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一百三十四章 突然而来的危机

《陨神记》 第一百三十四章 突然而来的危机

    云鹰离开酒馆时在营地走一圈一

    小小营地里标志性建筑是屹立央的灯塔

    云鹰本来只在远远地见过这座灯塔,现在走进现灯塔下面竖立这一块石碑,此时此刻二三十个步路蹒跚衣衫褴褛的老弱,正面对石碑不断地跪拜着,他们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好像在祈祷着什么

    云鹰好奇地问“他们这是在干什么?”

    阿莎怀里抱着一大大酒瓶跟在云鹰身边,她恭恭敬敬回答说“大铜牙领认为,大家都应该心怀信仰,因为只要有信仰,即使生活艰苦些,也能获得很快乐这个石碑以前是神域的东西,现在被竖立在这里供大家膜拜,以表达对神灵的尊敬”

    大铜牙外表看起来粗陋不堪,其本质确实一个比较善良而且细腻的人

    这或许就是灯塔营地与其他地方与众不同的原因所在吧,虽然灯塔营地非常穷弱贫瘠,但是在神域来的大铜牙影响下,灯塔营里的每一个人都对神域充满向往,虽然他们都知道自己毕生可能去不了那种地方,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对神灵的崇拜和羡慕

    云鹰问身边女孩“你信仰神吗?”

    “我信!”阿莎连连点头说道“大铜牙领说过,如果不是神族降临到世界上,我们人类早就已经被魔族毁灭,是神拯救了这个世界,还开辟一个又一个神域大铜牙领是一个好人,只可惜没有机会见到其他神域的人”

    云鹰轻轻叹息一声说道“没有见到最好,不是每一个神域人都像大铜牙一样,实际上据我所知神域人根本不把荒野人生命放在眼里,所以还是不要见到为好”

    阿莎使劲的摇着头说“大铜牙领说,只有亵神者才会遭到神域制裁,我们虽然是卑贱底下的荒野人,但只要保持对神域敬仰之心,日日夜夜世世代代的祈祷,总有一天洗刷我们身上的罪恶,那时候神域人就会出现在我们面前并且接纳我们了”

    荒野人有什么罪过?

    云鹰厌恶荒野却不认可荒野人天生肮脏、丑陋、罪恶的说法神域的孩子丢到荒野里让他们长大,这些所谓高贵者不一定比荒野人高尚到哪里去!不过小女孩自卑思想好像已经根深蒂固,这也是很多荒野人的悲哀

    大概是有神域放逐犯人在营地生活,又或者是营地处在荒野边缘区域,营地面对兽潮或扫荡者威胁相对较少,营地里又没有强者,全是一些老弱病残,反而很少看见争斗痕迹,有很多受到神域影响的痕迹

    云鹰感到精神振奋

    这就意味目的地就快到了

    营地北方是一个巨大的遗迹废墟,数以百计的古代高楼废墟与一些古老航母空舰之类堆砌起来,犹如一个巨大无比的垃圾场,这里是营地人主要的挖掘之地,灯塔营地里绝大多数的东西,全都是从这个废墟里面挖掘出来的,是营地主要生活来源

    云鹰倒不是对营地有多大兴趣,他不再是初出茅庐的菜鸟,深知陌生的环境可能存在的危险性,每次找一个过夜地点准备过夜时,他会习惯性观察周围环境,哪里适合隐藏,哪里适合躲避,如果遇到突状况的时候,可以从哪些逃跑路线离开,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

    阿莎将旅馆房间的门打开,大铜牙果然没有亏待云鹰,这个房间整洁而且干净,更有浴室供应用水,可以淋浴三分钟,荒野里堪称奢华体验

    云鹰确实有些疲惫了

    当他准备休息的时候

    从背后传来脱衣服的声音

    云鹰回头看去的时候,阿莎脱去单薄的上衣,光滑笔直脊背在昏暗光线下,正散着健康的小麦色泽,她的身体看起来很瘦,育也不过刚刚开始,稚嫩的就像一个青涩的果子,她的脸上泛着淡淡红晕,大概是第一次做着这种事情,但是却毫无半点犹豫,当麻利脱去上衣以后,她就开始脱掉裤子

