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一章 商队

《陨神记》 第一章 商队

    边缘之地,烈风将荒草吹成枯黄,旱季里百里内不见水源 一

    这时一支车队缓缓地经过荒原,主要的交通工具是精致兽车,每辆兽车大小形状都一模一样,拉车的动物不是丑陋的荒野怪物,而是一种长着独角、体态神骏的白马

    每一辆兽车都插着旗帜,红底绿图,随风飘扬,那是一朵缠绕着荆棘的花朵图案全队护卫人数在三十左右,盔甲镂着荆棘花图案,武器主要以神域生产的连射气弩与伸缩刃为主,这在神域里都是非常常见的普通装备,

    一个头雪白的老者是队伍领,满脸都是岁月雕刻的痕迹,雪白丝一根根垂落肩头,虽然年纪已经很大了,但是看起来精神矍铄,一件绘有精美荆棘花图案的丝绸长袍裁剪得体,右手握着黑色玉石手串,每一颗玉珠常年摩擦而锃光亮

    统一的家族图案,统一的定制兽车,统一的武器装备

    兽车里满满载满矿石、皮料、草药,无不说明他们的身份

    荆棘花商队,天云神域一支普通的小商队,老荆就是商队的创始人

    天云城人天生自傲,荒野在神域人心目,早就已经被妖魔化成一个杀人狂与怪物充满脏脏与血腥的不毛之地,再加天云城的种种禁令,没有人愿意与荒野往来

    老荆早年是平民出身,他是一个非常有商业头脑的人,因为荒野里有很多矿石、皮料等等珍贵材料都是无主之物,如果能将这些东西采集运回神域里加工肯定是有利可图的,虽然神域人不允许轻易涉足荒野,但是在边缘之地管束却没有这么严格

    老荆创建荆棘花商会成为边缘商人,边缘商人在神域与荒野间缓冲地带活动,有完善相关手续,不违背天云法典,但也免不了与荒野人打交道,因此这类人的地位都不高老荆已经七十岁了,他捉摸是该找机会退下来了,早点专业成为正经生意人

    “嗯?”老荆手里转动黑色玉珠忽然停住,当他左右没有现熟悉的年轻身影,所以就问护卫队长道“小风去哪里了?”

    护卫队长回答说“他好像说是去探路了”

    “这个孩子又贪玩了!”老荆脸上露出慈爱的表情,他一生膝下无子,小风是他收养的孤儿之一,虽然是养子,但天赋极高,老荆做半辈子被天云城人鄙夷的边缘商人,他未来能不能光耀门楣就全看这位儿子了,“边缘之地不比神域,最近更是很不太平,一个人乱跑恐怕会有危险,你带几个人去找找吧”

    护卫队长露出苦笑的表情说“会长你又不是不知道,风少爷是通过猎魔师选拔的人,虽说现在还没有成为猎魔师,但是论身手他已经远在我等之上,难道还需要我们几个保护吗?”

    这让老荆脸上皱纹都舒展开来,其每一道沟壑都洋溢骄傲

    猎魔师,多么光辉的身份,多么骄傲的称为,老荆这样游走在灰色地带的商人,面对这样高层的存在时,从来都只有敬仰和膜拜资格现在他的养子被测试出了猎魔师天赋,未来极有可能成为一位猎魔师,老荆也算是死而瞑目了

    “虽然小风天赋很好,但是毕竟经验不足,还是去看看吧”

    从前面忽然传来声音

    “父亲,快来啊!”

    一个十七岁少年急匆匆赶过来,他相貌看起来精干而又机灵,五官端正,十分灵动,灰色头留的比较长,竖起来在脑袋后面扎一个马尾,大概常年在外面奔波游走,他的皮肤看起来有些风吹日晒的痕迹,不过却给人活泼健康的感觉

    少年指着不远处一块石头,只见石头后面有两个人

    一男一女

    女性看起来十三岁左右,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蓬头垢面,非常狼狈,不过一双眼睛非常清澈,正满脸胆怯恐慌的看着这些忽然出现的人

    男性戴着面具看不清楚年纪,不过身材似乎还比较瘦小,因此给人年纪不大感觉,只是此时此刻正躺在石头上,他看起来好像已经昏迷了

    小女孩抓起匕慌乱比划“你们不要过来!”

