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一百四十章 惨胜收场

《陨神记》 第一百四十章 惨胜收场

    云鹰面对疯狂攻击,他不得不选择暂避,遗迹废墟里古老建筑密密麻麻分布,它们是竹笋形状的石塔,不知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也不知道以前是干嘛用的,总是数量实在多得惊人,毫无规律分布在该区域一

    单独一个女猎魔师就已经十分凶险,如果其他天云城战士赶到并且起围攻,云鹰根本没有半点胜算,他选择躲进这个区域的最主要原因,是借助复杂地形环境来拖延时间

    驱魔棍充满力量的咆哮声没有停息过

    灵月云灵活躲避着子弹,从地面急滑行追去一棍劈来云鹰像狡猾老鼠窜进一片石塔林间,以毫无规律方式乱跑,行动轨迹不断变化,以此来牵制灵月云的追杀

    驱魔棍将石塔一部分碾成齑粉

    灵月云怒骂诅咒着继续向这狡猾该死家伙冲去,她奔跑度就像最敏捷猎豹,眼看着就要追上云鹰时,云鹰又故技重施,毫无预兆改变方向灵月云并没有因此减,她身体直接冲向前方一座石塔,两只战靴踩在石塔上,如履平地般沿着九十度的墙面奔跑,接着犹如一直擅长攀跃的灵猴,一个纵身向前面石塔跳去

    砰!

    双脚踏实,裂痕密布

    再次借力,再次弹跳!

    从半空来观察的话,云鹰仿佛化身成一直兔子,他不断改变着方位,随时随刻都在变化,不要说别人了,自己也不知道下一瞬间会往哪里走,纯粹是依靠直觉在快行动女猎魔师则仿佛变成一只燕子,她在空不断地飞跃前进,那急的身姿比云鹰还要快

    云鹰打算借石塔林来形成牵制

    谁曾想女猎魔师居然这么厉害

    虽然在石塔遗迹不断来回弹跳的行动方式极其消耗体力,但是度远比云鹰快得多,所以云鹰时时刻刻都陷入危险

    “去死!”

    驱魔棍又一次重重劈下来

    云鹰没有办法,开启影子斗篷,急闪避,接着现身灵月云又冲过来,云鹰又跑,哪怕片刻喘息和休息的机会都没有,两个在废墟里不断追逐战斗的身影,简直节奏快得让人感到窒息

    每当云鹰快顶不住的时候,他就利用影子斗篷来脱身

    双方激烈追逐打斗进行五分钟左右

    灵月云感觉到强烈头晕,差点晕厥昏倒在地上,她立刻放慢了度,双脚重重地落在地上,全身肌肉都传来脱力般的痛楚

    灵月云总算从失去理智的疯狂状态清醒过来,此时此刻已经是大汗淋漓气喘吁吁了,那个戴着面具的狡猾男人随着她而停住,正站在前面不到十五米距离,那股嘲笑的感觉仿佛透着面具都能感觉到

    “你的老师难道没有教过你战斗过程,必须吝啬使用每一分力气么?”

    云鹰知道女猎魔师已经是强弩之末,这个女人实力是比云鹰稍微高一些,但是不具备女王那也压倒性的实力,所以她想杀死云鹰并没有这么容易反倒是云鹰利用她的愤怒,诱使她不断追逐并且动驱魔棍攻击

    从刚刚到现在驱魔棍最起码攻击七次不止!

    灵月云先前使用心灵项链追踪本身就已经消耗不少精神,现在不仅仅已经没有多余的力量动神器,甚至连体力都在刚刚消耗殆尽

    云鹰简单的策略成功了

    这个无脑的女人挥霍掉她所有优势

    风水轮流转,现在猎人和猎物游戏该换边了

    “你……”

    灵月云知道自己计,可现在才明白已经太迟,周围全都是茂密石塔遗迹,护卫们恐怕短时间进不来

    云鹰左手持枪射击,右手抽出一把短刃,主动向灵月云起进攻灵月云企图动驱魔棍,结果大脑一阵裂痛,最终以失败告终,几道子弹已经射了过来

    “糟了!”

    灵月云慌忙避开子弹,愤怒情绪没来得及宣泄,恐怖的情绪又涌上心头,她只能扭头开始往回跑谁知道那个可恶无耻的卑鄙小人在背后大喊道

    “尊贵的猎魔师大人不是叫嚣着要跟一对一公平一战吗?难道这逃跑也是神之战士的作风?你们神域战士都是这副德行么?”

    灵月云羞怒交加,她被这一激,真就停住脚步,结果一颗子弹打在大腿上,这个部位没有被皮甲防御,立刻造成一道深深的伤口云鹰天生就不知道什么叫做怜香惜玉,他趁机急无比的冲上去,一把锋利短刀刺向灵月云的脖子

    灵月云就算没有什么经验,好歹是训练有素的猎魔师,哪怕力量耗尽体力也消耗巨大情况之下,她也不完全是任人宰割的羔羊

    刀锋斜劈向脖子瞬间

    灵月云猛地前倾附身,刀锋贴着头顶扫过去,削断大量亚麻略卷的丝灵月云扑倒在地上瞬间,双臂猛地一撑地面,闪电般弹跳而起,顺势转身,棍随身动,以极快度刺出去

    虽然没有动法器的力量,但驱魔棍本身就是锋利武器,云鹰没有想到这个家伙还有力气抵挡,只能以左手手枪挡了一下,一股大力击打过来,枪直接被拍落到远处,枪口部位都被打歪了

    灵月云想继续攻击,可右脚踩地的刹那,枪伤猛地撕裂,让她身体顿时失去平衡,云鹰抓住机会一脚踹在对方身上,当场把女猎魔师踢出好几米远

    云鹰不得不提高谨慎看着对方“你还真有两下子”

    猎魔师的体质都很好,何况是近战型猎魔师?这一脚没有造成太大伤害,灵月云很快就翻身站起来,不过右腿伤口太深严重影响行动,她现在已经不可能跑得过对方,何况云鹰尚有余力施展神器

    灵月云明白自己处境,如果现在失去斗志逃跑,他完全能动隐身能力,以加状态追过来,从背后起偷袭,这往往更加危险其他神域战士肯定已经进入这里,只要再坚持一两分钟,这个家伙就会被包围,那么翻盘报仇机会就来了

    “杀你前,我想问一个问题”云鹰动手前问一句“你们为什么要杀我?”

