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十七章 进入天云城

《陨神记》 第十七章 进入天云城

    云鹰乘坐马车走进天云城一

    哪怕抛开壮阔的神迹不看,天云城本身就是一座恢弘的奇迹之城

    城建筑风格多种多样,大多以尖顶塔状建筑是民居,其错落着椭圆形、长方体的特殊建筑,主色调则以圣洁白色为主,以代表纯净的银色以及辉煌的金色为辅,光辉照耀在这座城市的时候,让人有一种置身神国的奇幻敢

    马车抵达一个路口,这里有一个覆盖整个街区,足足有万米长长拱廊,那宽阔程度足以让驾马车并行,两侧则伫立着精美的雕塑,每尊都高大威严充斥强大气息,是工匠凭借想象打造出来的诸神雕像

    这座城市随处可见,神像、喷泉、广场、白鸽,每个角落都蕴含着截然不同风情,无论是地板、建筑,还是壁画、神像,无不充斥着独运的匠心

    云鹰哪怕穷尽脑海里储备的所有词汇,也无法将这座沐浴着圣洁神光的城市描绘出千分之一

    流离风深深呼一口气“外面乱糟糟的,还是回到天云城好呀!”

    云鹰忍不住问一句“你们去过天云神域以外的神域吗?”

    “其他神域?没听说过啊!”流离风摇摇头说道“天云神域周围数万里都是荒漠,我们这种普通人怎么可能跨越?我想只有成为像你这样猎魔师大人,未来或许才有希望去其他地方看看吧不过呢,天云城已经够好了,我想其他地方也不见得比我们这里好到哪里去”

    云鹰对天云城也感到非常满意,从街道来来往往的行人,就能看出天云城人与外面人不同这里的人无论是穿着气质都无不透露高贵优雅,他们的眼睛更是充满了灵性

    没错

    是灵性

    云鹰认为一个人眼睛是最能体现其生活状态与心灵状态的窗户

    荒野人眼里,更多是嗜血、狂暴、疯狂,这些神域人眼里则充满宁静与平和这种眼神云鹰只在旧时代的图片里见过,这些人眼睛跟旧时代的人很像,这里或许就是他一直想找的地方

    云鹰沿着街道继续行走,天云城里处处充满生机,这种生机不仅仅从川流不息街道、各式各样家族族徽、各种商铺以及艺术的繁华体现天云城里绿化设施也非常完善,小到盆栽植物,大到百米高巨树,全都充斥着蓬勃的生命力

    整个城市建筑、街道、雕塑、瀑布的分布,以及风格、材质、色泽,规划,全都给人一种妙不可言的和谐感,犹如一件不可分割浑然天成的艺术品,无法删减丝毫,也无法添加半点,简直精致的叫人难以想象

    天云城里植物都非常有特点

    云鹰现一种非常普遍细长如蘑菇的绿色大树,它足足有近百米高,巍峨入云,让人仰视,其表面布满复杂纹路,隐隐约约能看见光线像水一样在其流动,那股强烈生机盎然的感觉,让人觉得生命气息就要从树里面喷涌而出

    这奇异树为的各类植物就像装饰物,造型奇特充满生机和艺术美感,它们其实更是天云城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奇异树能在白昼吸收光与热当黑夜降临时,每一颗奇异树菌盖般的树冠会像神灯一样释放光线互相连接交织,最终让整个城市在夜间辉煌明亮

    这些植物有排出积水、调解湿度天气的功能另外,其有一种枝叶宽大肥厚的植物,正央就像一朵展开的鲜花,呈出大量未晶莹剔透的果实,每一颗果实颜色形状都不一样,犹如一个巨大无比专门给巨人享用的水果拼盘

    果子都能食用

    非但甘甜可口,而且采之不尽

    今天摘完明天就长出来,因此是天云城民比较主要食物来源之一

    云端坠落的瀑布,唯美圣洁的城市,取之不尽的果实……云鹰不知道天云城里到底储藏着多少让人震撼的东西,不过就现在亲眼见到的东西,这已经足以让他感到毕生难忘了

    云鹰无数次幻想过理想的净土

    当来到天云城,他终于现了,自己想象力是多么贫瘠啊!

