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十八章 翻脸

《陨神记》 第十八章 翻脸

    茶是好茶一

    这是天云城种植紫金茶,产量稀少价格昂贵,其品质最高前百分之十是城主府特供,普通城民根本没有机会品尝这种茶不知道有什么魔力,无论再疲倦再不舒服,只要喝上一小口,立刻神清气爽精神百倍

    点心是好点心

    这是一种说不上名字的金黄色糕点,由天云神域最好果酒腌渍多年的水果,再加神域内一个叫香豆镇特产的香草豆,最后结合最精品麦类制作而成每一块就像点缀宝石的金砖放在玉制盘子里,其美好观赏性让人简直不忍心下嘴

    冬归雪坐摆着茶和点心桌旁,几侍卫站在周围一动不动,让人感觉好像没有生命的雕塑,整个室内就只有冬归雪一个人

    云鹰进城主府邸前被强行带去冲刷一遍,从头到脚连耳朵都不放过,全部都由专门服侍的侍女专门清洁,乱糟糟头被精修一遍,又换上某种丝绸材质的衣服,这才出现在这个厅堂里

    云鹰从出生开始就没有这么整齐干净过,让他反而觉得浑身爬满虱子般不舒服,特别是这柔软不像话的丝绸长袍,让他感觉特别的变扭和不爽,简直就好像没有穿衣服一样

    当走进这里,双脚踩着的是一个精致的地毯,大概是稀有禽类最珍贵的颈绒毛制成,整整从门口铺到冬归雪所在位置上,云鹰每一脚踩下去都代表着价值足以普通城民生活一个月的奢侈品

    虽然云鹰对这些东西价值没有什么概念,但是出生荒野的他,突然走在这个地方,这种感觉就好像臭水沟里面的老鼠,突然有一天钻进金碧辉煌的皇宫,巨大落差让他感到极端不适应

    “坐吧”

    冬归雪脸好像被冰给封住,总是给人一种冷冰冰的感觉,他从云鹰走进来到现在连头都没有抬一下,两手只是翻看着云鹰带来的面具、猎魔令、沙之书,这几件东西

    这里座位很软很舒服

    云鹰有种陷进就要起不来的感觉,很不适应这种舒适又放松的状态,浑身僵直,样子可笑

    这不用说又是某种珍兽颈皮制制作,至于价格根本不用去想,绝对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数字他很不客气端起精致工艺品般的瓷茶杯,紫金色的茶水散出无比诱人的清香,端起来一饮而尽,只觉浑身毛孔仿佛都舒展,从来没有喝过茶的他,第一次感觉这茶是个好东西

    冬归雪将猎魔令放在桌上“你知道这块令牌主人的真实身份么!”

    云鹰自作主张拿起茶壶给自己又倒一杯“她是绝尘大师女儿”

    “惜云银月阁下是绝尘大师的女儿,也是天云城几百年来最杰出天才”冬归雪又将桌上面具拿起来“如果我没有猜错,这是绝尘大师的千幻面具,如果银月阁下真的连千幻面具都送给了你,这说明她对你的信赖已经到了极点可是以我了解的银月,天云城多少才俊都不屑一顾,这样美丽骄傲的奇才,怎么会信任你这种人?”

    血腥女王真名叫惜云银月么?真是取一个清新脱俗的好名字啊!

    这块面具的名字叫千幻面具倒也非常合适,因为这个面具可以千变万化,非常适合隐藏身份至于冬归雪话语蕴含轻蔑,云鹰倒是没有太放在心上,他本来就不是那种很在意口舌之争的人,何况冬归雪说的没错

    天云城最杰出的天才猎魔师银月,一个曾经十四岁就成为高级猎魔师的旷世奇才,居然会跟他这个荒野人成为朋友,这传出去足以让人惊掉眼珠子

    “这些我自会想城主解释”云鹰又喝一口茶“城主怎么还没来?”

    冬归雪将千幻面具丢回到到桌上“师尊在圣殿议事情,恐怕没有这么快回来不过我与银月情同兄妹,又是城主大人唯一亲传弟子,你把事情告诉我也是一样的”

    “可以吗?”

    “城主不在时,我能代理部分职权”冬归雪态度非常认真“请问究竟生了什么事情?你要知道银月偷偷离开天云城已经一年半,这件事情违背天云法典和猎魔师守则,她已经在家族引起不小的轰动,虽然家族极力为她挽回名誉,但是这样下去她还是可能被剥夺猎魔师资格,所以我们必须知道她现在在下落”

    “女王……银月大人前往荒野,其目的是追杀一个绰号叫‘沙帝’的魔,她的说这个魔就是杀害绝尘大师的凶手”

    冬归雪静静地听着云鹰描述事情经过,他听得很仔细,可以用屏息凝神来形容,好像要把每一个字的一笔一划都拆下来单独解析咀嚼云鹰整整讲半个小时,他将不适合内容都省略,只讲一些重点,特别是与魔战斗经过

    云鹰讲完了

    冬归雪皱着眉头

    他始终没有什么反应也没有说话,犹如一尊以冰堆砌起来的雕像,大概是在整理这件事情的思路云鹰对此并不担心,他从离开绿地营就一直在准备这番话,整整几个月反复推敲打磨之下,其逻辑绝对没有任何矛盾或疏漏的地方

    云鹰忍不住伸手拿起桌上一块糕点放进嘴巴里

    刹那间,糯软、清甜、芳香,各种感觉美妙感觉都在嘴巴里绽放开来,他从来就没有吃过这样的东西,他甚至不知道这种东西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总之美好的味道差点要让他连自己舌头都吞进肚子里

    冬归雪非常小心谨慎问“你是说,你杀了魔?”

