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打开的魔盒

《陨神记》 第一百二十七章 打开的魔盒

    罗斯特死讯像一颗炸弹丢进平静湖面,基地一夜间掀起巨大轩然大波,虽然基地里确实隐藏着反对罗斯特的势力,可是反对势力为什么要隐藏呢?说白了,还不就是因为罗斯特执掌基地这么多年,他在这里的根基和威望远不是反对势力能公开撼动,所以只能蛰伏起来寻找机会!

    因此罗斯特是与彼岸花、鬣狗的内斗被杀,基地立刻就有人做出反应,他们号召大量支持罗斯特的战士,正在公共场合轰轰烈烈抗议聚会一

    “彼岸花、鬣狗已经叛乱!”

    “他们不仅仅杀死尊敬的博士!还占领实验室!”

    “你们说我们是不是应该杀进去,为博士报仇?”

    “没有错,基地不能落在这些狼子野心的人手里!”

    数百个武装战士举起武器,枪声噼里啪啦响起“杀叛徒!杀杀杀!”

    这些人里或许确实有罗斯特的支持者,不过更多却是用心准备浑水摸鱼的家伙,罗斯特就算已经被杀掉了,但是彼岸花和鬣狗不可能毫未损,如果借此两败俱伤机会进去清场,说不定就可以把整个基地控制在手里了

    黑水基地位于沼泽极其隐秘而且防御工事牢固,又拥有荒野里梦幻般的净水循环系统,谁能够掌握基地,谁就能成为荒野里一方霸主试问这种诱惑又有几个人能抵挡?

    鬣狗实力是强,可是说白了,只是一个四肢达头脑简单的家伙罢了

    探索者营地里与荒野其他地方都不一样,这种地方学者科学家的地位比战士更高至于彼岸花倒确实是一个威胁,可她只是一个女人啊,哪怕在探索者营地里面,女人也是最没有势力的群体

    女人就该被男人骑在胯下承欢,搞什么争权夺利的事情?彼岸花又是外来者,她想必在本地没有什么根基,谁要是能第一个攻破营地,说不定还能好好品尝品尝这朵被人们赞誉为“荒野第一花”的滋味

    众人叫嚣准备对实验室起进攻

    他们刚刚动身没有多久,从四面方就想起野兽低吼,这让他们顿时怔在当场,这是怎么一回事?基地里怎么有野兽?他们尚未回过神来,从四面方窜出很多人影,子弹弩箭纷纷撒过来

    “有偷袭!”

    这些人惨叫着连忙停止并摆防御阵型,谁知道阵型尚未摆出来,从不同方向窜出形形**的野兽,每一头眼睛里都释放出凶悍而残忍的光芒

    “妈的!进化兽!”

    “大家快干掉它们!”

    “实验室里进化兽跑出来了!”

    这些人哪里挡得住近百头进化兽袭击,只是片刻功夫就被干掉一小部分,其余人都在胁迫不得不缴械投降四面方又涌出一大群荒野战士,每一个人手里都持有武器指着这些企图攻打实验室的人

    其为者走出来宣布,他拖着罗斯特支持者头目带到基地,先对着天空开几枪,用喇叭大声宣布“我们是基地反对派的人,彼岸花现在是我们最高领,罗斯特**独裁心胸狭隘,这些年做出很多伤害基地的事情,现在被彼岸花大人除去,是顺应民心,有利基地的好事从今天开始,彼岸花就是我们新领,你们谁敢不服可以试试!”

    罗斯特支持者头目吓得惊叫起来“别杀我!”

    这个人好像没听见,用枪指着地上哀嚎的人,疯狂连续扣动扳机,后作用力不断冲击关节,每一枪打位置都不一样,最终直到将子弹全部打光,地上的人快被打成蜂窝的时候,他才停止了继续设计

    这是罗斯特反对派的百余名战士,更有百余头罗斯特亲手催化出来的进化野兽,他们好像在这个时候诡异的站成一条针线,这种局面又怎么可能反抗呢?

