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一百章 狂暴荒野

《陨神记》 第一百章 狂暴荒野

    血红烈阳,沸腾沙海,荒野黄昏依然酷热如烤一

    古老的动机轰鸣就如同这个时代人心般焦躁,血与火的风沙世界,狂热与暴戾无处不在,此时此刻十余辆大大小小的荒野车,正在暮色覆盖空旷天地上演追逐与杀戮的游戏!

    荒野车辆都是以挖掘零件拼接胡乱组装而成,从来不考虑舒适,从来不考虑美观,从来不考虑便携,只要能动就足够了!

    云鹰抢来的货车由厚重粗糙的金属地盘组成,车身主要是以更轻便但同样坚固的巨兽骸骨搭建起来,再焊接极快金属板,整体效果看起来就像是一头移动的骸骨巨兽这驾驶室里到都是乱七糟裸露的线路和管道,连个挡风玻璃都没有,风沙直接就往里面灌

    云鹰根本不知道满眼仪表到底有什么用,只要车子处于启动状态狂踩油门就对了!

    这时一个绿地战士惊慌叫道“他们就快追来了!”

    这车没有安装后视镜,云鹰不知道什么情况,不过就算是用耳朵听,他也能感觉到一阵嘈杂而有狂野声音正在逼近他恼怒举起手在乱七糟仪表锤几下,直接将所有不知什么用途拉杆都拉起来

    轰轰轰!

    这辆骸骨大货车浑身颤抖起来,从周围管道里喷出浓烟,骸骨大货车个轮子纷纷加,黄沙扬起时就像一条长长的黄龙

    扫荡团声嘶力竭的呐喊起来

    这十余辆车子距离越来越近,从里面钻出一个又一个人影,他们手里都拿着长矛一样的投掷物,每个人的表情和神态都癫狂到极点,犹如一心寻死以换取荣耀和解脱的疯子!

    他们并不疯!

    是这个荒野疯了!

    是这个世界疯了!

    这时被改装像刺猬的越野车追上来,扫荡者驾驶员一拉某个触拉杆,从越野车里面弹出一根巨大的弩箭,犹如一根钉子般深深扎进骸骨货车的车身上,锁链顿时被绷紧,两辆车都出尖锐摩擦声

    云鹰在减瞬间有种腾空感,他差点就被惯性给甩出车外,不过在关键时候死死抓住,这才勉强的稳住了身体这射车身弩箭有倒钩,一条铁链锁住了弩箭,因此把骸骨货车和刺猬赞车连接在一起从而骤然减慢度

    “杀!杀!”

    刺猬般的战车敞篷驾驶室里站起来一个人,拿着一把大大投枪嗖地投射向前面的骸骨战车这把投枪非常粗大且没有锐利的枪头,整枪头是一坨包裹起来的瓶子,那是爆炸鼠提取血液加燃油和一些其他化学物质

    轰!

    骸骨货车屁股爆炸出一团火光

    云鹰感觉到车身剧烈颠簸和破损,最起码有一个轮胎炸破了!

    刺猬战车里的战士又举起一根这样的投枪,正准备再次对骸骨货车投射过来云鹰表情狰狞起来,猛地一转方向盘,硕大货车一个急拐弯,那铁锁拉动着刺猬战车,猛烈力量直接将刺猬战车掀翻在地,犹如一块积木般在猛烈撞击与度四分五裂,投掷者半边身体第一时间被压成肉泥,几根爆炸枪没有投出就自行爆开,暮色绽放出一团绚丽夺目的火焰

    云鹰艰难地驾驶着骸骨车,正拖着变成碎片刺猬战车滚动,满地都是火焰和喷溅的黄沙与碎片,只是云鹰还没有喘口气的时候,两只敏捷的巨蜥就从左右冲过来

    云鹰就像撞过去

    一个燃烧瓶先被丢过来在驾驶舱里

    轰的一声,整个视野就被火焰吞没!

    幸亏云鹰戴着且斗篷也具有防火功能,否则光铺面而来的火焰足以当场把云鹰烤成三分熟,几个绿地战士就没有这么好运了,其一个受到火焰冲击比云鹰还大,当场惨叫着从驾驶室里跳出去,犹如一个烧着飞蛾在荒漠翻滚,最终被后面开过来几辆车无情碾进了地里

    两头巨蜥身上都装着小型喷火器不停喷出火苗,两个投掷者身上都挂着一个装着四五个燃烧瓶的大口袋,他们又拿出第二个点燃准备再次丢过去

    云鹰怒吼着以烧伤双手转动方向盘,沉重大车一头撞在左侧巨蜥上,当场连人带兽一起碾在轮胎地下,当投掷者身体被三个轮胎碾压过去时,已经与巨蜥压缩在一起

    轰!

