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十九章 冰雪咏叹

《陨神记》 第十九章 冰雪咏叹

    个侍卫同时退后,步伐动作完美一致,简直像精密极其,当拉开一段距离,双手阔剑拄着地,两手按在剑柄上,一双凌厉眼睛从头盔里射出来,淡金色花纹金色甲胄熠熠生辉,犹如尊连动也不会动的雕像,却构建出一个包围圈一

    冬归雪抓起桌上东西一抛

    千幻面具,影子斗篷,沙之书,三件物品回到手里

    冬归雪把云鹰装备统统还给云鹰,倒不是给予对手多大的尊敬,他纯粹就没有把云鹰当一回事

    云鹰也已经深刻感觉到,这个高贵傲慢就像雪山孤松的青年,恐怕是一个实力极强的猎魔师,从开始就弥漫着凌冽刺骨的寒气,这种冰冷压迫感是源于强大的实力,让人云鹰皮肤都隐隐有刺痛感,只要与其近身就会被冰雪给冻住一样

    周围城主侍卫云鹰就不是对手了

    何况天云神域第一猎魔师惜云星光的高徒?

    冬归雪英挺身姿像极一座直刺天穹的冰山,精致玉甲温润精美没有一丝刮痕,白披风就像白雪般飘飞,他提起起一杆寒冰雕凿长枪,那近乎透明的枪身仿佛万年冰晶,其表面则裹着一层银亮物质,银色枪刃闪闪亮像一面毫无瑕疵的银镜

    一块蓝白色宝石镶嵌在枪刃,让兵器看起来更加雍容华贵,更为整把兵器注入灵魂,神器旋律从释放出来,贯连着一个死寂而充满的冰雪世界

    他一米五的标准身高,白皙的皮肤,完美的面孔,面庞十分刚毅,五官刀削斧凿,现在白衣银枪,头戴镶玉带,冷到冰点的骄傲气质,以及像刺一样逼人的英气,让云鹰就算心里不爽也不能不承认,冬归雪是云鹰见过人类里最英俊最完美的男性形象,从冷傲气质再到华丽高贵装备,全都挑不出一丝一毫缺陷

    他的身份、他的能力、他的条件、足以成为天云城无数少女梦情人

    为什么这样优秀的人却这么蛮不讲理?云鹰能感觉到与其说是对方性格恶劣,倒不如说他是有意而为之,云鹰总是非常敏感的,他能透过现象感受本质,他感觉到在冬归雪傲慢的外表之下,其实隐藏着一颗更加险恶的用心

    这个画栋雕梁、奢华雍容地方,一个高大英俊光芒万丈,一个身材瘦弱气质全无,犹如宝石与石头摆在一起,差距就像贵族与乞丐一般,两人对峙强烈反差形成鲜明的对比

    冬归雪眼里毫不掩饰厌恶与鄙夷,他高高在上以一种蔑视的态度看着眼前卑贱肮脏让他作呕的荒野人,像凛冬的寒风般彻骨声音质问“你觉得你能挡住我三招?你这样来自荒野废物,我要杀你易如反掌”

    云鹰觉得这次是凶多吉少,不过在面对咄咄逼人青年时,他深深地吸一口气“输赢是另外一回事,最起码我愿意一试而你非但蛮不讲理,还以多欺少持强凌弱,却这么理直气壮好像理所当然,我看你也不过如此”

    哪怕为争一口气

    云鹰也不会服软的

    虽然明明知道不是对手,但是依然不惜激怒对方,云鹰从荒野里走到这,无数次生死徘徊,更历经各种考验和挫折,有时宁愿去死也不愿意屈服折腰,他就是这么一个天生倔骨的家伙

    银色长枪腾空而起,犹如跳起来的蛟龙

    云鹰能清楚地感觉到,光如银镜的枪刃镶嵌蓝白色极品宝石释放出出一股力量,那是彻骨的寒流瞬间,使得周围空气剧烈搅动,整个房间里的温度眨眼就下降五六度,一股仿佛能透进人们灵魂里的寒意已经笼罩了这里

    冰雪咏叹!

    这是这把枪的名字

    云鹰还没有感受到这把武器的真正威力,不过攻击还没有完全形成,整个大殿就仿佛覆声一层薄霜,半空凭空出现很多雪花

    好强的威力啊!

    风雪咏叹枪的威力,绝不在血腥女王也就是惜云银月的圣光十字剑之下!

    冬归雪与惜云银月实力也在伯仲之间,甚至冬归雪看起来对力量运用比银月还要更娴熟一点,难怪会被星光大师收为唯一弟子,他这种天赋抛开银月以外,几乎可以傲视整个天云城同辈人了

    这是一个货真价实的高级猎魔师!

    云鹰脸色已经变得非常难看

    他早知道冬归雪实力不弱,他万万没有想到强到这种地步,哪怕是灵月云、影无痕那种新人猎魔师都难以正面对抗,如何能抵挡一个手持著名法器且具备高级猎魔师力量更出自名师教导的冬归雪?

