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二十二章 追捕

《陨神记》 第二十二章 追捕

    天云城监狱附近的街道一

    两个天云城男孩在追逐打闹

    两个孩子走着走着,突感街角挂起强风,两个人目光看过去时,只见空间里光芒一闪,一个戴着面具的人好像从虚空里面跳出来,没有任何预兆,没有任何准备,几乎是凭空在眼前出现

    “啊!鬼呀!”

    两个小男孩吓得扭头就要跑

    云鹰总算回到现实,扶着腰贪婪的大口大口喘气,全身犹如脱力般阵阵酸痛,当见两个小屁孩吓得屁滚尿流,他强忍着疲惫追过去拦在两个人面前,一手一个将他们给提起来

    “闭嘴!”

    两个小孩也就五岁大样子,哪里见过云鹰这样杀气腾腾的人,何况云鹰戴在脸上面具还有阴森沙哑声音实在非常恐怖

    “谁敢跟别人说见过我,老子就捏爆他的头!”

    云鹰恐吓玩两个小孩,随手将两人放下来,顺手把两小家伙手里糖人给夺走了两个小屁孩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这个家伙非但把他们吓坏了,还抢走了他们的糖人,两个小孩顿时哇哇大哭起来

    这时一对夫妇慌忙跑出来“怎么回事?”

    “有妖怪!”

    “妖怪?怎么可能有妖怪!”

    “真的有妖怪,抢糖人的妖怪!”

    两夫妇面面相觑起来,哪里会有这种妖怪?

    某个厚颜无耻的抢糖人妖怪走在街上,他已经把面具掀到头顶上,一边咬着嘴里的糖人,一边激灵躲避路人天云城就是不一样,从小孩手里抢来糖人都这么好吃

    接下来该怎么办?

    云鹰也算是因祸得福,精神力量突飞猛进,现在已经是以前几倍,最起码比灵月云强度要高不少,更非常意外的挖掘出怪石全新能力这种穿越物质能力无论是战斗还是潜行都有巨大便利

    若是现云鹰逃走,冬归雪绝不会善罢甘休

    虽然云鹰实力获得提升,但是还不是冬归雪对手,因此要想办法离他远一点云鹰现在最想知道的事情就是,这件事情到底是冬归雪个人行为,还是代表整个城主府的意志

    星光大师是银月的伯父,没道理不相信自己侄女

    云鹰想再回趟城主府想办法跟星光大师见一面

    不过,这个念头刚刚出现就被打消,云鹰在荒野呆的时间长,他不是很相信陌生人,星光态度现在无法探知,所以还是不要轻易冒险一个冬归雪都这么厉害,如果被星光给逮到,估计连穿墙术都不好用,毕竟是一位猎魔大师啊!

    铿锵!铿锵!铿锵!

    云鹰耳边响起急促的甲胄摩擦声

    一个白衣银枪青年带着几十个人走过来

    云鹰赶紧侧身闪到角落,哪怕没跟他们面对面,他也能清楚感觉到熟悉波动,是冰雪咏叹出来的旋律,这队伍为的青年就是冬归雪,他正满脸杀气向地牢方向而去

    想杀我灭口?真他妈危险!

    恐怕再迟几分钟就要一命呜呼了

    冬归雪一旦现云鹰逃走,绝对会封锁住周围开始搜索,这里或许会变得非常危险,云鹰重新将面具戴到脸上,他轻轻拍拍面具的样子,一个可笑的白色笑脸面具出现,他的声音也变得奸细滑稽

    云鹰现在穿在身上衣服是城主府的,这很有可能会为搜捕特征云鹰锁定路边一间出手服装的店铺,他顺手牵羊偷走一套普通大衣,这样就能打扮成普通的路人来躲避追查了

    现在该往哪里跑呢?