    云鹰两眼猛然睁开,因为在视野尽头,也就是天云城正央,竟矗着一座规模宏大的神庙神庙占据区域达到整个天云城面积的十分之一,整个都是白色无暇玉石质感,犹如一个巨大无比的白玉金字塔,周围环绕着宽阔的广场,有各式各样教堂和恢弘建筑,无数虔诚聚集在广场上,正围绕着神庙跪拜祷告

    这座金字塔形状的圣洁神庙本身,它以一种非常震撼方式出现在这里,神庙距离地面高达百米

    没错!

    它是悬空漂浮的!

    这样气势磅礴、规模宏大的建筑,竟静止悬浮在高空,它所释放出的光芒,笼罩着整个城市,让人们更直观深刻感受到神灵的伟大力量难怪神域人对神族如此崇拜,他们能打造出这样城市和建筑送给人类,只要稍微有一点点敬畏心的正常人,恐怕都会被震撼与感染吧

    “咦?”

    云鹰从始至终都缄口不言,无非是怕暴露自己无知,当见到一个全新的东西时,他再忍不住出惊疑之声因为在神庙的周围,竟有什么东西在活动,它们看起来像是人形,不过通体都散着金属的光芒,他们背后还有一堆钢铁打造的羽翼,正在来来回回的飞行

    这对神域人来说并不陌生

    这种傀儡被称为神侍,神侍主要任务是守护神庙圣殿,其次是也有维护天云城治安保卫天云城民安全职责,更是城市里最好的工匠和修理工神侍是神创建神域时留下的宝贵财产,他们不会老、不会衰弱,永远忠臣,只要神域一天不倒,神侍力量就是源源不断的,它们会守卫天云城到永远

    云鹰隔着远远距离都感觉到了

    其实所谓神侍应该是一件特殊的神器

    云鹰能听见这些金属傀儡体内散出来的神器波动,一定是有某种特别的方法,让人可以控制住这些金属傀儡当然,即使是如此,这并不妨碍神侍是一个完美的守卫

    “前面是圣殿广场,任何车辆不能通行”

    “城主城堡就在圣殿之下,我们只能送到这里了”

    老荆和流离风将云鹰送到巨大圣殿广场前停住,云鹰从车厢里走下来,他高高眺望悬挂天空金字塔形状的神庙圣殿,心里的震撼无法以言语来形容这个地方实在是太完美了,如果能在这里住下来,不要说给予大量奖赏,哪怕只以一个普通城民身份,也足以让云鹰感到无比幸福了

    “谢谢你们,这里就可以了”云鹰向老荆和流离风告别,“关于我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我安顿下来以后,自然会去找你们”

    云鹰稍微留一个心眼

    因为云鹰没有正式获得封赏,他终究还是荒野人的身份,荒野人出现在天云城,这可是一件天大的事情,恐怕到时候会牵连到荆棘花商队云鹰准备先跟荆棘花商队撇清关系,这样就算出什么意外,云鹰也不会将他们拖下水

    流离风对云鹰抱抱拳满脸羡慕说“你马上就可以与名震天下的星光大师见面了,真是让人羡慕啊!”

    云鹰知道流离风最崇拜的偶像就是星光大师

    当然,这在天云城不是什么稀奇事情,天云城里拉出十个青年,恐怕没有九个也有个崇拜星光城主的星光大师在天云城,威望之重,地位之高,由此也就可见一斑了

    云鹰正式告别荆棘花商队的人

    城主城堡并不难找,正好就在神庙的下面

    云鹰不禁有些好奇和诧异,天云城主是住在城主城堡里无疑,天上这巨大神庙圣殿里又居住着什么人呢?连城主都只能住在地下,难不成神庙里又比城主地柜更加尊崇的存在?

