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三十一章 憎恨

《陨神记》 第三十一章 憎恨

    天云城总帅府邸央爆出一道浑厚仿佛雄狮的怒吼,简直就像是平地而起的一声惊雷,哪怕隔着相当远的距离都能让窗户震动,气势之大,声音之前,也就可想而知了一

    这个整整四百平米的大厅里面,正整整齐齐站着百余侍卫,每一个人都单膝跪地莫敢仰视,一个白金色头仿佛太阳般耀眼的绝色美女站在正央,她身上并没有穿戴甲胄,只是穿着武者袍并在腰间一把嵌满宝石的长剑,她的身上处处充满野蛮与高贵互相纠缠的特殊气质

    大厅的正前,一位老者浑身跳动着雷霆怒火,红木茶桌已经在脚下几乎碎成齑粉,他就像犹如一头狂怒狮子般站起来“帅府都敢偷?什么人这么大胆!”

    这雄狮般威严的老人名为北辰天,虽然已经是以为年逾七旬的老者,但是虎背熊腰的样子依然充满不怒自威的感觉,特别是一双铜炉般的烈火双眼,给人感觉好像任何人只要被看一眼,立刻就会被无尽地狱烈火烧成灰烬,满头银白色头和虬髯胡须,没有给他带来半点衰老感觉,一道道深深皱纹都充满霸者威严

    天云城的全军总帅

    军方屈一指大人物

    天云城脾气最火爆的大人物之一

    天云城军制,十人小队,五十人队,两百人为大队,千人以上为军如果能成为军团最高指挥官就是将军,千人军团将军为普通将军,万人以上将军为高级将军,最高总指挥才会被称为帅

    城主星光大师都不得不卖老帅北辰天几分面子,整个天云城谁不知道北辰天睚眦必较而且又火爆无忌的作风?现在竟有小毛贼进北辰帅府道歉,更是在他尚在府上的时候进来的,最后非但偷走东海,而且还扬长而去了,这要是传出去脸往哪里放?

    “北辰曦,这件事情怎么回事?”老元帅泄过怒火以后迅冷静下来,他缓缓地坐回到座位上,又觉得事情非常蹊跷“天云城打得赢你的人不多,更何况是在你眼皮子底下偷偷溜走”

    老帅对自己孙女非常器重

    这位孙女是天之骄子,从出生到成长过程都满布光辉,她是天上高高在上的凤凰,武双全、智勇双全,堪称是大帅之才整个天云城里面能与她比肩的寥寥无几,除绝尘那个死鬼的独生女银月外,其他人谁敢说能与北辰曦比肩?哪怕星光那老狐狸的得意高徒都要略逊一筹,最起码老帅心里是这么认为的

    天云城人有资格跟北辰曦过招的人都不多,更何况是连一招都没有接触就轻松从北辰曦眼前全身而退了

    “这个毛贼能力非常古怪”北辰曦握住腰间的剑柄,她的脾气有一半都遗传自北辰家族,这个家族是出了名的烈火雷霆性子,因此北辰曦是城里有名的疯子,她是从来都不愿意吃亏的,又怎么咽的下这口气,“我正准备把他给斩了的时候,这个家伙居然忽然消失了”

    “怎么可能会忽然消失?十有**是动用隐身法器吧!”

    “爷爷,你这是在侮辱我!”北辰曦睁大眼睛怒气熊熊反驳“如果只是隐身法器,难道我会看不出来吗?真的消失了!是彻彻底底的消失!好像雪花在阳光底下消失一样!”

    “是这样吗?”老元帅捏了捏胡子露出凝重表情“天云城猎魔师里的高手我心里都有数,从没有听说过谁有这种能力,真是太奇怪了这件事情不能就这么完,这关系到我们军方颜面,立刻派出人给我搜,哪怕把城市翻遍,也要将这个毛贼揪出来!”

    北辰曦直接自告奋勇“不必麻烦,我要亲自把他抓回来!”

    老帅点点头同意“好,就你亲自去查,我北辰家从来不吃亏,哪怕是一个毛贼惹了我们也不能放过我给你五百个兵放手去查,不要管其他,老爷子我给你撑腰!”

    为抓一个贼而出动五百个正规士兵!

    这件事情要是传出去,无论是谁都会瞠目结舌吧,不过这恰恰就是北辰家的作风,哪怕是惜云家族也不愿意轻易招惹这群疯子

    …………

    星光大师从圣殿回来了

    冬归雪当面把整件事情详细描述一遍,他满脸愧疚之色,压低声音说道“弟子无能,暂时没有抓住云鹰!”

    “你通过这件事情应该有所收获,从此以后你更应该吸取教训,永远不要小看任何一个对手”星光大师依然是平淡随和的摸样,他没有责备学生,只是端起茶浅酌一口“一个人在陷进绝境的时候,他会出自本能抓住任何救命稻草,这是一个正常人的本能反应,他对天云城一无所知甚至连路都不认识却遭到满城通缉,这种情况里去寻找荆棘花商队求助理所当然,可是他没有这么做,只能说明他猜到这件事情后果,所以不想连累荆棘花商会,你反过来利用荆棘花商队的人引出云鹰,这种做法和想法本身是对的,但是……”

    冬归雪有相当充足自信能把引出来

    这次总共出动两百多个人押送流离风队,其仅仅在流离风身边布置十个人以制造出有机可乘的迹象,再安排猎魔师多达十五名与其他士兵,全部以普通城民便衣方式隐藏人群

    云鹰只要一出现

    他还跑的了吗?

