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密室密谋

《陨神记》 第一百一十五章 密室密谋

    这个星球有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一

    一个叫神域

    一个叫荒野,

    荒野原始野蛮、血腥粗暴,环境恶劣且贫瘠,人们使用不同时期的旧时代装备或武器,古老与先进并存,没有秩序,没有法则,没有明

    神域精致美丽,有沃原千里的青山绿水,无论是植物还是动物,无论是武器还是装备,全都充满科技无法解释的魔幻色彩,人们安居乐业,充满安宁与平静

    两个地区仿佛来自不同宇宙连力量都不一样

    荒野生物在千百年残酷自然环境磨砺,他们更加注重挖掘自身的强大潜能,通过进化或变异适应环境并且获取更强大力量神域人则沐浴在神恩之下,他们衣食无忧信仰坚定,因此接受来自神的指导训练并赐下法器,一个个仿佛都具备自然的魔幻般力量

    神域人没有人能解释力量来源,只能把一切都当做是神迹

    荒野却率先出现黑水基地罗斯特博士一样的天才,他仿佛已经参透生物力量的一些奥妙,他能通过药物作用和外部刺激来促使生物体加进化,他甚至能将两种不同物种以某种特殊方式相结合,让改造战士保留人类的理智和经验,却又同时拥有野兽一样的能力

    这在寻常人眼里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他却做到了

    不过以牺牲自我为代价来换取力量,云鹰无法理解也无法接受,如果连本性都丧失,力量再强有个屁用……一定要逃出这里!

    云鹰悄悄看一眼彼岸花的房间,她回来一直关在房间里研究资料

    云鹰想要逃离基地,之靠自己行不通,唯一一个办法就是说服彼岸花帮忙,现在问题是彼岸花为什么要帮他?

    威胁?彼岸花盗取博士的绝密资料,这件事情要是抖搂出去要她吃不了兜着走云鹰昨天确实动过这个念头,可自从见过彼岸花的实力以后,云鹰就再不敢轻举妄动了,否则就怕威胁不成,反而被对方秒杀

    “咚咚咚!”

    一个年轻小伙子敲开门,他穿着宽大的长袍,头被大大的帽子遮住了,神秘兮兮的样子,让人看不清楚长相

    云鹰本来就心烦躁也没什么好态度“你找错人了吧!”

    “这里是彼岸花大人的家吗?”这个小哥从怀里抽出一张活版印刷的纸递给云鹰,“彼岸花大人在基地里定的科研报出新刊了,这一份是给彼岸花大人的,请务必转交给他”

    云鹰有些好奇接过来,只见粗糙纸张正反面,全都写满一些乱七糟的内容,主要是基地附近的情报,还有一些最新的变异兽**解剖研究数据,以及一些奇怪的机械改良图纸

    这玩意儿在荒野十分稀罕,不过出现在探索者地方倒也入情入理,基地里面相当一部分人都自称荒野科学家,他们有研究古代科技的,有研究荒野生物的,有研究武器机械的,有些研究成果印刷出来做共享倒霉什么稀奇的

    云鹰推开工作室的门

    彼岸花专心致志坐在桌前,只见桌上摆开一大堆资料,各种参考古书已经在脚底堆成小山彼岸花好像没有感觉到云鹰走进来,她一头银灰色头披散在箭头,全神贯注的写着什么,时而凝眉沉思,时而展颜释然,每个表情都鲜活强烈,让人感受到不同风情

    云鹰见过的女性,血腥女王无疑最美丽,不过却没有彼岸花成熟诱人,大概是女王太年轻太青涩不懂得像她一样随时随刻施展魅力,当然以血腥女王性格也不屑做这种事情

    “喂,有人给你送东西了,你要看看吗?”

    “我现在很忙,请别打断我!”对彼岸花来说,全身心专注研究时被打断,不亚于一个人床上激情过程被打断,所以她非常不悦的抬起头来,不过当看见云鹰手里拿着的东西时,她的表情微愣,低声嘟囔一句“这些家伙也太急了吧……等等,你过来”

    彼岸花用笔在报纸画出几个圈,这些字拼起来就是一个完整的时间和地址,好像是一个杂货铺,彼岸花细细思索起来,似乎在衡量着什么

    云鹰看出来了,原来表面是送报,其实是送密信啊

    这个女人身上见不得光的秘密还真不少呢!

    彼岸花将报纸卷好,用火点燃烧成了灰,她对云鹰说“你跟我走一趟,我带你见一些人”

    云鹰心里警惕起来“见谁?”

