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三章 年轻的猎魔师

《陨神记》 第三章 年轻的猎魔师

    云鹰两手将双头长刃斜握在前摆开战斗的姿态一

    标准神域士兵剑有四种形态,弓、阔剑,双头剑、双持单刃,长短远近,自由切换,其结构精巧叫人惊叹,神赐予神民强大制造工艺可见一斑

    黑斧则微低着头以一种从下至上的阴冷视线角度死死锁住云鹰,黑色眸子与眼白形成鲜明对比,咧嘴露出森白牙齿与漆黑皮肤形成鲜明对比,让人感觉像是一头漆黑的豹子,正考虑要从什么部位对猎物下嘴

    “准备好受死吗?”

    “哪那么多废话?”云鹰沉稳的说“来吧”

    黑斧主动起攻击,他好像脚底装弹簧,每一步都蹦出老远,三四步达到极,掀起周围的沙尘,这凶猛狂暴的气势就像一头蛮牛般,没有任何花哨直接要把目标给撞成碎片

    云鹰条件反射做出回避动作

    谁知道黑斧近身以后没有直接攻击,当云鹰做出退让动作刹那,黑斧猛止前进步伐,再次重新锁定云鹰,随后腾空一跃而起,他被惯性送到一米高空,当身躯转动的过程,两把斧头画出三百六十度轨迹,从同一个方向,以四十五度角,从上到下劈向还没站稳的云鹰

    云鹰瞳孔微微收缩,双手举起双头长刃,两把斧头重重劈落时,一股凌厉劲风吹乱云鹰头,猛烈力量沉重一击之下,让他双手虎口都被震裂了,膝盖无法承受巨大力量而弯曲,单膝埋进了土壤里面

    荆棘花商队都露出凝重骇然表情

    红眼罩悍匪与其他莽夫团的人都喊道“好!”

    黑斧狂笑着凌空一蹬,双脚重重踹在云鹰胸口

    虽然有护甲保护,但是黑斧力量太大,云鹰就像是一颗被弹弓抛出弹珠,整个人以直线姿势快飞出去他在半途将利刃插进地里,硬生生拉出一条数米长的痕迹,这才勉强的把身体固定住

    又一股猛烈气势铺面袭来

    云鹰刚刚把武器拔出来,黑斧就已经杀到面前,斧头还没有落下,一股强大气势就笼罩云鹰,让人简直提不起任何抵抗的力量当巨大斧头劈落下来的瞬间,双头长刃兵器顿时从间断开变成两把单刃

    当当!

    黑斧武器就像旋风般转动起来

    两把武器分别被一把斧头劈

    黑斧力量实在太大,云鹰明显要逊色很多,因此两把武器都被弹飞出去,又一脚踹到云鹰胸口

    这次再没有办法保持平衡

    云鹰就像一个球先腾空抛弃,旋即重重地摔在地上,又滚出四五米的距离

    莽夫团悍匪都狂笑起来,荆棘花商会则脸色难看,这个士兵实力顶多跟小风差不多,他到底哪来自信挑战这个实力强大的悍匪?

    “我还以为有多厉害呢!”黑斧脸上警惕表情顿时完全消失“原来也是一个没用的软蛋,哈哈哈!”

    云鹰扶着胸口缓缓地站起来,因为戴着面具的关系,让人有一种非常诡异的感觉,好像连续受到两次重击,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样

    黑斧用不屑眼光斜睨着他“这一斧就取你小命!”

    云鹰站在原地纹丝不动“那就试试看吧”

    黑斧被这种轻蔑态度激怒,他搞不清楚连武器都被击落,这个家伙到底还有什么底气这样嚣张?黑斧狂笑着就像一头迅猛的饿狼般向云鹰扑去

    这个小子看来是死定了

    荆棘花商队跟他没有什么交集,但是在这种环境之下,难免会产生兔死狐悲之感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只见这个少年双手展开,从他的体内释放出一股无形的能量,瞬间卷过周围的土地,无数沙石仿佛失去重力般,全部漂浮到半空之

    这一诡异的现象,让人们无不惊呆

    “这,这……”

    莽夫团的亡命徒脸上笑容都凝固,犹如一个面具挂在脸上,随后面具被击的粉碎,他们逐渐的露出骇然表情,脑海不由自主蹦出一个可怕的名词——猎魔师!

    黑斧也愣住了

    这么短暂一愣神功夫

    三支沙箭在沙尘凝结成形,犹如品字形般快射过来,几乎在瞬间全部命目标,三支箭统统插在黑斧的身上,从前后贯穿而出,带出一大片鲜血洒在周围

    红眼罩悍匪大怒“黑斧!”

    黑斧手底第一猛士啊,不明不白死在这里,这损失实在是太大了!

    云鹰攻势仿佛没有结束,无数沙尘快聚集到头顶,竟然压缩成一个小型的龙卷风,他双手猛地一挥而出,龙卷风掀起一股猛烈的沙暴,瞬间向这些悍匪涌过去,悍匪慌忙四散开来,蛮牛受惊撞在一起

    沙暴来得快消失也快

    现场已经一片混乱了

    虽然没有人死亡,但是非常狼狈

    从少年面具底出一个低沉而嘶哑的声音“滚!”

