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永不背叛

《陨神记》 第一百二十二章 永不背叛

    猢猴的胆小好色无人不知,正是因为有着这样致命软肋,他被彼岸花和鬣狗挟持起来利用一 罗斯特在基地地位无可撼动,但他底下彼岸花、鬣狗、猢猴也是很有影响力的,三个人要是一起背叛罗斯特,那么胜算肯定大大地提高

    彼岸花鬣狗云鹰与博士有无法化解的矛盾,这场争斗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因此肯定不遗余力不择手段,猢猴胆敢不听话,绝没什么好下场,这点猢猴心里非常清楚

    “快走!”

    “不要杀我!”猢猴被一推就跌跌撞撞站立不稳,唯唯诺诺地说“求求你们不要杀我!”

    云鹰见到猢猴这个怂包样,他觉得这人也许不可靠,这样的老大手底人能听他的么?不过云鹰现在没有更好办法,这是目前唯一能用的手段,若挟持猢猴控制几十个战士,那么冲出实验室冲出基地的成功率会大增

    彼岸花鬣狗已经没有权利

    猢猴不一样

    这个家伙看起来尽管贪生怕死好色猥琐,不过已经跟随罗斯特快十几二十年时间,他在黑水基地里面的影响其实更深,特别是在实验室里,大小事务都是亲自管理

    若能挟持猢猴来策反猢猴手底战士,几人就有希望从实验室逃出去,黑水基地里面的反对派主要头目都已经被罗斯特一打尽清洗掉了,但是反对派可不止是这几个头目,只要彼岸花能活着逃出来振臂一呼,即使没有百也有五百人响应,虽然不足以扭转大势,最起码能逃出基地

    “你该怎么说,不用我教你吧!”

    彼岸花伸出枪顶在猢猴后脑勺走进个人实验室里

    “记住,不要妄想能快过我的子弹,你要是表现够好,我就不计较刚刚事情,否则就算是罗斯特亲自出现在这里,他也没有能力从我手里救你小命”

    猢猴浑身瑟瑟抖,连连点头称是

    “喂,我的东西呢?”云鹰忍不住冲过来喊道“我把我的东西放哪了?”

    猢猴面对杀气腾腾的云鹰心脏又猛地收缩几下,其实相比彼岸花或者鬣狗,恐怕云鹰对他的杀意更甚毕竟猢猴折磨了他好几天,云鹰曾经不止一次称要干掉他,这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更加冲动,若不是彼岸花一而再阻止,他早就已经被杀了

    云鹰在一个箱子里找到驱魔棍、影子斗篷,还有女王送给他的沙之书、鬼脸面具、猎魔令牌

    总算东西没丢!

    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装备啊!

    云鹰把影子斗篷穿在身上,他戴上面具又拿驱魔棍,只觉得心里顿时安定了不少,这些装备在身上自保能力是可以保障的

    猢猴出紧急集合命令

    五十多个猢猴直属的战士,以及十五个荒野科学家,全部跑过来集合面见猢猴这些战士实力都不差,为几个更是一流水平,半点不逊色被罗斯特干掉的黑豺、铁熊

    云鹰有点以外

    这个怂包本人没有什么能耐,他的部下却是非常精锐

    这些家伙到底是怎么想的,荒野里面实力为尊,他们会甘心在这种人手里做事?

    猢猴部下则一个个目瞪口呆,他们能不吃惊么?云鹰、鬣狗、彼岸花,三个人都在场!谁不知道彼岸花与鬣狗是叛徒?谁不知道两个人被关起来了?谁都知道云鹰则是博士再逃的重要实验体,这三个人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彼岸花以枪口顶猢猴

    猢猴身体始终颤抖,不用多说或吩咐,主动地走出来

    几十个部下用茫然的眼光看着他,氛围十分凝重,等老大话

    猢猴推推出现裂痕的圆眼镜,他的心情十分复杂和忐忑,用迷茫的目光扫过在场的心腹手下,最终还是轻轻叹息一声说“各位,现在你们的情况已经看到了,现在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宣布!但在此之前,我想再问你们一遍,你们愿意为我而战吗?”

    猢猴部下面面相觑

    “请你吩咐!”

    “好,很好!”猢猴看着这些人的时候,脑海飘出几个闪念,罗斯特的身影仿佛出现在眼前,虽然眼睛里恐惧感觉越来越强烈,但是表情却越来越坚定了“二十年前,我是一个普通的探索者基地科学家,当时生活的基地被叛徒出卖,从而遭到神域军队剿灭,探索者数以千计惨死在浩劫我侥幸的逃过一劫,却成为一个弱小游荡者,那一次是博士在荒野现并把我带进黑水基地”

    彼岸花和鬣狗都脸色一沉

    这个家伙在说什么废话?

    彼岸花扳机手指握紧,枪口又向前一顶,猢猴身体顿时又颤抖几下,不过他的声音依然稳定“各位,我在黑水基地生活这些年,曾亲眼目睹基地变化过程博士独裁**,他不允许基地有任何反对声音博士手段残忍,他不惜暗抓捕了很多无辜的人来做残忍的人体实验博士排异存己,他把资源全部投入到自己研究里,这些年基地人口非但没有增加反而减少,这些年大量优秀的科学家出走,基地近年来看似因为改造战士研究成果与暗核会建立交易而收益不小,其实却是在走下滑的道路”

    这还差不多

    彼岸花和鬣狗决定静观其变

    不过猢猴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身体更剧烈颤抖起来,他冷不丁拔高声音喊道“但,我始终相信,博士是正确的,我也始终相信,博士是伟大的!博士所做的一切就算不被人理解,但是从荒野从人类角度来衡量,他是正确的!这些年来博士没有正式收我当成学生,但是我在心里一直都把他当成自己最尊敬的老师!”