    云鹰始终没有想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往这种方向展,银月不是向他许诺的好好的吗?只要拿着猎魔令和沙之书,就可以保他在天云城衣食无忧么?

    现在这算什么事!

    这些乱七糟的事情没有时间想清楚了

    冬归雪的力量也完全释放出来,猛地将银色长枪向云鹰投掷过去风雪咏叹枪向一颗流星般想云鹰射过去,冬归雪果然自负,他连试探过程都省略,出手就把手里武器给抛射出去

    枪刃尚未刺云鹰,凌冽劲风夹杂着肃杀雪片,犹如冰冷的刀片般不断袭来,让云鹰觉得自己简直真不开眼睛,他不由自主的倒退一步

    冬归雪出手的刹那,云鹰就知道自己凶多吉少

    这个冬归雪说是说三招来定输赢,可是他根本就没有打出第三招的样子,因此在第一招就全力以赴把云鹰直接干掉云鹰还是举起沙之书拼尽全力抵抗,他所有的力量都通过沙之书释放出来

    周围空气里出现一股环绕的风沙

    无数金色砂砾凭空浮现出来,聚集成一个暗金色的盾牌

    这是云鹰目前实力能够凝聚出来的最强防御,冰雪咏叹枪射在沙盾上瞬间,先行喷涌而出的寒气把沙盾瞬间冻结,尖锐枪刃刺在沙盾上的一瞬间,就好比针尖刺在纸上一样

    没有任何悬念

    没有任何阻碍

    银白长枪贯穿沙盾而过,让整个沙盾都变成碎片洒在地上,全部都被冻成一块块硬邦邦的碎冰块,云鹰拼尽所有力量召唤出来的沙盾,哪怕是大威力狙击枪子弹都能挡住,现在在这杆长枪面前竟然如此脆弱的不堪一击

    “糟了!”

    冰雪咏叹枪余威不减笼罩过来,枪刃尚未加身的时候,一股彻骨严寒先行笼罩云鹰面对这样致命攻击已经退无可退,可是站在原地不动的话,被刺穿是唯一的结果,这个千钧一的时刻,云鹰条件反射举起沙之书,他决定以沙之书作为盾牌,挡住冬归雪的这一次攻击

    当!

    锋利枪刃亮如银镜,刺在金属封面之上

    一股肉眼能见的白色寒流喷涌而出,云鹰本来以为会被巨大的力量顶飞,可是结果再一次让他感到非常意外当沙之书挡住风雪咏叹的时候,确实有某种巨大冲击力袭来,不过这种冲击并非普通的物理冲撞力,而是一种极度寒冷的能量,他们就像一大盆水迎面泼来,无孔不入,避无可避

    云鹰被这股能量席卷进去时,从沙之书封面开始结冰,双手很快也与沙之书冻结在一起,最终寒冰开始迅的蔓延到身体,从手掌到手腕再到手臂肩膀

    不好!

    要被冻住了!

    云鹰从来没有面对过这样恐怖的攻击,他想要扭头逃走,双脚却已经失去作用,原来早早被寒冰给冻结在地面上云鹰已经彻底失去抵抗力,骇然欲绝看着自己身体一寸寸被冻结,白色寒流肉眼能见覆盖到面部,让脸上面具被冻结,随后蔓延到耳朵,最终覆盖过每一根头,让每一根丝都被定型,而表面则闪烁着晶莹光芒

    “我一击都接不住,这么弱的实力也敢妄称屠魔?”

    这是云鹰意识在消失前听到的最后一个声音,因为被冻结的不仅仅是身体,他的意识,他的思想,他的精神,全都被冻结,整个人就像强制休克般失去思考力和行动力,他已经变成一座活生生的冰雕

    白色寒流穿吹过云鹰身体又接着冲出五六米地方,所过之处地上毛毯纷纷结冰,最终连一根柱子都被死死冻住,这些冰块看起来就像水晶一样莹莹亮

    冬归雪握住冰雪咏叹一拔而出,手转动一圈反握在背后,他看着动弹不得变成冰块的云鹰,从嘴角露出一个讥讽的笑意,抬起左手对左右吩咐“关进死牢,单独的牢笼,加派五倍人手,给我盯死了”

    “是,冬归雪大人!”

    “等等,这地摊,这桌子,这椅子,还有所有他碰过的东西,全部拿出去烧掉,我不希望师尊回来看到它们”冬归雪拍拍洁白如雪的斗篷,犹如一个严重洁癖者被粪坑里捞出来的乞丐拥抱过,他觉得满腔恶心简直想吐,只想赶紧去洗澡,洗十遍百遍都不嫌多,不过他还是强忍着不爽继续吩咐,“另外派人到圣殿通知星光大师,请师尊立刻返回”

    侍卫们连忙去办

    冬归雪真洗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