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九章 密谋者

《陨神记》 第九章 密谋者

    天尚未黑,蝰蛇酒馆就络绎不绝,边缘商人、冒险者、无信仰者,三教九流人物纷纷聚集到此吃喝享乐,让烟草酒精味道充满这个通风并不太好的地方一

    这里一侧是扭动着性感身体的舞女,另一侧擂台是厮打的大汉,充斥着雄性荷尔蒙,让人们呐喊、喝彩、怪叫交织一片

    虽然场面喧嚣而颓废,但颓废又充满秩序

    灰袍老者走进酒馆,高高身材,十分精瘦,蓄着山羊胡子,衣着朴素却十分整洁干净,犹如一个讲究老学者,头戴一个大大的帽子,把大半张脸都给遮住了

    “先生,你的预订已经准备好”

    一个年轻侍者走过来,他看起来非常的年轻,长在脑袋后面束成一个简单的马尾,两只眼睛非常灵动,给人活泼机灵的感觉

    山羊胡老者微微颔,两眼不断徘徊观察着四周围,最终目光在吧台里调酒的蝰蛇身上微微停留,蝰蛇刚好抬起头看向他,两人目光一触就避开,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侍者把山羊胡老者带到靠窗单间,他端来一个精致的银色壶酒以及几碟下酒菜这些食物在沙洲营都属精品,只是山羊胡老者看起来兴致缺缺

    “小的不打搅大人晚餐时间”

    山羊胡老者将头上帽子放在桌子上,满头灰白色的丝垂落下来,他看起来年纪不算太大,可是满脸都是岁月之刃雕刻出来的皱纹,每一道沟壑都给人种含辛茹苦的感觉他的目光里深藏着带刺的情绪,是由愤怒、痛苦、期待、以及一丝病态的疯狂糅合起来的躁动

    这种人给人感觉很不好,他表面的冷静平和就像湖水,其实是在掩饰湖底火山,谁也不知道这座火山会在什么时候爆

    大约一个小时左右,一个身材高大鹰钩鼻秃顶男子走进来

    他以目光极其犀利宛如老鹰般巡视而过,最终将一张写着单间号码的纸条交给酒馆,年轻侍者二话不说立刻带着这位年男子向这个单间走去

    鹰钩鼻秃顶男子走路时,看似很慢其实非常快,如果观察再仔细一点会现,他走路的步伐细致而又精妙,特别穿过人群的时候,没有碰到任何一支凳脚,也没有碰到任何一个人衣角,犹如一道幽灵沉默又快的飘过,没有留下任何一丁点痕迹

    一个真正的高手!

    束少年推开了门

    鹰钩鼻秃顶男子出现在山羊胡老者面前,山羊胡老者见到这个男子,两眼睛顿时流露出激动之色,他连忙站起来恭敬地说“秃鹰大人!”

    这个绰号叫秃鹰的男子打量着山羊胡老者说“老洛,几年不见,你看起来苍老太快了”

    “人终究会老,衰老不可怕,最怕老而无为”山羊胡老人苦涩叹息,他对身边少年挥挥手,“你下去”

    侍者打量鹰钩鼻秃顶年男子一眼又看一眼山羊胡老者,恭恭敬敬的弯弯腰,退出去的时候,两手顺便把门关上

    秃鹰对山羊胡老人感慨说“别再坚持了,你的身体并不好,这次直接跟我回去吧,这二十多年来你为组织贡献已经足够大,没必要将剩余精力和时间都放在这里,你也应该有自己的生活”

    “生活?我的生活早就已经毁了”山羊胡老者摇摇头说“这辈子最大心愿就是盼望着有朝一日能看着天云城毁灭轰塌,如果真能看到这一幕,让我付出什么代价我都愿意,区区几十年蛰伏又算得了什么呢?”

    秃鹰做出一个噤声动作

    他猛地起身推开门,目光左右看了看,没有现可疑的目标只见到扎着马尾侍者正在走远,他也稍稍松一口气

    “请秃鹰大人放心,这不会有人偷听的”山羊胡老者站起来,不管怎么样,还是谨慎点好“这个酒馆老板是一个颇有背景的人,如果没有他的帮忙,我也拿不到这份重要情报”

    “你说这个酒馆老板?他可信么!”

    “不好说,有一点能肯定,他的立场绝不是天云城那边,否则就凭他做过的事情和那些收藏,恐怕足够他死个十次次,更不会协助我获得这么重要的情报”

    “我相信你的判断”秃鹰对老者点点头“现在情报可在你身上?”

    老者缓缓地将一本黑色封面书从怀里掏出递给秃鹰“全部就在这里面了,这是天云城主要布防图以及城防军团小队长以上职位,总共一千五百多个低层军官名单以及出身背景”

    “难得,太难得了!”秃鹰如获至宝般将黑色册子捧过来,他连忙翻阅起其的内容来“有这些情报我们就可以制定渗透甚至入侵天云城的计划,老洛,你真是立了大功了!”

    山羊胡老者黯然说“我们耗费数年才收集到这些情报,前后总共失去三十几个同伴,他们才是这份基业的真正功臣我只希望有朝一日,这些情报能挥作用,让天云城这个该死地方彻底被夷为平地!”