    “全部带走!”

    反对派头目命令部下将造反者全部绑起来带走等待落,这样类似动荡在基地里又爆好几次,不过都没有持续太长时间也没有掀起什么风浪

    彼岸花早就是基地反对派的成员,虽然跟其他人并非一条心,但几天前密室惨案高层被屠杀一空外,谁还知道彼岸花到底安什么心?罗斯特倒是帮她节省动手的力气,让她可以名正言顺成为反对派最高头目,从而坐稳基地领的宝座,说起来还要感谢罗斯特呢!

    基地里面反对罗斯特的不止是那么几个老家伙,这些反对派在基地里的势力相当大,那些组成反对派的老东西在营地里也很有声望,正是因为如此能获得大量人支持,彼岸花更是快组建起一支三百人队伍

    这点势力其实依然不够

    不过鬣狗与彼岸花不知道达成什么协议,他找到以前的旧部,让他们全力支持彼岸花,又动兽族的力量来帮忙现在基地里那些造反的势力在他们眼里,简直就是不成气候的小角色

    这次动荡当彼岸花成为这次事件背后最大赢家!

    彼岸花稳定大局,她不顾重伤在身,第一时间闯进罗斯特实验室,立刻开始大肆搜刮起来,罗斯特所有残存的笔记资料和实验记录,全部都被彼岸花第一时间整理并且控制起来

    云鹰见到彼岸花稳定整个局面的手段,他就知道彼岸花这个人做事非常稳重而且很有手段,所以对基地现在的状况,云鹰是非常放心的,不过见到彼岸花将罗斯特所有东西都搬出来的时候,他的心里不禁有些犯嘀咕了

    罗斯特的研究太多了

    从各种药水到生物改造都有

    这可以说是囊括罗斯特一生研究

    彼岸花虽然拿到罗斯特最关键一部分资料,但是光凭那一点点是很难掌握罗斯特的的技术,所以想要获得罗斯特的技能,自能将他所有东西都研究一遍

    “喂,我说彼岸花,这些东西我看都是不祥之物”云鹰没道理想起罗斯特死前说的话“我觉得留着对你没有什么好处,干脆全部烧掉得了!”

    “怎么连你也说出这样的话来了?”彼岸花笑起来,笑得非常妩媚,那种美丽让人感觉遥远飘忽,让人难以把握也难以揣摩“是不是罗斯特死前跟你说了什么?”

    云鹰一口咬定“我就是觉得这些玩意儿是无数鲜血和生命化成,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这么想就错了,其实我的眼里知识并没有正义跟邪恶之分,既然这些东西都是建立在无数鲜血与死亡之上的成果,那么我们不是更应该好好的保留它们吗?否则所有牺牲不就白白浪费了么?终有一天还会出现第二个、第三个罗斯特”

    云鹰若有所思,话不无道理

    “这世界任何东西出现都有它的必然性”彼岸花推推护目镜,不经意间动作,配合高高在上女强人的气势,又有一种别样的美丽“人类的智慧就是明之火的燃料,唯有代代传承代代进步才能延续我们正是因为断了传承,所以现在丢了以前的历史,我不希望抛弃本该属于人类智慧,这些知识与智慧就应该一直延续下去”

    云鹰本来就没有太把罗斯特的话放在心上,既然彼岸花都这么说了,他也就没有想太多

    “好了,不说这些,我们去送一个人吧鬣狗准备走了”

    “鬣狗要走?怎么一回事!”

