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一百三十三章 灯塔

《陨神记》 第一百三十三章 灯塔

    天色渐晚,黄昏来临,小营地屹立的灯塔绽放着光芒,仿佛是在为迷途的旅人引导方向一    这时候一个孤零零的身影出现在荒野里,既不高大也不健壮,但是这个时间了,还敢独自穿行荒野,这一点就让人无法小瞧

    一把挂在背上的改装步枪象征着力量

    一头牵在手里的强壮巨蜥代表着财富

    这身装备走到哪里都是焦点,足以给荒野女人有安全感,从她们心甘情愿倒贴灯塔营地的守卫见到这个男人到来,全都露出喜形于色的样子,他们手忙脚乱把营地栅栏给打开了

    “他回来了!”

    “他真的回来了!”

    “快快!把门给打开”

    这个面具男自称是一个流浪的赏金猎人,他在上午路过营地时,本来准备补充干粮和水,不过营地生活资源相当紧张,没有多余部分用来交易,营地领就给出一个条件,猎人要是能帮助营地消灭一头最近在周围游荡,总是对营地安全造成威胁的荒野兽,那么就愿意支付一笔非常丰厚的报酬

    现在,他回来了,巨蜥坐骑背挂着一颗丑陋狰狞的硕大头颅,似狮似豹长着两根尖锐的獠牙,只是一个头颅而已,却有好几十公斤重

    荒野怪兽的体型也就可想而知,它非但十分凶猛而且还非常狡猾,没有想到被这个猎人轻轻松松就解决,这果然是荒野里面一个顶尖强者啊!

    “哈哈哈,好兄弟,你是灯塔营地的大恩人,快请进”

    一个看起来已经四五十岁的大汉走上来,他走路时一瘸一拐,好像右腿有残疾,咧嘴大笑会露出两颗橙黄的铜牙,他就是这个小型营地的领,绰号就叫做大铜牙

    云鹰对他微微点点头

    荒野是一个非常健忘的地方

    云鹰在基地里面逗留一段时间,全荒野都把他给遗忘了一样雇佣兵也好,赏金猎人也罢,全都已经不见了,他的通缉变成遥远不可及的历史

    荒野节奏很快,二十几天对荒野来说太久了!

    哪怕最富裕的雇佣兵团,也难以长达二十几天时间里什么事情都不做,冒着巨大风险,满荒野去寻找云鹰特别是云鹰失踪以后,荒野里有消息宣称,他在战斗被荒野兽吃掉了,这让企图猎杀他的人更进一步死心

    云鹰本身变化也是原因之一

    这二十多天的时间里,云鹰看起来依然瘦小,不过猛进长好了几厘米,现在已经过一米七,体型也稍微壮实一点,他标志性的武器驱魔棍已经断裂损毁,现在佩戴装备普遍是彼岸花在基地里为他准备的

    血腥女王的鬼脸面具更是有千变万化的能力,每一次出现的时候,面具样子都可以随时改变,至于影子斗篷又看起来简陋朴素毫无特点,正是这些种种变化太大,让就算是大摇大摆出现在聚居地,也没有人可以把他认出来

    云鹰离开黑水基地,总共四天午夜时间,整体还算比较顺利,唯一一次遇到危险,是途遭遇一场沙暴,让他遗失部分食物和水,因此不得不来到这个营地来补充

    大铜牙命人准备各种食物来款待云鹰,主要以变异兽的烤肉为主,非常粗糙,且不新鲜,不过不难看得出来,这食物在灯塔营地这种地方,已经算得上最高规格的待遇了

    “兄弟,抱歉,我们营地资源贫乏,所以只能提供这样的招待了”

    云鹰对此并没有在意,当他面具拿下来的时候,周围人无不出震撼的惊呼,本以为云鹰是天生矮瘦,原来这是一个看起来年纪并不大的少年

    云鹰对大铜牙说“我要的东西准备怎么样?”

    云鹰为灯塔营地狩猎是有偿行为,他要的东西很简单,够他十天消耗的肉干和水

    这听起来似乎不多,其实云鹰现自从有基地这段经历以后,他的食量变得非常惊人,每天需要消耗食物相当三五个大汉吃饱的分量云鹰不知道为什么会变得这么能吃,他推测大概是身体里面入侵者繁衍需要消耗很多的能量,这也让云鹰感到非常担忧

    云鹰不知道自己身体到底在生什么样的变化,他觉得有必要尽快找到暗核会寻找根治的办法

    大铜牙很快就笑不出来了,他露出非常尴尬的表情

    云鹰有些不满“怎么,有问题么?”

    “兄弟,你的食量比我想象大”大铜牙苦笑态度十分诚恳说“十天份的肉干,我们可能暂时拿不出来”

    云鹰感到有些不满

    十天肉干都拿不出来?