    少年打量女孩几眼,虽然看起来狼狈,不过眉目清秀,应该长得相当漂亮,心里不免有几分好感“小姑娘别怕,我们又不是坏人,这位士兵兄弟好像受伤了啊”

    这个昏迷的男人身上穿着天云城士兵盔甲,天云城士兵盔甲是军方制式装备,其材料和制作工艺都是普通人所无法掌握,因此只有正规的天云城士兵有资格穿戴,如果民间有人企图仿制或者盗窃,都将严重违背天云法典行为,最严重会被流放的

    因此当见到这个戴着面具瘦弱男子时,少年小风和老荆以及护卫队长都以为这个人是天云神域士兵,只是士兵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那件白玉材质宛如艺术品的盔甲早就蒙上污垢和灰尘,这说明他最起码徒步行走十几二十天,而且绝对是从荒野方向走过来的

    小女孩神态穿着都不像是天云神域的人

    老荆和护卫队长又仔细观察天云士兵打扮的人,人虽然已经运到了,手还握着一把神域制式士兵武器,其表面出现好几处磨损和损坏痕迹,难道是一个执行任务而受伤,从荒野里面逃回来的士兵

    老荆对护卫队长使一个眼神“让医师来看看”

    少年小风直接向小女孩走过去,小女孩惊慌的挥舞着匕,当匕劈过来的时候,少年小风两根手指轻轻一夹一拉,匕就被他给夺取了过来,他将匕放在手里舞出一个花哨的剑花,接着笑眯眯的说“别害怕,我们不会伤害你的”

    小女孩被拉到一边

    她看着神域人浑身抖脸色苍白看起来楚楚可怜

    这时荆棘花商队的医师出现,是一个体态修长的女性,她把倒地不起的男人面具打开谁都没有想到,这面具底下面孔比小风还年轻一点,大概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

    这个家伙怎么会这么年轻?

    他到底是不是天云城士兵!

    医师给云鹰检查身体回头对其他人说“没有大碍,只是长时间干渴,脱水昏迷而已不过这个家伙的身份非常可疑,我看我们还是不要管这闲事了”

    “既然遇见了,总要弄清楚,说不定能结一个善缘呢”老荆转动着手里的黑玉石手串,他抬起手吩咐左右“先把他抬上车吧”

    荒野小女孩满脸惶恐的看着眼前这些神域人把人抬走,虽然很害怕,但是还是跟上去其实并不难现,荆棘花商队里的人,其包括为人和善的老荆

    这是非常正常的现象,荒野与神域是不同世界,荒野人在神域人眼里,纯粹是肮脏邪恶的代名词,哪怕是边缘商人对荒野的一切也是全无好感

    一个人例外

    少年小风好像没有顾虑,他走过去就小女孩套近乎“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戒备心很强,两只眼睛死死盯着眼前人,害怕的不敢说话

    “你不要紧张”小风见小女孩嘴角干裂还长出水泡,这显然是脱水的症状,他将腰间水袋取下来地给她,“渴了么?先喝口水”

    小女孩对神域人恐惧很深,不过她到底是个小孩,实在渴的太厉害,因此没有抵挡住诱惑接过水袋,她立刻打开来咕咚咕咚喝起来

    小风露出一个笑容“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

    小女孩没敢多喝,她犹豫几秒道“阿莎”

    少年小风点点头“不错名字,谁给你取的名呢?”

    这句话勾起阿莎伤心往事,她仿佛有看见那平时大大咧咧,实际心底善良虔诚的养父,还有他体无完肤被荒野暴民殴打折磨焚烧并且吊死一幕

    小风好像看出小女孩的悲伤,他立刻扯开话题问“那个昏迷的士兵是你朋友吗?他叫什么名字”

    阿莎年幼无知却并不愚钝,她知道这些人会救人,纯粹是将他误当成士兵,当然不会否认身份,只是说一句“他说他叫云鹰,是一个好人!”

    这句话被商队里的其他人听到了

    云鹰?这个名有点怪,倒像是荒野人用的名字

    “小风!你过来!”

    老荆似乎对养子与荒野女孩过于亲近表示不满,毕竟小风以后是要成为猎魔师的人,高贵猎魔师又怎么可以跟低贱荒野人接触呢?

    小风无奈耸耸肩只好过去了

    老荆、小风、女医师、护卫队长、四个人开始商量

    女医师是不赞同把人留下来的,她率先开口说“我们已经给他喂了水,他的身体应该没有大碍,只是现在还无法确定身份,如果他的身份是假的,恐怕会给我们带来麻烦”

    老荆点点头“你们怎么看?”

    护卫队长表意见“我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何况我们每个人食物和水都是固定分量,如果多带一个人可能就要多消耗一点,万一因为意外耽误行程,恐怕会对我们造成影响”

    “话虽如此,可人都已经救了,总不能丢回去不管吧”少年小风开口了,“我们距离沙洲营就剩两天路程,我看就暂时带着他,等他醒来核实身份,如果他真是士兵,我们救回去还能立一个大功,如果是逃兵叛徒,我们押送回去也能立个功即使救错了人,大不了丢在前面沙洲营也就是”

    大家对视几眼

    有道理,就这么办吧!

    商队重新开始前进,不过这次刚刚开始每几分钟

    从四面方出现滚雷的轰鸣,这是几百只铁蹄同时踏地出狂风骤雨般急促密集声音,荆棘花商队的人无不露出骇然之色,他们只懂这意味着什么

    “不好,是莽夫团!”

    有人惊恐大喊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