    “鬣狗手底野兽在基地活动过程伤了人,你也知道野兽终究是野兽,即使稍微聪明一点点,也还是无法克制心的兽性,所以基地人不会欢迎它们的而我又不能把它们重新关进笼子里,所以只能协商把它们送走咯”

    说得这么轻松

    云鹰怀疑是彼岸花故意为之

    鬣狗在基地非常有威望,他手里掌握这些强大进化兽,如果鬣狗愿意留下来,他在营地里面地位肯定很高不过狼王的死也让他彻底认识到自己不再是一个人,再加无法管束野性十足的兽族在基地里横行早晚会生祸事,所以在帮助彼岸花当领之后,他就带着整个实验室里的智慧兽族准备离开

    “他这么走能安心么?”

    “当然是有条件的!”彼岸花耸耸肩一脸无所谓说“他们要了罗斯特改造术的相关知识,这部分内容我已经看过了,所以就干脆送给他了”

    云鹰感觉有些不妥

    彼岸花这么爽快送给他们了?

    云鹰总算明白罗斯特跟彼岸花区别,罗斯特虽然自己研究出伟大的科技,可他从来不把自己研究东西公布出去,乃至彼岸花、猢猴都没有机会学习罗斯特恐怕不是敝帚自珍,而是认为这些东西过于危险,非认可之人绝不传授

    彼岸花眼里则不一样,她看来知识传播越广越有意义,只有被更多人学习才会有意义,只是送给鬣狗,恐怕有欠妥当

    基地大门,一百多个身影默默伫立着,鬣狗已经变成半人半狼状态站在间,他与周围这么多野兽在一起,竟没丁点不和谐感觉,无论是气息还是样子,他与周围兽人都仿佛是彻底的同类

    彼岸花走上去,她银灰丝在半空飘舞,正弯着月牙般的笑眼问“你们想要去哪里了吗?要不要我帮你?”

    “多谢好心,但是不必了!”鬣狗并不喜欢彼岸花这个女人,他知道这个现在看起来笑眯眯的美丽人类人畜无害,其实彼岸花心黑手很程度不比罗斯特差,如果不是非必要的情况,他才不愿意与这种人合作“整个荒野都是我们的归宿,我准备带着我的族人们去开创新的历史”

    彼岸花点点头“那我祝福你们”

    鬣狗点头致意,转身带着野兽离开

    彼岸花依然面带笑容看着他们远去“有意思,有意思,它们还不够完善,如果能更完美一点,那么或许这个世界上人族,神族,魔族以外,又要增添第四个种族……兽族了!”

    云鹰嘴角微微抽搐一下

    原来彼岸花根本知道可能生的后果

    这个时候,他又想起罗斯特的第二个托付,罗斯特想让云鹰想办法将鬣狗在内所有的兽族毁灭云鹰现在确实有一种放虎归山的感觉,可是凭他怎么可能完成罗斯特的嘱托,恐怕拼掉小命也很难对这些自称兽族的家伙造成威胁吧

    鬣狗离开其实从某方面来讲是妥协的结果,他们已经拿到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东西未来说不定真可以完善这些智慧野兽,让它们变得更聪明和活跃

    云鹰非常清楚一只智慧类型兽人在荒野里面有多么强大的威胁!

    这群势力在未来繁衍展开枝散叶,或许若干年以后,一个全新族群,一个全新历史,一个全新明就诞生了

    那么今天生在黑水基地前送行一幕,未来很有可能会被写进历史,至于是功是过则难以推测不过以罗斯特角度看来,这肯定是极大的罪过和后患!

    鬣狗四肢并用疾奔走

    百余兽族消失在沼泽迷雾里

    云鹰不知道没有机会再见到这一伙家伙,如果有不知道是多久以后,他也不知道下一次再见面的时候究竟是敌是友!

    这些都不重要了

    云鹰想起老头子的那句话,这个星空之下,每个人都是渺小尘埃,即使拼尽全力,所能做的只是把握自己罢了,是非对错在这个颠倒年代,早就已经没有人关心

    “回去吧,回去吧”

    彼岸花声音和手掌同时送到拍在云鹰肩膀上,她扶着云鹰的肩膀,慢慢地走回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