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七章 紫菱

《陨神记》 第七章 紫菱

    云鹰现在无比自恼,这破嘴哪来这么多问题?

    这回彻底的暴露身份,后悔也已经太迟了!

    云鹰没有否认,更没有承认,从面具投射出来一双镇定目光盯着蝰蛇,准确说是看着他手里的戒指“你手里戒指是一件神器吧,一个猎魔师伪装成酒吧老板,还还收藏这么多禁品 一     你说这个消息要是不小心传出去对你而言会有什么影响呢?又或者说,你根本不是猎魔师,那么我又好奇了,这天云城对非猎魔师收藏不止一件神器做法会处以什么罪行?想必不会是轻罪吧”

    蝰蛇眼睛微微眯起来闪过一道凛冽杀意

    云鹰刹那间感觉从双脚到腰间双臂脖子,全都被冰凉触感游走而过,犹如一条条肉眼无法见到的毒蛇缠绕在身体上,从嘴里吐出致命的黑色信子,只要稍稍有一点点异动,毒蛇们就会对其群起攻之

    这仅是杀气带来的错觉而已

    好可怕的感觉!

    云鹰几乎不曾经历过这么强烈压迫感,让他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他甚至有一种动弹不得的感觉蝰蛇要动手杀他,绝对没有反抗之力,双方实力或许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

    蝰蛇有点看不透眼前的人,他能够承受自己杀气而毫无反应,说明应该不是一个弱者,他明明是荒野人却能动神器,他明明是荒野人却手持有效的高级猎魔令,一切都太诡异了,难道不是吗?

    有意思

    真的很有意思

    “所以说身份不重要”云鹰声音难以抑制有些颤抖,他很少这么失态过,幸亏面具功能不仅仅能掩盖神态表情,连声音在出时候也会改变,让人无法猜测此时此刻真正口气,从而制造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你到底想让我做什么,开口吧!”

    “聪明人,我就喜欢你这样的聪明人,既然如此我也就不拖泥带水了”蝰蛇打开收藏室角落里打开箱子,从里面取出一叠画着画像的纸,“这件事情其实非常简单,沙洲营有几个反叛者在活动,沙洲营里有一个秘密据点,正在密谋策划者获取天云城机密,我想让你想办法帮我将他们除去”

    “这种事汇报给任何猎魔师或者军方人既可,为什么要找上我?”

    “因为他们手里有一份东西我必须弄到手”

    “什么东西?”

    蝰蛇似乎不愿意多说“一份对你而言毫无用处的地图,所以就不要多问了我碍于身份关系不便于暴露自己,所以不打算亲自出手你为我做成这件事情,我收那个小女孩做干女儿,从此以后只要有我在,没有人能动她一根汗毛”

    云鹰翻看画像

    第一个是一个山羊胡老者

    第二个是一个背着黑被大刀的独臂刀客

    第三个是一个肌肉虬扎且携带枪支的大汉

    ……

    虽然没有与对方交手过,但是从对方装束样子来看,其大半都是相当实力的高手,若仅仅是靠云鹰一个人,让他去对付他们纯粹是找死蝰蛇不会真把云鹰当成一个有着高级猎魔师实力的人了吧?

    “今晚这个老头子在我的酒吧里与一个人碰面,从这个人手里拿到我想要的地图你得等他们离开酒馆,再从秘密据点对他们动手,整个过程干得麻利漂亮一点,我不希望被人怀疑到头上来”

    “我需要帮手”

    “我说过,我不能暴露,我的手下也不行,不过有一个人倒是可以推荐”

    云鹰不知道蝰蛇为什么这么担心暴露,不过也看出来这是一个办事缜密滴水不漏的角色只有一个?那也太少了!云鹰实力远远低于蝰蛇的估计,他怎么跟个人斗呢!

    “好”云鹰略加思索就点点头,因为关于人手方面问题,这倒并非没有办法解决,“我会拿到你想要的东西,但希望你能够信守承诺”

    “我蝰蛇从来不失信”

    蝰蛇摸摸碧绿的骷髅戒指

    老荆皱着眉在酒馆等待十分钟,手里玉珠转动越来越快,他不知道蝰蛇会对猎魔师大人提什么条件,这两个人物任何一个他都不好得罪,如果这两个人真出现分歧或矛盾,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阿莎心里也感到非常焦急不安,她怕这个酒馆老板会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如果是这样,她还不如不留在这里呢

    “不要担心,云鹰兄弟可不是普通人”流离风甩了甩小马尾辫,满脸笃定的安慰起小女孩说“他可是地位尊贵的猎魔师,又手持高级猎魔令,非同小可不会有事的”

    他话刚刚说完

    蝰蛇就带着云鹰走出来

    老荆停止手玉串,云鹰不等对方询问,简单把事情描述一遍,虽然说的比较模糊,但是老荆还是听懂了原来是为对付几个反叛者,这种事情就算不提出来,猎魔师也应该主动出手,所以算不得什么过分要求

    云鹰匆匆离开蝰蛇酒馆去做准备工作

    …………

    沙洲营小街简陋小摊遍地扎堆,主要是冒险者、边缘商人在流动,其不乏廉价贩卖着一些来路不明的东西,人们在这里来来往往,主要是想碰碰运气,说不定就能收购到价值昂贵的好东西

    这时一个十**岁女子经过这里,她有一头接近肩膀的栗色短,身材线条非常妙曼,皮肤白皙,五官端正,浑圆臀部在紧绷的皮裤包裹之下,正呈现出一个非常诱人的线条,让所有人目光都跟着这屁股左右摇晃起来

    美女已经在这里来来回回晃荡好一阵子了

    她对四周如狼似虎的视线好像并不在意

    她的样子显然不是一个商人,其穿着相当普通朴素,从头到脚一件兵器都没有带,捧着一块干巴巴的干粮啃着,愁容满面,十分抑郁她到底是做什么的?孤身一人在这种地方晃荡,这点忍不住引起人们遐想

    终于有人忍不住了,一个浑身弥漫着酸臭散着爬行类气息的猥琐男子靠近这个女人身边,他出两声尖利的坏笑“这么美丽的小妞怎么一个人在这里闲逛?你要是觉得寂寞,不如让哥哥来陪陪你”

    美女没有生气,反露出高兴样子“你想上我?”