    灵月云摆出防御姿态,恶狠狠怒喝道“杀你这个叛徒,难道还需要其他理由?”

    云鹰皱眉想一下,这家伙把他当成猎魔师了么?真是天大的误会!不管了!现在不是她死就是我亡,云鹰不想死的不明不白,所以还是请她去死好了

    云鹰是荒野长大的人

    而荒野人骨子里充满好斗与狠劲

    虽然云鹰相比其他荒野人有善良一面,但是对待无缘无故想杀他的人,云鹰是绝对不会心慈手软的,才不会管对方是美女还是其他什么,他急冲过去的过程,左手先闪电般抛射出了一把飞刀

    叮!

    驱魔棍挡开飞刀

    云鹰右手的短刃在手心旋转一圈被反握住,几道凌厉刀光接踵而至,刺耳的破空声,每次都直逼要害灵月云挥舞驱魔棍连续挡好几下

    火花迸溅

    两个人眨眼间交锋四五次

    两把兵器在半空不断碰撞出金铁交鸣声

    灵月云战斗技巧高过云鹰,居然反而占上风,当她挡开云鹰短刀,一击劈向对方脑袋的时候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云鹰冷不丁抬手射出一道沙箭,这道沙箭击灵月云的胸口,瞬间刺破皮甲插进身体里

    她惊呼一声倒在地上

    灵月云看着插在身上的沙箭,她露出惊骇之色,万万没有想到,万万没有想到,这个该死的家伙竟然还有神器!这只是一个叛逃的猎魔师而已,他的身上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件神器,而且这几件神器都不是驱魔棍这样的制式法器

    灵月云的心灵项链,影无痕的追命箭,全都是家族传下的宝物

    这个叛徒身上最起码具备两件神器且品质更高!

    云鹰感觉到一些疲惫,他的精神并不强大,这场战斗打到现在,也已经没剩多少正在这个关键时候,从周围好几个方向突然传来脚步声,同时有人在大喊“灵月云大人!”

    灵月云和云鹰脸色都是大变

    灵月云急忙喊道“我在这里!”

    云鹰毫不留情冲向已经受伤的猎魔师,几个神域士兵尽管听见声音,可等他们到这里却还需要时间……这将是最后一次机会灵月云想杀死云鹰,云鹰又何尝不想她死?否则这个家伙活着回到神域,天知道会不会留下什么隐患!

    灵月云面对凶猛袭来的云鹰时,她知道云鹰是想拼死一搏,灵月云胸口的伤非常凶险,如果剧烈运动很有可能会造成更严重后果何况现在状态就算逃也逃不掉,她根本已经没有办法跟上云鹰的度了

    怎么办?

    当看着面具男越来越近

    难道真会死在这种人手里!

    灵月云心里出现强烈不甘,她是一个骄傲的猎魔师,她身上背负着荣誉,更背负着同伴仇恨,现在大仇还没有报,怎么能死在这人手里?

    刀光一寸寸逼近!

    灵月云猛地握紧手武器

    哪怕拼着同归于尽也要将他干掉!

    绝对不能以这种方式耻辱的死在这里!

    灵月云抱着这种念头,心恐惧感已经迅消失,她再顾不得任何后果,强行动几乎枯竭的力量,她强忍着大脑撕裂般的剧痛,在强烈求生本能与拼死一搏的决心驱使下

    一股力量真的释放出来了

    只见驱魔棍运转起来

    霸道力量抽了过去

    云鹰万万没有想到,这家伙临死反扑激出了潜能,他已经没有办法避开这道攻击,他只能稍微挪动一点身体,让驱魔棍力量攻上来时,打在胸口的沙之书上

    砰!

    云鹰被弹飞七米多远

    灵月云露出大仇得报的表情,她也因此而付出了代价,伤势顿时被进一步撕裂,从而造成了大出血,再加大量的透支力量,她顷刻间失去思考能力,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不知道是死是活

    云鹰吐几口血,艰难地站起来,虽然利用沙之书阻挡攻击,但是驱魔棍的力量太霸道,因此造成肋骨及内脏受创,这将大大影响行动力

    四面方出现数个天云城战士的声音

    云鹰别无选择,只能动斗篷,当场遁形并且逃走

    “大人!”

    总共七个天云城精锐士兵快聚集过来,其四个人熟练互在重伤的灵月云四面,全都拉开弓保持戒备姿态,其他三人连忙掏出药水给灵月云喂下对她进行紧急急救

    灵月云伤得非常重,不过暂时性命无忧,两个猎魔师一死一伤,这次任务结果是谁都没有想过的天云士兵把灵月云背起来,他们准备以最快度离开现场,谁知道灵月云睁开眼睛“他也受不轻的伤,让所有人过来,立刻展开搜捕,一定要他死!”

    说完这句话

    灵月云就彻底昏了过去

    云鹰把面具拿掉,他弯腰剧烈咳嗽,从嘴里咳出来全是血,他没想到会这么倒霉,现在受到了不轻的伤,如果再被天云城战士追杀的话,那么将会九死一生十分凶险,所以现在必须尽快逃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