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五章 惊人之举

《陨神记》 第五章 惊人之举

    猎魔师公会前会长,城主星光大师的弟弟,只有一个独生女一    这些信息串联起来,云鹰要是还猜不出对方是谁,那就真应该去好好看看脑子了

    云鹰捧着手里的猎魔师令牌

    一张美丽的仿佛不属人间容貌仿佛近在眼前

    他现在才知道,她随手交给自己的东西,竟然具有这么强大的能量

    云鹰清秀略带稚嫩脸颊渐渐露出凝重怪异之色,云鹰不知道世界由多少荒野多少神域交织而成,不过天云神域显然是几千里内唯一一个神域

    天云城作为神域的心,更作为神域繁华的主城,这是一座拥有庞大人口的城市,是财富、权利、思想的心这个家族无论是背景还是能量都大得难以想象,从猎魔师公会到军方猎魔师,几乎具备号令整个天云神域的猎魔师的能力

    一位伟大猎魔大师的独生女,有着绝世容貌与尊贵血统,更是家族几百年来最惊才绝艳之人,从小到大就被寄予厚望被奉为未来之星如果按照正常生活轨迹踏踏实实走下去,她未来就算成为天云城城主也不是不可能

    她为什么违背家族?

    她为什么要违背猎魔师禁令?

    她为什么会孤身一人跑到荒野里冒险?

    算了,想这些干什么,管我屁事啊我现在只想找一个富裕、安全、繁华的地方定居,从此以后什么恩怨正邪,全都让他们见鬼去吧!

    这个时代独善其身已经是最大奢求了

    天下兴亡,救世济人?

    去他妈的!

    这种事情自有英雄去做,如果指望他这种小人物,那就真的不要对这个世界未来抱有什么期待了云鹰现在只想低调抵达神域面见城主,拿出信物和证据,领一大笔钱,最好还能封个小官,然后好好过日子……对了,最好还是找几个美貌的侍女,那日子光想想就叫人期待

    第三天傍晚时分

    商队独角马拉动兽车左右颠簸摇曳缓缓减

    流离风轻轻登上兽车,云鹰和阿莎都已经睡着了

    两人从睡觉姿势就能看出他们的经历,云鹰以坐靠睡姿蜷缩在墙角,能防止背后袭击,如果真有什么意外或突情况生,云鹰这样姿势也非常容易做出应急措施阿莎则仰面躺在兽车里睡得又沉又死

    流离风手伸到一半

    云鹰猛地弹跳而起,左手把流离风胳膊手腕扣住,右手拔出一把锋利匕直取喉咙而去整个过程都是闭着眼睛完成,没有思考,没有停顿,没有迟疑,简直是生物最本能的反射反应

    “住手!”流离风被吓得大叫一声,“兄弟,你这警惕也太强了吧”

    “是你?怎么走路都没有声音?”云鹰睁开眼睛看见是流离风,他皱皱眉收起匕“我还以为是有人图谋不轨!下次注意点,免得被我干掉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流离风没有见过云鹰这样反应迅的人

    这不是专门训练养成的技能,大概长期生活在极度不安全的环境之下,因此他已经养成本能的习惯,每次睡眠都睡得很浅,稍微有一点点风吹草动,他立刻就能做出自卫反应

    流离风身手跟云鹰差不多,不过经历和经验差得太远,两个人要是真的交起手来,流离风多半不是云鹰的对手,何况云鹰还拥有猎魔师之力!

    两人交谈把阿莎吵醒,两手揉揉眼睛,满脸茫然之色“我们到了吗?”

    她是一个心思单纯的人,虽然经历过被人贩子拐卖蹂躏,又经历目睹过养父被折磨残杀,但是终究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小女孩,没有任何战斗经验和战斗意识

    这时,天刚刚蒙蒙亮,荒原挂起一阵大风,空气略微潮湿而冰凉,几分寒意驱散清晨时分慵懒,让人觉得头脑清醒神清气爽

    云鹰将士兵盔甲武器都卸下丢掉了

    沙洲营不是真正的神域地盘,不过难免会遇到神域的人,这身士兵打扮太招摇,这样伪装身份很容易就会被识破,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只好舍弃这一套还不错的装备

    药师配置的神奇药剂治疗,再加强大恢复能力之下,云鹰伤势基本愈合,再不会对行动造成任何障碍了

    沙洲营灯火通明,不过并没有电灯

    古明有关系的东西,无论是电灯、汽车、枪械,这个地方往往很难找得到因为神和信徒都坚定,人类明毁灭,主要原因是人类自食恶果有非常确切的研究证据表面,远古明的末期人类明失控,最终导致摧毁整个世界浩劫生

    无休止的**是毁灭的根源一旦**失去约束,就没有向前的路,只能向左或者向右,向左是地狱,向右也是地狱

    神域人坚信并且拥趸

    因此凡是神域人出现地方,绝对不能有半点邪恶的远古科技沙洲营尽管是边缘之地,但是平时往来经商的边缘商人以及执行任务转在此的猎魔师不在少数,因此也就秉承这种思想

    沙洲营规模非常庞大,主要建在一个半椭圆形状古代遗迹,没有任何守卫看守大门因为沙洲营作为边缘之地,这里不会受到兽潮和扫荡者的威胁,因此也就没有必要设置防御

    无论对荒野还是对神域,沙洲营都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存在

    荒野人忌惮神域力量不敢在这太嚣张,神域人则受到天云法典所限制不能在这种地方放开手脚,因此长时间处在一种无主状态虽然沙洲营没有主人,但是藏龙卧虎,蛰伏各方高手,大家彼此间都产生一种非常为妙的平衡关系,谁都不敢轻易的打破这种平衡,所以一直都还算稳定

    云鹰跟商队走进沙洲营

    营地内与荒野营地果然与众不同,虽然同样非常简陋,但是偶尔能看见老荆这样的边缘商人在活动,甚至还有执行任务在这里歇脚的神域战士另外还有几座相当高大精致建筑,那显然是神域风格的杰作

    老荆手里转动的手串停住了

    “站住!”