    “你紧张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如果还想完整的逃出基地就跟我来,否则就请自便吧”

    彼岸花说话间就把挂着枪套和弹夹的武器腰带绑好并离开,云鹰也不是什么胆小怕事的人,以彼岸花的实力想要害他的话,这些天恐怕早就不知死多少回了

    云鹰戴上面具跟着彼岸花在基地里绕大半圈,最终来到一间看起来非常冷淡的杂货铺彼岸花在门有节奏敲打好几下,大约过了四五秒钟,门就被打开一条缝,一个外表和善的大叔打开门,他见到彼岸花立刻眉开眼笑“哎哟,这不是彼岸花大人么,您是来挑材料的么?快请进请进!”

    彼岸花微笑着点点头并走了进去

    这就是一个普通的杂货店,其堆满各种枪支零件,还有零散机械部件,乱七糟,有些混乱,有一个老板,两个下手杂货店老板直接把两人领到内屋,他走到墙上一个货架前,双手握住货架用力一拉,货架连着墙壁都被转动起来,从而露出隐藏在里面的一道暗门

    这里面别有洞天!

    彼岸花带云鹰走进来,这个空间相当的大,其没有安装电灯,而是点着大量蜡烛,十几把椅子摆在其,每把椅子都坐着一位长者,每个长者身边都站着三两个或披坚执锐或手持枪械的战士

    最高椅子上坐着一个白眉老者

    两个彪悍战士站在左右,其一个穿重甲持大盾,另一个则握着两把铁锤,云鹰一眼就能感觉出来,现场就属这两个战士最强,虽然比不上鬣狗,却也是荒野一流水平的

    云鹰不自觉将手放在驱魔棍上,他习惯性的观察周围情况,密室连接着三个路口,每个路口都从基地不同方向通进来,可见安全性非常高也非常隐秘这里面十几个长者好像在争吵着什么,当见到彼岸花走进来的时候,他们同时闭嘴并站起来十分恭敬

    彼岸花一边走一边说“现在情况不明朗就急着集体聚会,你们也太冒险了,万一被博士知道了,那可就吃不了兜着走”

    “我们行事如此隐秘,怎么可能会被他知道?”这时为一个白老头站起来“彼岸花大人莫不是忘记与我们的约定吧?当初是我们暗协助你在基地快上位,让你有现在的地位和身份,你答应我们的事情可不能说话不算数”

    彼岸花轻笑一声“我怎么会说话不算数?”

    “那就好,铁熊、黑豺,为彼岸花大人上座”

    那个重甲持盾战士叫铁熊,那个双持短锤战士叫黑豺,两人赶紧搬出一条椅子摆在白眉老头身边,彼岸花心里虽然有些不痛快,但是并没有表现出来,她落落大方的坐下来,双腿随意的一叠,用淡淡口吻说“有什么事情就赶快说吧,这种集体会议太危险,我劝你们以后还是小心点”

    白眉老者目光落在一边戴着面具穿着斗篷,始终都一言不的云鹰身上问,他的眼睛里略显警惕和戒备“这位是?”

    “不用担心,是自己人”

    白眉知道彼岸花素来谨慎精明,因此十分信任没有多问,他站起来直接进主题“我相信各位已经得到消息了,昨天生一系列事情先能确定的一个消息就是鬣狗被罗斯特给关起来了,他短时间内将不会在对我们造成任何威胁,干成这件事情的,正是彼岸花小姐!”

    众人纷纷叫好

    白眉继续说“罗斯特人抓捕过程损失惨重,两个贴身护卫已经双双战死另外以为罗斯特最近增加与暗核会的交易输出,一次性将二十个成品改造战士送出,现在研究室里的改造战士还没有补充上来,所以真是罗斯特身边最薄弱的时候!”

    众人开始变得兴奋起来

    白眉说着说着也变得亢奋起来“现在鬣狗对基地部队调动的权利也因为鬣狗的意外被抓,所以全部落到我们尊敬的彼岸花大人手里!也就是说,彼岸花大人随时可以将部署在实验室外围的守卫,我们的机会已经来临了!”

    “好!”一个老者忍不住站起来说“罗斯特失去近卫,失去最得力的部下,现在连守卫都可以随意调动撤换,我们就应该趁着这个机会一举推翻这个该死独裁者!”

    云鹰被这些人的言论惊呆了

    “有什么好吃惊的?”彼岸花为云鹰释疑“你以为黑水基地是铁板一块?罗斯特执掌黑水基地以来,让基地蒸蒸日上越来越富庶,可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也是一个说一不二的独裁者,他基地里资源都投入到他的生物研究上面去了,其他荒野科学家连口汤都喝不着,所以反对他的人自然不在少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