    这是天云城啊!部署缜密,防御森严,他要是赶来,天大本事都会被拿下!冬归雪自认为为这是把云鹰给引出来最好办法,即使不能逼得云鹰前来营救,最起码会激怒他让他出现松懈,为什么老师对此布局并不满意呢?”

    “你的方法虽然不错,但却是建立在赌云鹰会不会出面营救的前提之下”星光大师抬起头盯着冬归雪,“你对云鹰研究不够,你无法确定云鹰一定会出现,这其隐藏着巨大变数,如果云鹰不来,你的计划就没有施展余地”

    这恰恰是冬归雪最担心的

    云鹰到底会不会为一个流离风而以身犯险?

    星光大师把茶杯缓缓放下来,他长长地吸出一口气“我说过凡事要做到极致,十有七并不代表十成把握你想把云鹰诱引出来,其实办法有很多,只要能捏造出一个让他有非出现不可的理由比如说我们可以设一个局,声称银月从荒野回来,那么云鹰出于对自身洗白,他百分之百会出来试探虚实”

    冬归雪神色微动,其实以用流离风来威胁云鹰,得到不如以银月来做诱饵呢!云鹰跟流离风就短短几天交情,让他直接露马脚谈何容易啊,可是银月不一样,这是云鹰最急切需要见到的人,因此哪怕明明知道会有很大危险,他也绝不会不去见,这是无法避免的后果!

    现在消息已近放出去,恐怕想要收回也来不及

    “一个高明陷阱并非本身布置多么精妙,而是对方即使明明知道这是一个陷阱却不得不往里面跳只要能以人的本性与心理出,去利用人心里的弱点与**,你就能在与人与人接触交往无往不胜”星光大师露出一个平和笑容“这次这件事情已经如此,你就放手去做吧,他要真的因此出现,我会在暗帮助你的”

    “遵命,老师!”

    星光大师在暗协助必能确保万无一失

    云鹰要是真的赶来,绝对叫他有来无回

    城主府内设置一间隐秘的地牢,流离风就被铁链束缚跪在地上,他的身边正站着六个一动不动的城主府侍卫冬归雪走进来挥挥手,让城主府侍卫先推退下去、

    “你就要被押赴刑场了”冬归雪站在流离风面前,他声音机械而冰冷,冷酷的没有带任何情感,而目光却充满嘲弄以为“不过在正式行刑前,我会带着你巡游各街希望你的朋友够义气”

    流离风愤怒挣扎而目光像毒刺般盯着眼前人“你要还算是一个男人就痛快点要杀便杀,这种卑鄙下流的手段有什么资格成为猎魔师,你有什么资格成为城主的徒弟,你这样的人简直厚颜无耻!”

    “哈哈哈,真是纯真的可爱”冬归雪单手拽着衣领提起来,他的眼睛里好像有一团冰焰在燃烧,虽然越来越汹涌,但是没有丝毫热量,让人感觉到冰山般的酷冷“你以为猎魔师就是一群高贵荣耀圣洁的正义使者?我告诉你,猎魔师所做的事情比你想象多得多,至于老师?我不妨实话告诉你,为维护神域这篇繁荣安定与和平,他可以做一切事情,真正上位者眼里,为权利为目标,所谓的情感、道德、荣誉甚至是信仰都是狗屁!你明白吗?你永远不会明白!”

    流离风握紧拳头

    “你知道吗?我讨厌浪费时间!”冬归雪松开流离风,他拍拍身上衣服“因为对我而言每一分钟每一秒钟的时间都是非常宝贵的,全都应该投资在值得投资地方并且获得回报人活在这个世界就应该不断向上再向上,获得更多权力,获得更多力量,获得更多地位你们这种得过且过虚度光阴的贱民,在我眼里不过是卑贱可笑的虫豸而已”

    “你活不过两天了,不过放心,我会让云鹰先死在你的眼前,毕竟他可是害了你们整个商会的仇人不是吗?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知道你很恨我,但是又有什么用呢,仇恨无法改变任何事情,你实在弱得不像话,弱者就要学会认命”

    流离风咬牙切齿看着冬归雪离开

    这个该死的混蛋,如果是来故意激怒他的,那么冬归雪目的已经达到,流离风现在恨不得扒了他的皮喝光他的血!

    “啊!”

    流离风在地牢里使劲拉拽锁链放声怒吼,他在心里默默的誓如果真能够逃过这一劫,他将不惜一切代价变强,他将不惜一切代价去复仇,实际上从养父死在眼前一刻开始,那个平和放荡却善良的流离风就跟着离去,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充满愤怒和憎恨的流离风