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一百三十章 深刻的教育

《陨神记》 第一百三十章 深刻的教育

    云鹰略显有些尴尬一

    不过荒野人哪在乎这些?

    云鹰不是什么道德模范,只是检查个身体而已,这点小事扭扭捏想什么话?他二话不说,脱了!

    彼岸花没有立刻开始,先好好打量云鹰赤条条的样子,特别是以略带挑逗目光盯着胯下几眼“哎哟,我以前倒是没看出来,你比想象更像男人嘛”

    “彼岸花,你也适可而止,我已经快生气了!”云鹰倒也没有什么**观念,不过这个女人目光让他觉得毫无尊严“快一点好吗?”

    “好了好了,你急什么?这不就开始了吗!”

    彼岸花的双手漂亮像件艺术品,虽然长期持枪械工具,却没有磨出老茧,水水嫩嫩感觉能拧出水一样,真怀疑是不是以药水泡出来的,否则荒野怎么会有这样美丽的手

    这一双柔软而冰凉双手放在脸上,因为彼岸花身体靠的很近,两个人身体近乎贴到一起,从对方身上散出来气味,还有从胸口传出来的热度,无不让云鹰血液有些沸腾烫

    “心跳度比刚刚增加百分之三十二”彼岸花以灵活双手轻轻揉捏云鹰头皮,最后拂过脸颊脖子,每一寸皮肤都没有放过,她同时凑到云鹰耳边,看似漫不经心,其实充满挑逗口吻,”你很紧张呢“

    云鹰觉得心里有一团火苗被点燃,他有些难以把持,却咬牙切齿说“喂,这就是所谓检查?我怀疑你在耍我!”

    彼岸花能把媚态与端庄完美结合,她看起来在勾引,可实际却满脸认真,十分严肃回答说“这个荒野在控制系进化比我强的人寥寥无几,只要是我这双手触摸过的东西,瞬间就能分辨材质构造以及内部情况,所以我可以隔着你的皮肤感受肌肉、血液、内脏、甚至骨骼的情况,如果有变异组织或非正常现象出现我都能感觉到”

    原来如此,差点忘记,彼岸花是一个强的枪手,是荒野罕见的武器大师,无论是多么构造精密而又复杂的装备,只要在彼岸花的手里,很快就能轻易掌握,这类人可怕之处就在于此

    “哼,你的样子好像还不情愿,我还从来没有给别人这种待遇!”

    彼岸花娇嗔口吻足以让人骨头都酥麻,云鹰感觉自己鸡皮疙瘩都起来,这个女人复杂而且深不可测,谁也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彼岸花非常细心非常仔细,她从头脸到胸口再到后背,最后最后到腰部以及胯下云鹰慌忙大叫起来“这里就不用了吧,我觉得完全没问题!”

    彼岸花不理他,直接伸手抓去

    她灵活地的双手摆弄之下,让人难以抑制出现生理反应彼岸花黛眉微微轻佻,不知是恶作剧还是什么的,竟然故意在关键部位多逗留一两分钟

    彼岸花随口问一句“你还没有过女人吧?”

    云鹰面对彼岸花难以置信的质问,他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了彼岸花看到他这样子就知道答案了,这还真是一个单纯到极点的少年啊

    他的实力不算强,可也算不上弱,最起码在荒野普通营地里堪称数一数二的高手,这个年代相对弱势女人依附男人生活是很正常也很普遍的,云鹰却居然连女人都没有碰过,这实在让人有些难以置信

    彼岸花又好奇的问一句“你不会是那种喜欢上某个人就一辈子守身如玉的死脑筋吧?”

    “胡说道!请你专心点好吗?”

    云鹰十五岁前得生活,阴暗枯燥,极端乏味,一个废墟里的拾荒者,每天都为了食物为生存而挣扎,从来就没有想过关于异性的问题,所以对女人别说是**,以前连想都没有想过

    最近几月与血腥女王及丽这样的女人接触,让他对两性间的那点事有了点朦胧感觉,可非要说喜欢或者爱情,还真从来没有过彼岸花嘴里的那种人在这个年代特别是这个荒野,其罕见程度比罗斯特这种怪物出现概率也高不到哪里去吧

    彼岸花越来越觉得这个少年有趣了

    终于坚持到检查结束

    云鹰如释重负

    彼岸花先沉思片刻做出结论“你的身体整体没有变异组织出现的痕迹,器官骨骼血管都正常状态,不过……你的皮肤与表层肌肉活性和韧性好像比普通人强好几倍,而且与普通荒野人相比好像太漂亮了点”

    “我被猢猴关在药罐子里泡几个小时,难道是那个时候出现的变化?”

    “放心,没有什么影响,你以后会现,皮厚点也不是坏事”

    “你这话怎么让我听起来怪怪的”

    “别想多了,我没有其他意思,我们说起来就剩一两天相处的时间了”彼岸花盯着云鹰目光流动半天,她忽然对他说“我准备最后再教你一点东西,这对你以后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

    彼岸花为人虽然比较复杂,但是性格严谨成熟,既然她都这么说了,那么肯定是很重要的事了

    “好!”

