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二十九章 入室行窃

《陨神记》 第二十九章 入室行窃

    这种话说出口明显没有经过大脑一  冬归雪是天云城年轻一辈能排进前五的翘楚,既然敢针对云鹰布局就说明就说明有百分百把握抓住云鹰,因此冬归雪根本不会怕云鹰有什么手段,就怕云鹰不出现在现场

    无论个人实力、经验、势力,两人都不在一个层次,因此对付一个冬归雪就已经难于登天,甚至可以说没有任何胜算可言这个区区十几岁少年有什么跟星光大师叫嚣的底气呢?这种行为与寻思无异

    “你听我一句”深道压低声音,虽然对神灵统治多有不满,但是对于星光大师,哪怕是深道的立场,他也不得不对其产生几分敬畏“惜云星光是天云神域最赫赫有名大人物之一,他能够走到今天地位,绝非依靠家族势力和个人运气,这些年他所做过的事情,任何意见拿出来都堪称传奇如果你对他有过哪怕一丁点了解,就不可能会蠢到挑战他,所以劝你放弃这种念头

    一个猎魔大师的称谓就足以让天下猎魔师敬仰膜拜

    因为猎魔大师不仅仅是荣誉,更是意味着世界顶尖的力量,这种人就算一己之力都能与魔族对抗,其恐怖程度也就可想而知何况星光大师不是空有武力而没有脑子的莽夫,他的敏锐,他的智慧,他的深谋,他的远虑,全是掌权者里非常罕有,如果没有星光大师多年来统治,天云城就没有今天的繁荣和强盛

    一个能稳坐城主宝座的上位者

    一个能使圣殿满意、让城民敬仰的人

    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如果一个毛头小子都能对星光大师权威进行挑战,那么天云城能存在到现在就是一个奇迹,更别指望有什么更美好的未来

    云鹰有些不太相信“他真有这么厉害?”

    “我可以非常负责任的告诉你”深道非常严肃,因为云鹰的任何行为,有可能关系到他能不能逃出去“这次事件得亏星光大师没有亲自出手,如果触怒星光大师你肯定活不到现在”

    水莲露出忧心忡忡样子

    哪怕星光城主不插手这件事情,荆棘花商会被关押足有百人左右,云鹰一个人势单力薄该怎么从将人救走?这是一件非常艰巨而且困难的事情天云监牢把守森严,人手根本就不够用,至于在光天化日乌无数高手在场的情况里救走流离风,这就更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了

    云鹰好像没有在这个问题继续争论的打算“这条地下通道逃生的可能性有多大?”

    “若能救出人并且送进地下通道,凭借通道错综复杂环境,我们还是很有希望甩脱追兵”深道对通道地图凝视几分钟,他就把图纸逃生线路给记载脑海里,特别是见到这条通道能通往城外时,他的双眼就仿佛有一团炙热的火苗在跳动,“我们在地牢附近就能找到一个进去的路口,这或许是我们逃出去的希望,怎么样?要不要拼一拼!”

    水莲自然不主张云鹰跟星光大师作对,不过想到将要被公开行刑的流离风,她还是忍不住问一句“风少爷怎么办?”

    “我们已经顾不上其他了”深道再一次提醒云鹰说“冬归雪摆明引你上钩,星光大师或许都有可能到场,你一旦现身必死无疑,请你想清楚”

    这件事情难度有多大,云鹰又何尝不清楚呢?

    云鹰与流离风不过是几日的交情,为一个仅仅几日交情的人,无论怎么想都没道理将自己小命给搭进去这个道理这样讲是没错,但云鹰心里好像憋着团火,辛辛苦苦来到神域地区,最终现神域根本容不下他,这种被欺骗的无奈愤怒与绝望,让云鹰无法忍受自己像一个丧家犬般垂头丧气灰溜溜的离开

    神域是呆不下去了

    可就算呆不下去,也不能这样走

    云鹰觉得自己总得做点什么,最起码让这些傲慢的家伙知道他的愤怒,最起码让这些傲慢的家伙知道他曾经来到过,所以说流离风是救定了,不仅仅要救流离风,云鹰还准备借这件事情狠狠给冬归雪给惜云星光扇一个大耳光!

    虽然云鹰没有回答,但眼神已经表明想法

    深道皱皱眉想要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放弃这些话“我能帮你做什么?”

    云鹰略加思索分析现在的局势,现在最大问题就是时间紧张,而云鹰又对天云城一无所知,因此云鹰对深道说“我需要一批人手,你可以提供给我吗?”