    “我明天还要赶路,不想在这方面消耗体力”

    阿莎顿时慌乱起来,她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请您收下阿莎吧,我的身体很干净,没有变异组织,我会很听话的”

    云鹰没有收留一个女人的打算“抱歉,我在营地只过一夜,注定要永远离开这里,现在连自己都颠沛流离,哪有精力和能力养一个人?请你回去告诉大铜牙,他的好意我心领了,我不需要多余的补偿”

    阿莎顿时露出十分失望的表情,重新把衣服穿好,恭恭敬敬鞠一躬,她把酒瓶留在房间里,出门的时候顺便把门给关上了

    大铜牙见阿莎回来

    他就知道被拒绝了

    可惜,可惜啊,这个年轻人年纪这么小,他就具备如此惊人的实力,如果能把他给留在营地,那么营地的安全性就能获得大大保障了

    这就是大铜牙为什么想让阿莎跟随云鹰的原因,而阿莎也很清楚自己的任务,她看到云鹰第一眼就对他的好感不错,无论是对营地还是对自己,她都很渴望能依附这么一个人

    其实大铜牙对这个女孩情感就像父亲对女儿一样

    哪个父亲愿意把自己女儿送出去?只是自从残废以后,他的实力就大打折扣,现在随着年纪增大,再也难以保护这个善良的女孩,所以想借着机会将她送给云鹰哪怕做一个女仆也好,只要云鹰肯安顿下来,阿莎衣食无忧且不受欺负是可以保障的

    云鹰还这么年轻,如果成为灯塔营领,或许可以维持灯塔营更久

    阿莎低着头说“对不起,是我太没用了”

    大铜牙拍拍她的肩膀说“你也不要太难过,好好休息去吧”

    阿莎擦擦眼角,乖巧的离开了

    大铜牙看着女孩消瘦的身影,他在心里重重地叹一口气,阿莎这样的女孩如果出生在天云城,说不定再长大点可以嫁给小贵族成为贵夫人,再不济也能嫁给一个商贾,最起码优渥物质生活无忧

    她偏偏出生在荒野,从生命诞生一刻开始,阿莎就注定要面对世界最丑恶一面荒野里面女人命运往往都是卑贱的,阿莎就算卑贱到想当一个女仆却也遭到拒绝

    这是命运吗?

    可命运为什么如此不公平呢!

    那个叫云鹰的小子倒也算不错,最起码是一个负责的男人,荒野里很难再找到这样的人,可惜了

    …………

    夜已经很深

    灯塔依然亮着光

    营地里却是一片死寂

    云鹰是被一阵强烈心悸给惊醒过来的,有种触电般的抽搐爬满全身,让他好像一只被针扎到的野猫跳起来他连眼睛都还没来得及睁开,身体就已经率先做出反应,云鹰抓起一把手枪闪到墙角,两手举起枪做出射击姿势

    云鹰视力不弱,他借窗口透进淡淡月光,每一个角落都能观察的清清楚楚,只是旅馆房间里面什么异常都没有

    这就怪了,难道在外面?

    云鹰小心翼翼打开反锁,小旅馆走廊里也什么声音都没有,没有半点东西在活动的迹象云鹰又检查窗外和屋顶,还是没有现丝毫异样,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危险没有消失

    云鹰非常清楚感受到浑身毛孔有微微刺痛冰凉感,这是一种极度危险的环境里才会产生的感觉,犹如被一群最凶狠的荒野兽盯上云鹰暂时无法判断这种危机感从什么地方传来,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未知的巨大危机与杀意在渐渐靠近,现在距离他越来越近了

    糟糕!

    这个地方不能待了!

    云鹰虽然不知道危险感从何而来,不过肯定是在这个灯塔营附近,而且肯定是冲着他来的灯塔营地实力并不强,营地防御能力根本无法抵御,如果云鹰继续躲在这里不走,十有**会因为云鹰的关系,让整个营地陷进危机

    必须走了!

    云鹰决定直接离开,连肉干和饮用水也不要了,他将改装步枪挂在身上,从窗户翻出来,无声无息落地,正准备前往兽栏牵走自己的坐骑时,从营地一个方向传来异样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