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一百二十八章 沙帝的警告

《陨神记》 第一百二十八章 沙帝的警告

    这场大战已经过去数日了一

    彼岸花出现在罗斯特实验室里

    当然,现在该改名叫彼岸花实验室了

    她穿着皮革短衣短裤,紧绷皮革紧紧贴在身上,让傲人轮廓充分展现,特别是高高耸立的胸脯,她的腰带插着两把特制手枪枪套还有七弹夹,一双长腿凸显出诱人的曲线美,一件雪白的大褂套在外面,让战士野性与学者知性完美的结合在一起,而且在她的身上表现出来时毫不冲突

    几经波折终成功

    罗斯特全部知识尽在掌握

    彼岸花十几岁开始就是荒野里的一个流浪探索者,她经过的探索者基地多大十余个,短则一两个月,长则三两年,她在这些地方流浪,唯一目的就是学习

    黑水基地滞留时间最久也最危险,差点连命都丢在了这里,不过所获得收获也远比想象大太多,现在是该静心花几年时间来慢慢消化这些收获

    “领大人”一个荒野科学家恭恭敬敬走过来“云鹰的血液样本已经采集到了”

    彼岸花把埋在资料里的头抬起来,说起云鹰这个小家伙,彼岸花对他还是很有好感的,这不仅仅是因为云鹰救过她几次,更因为云鹰身上有某种东西在吸引他

    这少年好像最近遇到麻烦,他自称被罗斯特临死反扑咬了一口,还被向体内注射什么毒药,可是经过初步检查没有现半点毒迹象,而且几天时间过去了,他依然屁事没有,彼岸花为确保安全还是采集一些血液样本来分析看看

    彼岸花伸出修长双手拿过血液样本,她决定要亲自动手,不过又想起什么,美目微微一闪“他的伤势恢复怎么样?最近有没有什么特别情况”

    荒野科学家难以直视领明亮的眼睛,他的心里有些嫉妒起那个臭荒野小子,竟然被这位美丽而又智慧的领这么关照,他如实禀报说“云鹰伤势本来就不重,这几天已经恢复差不多,他吃的好喝的好,只是……他总吵着要走”

    “吵着要走?为什么!”

    “这属下不太清楚,他最近看起来越来越暴躁,似乎很不喜欢呆在这里,正在准备收拾东西想要离开”

    彼岸花莫名有些不高兴,这小子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现在整个基地都归彼岸花所有,云鹰是她的大功臣,只要彼岸花在,他在这里想要什么没有?简直不可思议无法理解,难道神域就真这么有诱惑力么?!

    不管怎么样

    云鹰还不能走

    彼岸花需云鹰帮忙翻译罗斯特的笔记,云鹰也有学习神域字和化需求,彼岸花可以通过这方面,先暂时安抚住这个家伙,能拖一日就一日吧

    其实如果有可能的话,彼岸花倒是希望云鹰能留下来帮她,这个小子很年轻也很有潜力,他也是这个荒野里罕见地能靠得住的人,如果有他在身边帮忙,彼岸花以后会轻松很多

    彼岸花回头想想现,她已经过三十岁,从来没有谁让她感到放心,可与云鹰接触也没有几天,这种笃定的感觉究竟从何而来呢?

    “领大人,有人求见!”

    “是谁?”彼岸花忙着给云鹰检测血液情况,其他事情准备抛到一边,正准备将来者给打走

    “这是一个神秘兮兮的外来者,他身体特别高大不像是普通人类,或许是扫荡者的某个代表”卫兵显然看出领不耐,他连忙躬身说“如果领不想见,我这就派人把他赶走?”

    “等等!”彼岸花停止手工作,她闭着眼想了想“让他进来”

    大约十几分钟的样子

    从走廊传来一阵沉闷而又坚定的脚步声像一道有魔力的巨大撞锤,每次响起都狠狠打在心钟上,让人浑身巨震的同时又觉得巨大阴影笼罩而来

    彼岸花感觉胸口沉闷起来,她呼吸时都有了一股腥风血雨的滋味虽然没有见到这个人真面目,但是光凭这种给人直觉,彼岸花就知道这绝对是一个强大到无法想象存在

    这位拜访者走进来,他的造型非常诡异,全身都包裹严严实实的人,好像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一样,不过深沉兜帽底下露出一双猩红的眼睛,犹如两把剑般刺过来,犹如要把彼岸花给刺穿

    彼岸花觉得有一把冰凉的刀锋从光洁的脊背划过,让她不自觉按住腰间的枪托,不过略加思索以后又挪开,其实拔枪或不拔抢都是一样结果,这种画蛇添足行为,反而显得自己很心虚,倒还不如坦然面对呢,她回头对身边人命令“你们都下去,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进来!”

    几个卫兵纷纷退出

    实验室里就剩两个人影

    “你怎么来了?”彼岸花看着眼前的人“荒野不是传闻你已经死了么?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我不会再为你工作了!”