    “不,不是我,是我们,我和银月两个人,九死一生并且在机缘巧合的运气之下杀死对方那个家伙太强了,哪怕银月大人一个人也不是对手我们是在是运气好,真的运气很好”

    云鹰不会蠢到说自己杀死魔,虽然他确实一击将魔劈成两半,但是那种力量根本不可能随时挥出来以他现在这半吊子的水平,不要说杀死沙帝这样人物,当初沙帝手底六七个仆人各个都比他更强

    “那你来这里的目的是?”

    “银月大人觉得我协助她猎魔有功,又有猎魔师的能力,可以进入天云城因此就给了我的证物,来天云城求见城主大人,好让城主大人能够将我安顿在这里”

    云鹰要求不高,他杀死一个魔,绝对是巨大功劳其他东西都无所谓,只想能在天云城住下来,有一套自己的小民居,每天能喝一口这样的茶吃一块这样点心,无忧无扰,平平静静,就足够了

    冬归雪将沙之书拿起来观察几眼

    虽然冬归雪非常年轻见识有限,但是冬归雪对一些著名的魔族法器还是有所耳闻,这件沙之书是魔族里面一件重器,只有魔那样强大实力才能挥出这件装备的真正威力如果连这件东西都落入这个人手里,那么说明这个魔十有**确实被干掉了

    另外千幻面具是惜云银月最贵重物品之一,毕竟这是绝尘大师留给她最后的遗物,而猎魔令更是一个高等猎魔师最重要的贴身信物,这上面的纹路并没有消失,也说明银月活得好好的,这并非通过非法手段从她身上获取

    有此三件物品,简直铁证如山,足以证实云鹰所言了

    “我还有一个疑问”冬归雪将沙之书放下,他小心翼翼的问“既然银月已经复仇,那么她现在在哪里?还有,这件事情,除了你以外,还有没有其他人知道?”

    云鹰已经吃下第三块点心,他不是什么爱占便宜的人,可是这东西实在是太诱人了,他没有察觉出冬归雪口气的异样“她说她现一些新的线索,可能会在荒野里停留磨砺一段时间这么大的事情,我当然没有跟别人说,否则早就已经引起轰动,我怎么可能安安全全的低调来到神域?”

    冬归雪表情顿时凝重起来“她现了什么?”

    云鹰摇摇头“我不知道,她也没告诉我”

    “看来是这样的,那你的运气确实不错”冬归雪眉头皱起又舒展开接着又皱起,嘴里喃喃自语起来,与其说是认同云鹰所言,倒不如讲他正在努力说服自己,最终他抬起头来,两眼目光泛着异样神采,好像是在强调一样“你实在太走运了”

    云鹰感觉有哪里不对劲,伸向第四块点心的手缩回来“请问还有什么疑惑吗?如果没有的话,还请麻烦你安排我见一见城主大人”

    “恐怕不行了!”

    云鹰脸色顿时一变“什么?”

    冬归雪一声断喝“来人!拿下这奸细!”

    四周侍卫纷纷围过来,每一个人都抽出武器城主府侍卫武器与普通士兵不一样,这些武器看起来好像普通兵器一样插在鞘,不过剑刃结构非常怪异,这明显是与众不同的装备

    云鹰没有想到会生这种事情“干什么!你们搞错了吧!我可是杀了魔,我怎么可能会是奸细”

    “这种拙劣的把戏就想骗过我?”冬归雪冷冷地站起来“你这种实力连给银月阁下提鞋都不够资格,竟然敢妄称对抗魔族?真是天大的笑话!”

    云鹰恼怒“证据在此,信物也有,你凭什么怀疑我!”

    “证据?信物?”冬归雪说道“我想银月大人多半是被魔给俘虏了,魔并没有杀银月,而是让你拿着她的几件贴身物品做信物,再拿一个所谓的猎魔证据,其目的无非是想渗透进天云城做内应奸细而已”

    云鹰脸色大变“我说的话句句属实!你在血口喷人!”

    冬归雪冰笑说“那我问你,你这么弱,凭什么协助银月,又凭什么横穿数千里荒野?好,你要是真有这么厉害,我就给你一个机会,只要能接我过三招,我就相信你所说一切,将你引荐给城主大人否则连三招都挡不住,我看你就是一个满嘴谎言的奸细,没有浪费城主时间的别要!”

    云鹰不知道到底哪里出问题

    为什么会这样?这跟想象完全不一样!

    冬归雪是星光大师的亲传弟子,更是城主城堡颇有地位的人,他为什么要这样陷害云鹰?云鹰可以感觉到对方敌意,这次恐怕情况不妙!

    “你心虚了?”

    “好!”云鹰咬咬牙说“三招就三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