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九十九章 偷车

《陨神记》 第九十九章 偷车

    云鹰摆脱一帮追杀而来的雇佣兵,这是离开荒野营地以来第五次战斗,十个绿地营精锐就剩三个在身边,其余七个统统战死,坐骑以及载运物资全部丢失,现在云鹰已经完全相信扫荡者的话,不得不承认一个倒霉的现实,不知不觉间已经变成整个荒野的公敌一

    虽然沙帝已经死了

    但是影响依然非常大

    沙帝的势力分崩离析,是因为扫荡者再没有一个能独挑大梁的领袖,这些普通小头目谁也不服谁,更没有统领整个大局的能力,自然四分五裂土崩瓦解不过他们对沙帝忠诚依然不改,当云鹰杀死沙帝的消息传出来以后,云鹰瞬间就成为整个荒野扫荡者势力的复仇目标

    这还不是最倒霉的

    更倒霉的地方在于杀死沙帝间接导致荒野混乱,现在各个小型聚居地对云鹰也是恨之入骨各方势力都在疯狂悬赏云鹰的脑袋,

    无论是聚居地,还是在荒野里面,无论是赏金猎人、雇佣兵,还是扫荡者、荒野强盗,整个荒野势力都在追捕云鹰云鹰的位置也已经暴露,这周围几百里内,估计已经被各种搜捕队伍给布满,现在云鹰的处境非常不妙

    他想不明白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血腥女王不是说魔是世界最邪恶、最凶残、最阴险的祸乱之根么?血腥女王不是说魔是一切灾难、战争、杀戮的罪恶之源么?血腥女王不是说天底众生都对魔都得而诛之么?

    现在杀一个魔怎么就变成荒野公敌了呢?!

    天色已经渐渐地暗淡,黄昏逐渐笼罩整个大地,云鹰、德普,其他两个战士,藏在一个荒地里休息,四个人都已经是狼狈不堪的样子,毕竟几天时间没有补给没有休息,他们时时刻刻都在面对追杀

    “我们已经没有水了”一个绿地营战士拿起空空的水壶倒了倒却连一滴水都没倒出来“这样下去就算没有被追杀而死,恐怕也会被活活饿死渴死,我们必须到营地里寻找补给”

    另一个绿地战士忍不住说“去营地?你疯了!周围荒野营地全都是雇佣兵和赏金猎人,我们的样子、特征、装备、现在传遍各个地方,我们自投罗吗?”

    绿地战士有些不满“总比渴死饿死更好!”

    德普沉默寡言维护着长弓

    “现在整个荒野都在围捕我们,这样进行下去压力只会越来越大”云鹰见到三人如此狼狈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你们跟着我太危险干脆分开,这样也免得你们受到牵连”

    两个绿地战士都心动了

    他们负责护送云鹰五百里左右

    现在这里与目标距离相差已经不多,所以没有必要再继续护送下去了,如果抛下云鹰逃走的话,他们生存的概率会大大增加

    “不行”原本沉默寡言的德普开口,他的声音充满不可撼动的坚定,“我们的任务还没有完成”

    没有完成?

    这家伙是不是傻啊!

    这种事情谁知道呢?

    何况距离护送地点已经非常近,这么几十里路也无关紧要吧!

    德普将长弓拿起来握在手里,用刻板目光扫过其他人“任务没完成,谁敢私自逃走,我的箭不会留情”

    德普是绿地营最厉害的弓箭手,谁能从他的箭下逃生呢?

    两个刚刚动离开念头的绿地战士无奈坐下来

    云鹰看着这个面相迥异的轻度变异人,他的心里突然有点被感动了这个德普实力并不弱,若再混几年的话,他肯定会成为荒野一流高手,竟然为承诺而将这个艰巨任务坚持到底,这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云鹰忍不住问“只是一次任务而已,这对你来说真有这么重要?”

    德普将几支铁箭磨锋利放进箭筒淡淡说一句“与这无关”

    云鹰刚刚想说什么,突然间远远地看见,一支规模颇大的部队,正缓缓地在荒野里穿行,其大型车辆就有五六辆,至于围绕在车辆周围的,全都是丑陋不堪的扫荡者

    这是那个家伙的队伍!