    “呵呵呵!”这阵笑声非常难听,犹如关在盒子里的青蛙叫,这个高大身影将兜帽放下来,他露出一张仿佛戴着面具的脸,满头惨白色的丝,一双猩红眼珠子凝视着眼前的女人,“你把罗斯特给干掉了?真是太可惜了!”

    沙帝!

    荒野里巅峰的存在!

    他更是这个世界上最神秘种族,传说一切灾难毁灭与动荡的源头——魔族!

    其实神魔大战结束以后,这世界魔族已经所剩无几,其绝大多数魔都躲藏到遥远孤岛或者深山地下隐居起来,至今依然活动在荒野或神域附近的魔已经屈指可数,这个沙帝就是其相当出名的一个

    魔族给人类带来感觉,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恐惧感,这种恐惧感好像是羊遇到狼,虫子遇到鸟儿,不加任何修饰且毫无理由,却深深烙印在灵魂深处

    传说,人类明毁灭与魔族有直接关系,正因魔族降临屠杀数以百万千万的古代先民,所以造成人类明的崩塌他们摧毁过的地方变成荒野,从而成为寸草不生的不毛之地

    若非后来神族救世

    魔族早统一世界了

    彼岸花面对沙帝带来压力,她的额头不禁渗出汗珠,她不知道这个危险存在现在来拜访到底是什么用意

    荒野里居然有一群蠢货以为沙帝被云鹰杀死了?彼岸花从开始就没有信过这个消息,她知道沙帝的力量有多么恐怖,也知道沙帝有多么狡猾和敏锐,这个魔已经活了不知道多少年,一个年轻的猎魔师加一个半吊子就想杀了他……天大的笑话!

    沙帝阴森诡异声音回荡起来“如果我要杀你,你也活不到现在,所以不用担心,我是来找你合作的”

    彼岸花到底不是普通人,她握紧拳头冷冷的问“你觉得我会跟你合作?”

    “你没有选择”沙帝的虚无缥缈声音给人一种不真切感,犹如远在天边,又好像近在眼前“先给你提一个醒,罗斯特生前设好基地自毁程序已经启动,现在黑水基地距离毁灭不远,我就算不杀你,你留在这里就只有死路一条”

    彼岸花根本不信这种话“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黑水基地有这种功能,你这种危言耸听的说法也太没有说服力了吧”

    “你不要太小看了罗斯特,他毁灭黑水基地方法多得是,其最完美也是最万无一失的办法就是借助外力”

    “借助外力,你是说……神域!”

    “悟性还算不错”沙帝夸奖彼岸花一句“如果没有猜错的话,神域军队已经得到消息了,而对神域人而言探索者是至恶的存在,更何况这个基地里研究的内容如此触目惊心?这支神域军队肯定会有猎魔师分队,所以不要抱有任何侥幸心理,黑水基地注定保不住了”

    彼岸花心顿时一沉

    罗斯特啊罗斯特,终究还是低估了你这个狡猾的老狐狸!

    荒野各种势力里面,探索者是最不容神域所容的,这一点从神的教义就能看得出来凡是神域众人,从不用汽车枪械这种古老科技武器,因为在神民的眼里,古老科技是导致人类毁灭的主要原因,因此是罪恶与肮脏的代名词

    探索者热衷探索远古科技,所以对神域人而言,探索者就是最大亵神者!

    这些年神域捣毁探索者势力不计其数,每一次都是斩草除根毫不留情,更何况黑水基地里面的研究如此触目惊心,那邪恶的生物改造在神域人眼里就是恶魔的技术,即使绑在火刑柱上被烧死一百次都不为过!

    神域震怒后果是非常可怕的,他们不仅仅会动精锐的神域兵团,更有可能会直接出动本来是用来对付魔族的猎魔师部队!

    猎魔师是何等强大的存在?

    哪怕三五个就已经足以造成巨大威慑力了!

    若同时动一支猎魔师队伍的话,荒野没有任何势力可以抵挡!

    彼岸花惊出一身冷汗,若非沙帝前来体型的话,她对这件事情还一无所知,如果神域军队抵达沼泽附近再做出反应,那么她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插翅难逃

    “我对你而言可叛逃过的叛徒,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人才犯一两次错误是可以原谅的,何况我也需要你为我做点事情,不仅仅是现在还是未来”

    彼岸花想都没想“你的目的是云鹰吧”

    不难猜,云鹰手里沙之书,是沙帝的重要武器只有两种情况里可能会落入他人手里,一种是杀死沙帝夺来,另一种是沙帝故意交给他的,现在看来显然是第二种

    彼岸花意味深长说“这个人对您一定很重要,否则您怎么可能下次血本”

    “一点小小的投资而已”

    沙帝的猩红眼珠露出诡异笑意

    彼岸花是非常有意思的人类,这也是沙帝不想杀她的原因,何况现在还有事情需要她来帮,而她在黑水基地呆不下去了,总得想办法转移基地里大量资料,还得找合适安全地方来研究破解,还得逃避来自神域军队的追杀,这一点只有沙帝可以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