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十三章 安顿

《陨神记》 第十三章 安顿

    神域与荒野最大差别不在荒野多么山穷水恶而神域多么富足繁华,而是每一个人出生开始就刻在骨子里的东西就是不一样的,荒野为生存而不择手段将人类的物欲本能演绎的淋漓尽致,而神域人身上则更多挖掘精神和信仰追求,凝聚出一种叫做荣誉的东西一

    云鹰至今无法理解这种所谓的荣誉

    因此无法理解荒野里宁可主动赴死,也不愿意暂时委曲求全,与爱人团聚的小兵,无法理解神域人可以在荒野滥杀无辜,却会为同伴挡枪而奋不顾身这些人长期被神恩笼罩衣食无忧,他们头脑单纯却信念坚定,每一个人仿佛都已经做好准备,只想通过一刹绽放来释放自己荣耀与价值

    亲情、爱情、友情,这些感情乃至生命,若摆在荣誉与信仰面前,全都是可以抛弃的这样的精神,也是神域强大根源,这样信念,铸造神域的万里长城

    正是千千万万这样战士守卫之下,神域固若金汤难以撼动暗核会这种探索者势力,怎么可能与神域抗衡呢?

    正是因为无法理解

    所以觉得更加震撼

    胖队长已经被士兵抬走了

    众人迅向四周分散开来展开搜索

    “报告!个暗核会奸细,跑掉一个,活捉一个,杀掉六个”

    这次战斗五个普通士兵牺牲,三个普通士兵重伤,其余六个普通士兵状况良好,其三个人负责搜查奸细身上东西,另外三个人则进旧仓库里面翻找

    “我们在旧仓库里现一个小储藏室”

    “储藏室里有十五罐像是毒气罐的东西”

    云鹰带着紫菱和流离风走进仓库,十几个人头大小的玻璃容器被摆在一个隐秘的储藏室,这些东西里面都装着一种绿色的液体,这种液体表面还在不断的冒着泡泡,像是一种极容易挥的危险物质

    “我好像在书上见过这种东西,这好像是交做绿色梦魇的剧毒药水,主要是以某种荒野兽作原材料炼制而成,只要常温就会迅蒸,毒性非常的恐怖,如果把他们都打破整个沙洲营都可能不复存在!”紫菱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这样危险的东西,她连忙拍拍饱满胸脯说“哎呀呀,真是危险,如果这些暴徒抱着这些东西冲出来,我们可就真的要同归于尽了!”

    其他士兵也都出一身冷汗

    这些奸细没想到是这么危险的家伙!

    大家都不敢轻举妄动生怕会不小心打破这些危险的瓶瓶罐罐,只有流离风四处摸索着,最终在不起眼的地方现一个暗格

    “这里有东西!”流离风把暗格拉开的时候,从里面取出一份奇怪的图纸“咦,这不是天云城的样子吗?”

    几人都凑过来看

    这确实是天云城的图纸,其细节详细的难以置信

    “这些人准备这么多毒药,还在研究天云城结构,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不管怎么样,绝对没有什么好事”

    “这张纸我要留着拿去调查”云鹰看着天云城的图纸,难道蝰蛇想要的就是这个吗?不,应该不是,他分明记得蝰蛇想要的是一份地图,所以他又对身边人命令道“你们再去找找,有没有一份地图,如果找到就给我送过来”

    几个神域士兵立刻分散开来前去寻找

    不过刚刚过去三分钟,一个士兵就大声喊道“大人,找到一份地图”

    云鹰连忙拿过来,这份地图是在山羊胡老者的尸体找到,它看起来非常古老而且陈旧,其材质应该是一种上等变异兽皮制成其内容云鹰完全看不懂,正面是一个山峦密布的地区,反面则是一大堆杂乱无章的字和符号

    真奇怪

    说它是地图,它没有任何标注

    说它不是地图,可偏偏有图画

    紫菱非常好奇凑过头来看,她皱皱白皙的鼻子,又看云鹰一眼“这是什么奇怪的东西?”

    “这件东西我要拿走,因为关系到我的任务,所以你们不要对任何人提起,就当做没有现这张图,知道吗?”

    “是!”

    这张破图也能扯上猎魔师大人的任务?这些人虽然都想不明白,不过懒得去思考这种叫人头疼的问题云鹰带走天云城图纸以及奇怪地图,现在大家多多少少都收一点伤,既然任务已经完成,那么上报上去,收尾工作让上面人来做就行了

    云鹰回到酒馆里见到惴惴不安的老荆以及阿莎

    老荆停止转动手里玉珠,他明显松一口气“刚才我们听见了……”

    “全部解决了”云鹰微微颔说“流离风这次帮了大忙,这件事情会让他们报上去,我想到时候天云城自会下达奖赏”

    老荆长长地松一口气,总算是有惊无险,这次赌对了

    这个时候蝰蛇走到吧台,他手里端着一杯酒“我真是没有看错人,没有想到你这么快就把事情解决了”

    “你说的简单任务,还真是如你所说够简单呢”云鹰直接走到蝰蛇面前,将图重重拍在铁吧台上,他说的明显是繁华,此刻有些恼怒“你要东西已经拿来了,我希望你不是在耍我!”