    关于这点倒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深道被关进来时间已经很长,不过在他的群体里影响力依然还在,只要云鹰报出深道名字和暗号,想找到一批帮他做事的人不是什么难事

    “这些人普遍都是天云城地位低下的游民群体,他们有购买禁品的渠道,也有着很灵通的消息,你想让这些人给你做事很简单,只要出得起价钱就行了”

    深道将具体聚会地点和联络方式都告诉云鹰

    这些消息对云鹰来讲确实非常有用,云鹰叫深道照顾好水莲医师,他握住胸口的怪石,让精神力骤然激出来,怪石绽放出光芒形成一个近乎透明的能量场云鹰失重般漂浮起来,灰黑色的斗篷一掀起,整个人消失在视野里

    云鹰一头撞在墙壁上

    这巨大坚固无比的墙壁就像一个高强度的泡沫或者气球,虽然在一瞬间造成巨大阻力,但是云鹰还是顺利穿透而过,最终从地牢里面脱离了

    水莲与其他囚犯都惊愕瞪大眼

    猎魔师手段千奇百怪非常神奇,这样子奇特的能力倒是非常罕见,让人凭空消失从全封闭的牢房里逃出去,天云城任何一个知名猎魔师恐怕都没有这样的本领吧

    这个人果然与众不同!

    …………

    云鹰来到圣殿广场,一边躲避巡逻和追查,一边脑子快运转,他能准备的时间并不多,因此必须把握好接下来的每一秒

    这次云鹰对付的对象与以往都是不太一样

    云鹰以前尽管面对过无数次凶险,可大多数都是荒野里扫荡者或者变异兽,只要一股脑冲上去拼命就可以了现在这样需要斗智斗勇的情况却不多,他的对手是天云城年轻一辈最杰出天才,还有天云城里最老谋胜算的猎魔大师

    非但救出荆棘花商会的人

    他更要像一个办法把流离风救走

    这跟以前那种拼命斗狠的战斗截然不同,双方实力差距不在一个等级,哪怕稍有不剩都可能会落得万劫不复的下场云鹰先想到在流离风被公开行刑前,先把流离风从关押救出来云鹰现在苦恼地方就在于不知道流离风到底被关在哪里,而且关押流离风的地方肯定有大量侍卫贴身看守,云鹰想直接闯进去救人难度太大了

    既然如此就只能另外想办法了

    这计划第一步,云鹰需要钱!

    钱币这玩意儿在这里真是好东西,这些亮晶晶没有半点任处的金属,竟然能换来几乎任何商品和物品,没有钱在身做什么事情都非常麻烦不过想要弄点钱来还不容易?现在的云鹰其他本事没有,打架也不见得有多厉害,可说起偷东西来,他还真是颇有自信的

    云鹰压根就没有道德观念这种东西,他做任何事情都凭一己好恶,因此在云鹰心里看来,从这些富有神域人身上拿走一点财产也不是什么大罪大恶的事情正式因为抱着这样的心态,他很快就锁定一套巨大的好像堡垒般的住宅

    这座住宅仅仅以规模来看不必城主府差,最多是看起来简约朴素,建筑尖顶飘扬着一幅幅鹰旗,那展翼高飞的雄鹰充满慑人的气势虽然不晓得这是什么人的住宅府邸,不过光是从外形来看,非富即贵的大户人家是百分之百的,从里面顺手牵羊随便那点东西,估计也足够云鹰全部的花销了

    就选择它了!

    穿墙能力再次动!

    云鹰一头穿墙而过冲进建筑,他还没有站稳脚跟的时候,眼前景象把他吓一跳这个府邸上上下下,全都布满披坚执锐的护卫,从小树林到台阶,从后花园到大厅,数量比城主府还要多一个个都是顶尖精英,恐怕比普通天云士兵还要强几倍

    云鹰暗暗啧了啧舌

    他不知道来到什么人的府邸

    不过,光凭这样的阵容和把守,这户人家恐怕在天云城地位都不低!

    云鹰动穿越能力消耗不小精神力量,现在也没有力气再去洗劫另外一家,虽然心里有些不太安心,也就只有硬着头皮继续下去,既然想要行窃,当然是越大越富的越好

    云鹰在影子斗篷的掩护里偷偷摸摸前进,这座巨大府邸里不仅仅布满天罗地般的侍卫守护,更有一支支部队在来回巡视,其几个带队的战士身上,云鹰甚至感觉到神器的波动

    有猎魔师!

    居然还不止一个!

    猎魔师这样珍贵的战力,竟然被做巡逻护卫?这个府邸到底是什么背景呢!云鹰感觉到这几个猎魔师有好几个可能都是擅长侦察侦察的,云鹰可不敢距离他们太近,因此就没有办法进府邸的主塔楼,他目光巡视一下四周围,最终锁定右侧一座副塔楼,这里防御相对松懈一点,就从这里进去看看有没有收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