    云鹰连问都没问就同意了

    当晚,彼岸花带着几瓶基地几瓶酒回来,她说是基地里珍藏的佳酿,荒野里其他地方喝不到

    “你真能离开荒野自然可喜可贺,毕竟荒野有几个人有这种幸运呢?”彼岸花举起酒瓶与云鹰碰了碰,“不过有些事情得做好心理准备”

    云鹰觉得酒水甘醇可口,看来彼岸花没有骗他,这在荒野里确实是难得的好酒,“你好像话里有话,有事痛快点直说就是了,没有必要遮遮掩掩的”

    彼岸花只是看着他喝自己却没有动“天云城乃至世界任何一个地区神域人,全都对荒野人抱有歧视和成见,所以你能不能走出荒野是一回事,你能不能真正脱离荒野是另一回事,这些问题你想过吗?”

    “这个问题已经解决了”云鹰信心满满地说“我认识一个猎魔师,她在天云城是真正的大贵族,天云城的城主都是他的亲属,我有她的推荐肯定没问题”

    “哦?希望如此吧!”

    “不说这些,你要教我什么?为什么还不开始……”

    云鹰话还没有说完,他就觉得眼前出现重影,大脑顿时有些晕乎乎起来,这个酒应该没有这么厉害才对,怎么反应会这么强烈他还没有想明白的时候,从身体里涌出一股炙热感,呼吸的时候都似乎喷出火来了

    “你还没现吗?”这是彼岸花深处两条胳膊搂住云鹰的脖子,一双火热的嘴唇立刻迎上去,狠狠地落在云鹰的脖子上,接着凑到他的嘴边,丰满身体蹭在云鹰身上“其实已经开始了!”

    云鹰脑海里不断有疯狂想法闹出来,几乎已经没有正常思考的能力了,理智天平正在迅的倒塌,正在不断地想着本能屈服,让他彻底迷失在其

    巡逻士兵经过门口的时候,从里面传来的铁架床吱嘎声,还有女人勾人的叫声,当他们巡逻一圈再走回来的时候,那声音居然还在响

    …………

    第二天

    昨晚好像做一场梦

    其过程与细节都记得不太清楚

    只隐隐约约温软身躯,还有雪白光滑的皮肤

    云鹰迷迷糊糊醒过来时,正躺在彼岸花卧室里,准确的说是谁在彼岸花的床上,云鹰顿时一惊想要起身,他惊讶地现身侧躺着一个人,银灰色的头披散在诱人酮体上,只盖着一条薄毯,若隐若现的春色,犹如一幅美丽画卷

    彼岸花满脸都是疲惫睡得正香,不过敏锐地感觉到云鹰起身,她匀称呼吸立刻一滞,旋即就缓缓睁开梦幻般朦胧的眼睛,懒洋洋的坐起来,打一个长长哈欠,让慵懒神态与妙曼身姿一起舒展开来

    “醒啦?”彼岸花修长双腿挪到床边放下来,她站起来抓起一件衣服随手披在身上,当看着目瞪口呆在旁边的云鹰,她露出一个自然的微笑“昨晚的事不用想太多,我不过看你顺眼又有这方面需要,所以就自然而然生,当你救了我几次的报答吧”

    “你在酒里放了东西?”云鹰总算是想明白,“为什么这么做?你都没问过我!”

    “哈哈,像你这样的呆头呆脑的家伙,在这个世界上是无法生存的”彼岸花咯咯笑几声“我给你上这一课,只是想让你知道,我们的**或感情是弱点也是武器你越是重视就越被它所羁绊,它就会成为你的弱点,也会成为你成长的障碍如果你收自如,甚至善于利用,它们就会成为你的有利武器这对你成长来说是很重要的东西,我可是用实践来教导你,请你在以后生活里好好领悟吧”

    “你这是自作主张!”

    “小家伙,不用太沮丧,你的未来肯定不太简单,让我忍不住想在你身上留下点记号,最后想来想去最深刻的方式,就是亲自为你举行成人礼了”彼岸花走到云鹰面前,在他脸颊轻吻一下,“你比我想象还要鲜嫩可口,昨晚我很满意!”

    这件事对彼岸花来说仅仅是一次放松

    不过对云鹰来说却是毕生难忘一次经历

    云鹰想不明白彼岸花为什么要这么做,不过昨夜的行为仿佛为云鹰打开一扇门,这对云鹰未来影响恐怕十分深远如果彼岸花是想给云鹰一次教育,或者在他心里留下一个记号,那么无疑她的做法是非常成功的

    未来两天时间两人大部分时间都在一起

    这个美丽成熟的女人无疑是最理想的伴侣,她留给云鹰得感觉变得非常复杂,最初仅仅是互相利用而已,说感情也谈不上,即使是朋友也差点什么结果没有想到在最后,最后没有想到以**方式连接在一起

    “我相信我们还会再见”彼岸花为云鹰挥手送行,这个时候反倒是她有点恋恋不舍起来,“那个时候,我希望你能变得更成熟更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