    云鹰现这支队伍应该就是在荒火营遇到的扫荡团,只不过扫荡团规模比以前更大一些,大概是扫荡者头目从一些聚居地抢来或者雇来更多交通工具和人手,光是驯狼就有**头,正在沿着气味寻找云鹰的位置

    “这些该死的家伙真是没完没了!”

    云鹰已经彻底被这些扫荡者激怒了!

    一个绿地战士忍不住说“他们好像已经现我们留下气息,这里已经不安全了,我还是赶紧撤离吧!”

    “我们两条腿是跑不过他们的!”云鹰盯着扫荡团央奇形怪状的车辆时,他的目光里闪动着一丝精芒,突然说出一句让其他人大惊的话来“你们在这附近等着,我去偷一辆车”

    偷一辆车?

    这又是在开什么玩笑!

    从几百个扫荡者团队眼皮底偷车,这种做法跟上去送命有什么区别呢?不过现在大家面临困境,大概确实需要一辆足够快的车才能解决,否则光靠一双脚不可能冲出这已经分布无数赏金猎人、雇佣兵、扫荡者的荒野

    “放心吧,我还是有把握的”云鹰将鬼脸面具戴在脸上,双手将兜帽给罩住头,从高地上缓缓地滑落下去,他回头低声说一句“请你们在这里等我”

    荒地里分布着不少巨石,云鹰借着巨石作为掩护,小心翼翼靠近扫荡团,他没有拿驱魔棍,也没有动用枪械,却抽出一把锋利的匕这把匕以前是血腥女王,据说是神域的工匠打造而成,所以无论是强度还是锋利,全都远远过粗糙荒野制品

    云鹰先判断风向,找到下风的位置,藏在一块大石头背后观察

    这支数百人队伍大概是过于自信,他们不相信会受到袭击,因此为获得最快前进效果,整个队伍基本没有完整布置其形式在队伍最后面的一辆大车引起云鹰注意,这是一辆用钢板加固过的荒野货车,虽然周围防御松散,但还是有四五个扫荡者

    扫荡团队伍缓缓逼近了

    几头驯狼被顺风影响嗅觉,暂时没有感觉到就躲在一侧的云鹰当这些人进行动范围之后,云鹰缓缓地抬起手,一股小型风沙迅覆盖扫荡团

    现在本就天色渐晚,又挂起一股小风沙,扫荡者们眼前能见度很低谁都没有注意到,云鹰快钻出来,瞬息间化作无形,犹如一道死亡阴影般,扑向队伍最后面的扫荡者,这个扫荡者连半点反应都没有,他的脖子就被一刀割断,云鹰扶着尸体送到一边的巨石后面

    现在云鹰今非昔比了

    虽然跟螳螂学习时间有限,但是就算是学会一点皮毛,那也完全足够云鹰运用在施展,他借着沙尘掩护非常短时间里无声无息干掉五个扫荡者,若是让这五个扫荡者以公平情况与云鹰战斗,那么足以对云鹰造成不小的伤害

    云鹰没有时间换上扫荡者装束,他直接拉开车门,从外面跳进来,驾驶员尚未反应过来,云鹰挥出一把飞刀,正好在喉咙部位钉住

    “得手了!”

    云鹰坐在驾驶室里,他没想到一切如此轻松,当即猛然踩动油门加,这辆本来平稳行驶的大货车,突然就想狂巨兽般猛冲一段,当场把数个扫荡者给碾杀了

    “怎么回事!”

    “这车是怎么开的!”

    扫荡者头目非常愤怒的训斥起来,不过就在大货车拐弯一瞬间,他看见坐在驾驶室里的年轻小子——竟然是这个家伙!

    “拦住他!”

    镰刀扫荡者与团队都满脸呆滞,他们显然不相信有人能从眼皮子底下把货车开走云鹰驾驶着荒野大货车,犹如一条蛇般不断扭动,撞碎了无数拦路巨石,正大摇大摆的扬长而去!

    “给我追!”

    扫荡者回过神来,几乎条件反射把就想追,只是双方距离最起码有几百米,而且对方是开着交通工具的,扫荡者团队比较臃肿,当命令传达确认,最后落实到行动,整个周期太漫长了

    云鹰将油门踩到底,掀起怒沙从扫荡团队伍里穿出来,当扫荡者起追击的时候,他已经逃出很长一段距离,顺利接应三个绿地营战士,向着西方垂落的烈日而去,犹如要直接一头冲进那火红之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