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一百一十章 窃密

《陨神记》 第一百一十章 窃密

    云鹰闭眼感受清凉水流过身体,从脸到脖再到胸口,每寸皮肤仿佛都舒张开来贪婪体验美妙的感觉,同时黑水基地概况在脑海回放起来一

    这座旧时代遗产,其实是一个古老的小型避难所

    五十年前被荒野探索者现,他们幸运修好净水循环系统,从此就变成一个功能齐全的基地现在大体被分成生活区、实验区、试验场、生产区、后勤区,央控制区等,总人口千多人,虽然数量不太多,但是实力很强,黑水基地能生产特效的针剂药品、先进武器工具、还有特殊货物,来换取必要的生活资源,倒也过得非常富庶,比绿地营只好不差

    水流转小最终停止

    最后一滴水珠不情不愿掉下来

    云鹰有数次在荒野差点渴死的经历,他对水始终怀有一种敬畏之心,所以这种极度奢侈的浪费行为,总是会让他产生罪恶感,哪怕这里根本不缺水,他也不想多用丝毫

    云鹰在基地滞留整整十天,黑水基地强大的医疗能力之下,他现在浑身上下再找不到丝毫伤口这段时间也是最轻松而安逸的时候他跟着彼岸花学习神域字,凭着近乎过目不忘的强记性,这学习进度倒也让人吃惊,最起码一些基础词汇已经烂记于胸不会忘记了

    云鹰过得并不安心

    罗斯特博士到底想做什么?

    今天测试真是莫名其妙的,特别是基地不惜血本准备培养云鹰的做法太可疑,正因为事出反常必有妖,云鹰对罗斯特说辞不认可,特别是在现光头雇佣兵的以后,那种十分不好感觉就愈强烈起来

    光头雇佣兵十天前还是正常人!

    现在怎么就变成一个怪物?

    哪怕进化变异生再快,也不可能在十天内完成吧!

    云鹰相信其一定隐藏这什么秘密,他对此一无所知,他不知问题在哪,也不知道从何下手

    “你想不想成为最强的生物?”

    罗斯特说过的话,突然在云鹰脑子里蹦出来,让云鹰有种脊背凉的感觉他为什么要用“生物”这种奇怪的词眼,当时没有在这个细节深究,现在细细思考起来就觉得是非常有问题的

    云鹰还没有仔细思考这个问题

    这时门被打开,彼岸花带着一身酒气回来,她看起来喝不少酒,让本端庄稳重面庞也出现几丝妩媚的晕红,她将手里的东西都放在桌子上,分别是一叠资料,还有一串钥匙

    云鹰跟螳螂学习过程养成细节观察的习惯,今天见到罗斯特和三个手下的时候,云鹰已经将他们身上一些细节都记在心里,如果没有弄错的话这串钥匙本来应该挂在长得又瘦又矮十分猥琐的实验室主任身上,现在又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女人手里呢?

    彼岸花脸色看起来比刚刚更红,她的目光渐渐变得有些迷离起来,不过思想依然保持着清醒,她对运营说“这些资料非常重要,今晚必须翻译完,我先临摹一遍,你在临摹本上进行翻译”

    云鹰看她的样子就知道,这件事情可能非同小可

    两个人已经达成共识,彼岸花会教云鹰神域字以及为云鹰争取资源,不过云鹰需要在这段时间里无条件为彼岸花而工作

    云鹰觉得彼岸花有些不对劲,他也就忍不住问一句“你没事吧?”

    彼岸花从进门到坐下来,短短几十秒时间里,全身都在热烫,即使隔着几米距离都仿佛能隐隐感觉到她身上散出来炙热的气息,她的领口好像是故意微微拉开,让饱满坚挺胸部轮廓露出部分,还有一条深深雪白鸿沟,这样的景象无论是任何男人都难以自持,更何况是猢猴那种好色之徒?

    估计今天猢猴是着了彼岸花的道了,只是彼岸花也付出一点代价

    “猥琐猴居然下了这么重的药!”彼岸花揉揉太阳穴说“不过这些不重要,开始工作”

    猢猴在酒里添加烈性迷幻剂或催情剂,如果换成正常女人早就已经彻底沦陷,彼岸花却早早就做好准备,她提前服用一种自制的神经舒缓类的药物,这种药物主要是在吸食迷幻剂过量,无法忍受戒断反应药瘾作时痛苦时用,它能够有效的缓解药瘾带来痛苦,而对于催情类迷幻剂带来兴奋和反应,也有很有效的抑制作用

    彼岸花能全身而退就是因为这些手段

    彼岸花夹紧双腿,深深地呼吸一口气,有一滴地精汗水顺着那荒野人非常罕见的光滑皮肤流淌下来,从尖尖下巴滴落到胸口,最终经过隆起峰峦,又坠进无底的深渊里,她浑身都被汗水浸透,衣服紧紧贴在身上,呈现出半透明状,这种场面足以给人致命诱惑

    云鹰都看得呆了呆

    彼岸花满脸媚态春意黯然样子,不过却偏偏表情凝重肃穆,她扶正自己护目眼镜,开始整理手的资料,立刻开始拿笔在纸上抄写临摹,她的手指非常灵活,写字度犹如行云流水

    这个女人毅力很不简单呢!