    局势不明或许应该找人帮忙

    整个天云城里就认识流离风一伙

    可如果找上他们的话,会不会给荆棘花商队带来灾难?云鹰心里开始变得矛盾重重

    …………

    天云城监狱关押都是一些触犯天云法典的人

    哪怕在神域这种思想和信仰高度统一的地方,也不可能做到百分之百的善良和虔诚,总有人会违背天云城法典,总会有偷窃斗殴甚至杀人的事情生,这是人类的劣根性,虽然经过信仰洗涤而变弱,却永远也不会消失

    地牢里关押普遍是危险的死刑犯,因此戒备更加森严防御更加严密,每一个被关进来犯人,从来就没有能逃脱的,不过就在今天这个记录好像被打破了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冬归雪第一时间把老师请来了

    星光大师走到监狱前,人形冰块伫在牢房央,它的表面依然在冒着道道寒气,不过本来清澈像水晶的冰块出现大块龟裂而模糊不清,不过可以清楚见到一个人形空洞在间

    冰封完整,牢笼完整,没有冲突,没有逃狱出口,连一个地下排水通道都没有,人就在这样一个近乎是密室环境里消失了

    星光大师带着一个随从走进来,随从是星光城主族弟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让他有些捉摸不透的事情了,他以一双深邃而又睿智的目光打量着这个冰块,犹如饶有兴致的看着一件工艺品

    冬归雪低着头满脸愧疚站在身边“我没想到他能逃走”

    “有时一个微不足道的错误,往往会导致后面一连串错误,你没有在城主府里直接杀他是你的错,但是让他从这里逃走,这件事却怪不得你”星光大师口气依然很温和,这并非缺乏威严的表现,其实到星光大师这种地步,早就已经不需要形势上的威严,他早就将上位者的气势融入到每一个细微动作里,让人无法捕捉却能清楚感觉到其存在,“冰块基本保持完整,其的人却消失了,有意思,真的很有意思”

    冬归雪满脸困惑不解说“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手段,这到底是什么?”

    惜云星光大师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地在冰块上一点,整个冰块仿佛跳过液化过程,整个变成水雾消失在牢房里,“我想只有传说的空间神器能做到这一点,只是神魔之战结束之后,这种本就极其稀有神器早就已经销声匿迹了,即使真有这种强大神器出现,也不是这种小子能掌握的这个人身上似乎隐藏着某种秘密”

    冬归雪“我这就带人去把他抓回来!”

    “抓?怎么抓?大动干戈盲目搜捕,只会打草惊蛇还会闹得满城风雨,万一惊动圣殿,这件事情可不太好解释”星光大师对冬归雪说道“记住,无论在任何处境之下都不要失去理智,这个人到现在未知还不知道真正原因,也就是说就算他逃出去,这样蝼蚁之辈对我们也不会造成真正威胁如果他在你的压力之下主动寻找答案,反而会对我们造成更大威胁”

    “那该怎么办?”

    “让人在各个路口设置暗哨封住离开的路线,他从逃走到现在不会过半个小时,一个身无分的外来人不可能找得到交通工具,所以他的活动范围不会过五千米,他对天云城不熟悉,肯定不敢轻举妄动让猎魔师小分队做好准备,搜寻留下来的气味,锁定目标之后再动手抓捕”星光大师又略加沉吟“他到过城主府,把他接触过东西都拿出来”

    “啊?”

    “怎么?”

    “我觉得他碰过的东西太脏脏,所以叫人处理掉了”

    冬归雪感觉到星光大师的目光,只觉得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虽然星光大师并没有责备他,但是这种无声压迫还是让他出了一身冷汗他忽然又想起什么,连忙又说道“对了,他换下来衣服好像还在”

    云鹰进城主府邸前,曾经被强行带去刷洗一遍,云鹰一路上穿五六天衣服被脱下来,他换上城主府提供的衣服去见冬归雪

    冬归雪带着星光大师找到了这套衣服

    星光扫一眼说“很好,这些线索足够了”

    冬归雪有点想不明白“师尊,这只是两件破衣服”

    “你要学会观察以及多角度的去想问题”星光大师将云鹰的衣服拿起来说“从这件衣服痕迹来看,他大概穿这件衣服已经有五日左右,这说明他最后一次清洗换衣在五天前,如果通过这个时间来反推,不难得出他是从边缘质地来的,而且乘坐了浮空船”

    冬归雪想都没想就站起来说“我这就去调查最近一天抵达天云城的所有运输浮空船”

    “你还是太年轻,这样心急是做不成事情的,所以听我把话说完”星光大师用指尖轻轻摩擦一下衣服,“这件衣服材质应该是产自天云城神域部,他却出现在边缘之地,说明有人将它带出去,从上面痕迹和做工来看,不难判断出是一个边缘商人,而皮革气味和矿石污垢表面这家商会主营物品并非草药”

    这样范围就已经被大幅度的缩小了

    “找出这个商队,问出那个小子的下落”

    “如果这家商会不听话呢?”

    “他们可能知道这件事情,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