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歇斯底里

《陨神记》 第一百二十五章 歇斯底里

    这个怪物具备恐怖的力量、恐怖的度、恐怖的爆力、恐怖的恢复力、恐怖的适应力,他就算站着不动也很难受到伤害一   现在手持削铁如泥锋锐无双的利刃,犹如冷酷屠夫或死神所向披靡无人能挡

    “不可能有完美的身体!”云鹰见渐渐被罗斯特给压制住,他忍不住大声地喊道“我不信他能一直维持这种状态!”

    彼岸花和鬣狗闻言倒是受到启而精神一振

    是啊,这个小子说的没错,任何力量都是守恒的,罗斯特的细胞里蕴含能量不可能无穷无尽,所以如果能通过不断攻击来消耗,他总会有支撑不住的时候

    罗斯特一刀劈在蜥蜴人坚固鳞片上,从头骨一直劈到尾椎,残忍而又利落将蜥蜴给劈成两半,他的身体早就已经被兽族血给染红,一双墨绿表情始终没有感情变化,“每个人都有自己极限,我当然也不例外,不过就凭你们几个能试探出我的极限吗?不要太自以为是了”

    言行之间

    又两头进化兽被劈倒在地

    罗斯特看起来非常轻松,哪里有半点疲劳或不支的感觉?他砍杀的都是实验室里多年心血,全都是辛辛苦苦创作出来的作品,可是出手却毫不留情,犹如面对的是一堆不值钱的朽木破烂,他内心强大狠辣,只有轻重取舍,没有权衡求全,正是因为如此,一把朴素杖刀所指,兽族被打得节节败退

    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没有第三种结果!

    两个改造战士企图从侧面起偷袭

    彼岸花及时警觉,举起双枪连射,两个改造战士纷纷被击数枪,其一枪将脑袋给射穿,改造战士体质非常强韧,却还达不到刀枪不入的地步

    可这个时候罗斯特已经就快冲到面前,没有人能在短兵交接挡住他彼岸花想要撤退也来不及,云鹰忽然向前踏出一步,手驱魔棍出呼啸声音,斗篷飞扬之间,他直接消失了

    “杀!杀!”

    鬣狗见退无可退,彻底狂暴起来,他就算是自己没有注意到,他刚刚脱口而出的,其实并不是人类语言,更是一种头狼号令部下进攻而出的吼叫周围凶悍兽族面对死亡威胁,全部都被激起蕴含在骨子里的凶性,他们悍不畏死的向罗斯特起围攻

    这些野兽也有情感

    这些野兽也会愤怒!

    这些野兽也渴望自由和生存!

    它们很多从祖辈起就被关押在牢笼里面开始痛不欲生的经历,各种残酷试验以及药物催化让他们大脑得到开,获得记忆和思考的能力,也赋予他们情感能力,他们灵魂深处那种不屈野性,又让它们永远无法臣服

    它们在折磨日复一日的折磨,亲眼见到同胞被抽干血液骨髓,它们眼睁睁看着身边同类越来越少,憎恨早就在每一个智慧进化兽心里酝酿起来

    罗斯特就是罪魁祸!

    他在无数个夜晚来到这里随机杀戮来残忍吞食兽族,通过生吞活吃这些进化兽来维持自己身体里的力量和进化

    罗斯特为它们带来多少恐惧就带来多少仇恨

    现在仇恨是该宣泄了,杀了这个邪恶残酷的恶魔!

    罗斯特面对歇斯底里带头杀过来鬣狗,墨绿眼睛里浮现出一丝嘲讽,这个可怜的家伙已经完全被兽性给淹没人性,他的存在已经成为荒野的威胁,所以是时候彻底的将这件失败作品销毁了

    鬣狗实力跟绿地营九头蛇差不多

    罗斯特却足以与血腥女王相媲美

    血腥女王在全盛状态想杀九头蛇那种货色,其实根本不需要费什么劲,因为双方实力落差太大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存在现在罗斯特面对鬣狗也是如此,虽然鬣狗的度很快,但是罗斯特的度更快!

    朴素无奇杖刀就像一颗划破夜空的流星,锐利刀锋像一把割裂虚空的闪电,没有任何花哨招式,没有任何多余动作,只是简简单单笔笔直直一刺而已,却完全封锁鬣狗所有的躲避或抵挡可能

    鬣狗给人感觉像是主动将把自己心口送过来,刀尖就像戳破一层纸般刺进鬣狗坚韧皮毛,不过就在这个千钧一的时刻,云鹰在两人间现身举起驱魔棍,释放强烈能量一棍打在刀刃,火花四溅刀刃被弹开一点距离

    鬣狗身体出现巨大划伤,他始终就没有停止冲锋,一道蓄力已久的重拳狠狠打在罗斯特的胸口,罗斯特肌肉自动硬化形成硬壳,即使如此拳头在上面还是留下浅印

    云鹰抡起驱魔棍一刺

    从驱魔棍释放出风暴般的力量

    罗斯特本来是有机会抵挡的,只是云鹰比较特殊,罗斯特还不能杀他,正因为有此顾虑,云鹰才会有恃无恐,否则换成其他人,这样近距离攻击,恐怕早就已经被罗斯特一脚踹的骨头尽碎了

    “趁现在!”云鹰大声喊“上!”