    “你站住!”

    云鹰失声的时候,突然感觉到甲胄摩擦声,从前面走来一队神域战士,他们顷刻间就把云鹰给围起来

    “圣殿广场乃天云城圣地,衣冠不洁者玷污神圣之地,而面戴面具是不敬行为来给,给我拿下这个家伙!”

    云鹰没想到会生这种事情

    他看一眼身上衣服,这件衣服虽然有点污垢,但是已经非常完整整齐,最起码以云鹰角度来看,他这辈子都没穿过几次这么干净的衣服至于面对神庙不能戴面具的事情则是完全不知晓了

    现在看这些士兵样子

    他们简直恨不得把云鹰抓起来大卸块

    云鹰事到如今没有更好选择,只能祭出自己的通行法宝,他逃出一块令牌握在手里大声喊道“高级猎魔令在此,我要面见星光城主,汇报有关魔族的重要情报,谁敢拦我!”

    云鹰要不是拥有这块令牌,他肯能连神域城墙都进不来,这块令牌在神域里可真是万能通行证,这也就可以想象一个高级猎魔师地位有多高了

    不过这次情况好像有些特别

    云鹰都已经亮出这块令牌了,这些士兵一个个好像依然无动于衷样子,其为一个士兵喝道“哪怕是猎魔师在这里也只能老老实实,你竟然拿出猎魔令在此行使权力,这是对神的亵渎!拿下!”

    云鹰彻底傻了

    他没有想到连猎魔令在这里都不好用了

    当云鹰就要被一拥而上士兵给围住抓起来的时候,从另一个方向忽然传来一个严肃而又冰冷如霜的声音“难道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吗?为什么这么吵!”

    一个穿着银白色非制式盔甲青年走过来,他的背后还跟着最起码一百个士兵,这些士兵跟云鹰在外面遇到的不同,他们装备看起来更精良更完好,这应该是精英士兵吧!

    这个青年看起来就二十岁出头的样子,身高一米,浓眉大眼,五官端正,威风凛凛,一身白盔白甲透着英气,不苟言笑的表情,给人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高傲

    一个年纪轻轻的人能率领这么多精英,这可真不是一个简单人物呢!

    “冬归雪大人,这个人在此闹,卑职正准备将其缉拿查办”

    “闹事?”这个名叫冬归雪的青年嘴角微微一垂,两只眼睛好像是冰山般寒气逼人,直勾勾盯着云鹰,“多少年没有人敢在圣殿广场闹事了,你的胆子倒是不小”

    “我要见城主!只要见到城主!我就能解释一切了!”

    冬归雪淡淡地说“大祭司在圣殿召见师尊议事,他并不在城主府邸,何况你以为你是什么人?你也配见他老人家?”

    士兵队长连忙喊道“给我拿下!”

    云鹰心急如焚

    冬归雪忽然留意到云鹰手里拿着的令牌,一张冷峻宛如万年冰山的脸,突然间出现一丝变化“这块令牌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云鹰想起来自己根本不知道这块令牌主人的真名,他倒也聪明,没有胡乱回答,只是反问道“既然你是星光大师的徒弟,你应该不会不认识这块令牌的主人,何必多此一问呢?”

    冬归雪脸色再次沉下来,不知道是错觉还是真实感受,云鹰现冬归雪身边弥漫起一股寒气,好像连地面都快结冰一样,也不晓得是不是被云鹰态度给气到了还是别的原因“她现在在哪里?”

    云鹰直接回答道“有些话不方便在这里说,我要见城主!”

    几个士兵都为难起来,这人到底还抓不抓了?

    “你们先下去吧”冬归雪抬抬手斥退士兵,他深深看一眼云鹰,从眼角里流露出让云鹰看不太懂的光芒,“你,跟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