    居然还能保持这样的镇定工作

    云鹰目光扫过这份资料充斥着乱七糟的公式,这让云鹰看得头昏脑涨不明所以,不过所有的字部分标注,居然用得都是古

    从兽皮纸的新鲜程度,还有墨迹的新鲜程度,云鹰不难做出判断,资料都是几年内完成,换句话来说的话,黑水基地必然还有其他人懂古既然基地里有人懂古,以彼岸花地位却没有办法学习,那么这个人极有可能就是博士本人

    彼岸花一定是用计搞定了罗斯特实验室的主管猢猴,还从猢猴手里拿到罗斯特实验室的钥匙,这就说明这些资料很有可能是彼岸花偷出来的,她的胆子倒是不小,居然敢偷资料!

    “开始翻译吧!”

    彼岸花抄写过程,她把大段大段公式都被隐藏起来,还故意将句子打乱段落错构,这导致交到云鹰手里东西混乱不堪,所以云鹰根本不知道里面内容,只能面对通篇错乱的语句,逐词逐句去翻译

    这个女人做事也太谨慎了吧!

    云鹰看不懂笔记的具体内容,不过能从找出一些像“改造、生物、强化、基因……”之类的字眼云鹰顿时敏感起来,他想起光头雇佣兵,究竟是什么手段,让一个正常人在十余天就变成像蜥蜴一样的绿鳞怪物?

    还有鬣狗!

    鬣狗能力显然不是自然进化变异而成

    他难道也是通过笔记里记载的手段制造的战士吗?

    彼岸花这个女人也太大胆了,居然把这种东西给偷出来,她是想偷学博士的研究和技术么?云鹰效率还是非常快的,天亮前就把资料都翻译一遍,彼岸花把翻译过的资料,全都锁进自己卧室墙壁里一个上锁的箱子

    当做完一切之后

    彼岸花身体忽然软到下去

    云鹰下意识伸手去扶她,结果感觉入手一团丰腴柔软棉花,彼岸花整个身体都靠在他身上,高挺鼻梁都是汗珠,红润嘴唇吹出一股热气落在耳根,云鹰莫名感觉到一阵心跳加快

    彼岸花心里有些紧张,她现在状态像火药桶,她所服用的舒缓药效果已经消失,哪怕稍微有点火星也可能会被引爆,只是仅有一点理智还在支撑着,让她勉强在药物带来冲动找到一丝平静

    幸亏这小子看起来懵懵懂懂,没有趁机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彼岸花微微平复呼吸,她对云鹰轻声说“我的状态,恐怕走不了,你帮我一个忙吧”

    云鹰还没有答应,彼岸花把装着资料档案袋塞进云鹰怀里“罗斯特博士实验室第一号秘密资料室的右下墙壁有一个保险箱,你帮我把这些东西放回去记住,一定要敢在天亮完成,现在时间已经不多了,最多剩下半个小时,路上千万不能耽误”

    这种事情有必要出手吗?

    云鹰不是一个喜欢惹麻烦的人

    虽然不知道这些东西是什么,但是从彼岸花紧张态度不难看出,这件事情要是暴露,那可是关乎性命的

    “另外这是打开实验室各个区域的钥匙”彼岸花将钥匙塞进云鹰手里,“猢猴现在已经被我用麻醉剂迷倒在酒馆,你把资料放回原处以后,立刻找到猢猴,设法将钥匙放回到他身上”

    “你就觉得我会帮你?”云鹰看着手里资料档案,又看一眼手里的钥匙,他有些困惑的说“你就不怕我出卖你?”

    彼岸花苦笑一声“如果真这样也就认了不过你要是帮我一把,我在关键时候也可以帮你一把”

    “那好吧!”彼岸花这句话打动了他,云鹰现在最需要就是盟友,他点点头“你好好休息吧”

    彼岸花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她想要站起来却现四肢无力,云鹰见此就主动将她抱起来放到床上,披上影子斗篷戴上鬼脸面具,他快的离开了这里

    “真是一个单纯的小家伙”

    彼岸花没想到云鹰这么好说话,也真是单纯的像一张白纸,她在刚刚这种情况之下,如果云鹰真要对她做什么,他肯定是没有办法抵抗的

    希望一切都顺利吧!

    彼岸花来到基地三年,这是她一直想要拿到手的东西,她意识到已经不能再拖了这次可算是冒了奇险,只要把资料、笔记、公式都破解,这个基地再没有东西能吸引她,而她也就没有继续留在基地的必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