    燃烧瓶在手里爆炸又点燃身上其他燃烧瓶,最终一股炙热火焰掀起猛烈狂沙拍打在骸骨车的左侧,几乎把小半辆车都已经点燃了右侧一个燃烧瓶砸过来,又对骸骨车造成破坏

    德普拉开弓从车里射出一箭,当场贯穿这个燃烧瓶投掷手的胸膛,他的身体就像一个破木偶,从坐骑身上飞走了,重重地摔在地上滚出老远

    “杀了他!”

    “为了主人!”

    这些扫荡者已经陷进让人难以置信的疯狂与暴躁,他们不断向燃烧冒烟的骸骨大车靠近来,又好几支锁链箭把车子给钉住,所有车辆就好像拔河角力不断僵持

    德普踹开破烂的车门,他拉开弓一箭射向背后,正好贯穿一亮荒野车的轮胎,整个荒野车顿时失去控制滚到一边撞在另一辆荒野车上,锁箭拉动产生巨大撕扯力,让所有车都被巨大力量拖拽不断碎裂撞击,这些车却依然在不断前进

    那一个骑着蜥蜴的链锤扫荡者在靠近骸骨战车,德普现直接就是一箭,这箭虽然没有直接射这个扫荡者头目,不过却将他座下蜥蜴的脑袋给击穿,然而就在蜥蜴扑倒在地把他甩出去的瞬间

    这个身手不凡的扫荡者头目两手一抓,竟然跳到骸骨车上,从货车上方跑过来,他手链锤不断地晃动着,狂吼着朝着驾驶室的位置打下去

    哐当一声!

    满是尖刺铁球狠狠砸进来,擦着云鹰后脑勺而去,轰击在眼前乱七糟仪表盘上,瞬间火花四溅,整个驾驶室一片狼藉

    “你来开!”

    云鹰将受伤绿地战士拖到驾驶位上,他伸手抓住链锤的锁链,当扫荡者头目拽起链锤瞬间,云鹰也被跟着从驾驶室里拽出来,他在半空松手,从腰间抽出转轮手枪对着这个扫荡者就是几枪

    扫荡者反应不满却还是被击胸口,不过他的甲胄太厚实,九毫米子弹击穿钢甲,没有办法再继续对他造成足够伤害

    扫荡者狞笑着抡起链锤冲过来

    云鹰抽出驱魔棍就迎上去

    两人在颠簸车顶展开对决,这个扫荡者头目链锤威力虽然很强大,但是在这样环境里很难施展开来,云鹰避开几次链锤轰击之后,左手先一枪打在对方头盔上,将他打得向背后仰倒,接着驱魔棍狠狠刺过去

    甲胄撕裂!

    **穿透!

    一股恐怖力量直接将强悍扫荡者从车顶给抛出去这个时候一些子弹和箭纷纷向云鹰撒来,云鹰不敢逗留就想要逃回去的时候,两支爆炸的投枪丢在车身,其一击直接落在油箱上面

    轰!

    云鹰又体验到失重腾空的感觉,原来爆炸投枪在炸开瞬间,直接把车子巨大的油箱给点爆,一股恐怖爆炸从下面传出来,半个车子都被抬高几米,接着七零落向周围地面撒下去

    骸骨货车反倒产生的拉力,瞬间把周围与它相连的车统统掀倒,一辆辆车就像在地上滚动的玩具,过程夹杂着爆炸和散架,黄沙烟尘洒满天空,犹如雨幕般纷纷扬扬而下

    狂暴以后是平静

    这样疯狂到几乎同归于尽的战斗方式,几乎没有几个人可以活下来,云鹰在被抛飞一瞬,虽然开启斗篷,企图减小冲击,滑落到沙地上,可还是重重地撞进柔软沙地,因为生撞击的时太快,这对普通人来说依然是非常致命的冲击

    整个过程就在电光火石间!

    云鹰觉得被大铁锤在脑袋狠狠砸击,整个世界仿佛都顷刻颠覆,被难以抑制的天旋地转笼罩,横飞而出旋转过程,产生巨大的离心力,让五脏六腑好像纠缠到一起

    当撞击生的瞬间

    整个世界都消失了

    犹如一头扎进了黑色的梦里

    他觉得身体空飘荡,虽然没有翅膀却依然可以飞行,四周的空气好像都凝固一般托举着她,这个过程里碰到到无数小东西,那些小东西还是隐形的,看也看不着,摸也摸不到

    最终全身传来火烧般的刺痛感,让云鹰从短暂的昏迷恢复过来当他艰难地站起来时候四周都是横七竖的残骸,有荒野巨蜥,有汽车零件,还有血肉模糊的人体,沙与血、火与铁,满目疮痍,一片狼藉!

    云鹰感觉浑身骨头好像散架,不过非常幸运的是,哪怕在这种撞击,他也没有受到特别严重的伤害那辆以荒兽骨头和钢铁拼接起来的货车已经不成样子,不知道德普两个人是不是还活着

    这场战斗并没有终结!

    四面方又66续续爬起扫荡者

    为者靠近了过来,他的身影在风沙里非常模糊,不过手武器却很是醒目,那赫然是一把长长地镰刀,犹如黑暗爬出来的死神,正散出让人不寒而栗的死亡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