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九章 佣兵总部

《陨神记》 第九章 佣兵总部

    黄泉佣兵总部是石墙铁圈出的独立院落,满地石块、石杠铃、沙袋,木耙之类的是训练器械,大量金属零件和材料之类杂物堆砌墙角一

    几栋连起的破旧大屋里包括储存、住宿、修理加工室,虽然看起来依然十分简陋,但在荒野谁还在乎这个?这样子已十分体面了好不好!

    雇佣兵看来在营地地位确实不低呀,那这里应该会很安全吧?

    云鹰脑子里刚冒出这个念头,有一道疯狂而凶猛黑影携着狂怒嘶吼冲上来

    太快了!

    对方长什么样都看不清楚

    云鹰就觉得像是被巨兽一下撞倒按在地上,恶心而又腥臭的味道铺面而来,一张满是尖牙的血盆大口就已经凑到颈部就要咬下去

    “乌拉”疯狗用破锣般嗓门断喝“住手!”

    这只疯狂野兽停止攻击,龇着牙低吼着缓步后退,一双暗红色的眼睛依然死死盯着他,时刻都保持着攻击姿态,似乎不想放过一直可口猎物

    “草,哪个狗娘养的把乌拉放出来的?拿绳子来!”

    疯狗大声喊话,云鹰惊魂未定慌忙站起来,

    这是一只似犬又似猿猴的怪物,最起码有六七十公斤,头比人类大三倍,有一个硕大鼻子和嘴巴,嘴能直接裂到耳根之后,脑袋像是切开三分之二,嘴里利牙类似鲨鱼,足足有三四排之多,估计铁甲钢板都能咬穿,血肉之躯更不是问题!

    怪物共有六条腿,粗壮而又有力,它刚刚爆力也见识过了,恐怕比荒野里大多数生物都跑得快

    为什么雇佣兵总部会有这种怪兽?

    “别紧张,乌拉是我们养的,它的鼻子非常灵敏,有陌生人闯进来的话就是你刚才这种下场,你要知道它是吃人肉长大的,几分钟就能把你身上的肉连骨头都啃光”疯狗亲自动手把生物拴起来,这个生物很不情愿晃动着硕大脑袋,却也无法抵抗疯狗的怪力,“乌拉,乖乖听话,待会儿去黑市切几只你最爱的人腿给你吃”

    这怪物有眼睛,有嘴巴,有鼻子,甚至有手指,虽然高度扭曲且丑陋,但是云鹰隐隐感觉到,这似乎是一个……高度变异人!

    云鹰面色古怪问“这到底是什么?”

    “你猜到了,这就是一个变异人,爹妈或许跟我们一样都是人类,但它娘胎里就高度变异,据说吃掉老妈内脏咬穿肚皮钻出来的”狡狐介绍起乌拉的由来“它刚出生不久被捉了过来,从小养到大像狗一样训练,现在用来看家护院,倒也非常好用!”

    云鹰简直无法相信,或者说不敢相信,变异人被当成狗驯养!

    这个叫乌拉的家伙,确实已经不能算是人了

    不过也因为曾经是人的关系,乌拉智商与普通野兽还是有区别的,最起码能够听懂部分人类的语言,凶残成性却比野兽更甚,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怪物!

    乌拉眼睛始终盯着云鹰,血盆大口不断滴出口水,让云鹰心里感到有些毛,他能够感觉到这个怪物眼的戒备和敌意

    “疯狗老大,狡狐老大,你们这么快就回来了?”

    整个佣兵团正式成员大约二三十个,此时此刻大多数都已经到齐了,佣兵团总共分成三个小队,狡狐、疯狗就是其的两个队长

    第三队队长是一个高高瘦瘦的黄种人,苍白脸色,黑黑眼圈,戴着一副眼睛,从表面来看非常的弱,穿着规矩没有太多怪异地方,但在这时代毫无怪异本身就是一种怪异,甚至有一种与时代格格不入的书卷气息

    “嘿,螳螂”狡狐笑嘻嘻走过去“很高兴能完整回来见到你!”

    螳螂推推泛着寒光的眼镜,不大却冰冷如铁的眼睛,没有一丁点人类情感当被螳螂盯过来的时候,云鹰顿觉寒气在心里弥漫,有一种难以动弹难以呼吸的感觉

    这目光就像一把锋利小刀贴在喉颈,哪怕稍微动一下,喉咙就会被割破

    这地方有绰号的人都不简单的,螳螂或许没有狡狐、疯狗厉害,云鹰却觉得他比两个人更危险正如眼镜蛇和狮子一样,虽然眼镜蛇力量不如狮子,但是论危险程度躲在暗处的眼镜蛇却更甚一筹

    “这次顺手捡回来的拾荒者”狡狐胖胖笑脸跟冰块脸螳螂站在一起就是完全相反的两面,他又补充一句“一个恢复型进化者,没什么培养价值,不过正好缺后勤,就让他进来”

    恢复型进化?

