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武器大师

《陨神记》 第一百一十三章 武器大师

    这张铁不仅仅具备很强的束缚力,最可怕的是铁罩住云鹰的瞬间,竟然产生一阵非常强大的电流,这股电流的力量之强,若换成普通人就算没被当场电死,恐怕也会彻底僵硬丧失抵抗能力一

    云鹰虽然感觉到千万亿万只蚂蚁快爬满身体上上下下,但是云鹰并没有完全失去抵抗力,原来强大电流经过身体的时候,竟然都被穿在身上斗篷给化解吸收掉一大部分,可见这件从异界带回来的神器,它的功能并没有完全被云鹰摸透,这不仅仅是一件非常不错的辅助神器更是一件防具

    究竟是谁下次毒手呢?

    云鹰心念急转快蹦出很多个年头

    罗斯特博士不可能对他出手,猢猴时间方面根本来不及部署,整个基地里面就彼岸花或者鬣狗干有能力和动机这么做,彼岸花有把柄被云鹰握在手里,云鹰也无意间撞破鬣狗的秘密

    杀人灭口么?

    不过到底是什么原因现在还重要吗?

    这些伏击者一个个经验老道,居然以电来瞬间瓦解猎物的防御能力,他们一个个都持有枪械,不过选用武器却是毒弩,这是因为弩箭不会造成什么声息,这样可以神不知鬼不觉杀掉云鹰,只要事后逃之夭夭,以现的侦察水平,谁知道这小子死在谁手里?

    云鹰心里涌出一股怒意,老子多少死一线都挺过来,即使面对沙帝那种恐怖存在都没有死,难道还会载在你们这帮跳梁小丑手里?

    云鹰眼睛骤然充血赤红

    一股乎袭击者意料的爆力释放出来!

    这张铁徒手是不可能撕破的,不过挥舞驱魔棍劈在上面,当驱魔棍高激荡旋转的力量释放出来,立刻就犹如一把利剑轻易把铁给撕碎,这股撕裂力量传导开来,整个铁都破开一个大洞

    云鹰摆出躲避动作的刹那,只堪堪避开两支弩箭,驱魔棍则将两支射向脖子的弩箭弹开,这已经是云鹰所能做到的极限,其他四支一支射向面目,两支射向胸口,还有一支射向后背,以云鹰当前能耐没有躲避可能

    四箭齐至

    两箭落胸口,猛烈力量,仿佛推云鹰一把,让他几乎向后翻到不过非常巧的是箭又被沙之书挡住,所以没有对云鹰造成任何有价值上海

    又一箭直射面门,箭头锋利尖端早在面具溅起火花,虽然给云鹰造成头晕目眩的感觉,但是想射穿血腥女王送的面具?这根本是不可能的!这个面具尽管不是什么强**器,不过就算是拿着枪械扫射也不一定能摧毁它!

    现在反倒是背后一箭造成伤害较大,它直接刺穿里面皮甲,造成一道不浅伤口,不过有影子斗篷防护,箭头涂抹见血封喉剧毒根本没用,又经过两重缓冲,这伤远不足以致命

    云鹰在杀手们目瞪口呆,他屁事没有灵活一个地打滚,从伏击圈里冲出去这时十几个蒙面人从四面方跳出来,既然偷袭不成,那就直接强攻吧,每人都握着一根跳动着电火花的战棍

    云鹰就算没有跟他们交手也能猜到这些家伙手里武器的厉害,如果正面冲突直接交锋肯定不会有好果子吃

    怎么办?还是溜吧!

    云鹰滚动身体站稳的瞬间,左手拔出枪胡乱射几枪,立刻击退其几个人,双脚一蹬而起,凌空消失不见了,他趁机以隐身能力从包围圈里逃窜出去

    “不要让他跑了!”

