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十章 死亡之夜

《陨神记》 第十章 死亡之夜

    云鹰睡得并不安稳一

    他又梦回了地狱的地下通道

    四周都是人类残肢断臂,满地血淋淋的躯体在蠕动,惨死的拾荒者一个个站起来,有些被酸液腐蚀的面目全非,有些被石锤敲碎大半个脑袋,有些被砍掉半边身体,索命恶鬼慢慢聚拢过来

    不!

    不!

    云鹰疯狂奔跑却像踩在胶水上,浓稠血浆仿佛要把他给粘住

    这时一个握着短剑的拾荒者,以十分怪异姿势走过来,他的右腿是断裂的,颈部有道可怕伤口,让脑袋半挂在脖子上,一双眼睛充满阴狠怨毒“为什么不救我!”

    这声音比地狱厉鬼般凄厉,拾荒者提起剑就要砍过来

    云鹰仓皇侧身闪避开的刹那

    突然一柄不止什么地方射过来的枪穿透胸膛!

    这次袭击者是一个看起来没有多大的变异人,眼眶被刺穿了,半颗眼珠挂在脸上,露出狰狞可怕的笑容

    云鹰倒在地上动弹不得,泉水一样不断涌血,鲜血流出同时方法也把力量也带走了

    拾荒者和扫荡者都消失了

    这时一个白胖子和黑壮汉带着雇佣兵有说有笑走过来,却好像没有看见地上垂死挣扎的少年

    云鹰伸出手喊道“救我!”

    两人目光却充满不屑“废物!”

    雇佣兵吐了一口唾沫,犹如走在大路上踩到一坨屎样晦气,全都骂骂咧咧的走开了

    云鹰无力仰躺,双眼渐渐地空洞,他能清楚感觉到身体越来越冰冷,他渴望抓住些什么,但意志却依然不断下坠,这种感觉让人感到无比恐惧和绝望

    他的身体完全冰冷了

    他的身体开始腐烂恶臭

    他的身体无数蛆虫占领

    他的身体变成老鼠的大餐

    云鹰直到变成一具枯骨,意志也没有完全消失,无穷无尽绝望和悲哀包裹着,正在坠进永恒无尽的黑暗,越来越深,越来越深,将直到永远

    咔咔!

    咔咔!

    云鹰混沌模糊感觉到一个声响,犹如冰水浇灌在了身上,从可怕梦境里顷刻间被惊醒过来

    一身冷汗!

    那种低贱卑微的死亡,那种永堕黑暗的绝望,那种无法挣扎的悲哀,让他感到心有余悸……真是可怕的梦!

    现在是黎明之前,浓厚黑暗仿佛凝结成块,整个营地严严实实被封住了,这种压抑之下有种喘不过气的窒息感

    咔咔!

    又响起了

    这个轻微细不可闻声响就像一根针刺在神经上,云鹰刚刚就是被这个声音惊醒,此刻又有一种浑身汗毛骤然倒竖的起来

    是一种危机感笼罩的感觉!

    小屋门缝伸进来了一个东西,黑暗里闪烁金属特有的冰冷光泽——这是薄薄的刀片!

    这把刀片沿着门缝一点点无声无息滑落,卡在门的木栓上,它稍微微微停顿一两秒钟,一点点的把木栓给拨开了

    雇佣兵吗?不可能啊!

    这个时间,这个地方,何必用这种方式开门呢?

    云鹰觉得心脏扑通扑通直跳起来,握住床边的短剑,噩梦初醒的他,满手都是冷汗,他把短剑藏在身下,而身体微微蜷曲起来

    深呼吸,保持放松,肌肉依然紧紧绷着,让自己在一种随时能活动的状态

    深夜访客的动作熟练,小小刀片轻易拨开木栓,整个过程都没有出太响的声音门先被推开一点点,却没有马上的走进来

    这是一个经验丰富的猎人!

    此时此刻肯定是在观察里面的情况!

    云鹰不能露出任何破绽,所以一动不动躺在床上,让呼吸保持匀称,好像没有睡醒一样

    四五秒钟沉默后

    一把长刀伸进门缝拨开木门

    外面的月光洒进来,深夜访客的身体轮廓高大,满头的头乱糟糟的,左手指甲夹着刀片,右手握着一把长长的砍刀,刀刃似乎沾满大块暗红斑块,正散出淡淡的血腥气味,磨得极好的刀锋折射着冷光,弥漫着死亡和危险的气息

    来杀我的!

    云鹰大脑是一团乱麻,恐惧、害怕、愤怒、更多的是迷茫和困惑,妈的,这到底是谁?我明明第一天住进营地,究竟会是什么人会选择在这种时候对我下手?

    云鹰敏锐直觉已经意识到深夜访客的危险,如果要硬拼是很难取胜的,他要抓住稍纵即逝的机会

    五米,四米,三米……

    深夜访客脚像猫没有半点声音,沉稳右臂缓缓地举起,刀锋在黑夜划过一道寒芒劈下来,整个过程没有散出哪怕一丁点杀气,犹如刀锋下面不是一个人而是木偶

    哐!