    “猢猴,你找死!”

    “哈哈哈!找死?我就是找死!你们反而怕了吗?”猢猴瞬间换一个人转过身来,用一双通红的看着几个人,满脸怒容的斥责,“彼岸花,你为一己之私,不顾后果盗窃博士几十年心血!鬣狗,当初是你求博士救你一命,现在你又是怎么回报博士的?博士从重用你们开始,从来不曾亏待过你们两个人,可你们两个却做出这种事情来,你们对得起博士吗?!”

    云鹰惊呆了

    彼岸花和鬣狗也惊呆,猢猴表现实在出乎意料,以至于两人都没来得及反应

    “我没有你鬣狗能打!我也没有你彼岸花有才华!我知道你们两个一直看不起我,我知道你们两个认为我是废物!可是你们知道吗?我也看不起你们!我可以杀人、我可以强|奸、我可以做尽天下恶事,我可以肮脏卑鄙下流无耻毫无底线,但最起码有一件事情永远也做不出来……我,永不背叛!”

    砰!

    一颗子弹贯穿猢猴的胸口、

    “告诉博士猢猴没有背叛!”猢猴身体晃了晃,看着贯穿的胸口,鲜血涌出来的时候,仿佛带走全部的力量,可是他却没有倒下去,窝囊半辈子,软弱半辈子,他似乎毕生勇气仿佛都集在了这一刻呐喊道“兄弟们为我报仇!”

    鬣狗咆哮冲去猛地抓住他的头一扭

    猢猴脖子就像麻花般一百十度旋转,脸从前面被扭到后面

    猢猴倒在了地上,瞳孔迅的放大,他知道自己生命就到此为止,他感到非常害怕和恐慌,可却不后悔这么做,他现在唯一希望,唯一奢望,唯一渴望的荣耀就是,等他死以后能成为博士项链上承载的故事之一

    “猢猴大人!”

    “杀了他们!为猢猴报仇!”

    这些人都是猢猴心腹,所以对猢猴极忠诚,现在猢猴以死明志永不背叛,这彻底激起这些战士的血性和愤怒,几十把枪瞬间举起来,那密密麻麻火力,瞬间就布满整个空间

    三人连忙躲到掩护物后面

    鬣狗狂怒无比,彼岸花也满脸错愕,他们做梦都想不到,竟然会被猢猴这种人摆一道云鹰则看着倒在地上,现在已经失去呼吸的猢猴,虽然也感到诧异和惊怒,但是更多的确实不解和震撼

    这个世界为什么会这样?

    鬣狗,彼岸花,虽然平日对博士恭恭敬敬,但是却做出背叛博士事情猢猴这样一个贪生怕死的阴险小人,他却宁愿选择死也不背叛博士

    大奸似忠,大忠似奸,大伪似真

    为什么世界总是让人看不透!

    为什么人心总是出乎意料!

    几十个狂怒战士以恐怖火力宣泄,桌椅和试验台都打得稀巴烂,三人一旦露面必然会被打成蜂窝,哪怕实力在强也不可能面对这样的攻势!

    罗斯特博士很快会赶到,三人力量加起来也不一定是对手,更何况是在这样数量差距对比强烈的情况,所以躲在这里也不是办法

    鬣狗的利爪把地板挖出几条深痕,他就像一只被困的野兽,企图做最后的困兽之斗,他宁愿死也不希望被活捉,因为一个战士尊严让他无法忍受被变成傀儡

    “杀出去!同归于尽!”

    云鹰阻止鬣狗“不,不要放弃,我们还没有输,还是有办法的!”

    彼岸花用疑惑目光看着云鹰“你有什么办法?”

    “这办法充满不确定性,所以非常的冒险,可是一旦可行必能打败博士!”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有什么办法直接用出来!”

    “好,我们先想办法从这里逃走”云鹰将沙之书捧在手里,他对两个人说“注意配合!”

    云鹰感觉到火力渐渐减弱,大部分战士都开始换弹夹时候,立刻激手里的沙之书,骤然间一股沙尘快笼罩四面方,他不仅仅遮盖视野,更让战士眼睛都睁不开

    “就是现在!”

    彼岸花双脚一蹬,从掩体侧滑出来,双手各握一把手枪,虽然眼睛看不见,但是她早已记清楚这些人位置,两把手枪快连续开火,每一颗子弹都掀翻一个人

    鬣狗则四肢并用跳出类直接扑到人群间,他就像狼入羊群般打飞三个人,更是将一个战士给活生生撕裂了

    基地战士眼睛看不见又遭到如此凶猛的袭击,他们顿时乱了阵脚,无法连续进攻

    “别恋战!快走!”

    云鹰俯身拉彼岸花一把,两人迅离开这里,鬣狗弹跳间游走人群,以锋利指甲掠杀几人,跟着离开了这个地方

    大约三分钟后

    罗斯特博士带着一群改造战士来到这里的时候,只见里面已经一片狼藉,地面出现十几具尸体,其他战士好像也没有恢复过来

    “博士,猢猴大人他……”

    罗斯特看着倒在地上猢猴,他的眼神没有什么变化,他以嘶哑苍老声音问“他们几个呢?”

    “逃走了,像是往兽笼区去的!”

    罗斯特二话不说带着改造战士们就追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