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十五章 别离

《陨神记》 第十五章 别离

    荆棘花商队马车重新集结起来,老荆已经顺利完成沙洲营工作,现在就要准备出前往天云神域,几十个商队成员忙着将物资搬运上车,云鹰戴着面具站一侧等待一

    滞留多日,终于可以离开

    “嘿,我说老兄,你难道真就准备这么一言不就离开?”流离风急匆匆跑过来对云鹰说“你跟我来,有人要见你,我觉得你应该去见见他”

    “谁?”

    “问这么多干什么?你去看一眼不就知道了!”

    流离风是一个比较喜欢开玩笑又不太正经的人,不过此时此刻表情好像有些奇怪云鹰略加思索就跟他走出这里,他被流离风带着小型军营附近,流离风先进军营打招呼去了

    几分钟以后,数个士兵抬着一个好像轿子的东西出来,不过这个所谓的轿子没有顶盖,只有一个非常简陋简单的座位,正坐着一个体型肥硕魁梧的大胖子这个胖子倒不是什么高贵身份的人,现在身负重伤的关系,所以暂时没办法移动

    云鹰有些惊讶“你没死?”

    “是啊!”这个胖子缠满涂抹药水的绷带,正瞪着一双绿豆小眼看着云鹰,他对此结果好像也很纳闷,挠挠头说“我怎么没死?”

    胖子给云鹰挡枪时,子弹是先射断兵器,再打在盔甲之上因为力量已经大幅度削弱的关系,再加士兵盔甲能够缓冲和分散冲击,因此胖子整个胸甲部位都破裂,当时造成的伤口非常惊人,可是并没有想象红那么严重

    因此胖子失去意识被抬回来以后,有军医迅对他进行治疗,最终顺利的被救了会爱这次大难不死的关系,击毙奸细六人活捉一人,从奸细秘密储藏室里搜刮出大堆可能用来制造袭击的毒气药水,为神域铲除一个潜在的巨大隐患,这次胖子回去最起码能连胜两级,从而被提拔到队长级的军官,他手里活着的几个弟兄也可以跟着熬出头了

    一切都是这位神秘的猎魔师大人赐予的

    因此胖子决定在分离前,再好好的感谢感谢对方

    这胖子要是当时真死了,云鹰或许还会放在心上,现在胖子活蹦乱跳,云鹰亏欠感现在反而已经消失了他利用胖子一伙人达到目的,胖子一伙人也因此而被赏识提拔,这样算起来也是互不亏欠了

    胖队长对云鹰说“卑职名叫山海峰,大人可以直接叫我胖子,梦想是当一个将军,您对我有提携之恩,今后有用得上卑职地方,只需一句话,刀山火海,义不容辞”

    胖队长山海峰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非常认真,这绝对不是客套话,而是一个战士的承诺

    云鹰只是冷淡点点头,简单的说一两句让他养伤的话,随后就告辞要离开了

    几个士兵们苦笑不已

    这位大人是在太不近人情了

    流离风两手插着口袋吊儿郎当跟身边,他有些奇怪地说“这个胖子虽然傻了一点,但是人也不坏啊,既然都向你宣誓承诺,你干嘛不接受呢?”

    云鹰没有说话

    这个胖子确实是一个单纯的人,可是他对云鹰的信任与崇拜,主要还是建立在神域人以及猎魔师基础之上,如果他要是知道云鹰是一个荒野人,手里沾着十几个士兵,甚至一个猎魔师的鲜血时,他又会怎么想呢?

    胖子感谢的是一个猎魔师

    云鹰并不是他的对象

    既然从开始就搞错,又何必接受呢?

    云鹰不想一辈子戴着面具生活,他迟早会把脸上面具给拿下来的,那时两人再见面的话是敌是友还不好说这至于云鹰最真实一面,还是永远不要在这些人眼里显露,他们没有必要认识云鹰也没有必要对云鹰承诺,让猎魔师形象永远留在他们的心里吧

    “前辈,前辈,等等我!”

    云鹰带着流离风离开没有多远,一个声音就远远地传到耳朵里,这个声音响起时还在很远,当她说完最后一个字时已经近在几十米内其度之快也就可想而知了,这是一个短头的美女,她看起来换上一身全新猎魔师皮甲,又背一把神域弩在背上,腰间还插着短剑,钱袋看起来鼓囊囊,白皙脸颊充满兴奋和红晕

    这次云鹰把带领队伍任务以及功劳都拱手送给他们,她当然获得大量的奖励,现在这一身新装备就是刚刚买来的,总算有点猎魔师该有的样子了

    “你怎么说走就走?”紫菱气喘吁吁走到云鹰面前“居然都不告诉我一声,前辈真过分!”