    这些蒙面人不知谁喊一句,他们纷纷掏出枪支武器,反正肯定是已经暴露,既然如此干脆利落一点几个人抬起枪就是一通疯狂扫射,荒野里普遍都是非常落后的手动或半自动枪械,这些人手里武器明显要先进很多,同时开火之下,整个通道都被火力布满了

    云鹰险之又险的逃进拐角才现出身行,这个时候已经被吓出一身冷汗,他感觉到脚步声的快靠近,立刻回头提起双手咬着牙,犹如再推千斤重物般拼尽所有力气用力一推

    大量沙尘凭空而现

    这就犹如一条长龙般向对方扑过去,瞬间就将这些人给全部覆盖在里面,虽然没有任何杀伤力,但是却能遮挡视线拖延时间,云鹰抓紧机会继续逃走

    “哪来的风沙?”

    “不要管,继续追!”

    杀手经过短暂停顿就继续追下来,不难看出来这些人都是高手,云鹰单打独斗情况之下,能打败两三个就不错了,十几个人一起围攻,绝对没有任何胜算,所以云鹰只能选择逃命

    云鹰对基地里面地形根本不熟悉,因此慌不择路之下,竟然走进一条死路他看着眼前的墙壁,脸色立刻阴沉下来,追杀者紧跟在后面,现在想要退避已经不可能了

    难道只能血拼了?

    现在姑且不说双方实力对比,这些家伙的火力这样的凶猛,只恐怕云鹰没有靠近就会被射成蜂窝这些杀手仿佛也感觉到云鹰走进死路,所以他们追赶步伐渐渐地慢下来,十几把黑洞洞的枪口指着里面

    “杀了他!”

    云鹰觉得自己简直必死无疑时

    这时一道犹如灵巧山猫般的身影从背后跳出,两手各抽出一把造型奇特的手枪,她人还在半空的时候,双手犹如荒野般交错彼岸花,瞬间凌空连射四五枪,每枪都精准击一个杀手后脑

    杀手没想到会生这种变故,正骇然转身准备反击的时候,这道身影双脚踏在光洁岩石墙壁行走,双手再次像幻影般交织,正连续扣动扳机,枪火刹那连成一阵片,她的枪显然是特制武器,射快得叫人难以置信,每可一颗子弹都没有浪费,全部精准的送进他们的眉心

    每一颗子弹打部位都完美无比,几乎没有丝毫的偏差,这简直就是艺术般的枪术

    “彼岸花!”

    这个人随手把改造手枪插进后腰,她轻盈的落在眼前的时候,因为整个过程太快,彼岸花从背后跳起,踩在墙壁上走到云鹰面前,整个过程看看几秒钟就完成,当她双脚脚尖落在地上的时候,杀手才全部倒在地上,她起袭击的过程就像狂风骤雨,以云鹰的能力连看都没法看清楚

    云鹰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出手救他的人,居然就是彼岸花,他早感觉到彼岸花可能很危险,但是并没有感觉到对方拥有很强**力量,原来彼岸花是一个荒野最顶级的枪手

    云鹰到现在为止见过最强枪手就是黄泉雇佣兵的狡狐,可是狡狐的枪术如果要跟变化对比,那简直就不是一个层次的彼岸花对武器以及子弹轨迹掌握,几乎已经到一种堪称完美的地步

    其实云鹰有所不知

    彼岸花在荒野也是赫赫有名的武器大师

    无论是什么样的枪械或复杂科技工具,只要在彼岸花的手里,她就能在极端时间内掌握她是一个丝毫不逊色鬣狗的强者,枪手近战能力虽然非常弱,如果双反在近距离交手的话,鬣狗可以轻松干掉是个彼岸花,但只要拉开一定距离,那么十个鬣狗都不一定能近彼岸花的身

    云鹰有种心有余悸的感觉,幸亏没有对彼岸花做出过什么出格事情,否则就以这个家伙的枪术,云鹰有一百条命都不够她杀的

    彼岸花连看都没有看地上尸体一眼,她直接走到云鹰面前,先问一句“事情办妥了吗?”