    十几头进化兽一拥而上,毒蜥人对罗斯特喷吐毒液,腐狼人对罗斯特喷出酸雾,巨鼠人直接上去自爆,一个个兽族出视死如归般的攻击

    彼岸花捡来一把大口径的步枪

    砰!

    罗斯特头部被击,失去平衡后仰到底,十几头野兽疯狂扑上去,企图撕咬罗斯特的身体

    杖刀不断颤鸣震动,犹如地狱里出颤抖

    罗斯特身体好像变成瘫痪,他摔倒在地上瞬间就弹起来,周围进化兽全部都被他给摔飞,刀锋所过之处,犹如切豆腐般,一只只进化兽坚韧身体被纷纷撕裂,整个身体周围数米都飘起一片血雾,连墙壁都被挥洒出一道血肉交织的抽象画

    此时此刻罗斯特身体也受损严重,毕竟在短时间内遭受那么多猛烈攻击,哪怕从里到外是钢铁组成也不可能完整无缺的他的头部被彼岸花射,一块头皮都被掀掉,从里面露出开裂的颅骨,他的胸口后背双臂,全都是恐怖的伤口

    只是没有用的!

    罗斯特头部裂开骨头迅还原,头皮以肉眼能见度重新生长,他身体其他部位伤口也纷纷迅再生,那度让人毛骨悚然这个家伙根本就是无法战胜的存在啊,即使进化兽前赴后继的疯狂扑杀,即使在这样的攻势之下,竟然还是没能造成实质性伤害!

    不过罗斯特似乎感到威胁,这种威胁主要来自彼岸花,她手枪械威力太大,纵以罗斯特的身体也很难承受,所以为稳妥起见必须先将这个女人解决掉

    彼岸花端起枪又一次开火,这次是直接瞄准罗斯特眼睛,罗斯特没有完全躲开却侧身避开关键部位,这颗威力惊人大口径子弹,从脸上经过时撕去一块皮肉

    罗斯特面无表情微微屈膝,双腿变成类似弹簧的结构,正在不断地压缩,最终猛地一跳而起,从兽群包围冲出来,从背后伸出一对硕大肉翼,先在半空稳定住,接着以一个弧线形轨迹盘旋而至

    “妈的!他还会飞!”

    云鹰见被罗斯特背后长出肉翼一幕彻底惊呆,不过罗斯特的肉翼目前并不强,还没有办法向雄鹰一样自由翱翔,但是最起码具备滑翔的能力,让他从空避开地面兽族的攻击,他双手握着杖刀当头向彼岸花劈来

    彼岸花顿时花容失色连忙想要后退闪避,只是罗斯特已经锁定,以彼岸花的身手不可能躲开这道攻击

    当!

    金铁交加爆鸣响起

    又是云鹰!

    云鹰激荡驱魔棍硬生生的挡住罗斯特高频振动刀,现在也只有云鹰手里的武器,尚且还有能力抵挡这把刀一两下不过罗斯特的力量实在非常恐怖,虽然云鹰这几天力量获得很大增长,但是他还是被山岳般力量给压得半跪在地上,只觉手臂出咔咔声响,右手胳膊肩膀部位直接脱臼了

    彼岸花眼睁睁看着刀锋停滞眼前,一颗豆大汗珠从美丽脸颊滑落,她连想都没有想扣动扳机,罗斯特胸口炸开并且被轰飞,他在半空打开肉翼努力保持平衡

    彼岸花则咔嚓拉动枪栓,让一颗弹壳掉在地上,她端起枪又一击,罗斯特肉翼被射穿,犹如断线风筝落下

    鬣狗急追来突袭一爪

    罗斯特却更快,一脚踹在鬣狗身上,鬣狗被打得倒退时候,罗斯特再次挥刀想他刺过去云鹰现在就算隐身加也来不及,鬣狗已经没有办法从这一击幸免

    千钧一关头

    一道更大身影从鬣狗跳出来

    狼王度比其他进化兽快很多,犹如一道银色闪电划过几十米距离,用双爪重重拍击在罗斯特肩膀上,它借着强大惯性把罗斯特推出十米远按倒在地上,其他人狼纷纷追上去,分别咬住罗斯特的双臂大腿

    狼王张嘴一股浓厚强烈腐雾喷射在罗斯特的脑袋上,狼王的酸雾远比普通腐狼头领强十倍,哪怕是一块钢铁在这样情况之下也是无法抵挡的

    罗斯特刚刚大战,能力确实有所倒退,现在又面对这样攻击,哪怕是他也挣扎起来,长刀狠狠刺进这头狼王身体里,拉出一道恐怖的伤口,几乎把狼王懒腰劈成两半

    鬣狗见此怒吼道“不!”

    其他人狼也纷纷哀嚎,可狼王依然没有停止,它喷吐酸雾时间长达五秒,让地面都生生腐蚀出一个大坑

    罗斯特出愤怒而狂暴的怒吼,杖刀将狼王身体拦腰砍断,左臂重重击打在狼王下颌,它嘴坚硬牙齿被全部击碎开来,它半截身体飘着被高高送上数米高空,各种内脏洒满一地,最终倒在十多米外的地方,两只前爪摆动几下,绿色眼睛暗淡下去,最终没有了声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