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一百零七章 交易

《陨神记》 第一百零七章 交易

    罗斯特博士凝视云鹰渐渐离开背影,他看似浑浊实则深邃睿智的眼睛里,突然渐渐地泛起某种狂热光芒,犹如深渊底涌出来的一股炙热熔岩,但是很快又重新平息冷却,犹如从来就没有变化过一

    轻咳几声

    他拄着手杖

    两个护卫护送着里走进实验室

    罗斯特的实验室就像恶魔的屠宰场,满地都是鲜血和碎肉,几个工作人员正在费劲的擦拭地板,从空气里弥漫着浓浓的血腥气息,一个光头壮汉被死死绑在试验台上

    一个人恭恭敬敬走过来“开始吗?”

    罗斯特轻轻咳嗽几声“开始吧”

    光头壮汉就是在沼泽地里追杀云鹰的雇佣兵头目,他被鬣狗打晕并没有死,被带进黑水基地的实验室里,现在已经清醒过来,只是圆睁着双眼,满脸都是惊恐之色,他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

    这是一根软管通过喉咙直接塞进胃里,某种不知名的药水直接通过软管流进胃里,光头壮汉有一种五脏六腑都在燃烧的感觉,他不知道这些该死的家伙给自己灌得到底是什么,不过本能感觉到绝不是什么好东西

    数个探索者将十几根输液管都插进壮汉身体各处,几不知名药水或液体被注射进体内,让光头大汉浑身剧烈抽出颤抖起来,只觉流进自己身体里面的不是药水,是火焰、是强酸、是滚动的刀片,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痛苦,瞬间笼罩全身上下每个角落,哪怕世界上最残酷的刑罚也比不上这十分之一

    他想惨叫却不出任何声音

    他想要挣扎却已经无力动弹

    那种撕裂般折磨在每一寸皮肤、每一寸肌肉,每一寸骨骼蔓延渗透,他的双眼很快开始充血,大量毛细血管不堪压力而撕裂,鲜血从毛孔里渗透出来,让他顷刻间变成一个血人,这种惨无人道的折磨还在持续不断进行,光头大汉的骨骼开始咔咔作响,犹如在某种力量作用之下开始慢慢地生变化

    如果可以选

    他宁可立刻去死去!

    “这个过程会让你产生一些痛苦”罗斯特则面无表情看着他淡淡地说“别怕,别着急,我会给你全新生命,我会让你重获新生,我会赐予你比以前更强的力量”

    罗斯特几个手下不管测试者光头大汉身体状况,最终得出数据来看,这次改造成功率高达百分之三十,大汉身体素质和意志都相当强悍

    这是一个不错的实验体

    罗斯特伸手摸摸脖子上一条指骨项链,整条项链都是用大小不同手骨串起来,不过看起来非常的朴素,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

    彼岸花走在前面带路,白袍将蜜桃般成熟的高挑身材,勾勒出一个完美诱人曲线,特别是轮廓夸张的腰臀,每一次不经意摇摆仿佛能把男人魂都勾走这女人充满着矛盾的感觉,现实与古典,端庄与魅惑,让人目眩,让人迷醉,让人心猿意马

    云鹰不在是初出茅庐的云鹰,他开始对异性产生一些朦胧的好奇感,所以忍不住多看几眼,不过相比对女性酮体好奇,更好奇是探索者这个势力群体,所以忍不住就问一句“你们跟荒野其他人有什么区别?为什么大家都叫你们探索者”

    彼岸花端庄成熟的脸露出一丝不悦不屑“我们是古明火种的继承者,每个真正的探索者都有着坚定信念,通过废墟寻找失落明与真相而荒野人不过是一群茹毛饮血的野兽而已,这些年探索者不断探索研究制造出药品武器工具改善荒野条件,否则荒野只会比现在还要野蛮十倍”

    古明火种继承人

    从废墟里寻找失落的明与真相

    这就是探索者存在的意义与不同么?

    云鹰有些无法理解“可这个世界已经变成这个样子,我们找到旧时代明毁灭真相又有什么意义?”

    “这个世界越畸形越是扭曲,荒野越是充满杀戮动荡,神域越是充满虚伪和欺骗,我们就越需知道世界到底经历过什么,它以前是什么摸样,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神和魔到底从何而来……正是因为人们都迷路走上歧途,所以更需要我们这样探索者,去寻找我们真正属于我们的路,难道不是吗?”

    彼岸花的理想非常简单

    她就是想好好看看这个世界

    去看看它原本的摸样仅此而已

    云鹰闻言顿觉非常感兴趣“有点意思,我以前认识一个老头子,他不仅仅收集很多来自旧时代的图片,还教我旧时代使用的字”

    这句话云鹰也就随口说说

    他没想到彼岸花一下停住了

    云鹰差点没留神撞在彼岸花丰满的臀部上

    彼岸花表情没有太大变化,不过目光里已经充满怀疑“你懂旧时代的字?”