    紫菱在行动里面受益匪浅,他对云鹰的感激是理所当然

    此外,紫菱与胖队长不同,她不仅仅感激云鹰,更对云鹰十分的崇拜

    云鹰看着眼前这个神经大条的女人,不知道为什么恍惚间有一个身影浮现眼前,这个身影让云鹰感到非常亲切,只可惜那个人已经被亲手埋葬在绿洲央,成为荒野里无数无碑坟墓的一座

    是的

    紫菱某些方面跟丽很像

    不过紫菱终究是受猎魔师法则约束,她身上少一点草莽和粗鲁的感觉,多一种灵动与聪慧只可惜,两人不是一个世界的,所以注定没有办法深交

    一般形容美女眼睛都会以星眸来描述

    现在紫菱眼睛简直就是将要爆炸的新星“前辈,我想跟着你!”

    云鹰侧目撇她一眼,双眼无波古井毫无生气,以冷淡的口吻说“你跟着我干什么?”

    “我想追随你的脚步去修行!”

    “不行!”

    紫菱见云鹰想都没想就拒绝,不禁有些心急起来,她双手合十恳求说“我现在有点钱了,我自费生活甚至可以支付学费,请带我一起去执行任务吧,虽然我的实力不行,但绝不会拖前辈后腿,拜托了!”

    云鹰已经有些不耐烦“我说了不行就不行!”

    紫菱眼睛里光芒顿时暗淡下去,犹如霜打的小草一样垂头丧气也对啊,这样经验丰富的前辈,他想找一个跟班还不容易吗?她只是一个平民出生的菜鸟猎魔师,本领一般,毫无背景,又有什么资格跟着对方参加任务呢?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路,不需要可以模仿别人,你的天赋很好,只要挖掘潜力,我相信以后肯定能成为一个厉害的猎魔师”

    紫菱浑身一震

    她抬起头看着这个好像沉默寡言的前辈

    云鹰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她说这种连自己都听不太懂的话,他摇了摇头,最终拱拱手准备告辞离开了

    “前辈,谢谢你,我一定会成为厉害的猎魔师!”紫菱舞着拳头对云鹰背影喊一句“您能把真实名讳告诉我吗?说不定以后还能再见面呢”

    “有缘再见的话,再告诉你也不迟”

    紫菱感到非常遗憾,却没有刨根问底

    她眼里云鹰是一个稳重而老辣的猎魔师,既然不肯透露自己真实身份,那肯定是有其原因的她知道猎魔师经常执行一些高度机密任务,也知道猎魔师行事作风,所以选择理解云鹰

    流离风跟在云鹰身边觉得有些好笑

    这些人没有见过云鹰的真面目,他可是了解得一清二楚啊

    这家伙不要说是什么猎魔师前辈,云鹰年纪比流离风都尚小三两岁,简直是一个稚嫩不能再稚嫩的少年,可是妆模作样的时候,哪怕连流离风都有种被骗过去的错觉

    他的成长经历到底是怎样的?为什么会给人这种感觉呢!

    流离风问一句“你不去向阿莎告别么?”

    “不去了,这种告别徒增伤悲而已,她现在在酒馆有一份工作,有蝰蛇保护,没有人敢欺负她,希望能在沙洲营平平静静生活下去吧”

    云鹰相识阿莎是在荒野里,两个人共相处二十余日,有一种类似兄妹的友谊亲情云鹰在面对身边人只敢戴着面具伪装身份,阿莎是唯一对云鹰知根知底的人

    希望阿莎能过平静生活

    云鹰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跟阿莎再见面

    命运就像一条湍急汹涌的河水,众生就像河水里漂浮的尘埃,两个原本毫无关系的尘埃,因为命运急流而撞击在一起而有邂逅与相识,当两粒尘埃重新分开来的时候,他们往往各自都会走进未知浩瀚的新世界,命运河里尘埃漂浮沉淀,充满无限的未知性,谁也无法预料未来,谁也无法预料有没有重逢,有时候一次分离往往就代表永别

    荆棘花商队准备完毕,独角马车拉着满满物资重踏旅途云鹰坐在颠簸的车厢里闭目养神,现在的他或许永远不会想到,命运就像一个调皮的孩子,它总是会将人引导向一个完全无法预料的方向

    沙洲营门口

    有一个孱弱单薄却清秀姑娘站在这里,两眼含着泪光望着渐渐离开车队,她双手紧紧地合十,这或许是人生里最后一次祈祷

    “神啊,如果你真的存在,如果您真的仁慈,如果您真的能听见凡人的声音,那就请保佑云鹰哥哥平平安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