    红眼罩头目脸色阴晴不定,其他莽夫团强盗也不敢轻举妄动,全都把目光击集到老大身上,希望老大在这个时候做出正确决定最终红眼罩头目沉下一张脸,虽然非常不甘心,但是也无可奈何

    “没有想一群杂碎也有猎魔师撑腰!莽夫团多有惊扰得罪,告辞!”莽夫团人纷纷掉头离开现场,红眼罩头目一挥手“我们走!”

    这支强悍的强盗团纷纷离开了这里

    虽然是一群没有什么脑子的人,但是起码知道猎魔师的概念,这个戴着面具猎魔师到底有多强不知道,不过想必是强大不到哪里去,以莽夫团人数和实力当然可以干掉他

    现在问题是抢劫杀死猎魔师该怎么善后呢?

    虽说是边缘之地,但是受神域影响覆盖,若是一个猎魔师死在这里,而且还是被一群强盗杀死,恐怕用不了两天时间,很有可能一大群猎魔师就会出现,那么莽夫团就可以宣告散伙了

    为一批普通货物没有必要赌上全部身家性命

    莽夫团的副领简单衡量利弊,这不是一个很困难选项,最终做出撤退的选择,倒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云鹰见到莽夫团离开以后,他的身体顿时一软,再次倒在了地上

    “医师,医师,快救人!”

    荆棘花商队人再不敢怠慢,大家手忙脚乱把云鹰抬上车,女医师过来给云鹰检查伤口,只见云鹰胸甲都已经破裂了若非神域士兵盔甲材质巧妙,有扩散缓冲扩散冲击力的效果,这两脚说不定能把他踢得肋骨尽碎

    当将云鹰胸甲打开时,一本古朴铜黄色封面书出现在怀里,这本书看起来非常的生动,那镂刻在上面图案就好像一个真正沙漠正在缓缓活动,虽然大家没有见过这个东西,但是不用想也能够猜到,这肯定就是猎魔师大人的神器吧

    好奇怪的神器,天云神域里怎么从来没听说过过?

    云鹰伤势其实没有大碍,他的体质本来就很强悍,现在又经过几重阻挡和缓冲,黑斧悍匪两次攻击对他造成的伤害非常有限云鹰之所以会在此昏倒,一方面是因为他目前处于虚弱状态,另一方面是刚刚虚张声势过度动沙之书的力量,所以导致一时晕眩而昏厥罢了

    “真没想到,阁下竟是尊贵的猎魔师大人”老荆对云鹰态度生巨大变化,几乎恭敬到有些谦卑了“您为什么要打扮成士兵的样子呢?”

    猎魔师地位何等高贵?

    普通天云士兵跟猎魔师根本不是一个层次

    云鹰当然不能告诉对方实情,他的脑子快运转,迅分析眼前情况,这些人装扮显然都是神域人云鹰很清楚自己并不是真正猎魔师,哪怕连身上盔甲都是在荒野里杀死士兵以后抢过来的,可是这些事情决不能让这些人知道,他又怕胡乱承认会露出马脚遭到怀疑

    毕竟十多天过去了

    当初在荒野里战斗早就结束

    那批神域战士和猎魔师很有可能已经回到神域,若是贸然承认并且与他们交流,只怕会露出马脚而被识破因此云鹰装作非常冷酷的样子好像一个字不愿意多说,又同时从怀里掏出一块令牌摆在几人面前

    几个人见到这块令牌的时候

    他们果然脸色都大变起来

    “高级猎魔令!”

    这个人手里的令牌是高级猎魔师才能持有的令牌整个天云城里面能取得高级猎魔师的人又有几个?

    这种猎魔师令牌是猎魔师的贴身信物,也代表着猎魔师享有的特权与地位,除非是猎魔师最亲信的人,否则不可能把这种东西交给他至于杀死猎魔师抢夺令牌?笑话,先不说杀死一个高级猎魔师有多难,可是猎魔师一旦死亡,令牌上面图案就会消失,所以没有人能通过杀死猎魔师方法来获取其令牌

    云鹰见到这些人表现,他就知道他们已经被震住“我受这位猎魔师大人嘱托,前往天云城向城主呈交一件与魔族有关的重要证物,我希望你们能送我到天云城”

    老荆、少年、医师、全都连忙跪倒在地上

    高级猎魔师令牌本就是非常了不得的东西,如果这件事情跟魔族扯上关系,那事情严重性就不是他们这些人能想象的了

    魔族是什么?神域里就算三岁小孩都知道,那可是神族的死敌啊,这是世界上唯一曾经与神较量过的种族猎魔师建立最初目的,就是为了与魔族对抗,这个称呼从千年前一直延续到了今天

    他们不过是神域底层人,何曾经接触过这种事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