就以为他得闻身世便会立刻回心转意,抛弃唾手可得的富guì 荣华甘受‘贫苦’生活,这样的例子可能有但绝对少之又少,不能把希望寄托在虚无缥缈的‘如果’上。

    林沙如此言论,杨铁心初闻时自然很不高兴,可是后来自己仔细一琢磨还真就是这么个道理。

    为此他特意花费足足大半年时间,观察书院中的权贵子弟,从其一言一语中想要观察出他的心中所想,别说还真有些成效。

    可最后总结出的结果,却让他心头瓦凉瓦凉的,之前的热切一下子消失怠尽,取而代之的只有深深的无力和无奈。

    在那帮权贵子弟心中,什么都以‘利益’二字衡量,读书要用‘利益’衡量,交友也要用‘利益’来衡量,娶亲更是要以‘利益’为重,做出取舍同样还是‘利益’当先。

    通过丐帮的关xì ,他也能时不时得到一些有关杨康的信息以及所作所为。

    结果他苦闷发现,杨康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名利场中人,所思所想也全都是‘利益’驱动,他要是贸贸然寻上门去,估计不是闹得不可开交就是他无声无息从人间蒸发,不会再有第三条路可选。

    当然,从丐帮弟子传回的消息可知,杨康倒也不是没有情义,他对母亲包惜弱至孝,对养父完颜洪烈尊敬‘父子’感情深厚,只是生在王府之家就必须适应这样的生存环境,否则等待他的就只有死路一条。

    可越是如此,杨铁心心中的苦闷更甚,有段时间他都心生动摇,要不要去认回杨康这个儿子以及将妻子包惜弱带回家乡?

    不过,无意听到林相公与人讨论朝廷大势时的一番言语,却让惊地手脚发软浑身冷汗直冒,下定了前往金国国都尝试一番的决心。

    ……

    见郭靖一脸担忧,杨铁心从思绪中清醒过来,微xiào 着宽慰道:“靖儿不必担心,叔父不会冲动胡来,心中早有一套成熟想法,就是不知道效果如何而已!”

    郭靖闻言眼睛一亮,脸上带笑振奋道:“哦,没想到叔父心中已有计较,不知道可否告之小侄一二,到了金国国都后小侄也好搭手配合!”

    说话的同时,脑中不由自主想到临出发前,林相公跟他说过的话。

    “郭靖别急着返回蒙古,以你‘金刀驸马’的身份,你母亲自然有蒙古高层派仆人照顾。反倒是你杨叔父此行前途未卜,说不定还有生命危险,”

    “记住,跟你师父到了金国国都后,一定要跟紧了你叔父,起码要跟你叔父同住一月以上,期间一定要看住他不要让他做什么冲动的糊涂事!”

    想到这里,他不由暗暗握紧了拳头,下定决心一定要看好杨叔父。

    “这却是不行,你性子太过温善,叔父想请熟悉当地情况的丐帮弟兄帮忙!”

    杨铁心没有发觉郭靖神色中的异样,轻轻一笑解释道。

    “呵呵,一切都听叔父的!”

    郭靖呵呵一笑,刚才真被杨铁心的话吓了一跳,直到杨铁心打算请丐帮弟子帮忙他才放心下来,只要叔父不是想要秘密行事一切都成。

    所说笑笑间,,在傍晚时分两人已风尘仆仆进了金国国都,在南城找了家不起眼的客栈住下,之后的一番精彩热闹刚刚开始……(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