    云鹰点点头说“放心,我把东西钥匙都放回去了”

    彼岸花略松一口气,她回头扫过地上尸体,有些困惑不解问“这些人是什么来历,为什么要杀你?”

    罗斯特博士没有杀云鹰的理由和动机,猢猴没有时间和机会,现在彼岸花也排除嫌疑,那么就只有……

    “是鬣狗干的!”云鹰对彼岸花说“我现他的一个秘密!”

    彼岸花尚未开口询问,周围就一片嘈杂响起,数十个基地战士手持武器靠近这附近,当见到满地的尸体和鲜血时,他们都感到难以置信和诧异,因为在探索者聚居地,这种暴力冲突并且造成这么多人死亡的事情是很少生的

    这个时候人群忽然分开,一个矮瘦佝偻的老者,手持长杖缓缓走出来,他的背后还跟着两个蜥蜴人护卫,罗斯特博士看一眼现场,又看一眼云鹰和彼岸花,他那张本来睿智祥和的脸,骤然间变得铁青而阴冷,虽然身材矮小脆弱不堪,但是却给人一种难以直视的威严,这是几十年上位者培养出来的气势

    “是谁干的!”

    彼岸花走过去检查尸体几遍,她站起来对罗斯特说“虽然这几个都是生面孔,但是有能力弄来这么多杀手,整个基地除博士、猢猴主人,还有我以外,只有一个人有能力做到这种事情”

    罗斯用冰冷的声音说“你带人把鬣狗给我抓过来!”

    彼岸花弯弯腰说“是!”

    几十个手持先进武器的精锐战士,全部都跟着彼岸花去缉拿鬣狗了罗斯特拄着长杖缓缓走到云鹰面前,他满脸关切打量着云鹰身体上下问“小兄弟,是我对手下缺乏管束,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云鹰正想将实验室里看到的画面说出来,可是话到嘴边的时候,他又猛地觉得不妥,甚至差点被自己惊出一身冷汗

    真他妈的差点犯傻了!

    若把实验室里见到事情说出来,岂不是相当于向罗斯特坦白,自己曾经潜入过实验室?那么他该怎么解释进过实验室的事情呢?这最后十有**会连累到彼岸花!

    罗斯特敏锐目光仿佛能洞悉什么“有什么不能说的么?”

    “不知道!”云鹰摇摇头说“我出门逛逛就莫名其妙就被刺杀,我跟鬣狗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我怎么知道他为什么要杀我!”

    说到这里

    云鹰的心紧张了起来

    糟糕了,鬣狗一旦抓住,罗斯特审问出杀云鹰灭口的动机,那么这一切岂不就都暴露了吗?

    “是这样啊……”罗斯特分明是看出云鹰在隐藏着什么,毕竟这个小子在他眼里太嫩了,不过他也没有继续追问的打算,只是缓缓地转过身对身边两个蜥蜴人吩咐道“你们去帮助彼岸花缉拿鬣狗,这件事情我要亲自审问”

    两个蜥蜴人都是经过驯化的完全体变异兽,他们音结构无法说出人类的语言,不过其智力已经达到人类十几岁水平,所以这种命令完全是可以听懂并且理解的

    嗖一声

    两道身影就消失了

    罗斯特博士又转过身来,他看着云鹰说“你就跟我一起去看看吧!”

    云鹰看着罗斯特拄着长杖慢慢走远的背影,他的手指握了握,几次想要抽枪罗斯特的强大在于他的知识,他可以打造出一支天下含有的怪物部队,可是罗斯特本人弱不禁风,所以现在剩罗斯特一个人,如果自己动手杀了他,应该也是没问题的吧

    可不知道为什么

    云鹰几次想出手都失败,心里好像有一个声音在阻止他,让他放弃这种愚蠢的行为和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