    其实灯塔营是一个非常特别的营地,营地规模十分小,总共不到两千人而已,灯塔营人口结构在荒野里面十分罕见,老弱妇孺比例高达百分之五十

    老弱妇孺是弱者的代名词,弱者依附强者才能生存,弱者数量一旦过多,那么就会拖累其他人因此荒野其他地区的营地里老人、残废、孩子,其比例非常少,女人和部分孩子尚且还有存在的价值,至于老人和残废往往都是被抛弃的对象

    灯塔营地的人口结构造成的唯一后果就是极度贫穷和弱小,灯塔营地主要食物来源是挖掘植物根茎以及虫蚁为主,肉食是非常珍贵的食物,而适合制作成肉干长期保存的肉食,更是营地里面最重要的储备资源

    云鹰要是正常人食量,十天消耗肉干对营地而言会有些拮据,但是绝对不至于拿不出来,可是云鹰食量实在太惊人,最起码要比常人多消耗数倍,这对营地来说就是一个很大的负担了

    除非缩减战斗人员的固定配给,可是营地里面战斗人员本来就没几口肉吃,如果将他们仅有一点点肉都挤出来,非但会引起战士们的不满,还有可能会降低营地的战斗力

    云鹰还是感到非常诧异,营地规模虽然不大,好歹有两千人左右,居然连这么点食物都拿不出来?不过见大铜牙样子,倒也不像是装出来的,这个营地确实比较困难

    “抱歉,我并不是欺骗你,是营地实在非常拮据,如果兄弟不嫌弃的话,我们可以从其他方面补偿你”大铜牙咬咬牙,他用力拍拍桌子,“阿莎,你还不快过来给大人倒酒?”

    一个十三四岁女孩子抱着大大酒瓶走进来,有些胆怯的看了云鹰一眼她的身体非常单薄,穿着一件破旧但是还算干净的布衣,她有一头微卷的亚麻头,皮肤有些黝黑粗糙,不过身体柔软健康,其容貌在荒野人算是清丽漂亮的

    大铜牙介绍起来“阿莎是我们营地里最漂亮的女孩,一年前从人贩子手里逃脱,几经辗转来到了这里”

    阿莎倒酒故意微微弯腰,露出衣领里稚嫩轮廓

    她抬起头来的时候,还偷偷地瞟一眼,只见云鹰乱糟糟的黑色头下,一张清秀面孔棱角分明,最起码以荒野来看是一个英俊的小伙子她有看一眼云鹰随身不离的装备,目光又带有一丝敬畏

    大铜牙对云鹰使一个眼神“她的命苦在营地里卖酒,也换不到一口饱饭,不如让她跟着你”

    云鹰端起酒杯时不动声色嗅了嗅,这完全是习惯性的动作,荒野里不管在任何时候都不能降低戒心,如果酒水里有其他特别添加物,以他的嗅觉肯定能分辨出来

    他算是明白大铜牙的补偿是什么意思了

    阿莎两眼里出现渴望之色,她生来坎坷命苦,从没有过好日子,若能跟着一位有实力的主人,最起码在身体还有诱惑力的几年里,还可以有不错的生活保障

    云鹰现在对女人不再懵懂无知,阿莎在荒野里算是还不错的女孩,云鹰作为正常男人,他不会嫌弃身边有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但是云鹰知道,他行走在荒野里,即使连自己的生命安全都无法保障,这种情况下再带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不是找死么?

    “我要三天的肉干,还要充足的睡”云鹰浅酌一口,随后就岔开话题问一句“从这里到离神域有多远?”

    “神域啊?如果顺利十余天左右路程,你该不会是想去神域吧?”大铜牙说起神域时的脸色出现明显变化,特别是在见云鹰点头的时候,他更是大惊失色“荒野里想进神域的人多了,可几乎没有能够成功的,我奉劝最好打消这个念头”

    “你好像对神域十分了解”

    “不瞒你说,二十年前,我就是一个神域人”

    云鹰大吃一惊,他上下打量大黄牙,这家伙皮肤粗糙衣着简陋,嘴里还镶着两颗铜牙,哪里有半点神域人样子,“那你怎么会来到这里?”

    大铜牙开始描述起自己不为人知的经历

    二十年前,大铜牙以天云城一个普通士兵身份参加一次剿灭亵神者的活动,因为在战斗过程对几个幼儿动了恻隐之心,所以就偷偷将他们藏起来伺机送走,结果没有想到被现了,这在神域里是对神不忠的重罪

    大铜牙说到这里,拉起自己的裤脚,他的右腿是一条金属义肢,“我背叛战士荣誉,所以被砍去右腿,从此被放逐荒野,终生不能返回”

    云鹰看着大铜牙的右腿皱皱眉“只因为救了几个小孩?”

    因为救两个小孩就被砍腿流放,云鹰看起来非常不可理喻,小孩何罪之有啊,为什么连小孩都不放过?

    “你一定很后悔吧”云鹰拿起一块肉干,“从神域天堂般的好日子,突然间就掉进地狱样的荒野里面,恐怕一般人都无法接受”

    “嘿,兄弟,别这么说,我开始确实不适应的,现在不是活得好好的么?”大铜牙端起一杯劣酒喝光,“其实在我看来,神域不见得是天堂,荒野并非处处地狱”

    云鹰对大铜牙的感慨十分诧异“怎么说?”

    大铜牙只是长长地叹息,对此讳莫如深似乎不愿意提起

    “兄弟,你辛苦一天也累了,让阿莎带你上房间里休息吧”大铜牙对阿莎使一个眼神,让阿莎脸微微有点红,有些局促不安起来“让我们的兄弟满意,明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