    “辛苦了,喝一杯吧”蝰蛇没有半点愧疚样子,他将酒杯推到云鹰面前,顺手把吧台地图拿回去一扫,瞳孔忽然微微收缩又皱起眉头,低声喃喃自语道“咦……是一份加密地图?这帮家伙做事还真是谨慎,看来想破解它需要花费很长一段时间”

    云鹰看到他的样子就知道他想要地图就是这份

    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历呢?

    这个东西到底有什么用

    蝰蛇轻轻地拍拍手,两个手下将阿莎送上来,蝰蛇摸摸小女孩的头说“小姑娘,从今天开始我就把你当成养女来看待,只要你还在这沙洲营里,我想没有什么人能欺负你,你愿意留在这里吗?”

    阿莎看云鹰一眼,她恭恭敬敬“是,是!”

    蝰蛇非常神秘,这绰号有荒野风格,却明显不像是荒野人可要说他是天云城人?那显然也是不太现实的,蝰蛇如果真是天云神域的子民,他现在所做一切根本无法理解

    这或许是一个真正的边缘人不过蝰蛇是什么人无所谓,云鹰从来不会在乎阵营,只要蝰蛇可以照顾阿莎就足够了

    阿莎只是一个普通人

    蝰蛇没有必要食言给自己惹麻烦

    云鹰总算放下心里一个牵挂,他与阿莎单独聊了聊,非常郑重问道“你确定要留在这里吗?现在改变主意还来得及”

    “不,我已经决定留在这里生活了,蝰蛇老板看起来是一个很可靠的人”阿莎看着云鹰,她的目光充满感激和感动“谢谢你,没有你一路照顾,我不可能从荒野走到这里”

    “大铜牙的死,我有无法推卸的责任,即使说是我害死他的也没错,所以都是我欠你的”

    阿莎连忙摇摇头说“大铜牙的事情不能怪你,这都是我们的命”

    “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云鹰仰望着天空,双眼反射这星星“我很快就会离开这里,希望你以后能平平安安的过下去”

    阿莎点点头

    她忽然有些伤感

    不过她明白自己该处的位置

    这个沙洲营就是她最好的归宿

    云鹰向旅馆而去时,突然一阵非常有节奏的脚步声,只见一群穿着天云城铠甲的战士走进来,他们数量很多,总共有五十左右他微微的一愣,不动声色追过去,他们显然是接到消息临时赶来的

    五十个士兵驻进营地的临时军营

    云鹰在外面非常清楚的看见,胖队长手下刀子和几个士兵押送着一个形如枯槁的老人送到这些人面前云鹰知道老人会受到什么待遇,这些天云城士兵肯定会穷尽一切办法去折磨他

    云鹰心里难免又有些沉重

    无论是暗核会,还是天云神域,谁能说自己是善良,谁有能说自己是无辜?云鹰虽然还没有真正接触到这个世界,但是却已经隐隐感觉到了这个世界本质

    这个残酷世界想要走到巅峰,必须以无数亡灵枯骨来基石,必须以鲜血生命来粉饰,无论是一个人,还是一支势力所以云鹰从没有想过去问鼎巅峰,他只是想找一个安乐净土,然后平平淡淡过完一生

    当军营里传出凄厉嘶哑的惨叫,毒尖刺般不断刺着云鹰耳膜

    云鹰忍不住捂住耳朵,犹如战败的逃兵般钻进自己旅馆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走到镜子前,缓缓地将面具取下来,露出一张稚嫩青涩而又清秀的脸

    云鹰尚未满十六岁,外表看起来比年龄稍显成熟,那不仅仅是因为艰苦困难成长环境,让云鹰养成坚韧冷静执着性格,更是因为这小半年间的颠沛流离,让他的气质已经悄然间生改变

    因觉得亏欠大铜牙,以及想给阿莎一个归宿,所以答应蝰蛇参与这次任务现在阿莎的事情总算结束,却又染上新的因果和鲜血,云鹰觉得冥冥好像有一只手在推着他前进,无论他怎么努力怎么挣扎,永远都没法从摆脱出来,只能被它推着向前走

    这是命运吗?

    砰!

    云鹰觉得镜子里面的面孔有些可憎,他一拳打在镜子上,瞬间造成放射性裂痕,央还隐隐留下一点血迹云鹰好像毫无感觉,他看一眼旅馆大床,最终还是蜷缩在角落里

    因为舒适大床没有丝毫的安全感

    这个小小角落里反而会睡得更香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