    云鹰瞬间翻滚一下,让刀锋堪堪擦脸而过,重重地刀嵌在床板,如再慢半秒钟头就被砍下来了!

    双脚顶着墙壁,力量爆出来!

    云鹰犹如装弹簧般跳起来反扑,深夜访客连半秒迟疑都没有,非常果断放弃了自己的长刀,云鹰蓄势待一剑被对方以乎寻常的灵活躲开,几乎就在做出躲避动作的同时,左手指缝间刀片闪过一道寒芒

    快!

    太快!

    这是一个经验非常老道的猎人和杀手

    无论度、力量、技巧、反应力、战斗经验、心理素质,全不是经过长时间磨砺而成的,一个废墟靠捡垃圾长大的半吊子怎么可能得手?从一击刺空开始,云鹰就知道自己要完了

    一道冷光直逼咽喉而来

    没有花哨动作,没有多余举动,又快又恨,精准无比,锋利的刀片足以轻易切开皮肉,然而像割断面条般割断大动脉

    云鹰顿觉入坠冰窟!

    虽然多次面对死亡,但是都是在极度恐慌情况生,从来没有像这一刻如此清醒,真真切切感受死亡一点点到来却无能为力

    好不容易摆脱拾荒者身份,好不容易走出废墟,还没来得及变强,还没来得及自由,还没来得及主宰自己命运难道要像刚刚梦境里一样,卑微而又绝望的死在这里?

    不!

    不能死!

    不甘心,我不甘心!

    云鹰濒死野兽般出低吼,充满野性的不甘和愤怒,求生**爆出来时,与怀某件东西形成共鸣,立刻一股火热力量和疯狂意志灌入了体内,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推动云鹰一把

    他以不可思议的敏捷避开刀锋,只被划破一点皮肤,造成轻微的血痕

    深夜访客错愕了

    猎物变化怎么判若两人?

    不过一个冷静而经验丰富的猎人,其思想和身体是完全分离活动,刀片没有因此丝毫停顿,在手里似乎被赋予生命,犹如寒夜翻转蝴蝶舞出危险而美丽的轨迹

    无论猎物再机敏也终究是弱小的猎物!

    几次试探就知道了对方实力,这水平根本不被他放在眼里,猎人决定接下来一刀直接将他的脖子割断猎人心里这么想,他的度越来越快,锐利的锋芒就要亲吻少年的脖子时

    啪!

    一声清响

    蝴蝶舞姿般的刀光统统消失了

    一只与外形完全不相符度力量的手,犹如闪电般伸过来扣住猎人手腕,像被铁钳夹住而动弹不得,竟没有办法从瘦小手里抽回来

    “你想杀我?”

    少年血灌瞳仁,犹如恶魔的眼睛,完全被疯狂充斥,找不到一丝被称之为理智的东西!

    深夜访客开始恐惧,这不是一个弱小少年,而是一头疯狂的野兽!

    “你想杀我!”

    少年从疑问句变成愤怒的叙述句感叹句,一张非常清秀面庞已经狰狞万分,猛然力,咔嚓一声,徒手把对方手腕给捏断了

    深夜访客出凄厉的惨叫持续不到半秒

    云鹰捏碎对方手腕同时,短剑以数倍度和几十倍疯狂刺出,剑锋破开皮肤刺透肌肉刺穿了肺部,犹如寒冰被整个塞进身体里,让整个身体都变得一片冰凉

    拔出刺进再拔出

    贯穿某个跳动脏器

    这一次抽出不仅是血,更是猎人生机和力量,云鹰被喷溅的鲜血浇一头一脸,温热而又腥臭,非但没有觉得恶心恐惧,反而激起更深戾气,一股疯狂念头就像洪水般往脑子里猛灌!

    杀!

    杀!

    杀!

    这把品质不算太好的短剑,终于在第五次刺杀过程种,难以承受主人狂暴和力量,最终脆响断裂在对方身体里

    剑柄掉在了地上

    云鹰燥热身体似有火在燃烧,又好像压抑千万年火山却无法宣泄,满脑子都是杀戮和破坏的**!他简直无法压抑心狂热的冲动,他像咆哮,他想怒吼,想把看到一切都砸烂摧毁!

    我怎么了?

    到底是怎么了?

    云鹰现自己处在疯边缘,最后一丝清醒和理智之下,他把怀里石头拿出来丢到一边,当石头离开身体之后,云鹰状态迅恢复正常

    这块石头果然有古怪!

    云鹰大概可以感觉出来,这石头里面似乎依附着古老的思想或精神,这很有可能是宝石曾经的主人,它用某种云鹰无法理解也无法想象的手段,把自己的一些意志或精神或其他能量留在里面,正是因为如此宝石在特定情况之下,它会对云鹰造成很大影响

    昨晚是这样

    刚才也是这样

    这块平平无奇的石头又恢复到朴素状态,再次变成依然平平无奇,没有任何特别地方云鹰捡起石头尝试几次不知怎么使用

    它到底从何而来

    它又到底是什么?

    那个凶残可怕而又强大意志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留下的?

    这块石头绝对是不一般,或许在关键时刻还能挥作用,云鹰决定将它好好的收好,这件事情不能被任何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