    秃鹰简单翻看几遍,虽然只是草草,但是从其内容来判断,他确定这份情报的真实性和精准度极高这位老人能完成这样的情报收集,一定是耗费大量心血与经历,整个过程更免不了大量牺牲,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别固执了,跟我回去吧!”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战场,只要这场战争一天不结束,我就不会从前线退下去,只要这里还需要我,我就不愿做逃兵,你应该懂我”山羊胡老者没有半点心动,“不过既然这次来了,我倒是想推荐几个年轻人给你,这几个人都是我这些年蛰伏掘的新锐,只要送到总部去好好培养,未来必然成为我们的利器”

    秃鹰叹一口气

    他也知道这老人脾气

    虽然老人不愿意回去,但是他推荐几个人才,秃鹰绝对相信对方的为人,既然是他推荐的人,那肯定都是非常可靠的

    “时间差不多了”老者拿出一块怀表看一眼“跟我来”

    这时长束成马尾的侍者百无聊赖在酒馆里徘徊,只见山羊胡老者和鹰钩鼻男子迅离开酒馆他微微一怔,将东西放下,双脚轻盈快追过去

    山羊胡老者早就已经计算好时间了

    现在是沙洲营人流最多的时候,两个人离开酒馆以后走到人流密集出,几乎一个瞬间就在人潮消失的无影无踪少年追过来的时候,他面前出现好几个大小不同的路口,根本就不知道对方到底从哪个方向走了

    …………

    几分钟以后

    一件废弃的小仓库里

    半空漂满灰尘,更弥漫着霉味

    残烛在风挣扎以微弱光芒抵御黑暗,正如同面前风烛残年的老人,他想在自己油尽灯枯前,再为世界输送一点点光和热

    “这几位就是我推荐的年轻人了”

    山羊胡老者眼前站着六个人,最年轻看起来仅仅二十多岁,最年长不过也就四十出头的样子

    “他们都是我潜伏在这边缘之地从事秘密情报活动几十年来,66续续来挖掘出来的精英人才每个人都跟我有出生入死的经历,而且各个身怀绝技,未来无论是培养成情报人员,还是打造成前线的战士,都是可以托付重任的伙伴!这点我可以以性命担保!”

    秃鹰点点头“既然是您老亲自推荐的,我必会引荐给狼剑领”

    “等等!我们走了,你怎么办?”一位背着黑背大刀的年壮汉走出来,“我跟的是你,你走我也不走!”

    “我也不走!”

    “我也是!”

    秃鹰见此微微感到动容,这些都是暗核会外围成员,每一个外围成员做梦都想进真正总部,特别是这些偷偷摸摸在边缘之地执行情报任务的人,如果可以光明正大衣食无忧或者,谁又愿意过着老鼠一样的生活

    现在这些人却愿意追随这个老人甘愿放弃机会

    “人总有死的一天,信念却不会湮灭”山羊胡老者露出欣慰的笑容,他将几乎快要烧尽的残烛举起来,又点亮几盏全新的烛光,让黑暗废弃地方变得更明亮起来,“只要信仰之火不断传递,终究会形成燎原之势,我等虽死何憾?不要忘记了我们的计划!”

    六人面面相觑起来

    秃鹰惊讶地问“你还有其他计划?”

    山羊胡老者点点头“天云城布防图显示防御结界有一处不起眼的漏洞,给我一点时间,如果证实漏洞存在,只要利用漏洞释放毒气武器,一举就能消灭天云城十数万人,从而给予天云城一次前所未有的重创”

    当说道这里的时候

    山羊胡老者表情变得有些阴森恐怖起来

    秃鹰从来没有想过,仇恨能把人逼到这种地步,这个老人活着的唯一信念,恐怕就是毁灭整个天云城吧不过这计划倒是非常有趣,正当秃鹰准备详细问个清楚的时候

    当当当!

    一个小铃铛轻轻摇晃起来

    那声音虽然非常的清脆却像毒针一样扎在每个人的耳膜上

    “不好!”一个在门口的人脸色大变站起来“有鬼鬼祟祟的身影在靠近,我怀疑我们已经暴露了”

    一个沉默黑人大汉二话不说,从背后提起一杆巨大的枪械折开,从胸前取出两颗比拇指还粗一倍的子弹塞进枪里,咔嚓一声,子弹上膛,他两步冲上去,端起枪对着木门就是一枪

    轰!

    犹如一股冲击释放出来

    小仓库木门直接被冲碎

    这外面一道人影被当场击,惨叫着被打得倒飞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这么大威力一枪打,即使隔着厚厚的木门也十有**是要没命

    “糟糕!”山羊胡子老者脸色大变“秃鹰,你先走!”

    “那你们……”

    “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山羊胡老者摇摇头说“你应该清楚这份情报的价值,你无论如何也要将它送到狼剑领手里,否则我们以前所做的努力就全都白费了!什么不要说了,快点走啊!”

    话音刚落

    这些人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只听得见狂风骤雨般尖啸想起,从四面方窗户和木墙里不断传来击打神,一支支锋利的箭头洒进来,瞬间覆盖了这些人

    “先躲起来!”

    秃鹰踢翻一个桌子挡在面前,木桌眨眼就被钉进七支细箭,其他人纷纷寻找掩护,一个年轻人躲闪不及被射眼睛,立刻哀嚎一声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