    猥琐男子微微一怔,这回反倒是他懵了

    美女提出鼓励“既然你想上我,那就表现的再强烈点,如果作为一个男人要是面对自己想上女人连这点勇气都没有,你还不如自己把裆下那玩意儿割了你说对吧?”

    “这个……真的可以?”

    猥琐男子没有想到这个女人会是这副反应,当见到对方盯着自己期待而又鼓励的眼神时候,他甚至有些怀疑这个世界是不是审美观在一夜间生颠覆难道连他这副长相,现在也能让女人倒贴了

    “你到底行不行?”美女有些不耐烦“不要浪费我时间好不好!”

    猥琐男子顿时露出淫笑,一只手朝美女丰挺臀部摸上去当猥琐男子就快要碰到美女柔软而又富有弹性的屁股,他非常清楚地看见美女眼睛里,骤然释放出璀璨刺目的光芒

    一条长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踹在他胸口

    猥琐男子身手并不弱也躲不开这一击,当场惨叫一声被踹飞,还撞塌路边一个地摊

    搞什么?

    猥琐男子惊恐的看着这个反复无常的女人,当见到对方露出奸诈而又狡猾笑容时,他虽然还没弄明白到底怎么回事,但也已经意识到恐怕没有好事生,从对方这一脚度力量来看,这女人身手远在他之上

    猥琐男子连辩解和质问的念头都没有,他连滚带爬从地上站起来就想要逃跑

    “非礼了我还想跑?”

    美女身体好像没有重量般腾空而起,两条充满弹性的大腿就像一把剪刀,凌空夹住这个猥琐男子的脖子用力一拽猥琐男子连惨叫都没出,当场就被掀翻在地上,随后而来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你对猎魔师不敬是犯了死罪,不过念你没造成恶劣后果,我大慈悲就略施惩戒快,把你的钱给我!”美女猎魔师不由分说将对方身上搜一遍,最终找出一个瘪瘪的钱袋,她将钱袋里面十几个铜黄钱币全部倒出来,她顿时又露出恼怒的表情,“这么点钱也好意思搭讪美女?去死吧你这个穷鬼!”

    美女猎魔师抬起长腿踩对方一脚

    这个倒霉的家伙当场口吐白沫晕死过去

    猎魔师将十几个钱币都装进自己的钱袋里,她又重新挂上满脸愁容,按照这样的度下去,什么时候才能赚够五个银币啊!

    五个银币对猎魔师来说随便做一个小任务都不止这点报酬,可对于一个平民出身,刚成为猎魔师的紫菱而言,这却不是一笔小数目她的驱魔棍被神秘酒馆老板抢走以后,她就没有办法执行任务了

    紫菱一时陷入困境

    五个银币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

    她凭她的实力要是去勒索去抢劫或者去借,五个银币应该很容易就能攒到,可身为猎魔师骄傲,让不屑做出这样的事情,毕竟驱魔棍被人夺走不是光彩的事情,她决定凭自己努力以名正言顺方式赚够钱赎回来

    围观者对她指指点点,这女人摆明是钓鱼执法,今天大半天都在街上晃荡,让三个倒霉蛋上当并且惨遭变相抢劫了

    紫菱可不管

    她认为自己做法没错!

    这些色狼要不是有歪脑筋也不至于上当啊

    这赚钱度实在慢了点,这么大半天才攒到一半,今天天黑前也不知道能不能赎回武器,这让紫菱感到非常的苦恼

    这时又有一个脚步声从背后靠近了

    难道这些雄性动物都只会以下半身思考吗?

    紫菱心顿时一喜,又是哪个不长眼的色狼?她装作没有听见继续走着,背后脚步声越来越近,他伸出手想紫菱背后而来

    “色狼!好胆!”

    紫菱怒喝着不由分说就是一个回旋踢,当修长的长腿踢出去的时候,她却没有任何踢到实物的感觉,只见视野里空空如也,居然什么东西也没有

    这不可能啊

    她刚刚明明听到脚步声了

    这时候诡异的画面出现,只见到一道身影从无到有,竟渐渐地在眼前现身,紫菱目瞪口呆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只见一把漆黑三棱钢管,正笔直的送到面前来

    “你,你是……”

    “今后不要把棍子乱丢了”

    紫菱才现对方手里驱魔棍不就是自己的么?她惊喜交加连忙将驱魔棍拿过来她很奇怪,这根棍子不是在酒馆老板那里?这个家伙戴着面具的家伙怎么有能力从那个深不可测的家伙手里把东西拿回来呢?

    “你叫什么名字?”云鹰掏出猎魔令在她眼前快晃过“有一个任务找你帮忙,有没有时间帮我?”

    “高级猎魔令!”紫菱大惊失色并慌忙退后两步,“前辈请讲,前辈请讲,紫菱刚刚成为猎魔师不到半个月,但我必会竭尽全力协助您!”

    云鹰微微一怔,原来是一个菜鸟猎魔师,不过就算是再菜的猎魔师也是猎魔师,蝰蛇推荐的这个帮手还算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