    那就是废物一个咯!

    雇佣兵们轻蔑的目光,让云鹰感到浑身都不舒服,也很不服气,凭什么这样看我,难道恢复类型进化者就真的没有价值么?

    云鹰骨子里是一个争强斗狠不服输的人

    他无法忍受被人这么看待

    “好了,小子,你该庆幸能成为黄泉雇佣兵的一员,这个营地里面我们的招牌还是很好用的不过我得告诉你,你来这里不是来享清福的!”

    “从今天开始,你每天只有两块面包一瓶水,让你干什么就老老实实干!不准质疑,不准耽误,否则滚蛋,黄泉雇佣兵不养闲人!你懂了吗?”

    云鹰握紧拳又松开“懂了”

    狡狐满脸兴致勃勃说,“这次任务收获丰厚,我们好好庆祝一番吧!”

    “哈哈哈!”

    “老大万岁!”

    这些人都是一群天天过着刀口舔血的野兽,谁也不知道明天会生什么事,因此早就养成及时行乐的习惯了

    云鹰不知道雇佣兵庆祝方式,不过他现在又渴又饿,只希望能够吃点东西

    天色渐晚,雇佣兵搬出来大量食物和劣质酒水,营地里食物标准果然比荒野好千百倍,雇佣兵食物有肉有素,肉是某种变异兽的肉,装门用火烤熟了,还抹上几把盐,诱人香味隔着老远都能钻进云鹰的鼻子里

    乌拉已经被拴起来了

    有个雇佣兵端来一个大盆,其都是切碎的血肉

    乌拉扑去大口大口啃食,连骨头都咬碎吞进肚子里,至于里面到底是什么生物又是什么部位,云鹰实在不想挥他的想象力去想了只是这个乌拉就连进食都瞪着眼睛看着他,让云鹰不敢经过身边,生怕被当场扑杀了

    这个该死的野兽!

    乌拉又黑又大鼻子吸几下,突然停止进食,抬起大脑袋狂吠从大门里走进来十几二十个衣着暴露的女人,虽然也是一个个皮肤粗糙、面有菜色,但是比起站街的却已经算是不错了

    “兄弟们!”狡狐举起一杯酒“今天好好玩!”

    雇佣兵出狼嚎般的叫声,雇佣兵粗鲁把女人们拖过,对于这些女人来说能吃喝,这已经是天大的好事了乌拉似乎很不习惯陌生人出现在这里,所以从始至终都在狂吠不止,这却丝毫不会破坏雇佣兵的性质,他们就开始公然肆无忌惮的做一些事情

    云鹰见乌拉没有再盯着自己,立刻绕开了他,准备去拿食物

    “新来的,这里没你的份!”

    “滚开,滚开!”

    黄泉雇佣兵不养闲人而且赏罚分明,云鹰是一个新来的,而且又不被重视,自然没有资格享受这些食物

    “两块面包一瓶水,你的待遇就是这样!”狡狐打一个手势招呼,“那个谁,你过来,给新菜鸟找个住处,我们总部已经住满了”

    雇佣兵总部也不能住么?

    云鹰被一把短剑、几根蜡烛,被带到附近的一间破屋里被安顿下来

    小屋里充斥灰尘和霉味,微弱的烛火在风和暗里挣扎,如男孩此时此刻的心情一样,他坐在简陋新家里,有点恍惚,有点不适应

    外面寂静的有些可怕了

    小屋距雇佣兵总部二百米远

    若是生了什么事,雇佣兵能不能及时赶过来,又或者说会不会过来呢?不知道,只知道对雇佣兵们来说,他只是一个可有可无角色

    云鹰把剩余半块硬邦邦的面包和着水吃完,他检查一番门上木栓,接着拿起佣兵给他防身短剑放在床边,轻轻地吹灭了小蜡烛,整个房间陷进黑暗里

    云鹰躺在干草铺的床上,干草铺成的床有点割皮肤,总归还算是暖和吧

    今后就要在这里一直生活下去吗?

    云鹰彷徨而又迷茫,没有计划,没有目标,明天怎么过他不知道,未来会变得怎么样也不知道?他努力的摇摇头,心里默默地安慰自己你还想怎么样,每天有面包有水,还有地方住,有什么不满足呢!

    这里虽然跟想象不太一样,总归比拾荒者生活更好了吧?别想太多,好好活着!

    (本书读者交流群2566657 半醉游子公众号bzyz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