    难道有什么特别的吗?

    荒野字跟古代字是两码事,荒野是几百年里在形成,不同荒野甚至连字语言都有差别,其实学会荒野语言和字就已经足够,因为云鹰天生就有很强好奇心和求知欲,也是为了打每天藏在地洞里无聊时间,所以云鹰就跟着老家伙学会了古,

    “你跟我来”

    彼岸花掉头把云鹰带到另一个方向

    她打开一个房间里,这里面非常大,一个客厅、一个卧室、一个浴室,几个资料室,配套功能非常完备其客厅面积很大,好几张桌子被拼在一起,其上摆满各种药水瓶、标本瓶、试管架等等

    云鹰敏锐嗅觉能分辨出来,空气里飘荡着几种不同气味,其一种是古怪材料和药水味道,一种是陈腐古老的书籍味道,最后有一种则是淡淡地幽香,与彼岸花身上散气味相吻合

    这里是彼岸花的住处?

    彼岸花什么话都没说,带云鹰走进资料室,从简陋木书架上面,取出一本破破烂烂的书当她将这本书打开来以后,云鹰现这根本不是一本书,而是无数残片用胶水拼接起来的巨大册子

    “你能翻译里面的字吗?”

    “虽然有很多没有见过的,但是模糊能翻译出大概意思”

    云鹰照册子里其一小段开始翻译,虽然生涩难懂,有些前后矛盾,不过云鹰确实翻译出来了,这让彼岸花感到非常震惊

    她目光就更加怀疑了“你确定教你这些字的人,是一个拾荒者老头子?”

    云鹰从来没有对老家伙的身份产生怀疑“他可不就是一个拾荒者么?我们在一起生活七年头”

    彼岸花露出若有所思表情“不可能,不可能啊,那么这位老头……老先生现在在哪里?”

    “早就死了”

    “死了?太可惜了!”

    彼岸花露出深深地惋惜之色

    云鹰看着彼岸花的样子,他心里也开始怀疑起来,难道这种字在荒野上懂得人真的很少吗?这些知识渊博的探索者都不懂,那么为什么老头子会懂?

    彼岸花不等云鹰开口就先问一句“你能跟我说一说你的过去吗?”

    云鹰没有太多可以隐瞒的地方,所以就简单的描述一遍,云鹰十五岁以前没有什么可说的地方,他就是一个整天躲藏在废墟地洞里,整天忍受饥饿寒冷,挣扎在生死边缘的拾荒者

    这三两个月里生事情远比过去十几年还要丰富得多

    彼岸花没有想到这个貌不惊人的小子,竟然有着这样不可思议的经历,她也没有想到这个小子此行目标是神域,她充满智慧的眸子微微闪动几下,突然对云鹰说“我们做一个交易吧?”

    云鹰有些纳闷“交易?”

    “你这样去神域显然准备不足”彼岸花缓缓地说“一方面你的实力还太弱,另一方面你连神域字都不懂,这种状态之下能适应神域生活吗?”

    云鹰皱起眉“那你想怎么做?”

    “非常简单,我教你神域字,你教我古代字,我还可以利用手里资源来强化你,让你变得更加强壮强大,作为条件你在这里这段时间里要为我工作,服从我的一切命令,我让你做什么,你必须无条件执行,不能说一个不字”

    云鹰对彼岸花提出条件感到诧异

    这个女人懂神域字?她还打算培养云鹰?

    前者姑且不提,只凭探索者手里掌握资源,云鹰在这里肯定能获得很大提高,毕竟这个荒野上各种药品药水都是从探索者手里流出,如果探索者愿意给云鹰提供支持,对云鹰来说有莫大好处

    不过云鹰有点信不过这个女人,实际上他现在很难信任别人,特别是这种智商很高、让人捉摸不透的家伙“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骗我?”

    彼岸花露出一个笑容“博士对猎魔师的力量非常感兴趣,所以他会对你进行一段时间研究,这个过程没有人敢伤害你也包括我在内,你不必为自己的人身安全而担心”她话里还隐藏着一个意思,就是在这个过程,你也休想离开基地

    云鹰无法轻信这些人

    不过以现在没有更好选择,云鹰对探索者的知识也很感兴趣,如果能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好好学习学习探索者的智慧,这或许对云鹰以后也有很大帮助

    彼岸花没有等到对方会话,以她的洞察力和眼光,从对方表情就找能到答案,她淡淡地说“我会在资料室里安排一张床,你这段时间就住在我这里,这段时间负责给我翻译资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