    “全都给我站住!”

    “你们是什么人?有合法手续么!请出示看看!”

    从沙洲营里面走出来一队共十几个神域士兵,每个人身上盔甲都想玉石雕凿而成,火光下泛着淡淡光晕,手握有长长的大弓,以极快度冲过来堵住他们

    老荆感到非常纳闷,他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种事情,今天的沙洲营好像与往常不太一样,不过疑惑归疑惑,老荆面对士兵盘查不敢大意,众人立刻出示各种行商证明和身份证明

    士兵检查荆棘花商队合法手续,又手提武器走到兽车,每一辆车都打开来仔仔细细检查,哪怕是装在车里面的货物都要打开翻一遍,以便确保没有违禁品藏在里面

    “你们两个的身份证明呢?”

    士兵队长举起长弓指指云鹰和阿莎,周围几个士兵都向两人围过来这两个人看起来与其他人明显有区别,所以肯定不是商队里的人

    “你们是什么人?快说!”一个肥胖魁梧士兵队长站出来,云鹰没有什么反应,阿莎吓得连退好几步,当见到阿莎的反应,胖队长眼里闪过一丝厉芒“可疑人员!拿下!”

    老荆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

    因为边缘之地不是神域管辖范围,正常情况里不可能会有神域驻兵,更何况还在营地入口盘查抓捕可疑人员了因为如果要在沙洲营抓捕可疑人员,那么整个营地里没有几个不可疑

    “别误会,别误会”老荆左手握着黑色玉串一边转动着一边和颜悦色站出来求情“这两个临时招来的人,绝对不是可疑人物,这点我们可以保证”

    “新招的人?天云军队荒野遭遇重挫,惜云鸿大人重伤昏迷至今未醒,随行猎魔师只有三个人或者回来,现在在天云城已经闹翻了!你们这些唯利是图的边缘商人,敢夹带不三不四来历不明的人,小心灭你们满门?听见没有!”神域士兵非常严厉呵斥起来,“还不快赶紧让开!”

    一把把武器纷纷对准老荆

    一张张长弓纷纷拉开瞄准其他人

    老荆感觉到这些士兵身上传来杀气,虽然饱经沧桑沉浮的他,还不至于被这点场面吓破胆,但是依然露出满脸凝重表情,他不知道该怎么向这些士兵解释,毕竟没有经过这位大人的同意,他也不敢贸然泄露对方的身份啊

    “你让开”

    云鹰低声说一句,让老荆顿时如释重负

    这种事情让猎魔师大人自己解释最好不过,否则老荆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说漏什么,毕竟关系到猎魔师,特别是手持一块高级猎魔令的猎魔师,其关系实在是太重大了

    阿莎见到天云城士兵们

    她已经吓得腿都快站不稳了

    一股难以抑制的恐惧,犹如火山爆般从心底涌出,瞬间就淹没了她脆弱的意志,她甚至有一种想要拔腿逃跑的冲动可是阿莎虽然年幼但是也知道神域战士作风,如果她现在逃跑,恐怕没跑出三步就会被箭给射成刺猬

    云鹰一只伸过来放在阿莎肩膀上,他的声音透过面具出来有些怪异嘶哑“别怕,有我”

    阿莎心里恐惧顿时消减一大半,不过紧随而来是巨大的悲伤和痛苦,她紧紧地抿住嘴唇,两只大大眼睛里充满泪光,只是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这楚楚可怜的柔弱样子,哪怕是任何铁石心肠的人,恐怕都会觉得于心不忍

    胖队长视若无睹冷冷地“抓起来拷问!”

    云鹰目光一点点收缩并且冰冷起来,这边冲突已经导致营地很多人聚集过来,大家都围在旁边指指点点看热闹,这些应该都是沙洲营的常住居民

    也好

    或许是该做点什么

    她对神域人特别是神域军队心理阴影太强了

    她对于沙洲营来说又是一个新人,难保不会被人垂涎或欺负

    云鹰决定必须做点什么,让阿莎解开心恐惧,更让沙洲营以后没有人敢欺负她

    两个士兵急走过来,正准备将两人绑起来,这时一件让人意想不到甚至瞠目结舌的事情生了

    一记强劲的右直拳直接打在士兵鼻梁上

    这个士兵鼻梁给打塌,他捂着脸惨叫一声就要倒下去时

    云鹰又一脚踹在另外一个士兵的裆下,让这个士兵出一声凄厉哀嚎

    两个士兵几乎是同时倒在地上惨叫,云鹰的疯狂举动让所有人都懵了,无论是老荆、流离风、还是胖队长,又或是围观者,谁都没有料到会生这样的事情

    这个小子是不是疯掉了

    竟然当众殴打天云城士兵

    他知不知道这是要火刑的死罪啊!

    胖队长和其他士兵都愣住两秒,谁都没有想过眼皮子底下,竟然会生这种事情,胖队长醒悟过来的时候,他立刻大声喊道“杀了他!”

    话音未落

    云鹰周围黄沙全部腾空而起,从他右臂围绕起来,竟化为一只粗大沙臂,猛扣住这个胖队长的脖子,将他从地上直接给拽到半空

    “猎魔师!”

    每一个天云城士兵都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