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序章 边缘之地

《陨神记》 序章 边缘之地

    神纪元o6年,旱季,黄昏一

    沙地原野不死寂,枯黄色荒草满布视野,有些区域稀疏,有些区域茂盛,偶尔露出一块光秃秃沙土,犹如患有癞痢而脱露出的头皮,灌木矮树到处都能看得见,从贫瘠土地里释放出顽强生机,同时又透露出颓废和破败的感觉

    当风吹过,荒草如波,延绵数百里,虫鸣鸟叫兽吼不绝于耳正央冒出一股火光,犹如烛火在黑暗里摇曳这里好像是一个古代椭圆形体育场的遗迹,其半边与山体融为一体,另外半边遗留部分则被改造成聚居地

    聚聚营地主要依靠火盆和灯笼照明,有人提着类似南瓜一样光植物游走大街,这里建筑整体破败简陋,偶尔出现一两栋精致木楼上,多数刻着某个教会或商会的标志

    行人如织,行色匆匆,有衣衫褴褛的乞丐,有浑身纹身的荒民,有凶神恶煞的罪犯,也有衣着华丽的商人,各个群体融合在一起却并不冲突,在这种地方好像已经司空见惯了

    酒馆里充斥着刺鼻酒味汗味,凶神恶煞的悍匪正在喝酒吆喝,嗜赌如命的赌徒围着擂台下注,还有低调无声的旅人坐在角落品酒

    一个女人走进来,茶色短,褐色眼睛,饱满诱人胸脯,浑圆丰挺臀部,只穿一件紧身皮衣,外披普通的旅者斗篷,她直接走到吧台前坐下来,轻轻地敲敲铁铸的吧台,大声说“给我来一杯酒,最贵的,最好的,要够劲的!”

    酒吧里四面顿时响起口哨声

    所有男人目光都向这个女人集过来

    这样女人无论是气质还是容貌都是上等,即使在这个地方也是不多见的,她就孤身一人出现在这里,难免会有人心里打起歪主意

    一个满脸刀疤汉子走来时,他露出腰间囊囊钱袋,从里面传出清脆声音“小妞,说吧,多少钱睡你一晚?”

    “不要钱!”这个女人干脆利落抽出一根黑乎乎棍子拍在铁吧台上,出当的一声清脆声响,“只要你有胆子进我房间!”

    刀疤脸的脸色顿时凝固,因为女人摆出来东西,赫然一根看起来朴素漆黑的棍子,这根棍子有着锋利的棱角,看起来好像是一根三棱钢管

    驱魔棍?猎魔师!

    刀疤脸狼狈的退走,其他人都静若寒蝉

    因为酒馆里面灯光昏暗,人们现在才注意到,这个女人衣服上的图案,那是猎魔师公会的标志,这个女人是来自猎魔师公会的云游猎魔师

    猎魔师公会成员普遍是非家族出生的平民背景猎魔师,因此极少在天云城军队或神殿里任职,他们受到的管束相对较少,也相对而言比较松散自由,但同样要谨遵天云法典以及猎魔师守则,平时以四处云游行侠、维护地方治安、消灭威胁或怪物为生,所以也被称之为怪物猎人

    不过猎魔师就是猎魔师

    绝不是这些普通人能得罪的

    这时一杯调好的酒被推到她面前,茶色短美女端起来轻轻嗅嗅,她连看都不看就一饮而尽,只觉火辣辣感觉从喉咙流进腹部,又从体内爆出来传遍全身,让小麦色脸庞顿时染上一丝红晕

    “好酒,好酒!没有想到在这种破地方也能喝到这样的好东西”短美女连连啧啧称赞,“再来一杯!”

    “抱歉,这酒不菲,请先付账”

    一个低沉男低音在耳边想起,短美女抬起头才看见,这一个身材魁梧结实的男人,黝黑皮肤有些油亮,给人铜水浇筑的感觉,精干的寸头短,左眼上下有三条伤疤,犹如装饰般更添一分男人味,他穿着一件大大的皮风衣,腰间插着一把嵌满宝石的短剑,那双略有些凹陷眼睛极具侵略性,一双眸子像冒着寒气的寒潭

    男人明明相貌平庸,不过能产生深刻印象,让人见过就很难忘记

    女人十分不悦“我难道还会赖账不成?”

    酒吧老板微微一笑,“五个神域银币!谢谢!”

    女人眼睛和嘴巴同时睁开,五个银币都够买一桶上等好酒了,她顿觉被讹诈了,连猎魔师都敢讹诈,简直是无法无天,立刻愤怒一拍桌“五个银币?你怎么不去抢!我没有这么多钱!只有驱魔棍,有胆子就拿!”

    “本酒馆恕不赊账”酒吧老板低头看一眼驱魔棍,“也好,那就拿它抵押吧”

    女人见酒吧老板真伸手要去拿驱魔棍,她的脸色顿时陡然大变,她想不明白难道这个土鳖不知道她是猎魔师吗?猎魔师的武器都敢抢,这个家伙不要命了!

    一愣之下

    女人闪电般一击手刀准备劈开酒馆老板的手

    谁知道酒馆老板手腕一番,轻轻对着她手背一弹指

    女人惊呼着连连退出了数步,她觉得右手麻木没有知觉,犹如被电击打过的感觉只见穿着黑色皮风衣的酒吧老板将驱魔棍收起来丢进吧台里面,他回过头淡淡地瞥她一眼“这棍子替你保管了,攒够酒钱再回来赎”

    女人脸色阴晴不定,两人交手就在一瞬,整个酒吧里能看清楚不过三人,虽然没有跟这个神秘的酒吧老板正式交手,但是她已经感觉到了,这个家伙的实力,恐怕远在她之上

    一个区区酒馆老板

    为什么有这么深不可测的实力?

    “不就是五个银币么,我明天就能给你!”

    猎魔师喝酒赖账,而且武器被抢走,这要是传出去终究不是好名声,只好咬咬牙忍了她没敢在酒馆里停留,灰溜溜的从酒馆里离开

    “哈哈哈!”

    “瞧她那样子,估计刚成猎魔师没两天吧!”

    “居然连五个银币都掏不出来,这个猎魔师也够穷的!”

    一个新来酒客瞥一眼老板,忍不住好奇问“大哥,这个老板是什么来头?我从来没有见过猎魔师吃瘪!”

    “我只知道他外号叫蝰蛇,好像是半年前刚来的吧”一个喝得醉眼朦胧的酒客打了个饱嗝,“至于是什么来头?谁知道呢!沙洲营藏龙卧虎,有高手出现也不足为怪,别问这些没用的,喝酒,继续喝”

    觥筹交错,划拳的划拳,赌博的赌博,酒馆里重新热闹起来

    大家好像都当事情没有生过一样

    因为这是很正常的,这里既不是荒野,这里也不属于神域,这里是介于二者间的缓冲地带,也就是所谓的边缘之地

    沙洲营是边缘之地的唯一聚居地,既有荒野高手偷偷摸摸潜进来,也有神域的强者经过这里驻足因为这里距离神域太近,荒野势力不敢在这里造次,又因为这里不属于真正的神域,所以神域人也懒得管理这里,久而久之这里就成为一个蛇龙混杂的地方

    …………

    游子公众号bzyz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